燕翎羽自誇了一句我真是天才,然後就開始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轉悠。

…………….

現在快晚上11點了,鎮子上的居民都已經回家休息,大街上的商鋪也都在陸續關門,只有少數娛樂場所還亮著燈光。

是的,燕翎羽在青山鎮轉了一天,從早轉到晚,然鵝,並沒有任何理他。

「嘎~~~嘎~~~」

幾隻烏鴉落在夜幕下的屋頂,接著發出了一陣難聽的叫聲,彷彿在嘲笑燕翎羽的制杖行為。

「為什麼啊,不是我只要走在大街上就會有人看我不順眼嗎,人呢,來懟我呀,互毆啊,怎麼跟書里寫的不一樣呢,難道,我不是主角???」

燕翎羽按照中的套路在大街上轉了一天,結果無事發生,於是他又開始懷疑人生了。

今天是九州歷4666年3月8日,是燕翎羽來到雲霄大陸的第一天,結果第一天就搞了個大烏龍,除了在一個不起眼的小鎮上逛了一天街,啥事兒都沒幹。

「算了,先找個地方住下吧,順便吃點宵夜,餓死了都。」

雖然鬧了烏龍,但既然來歷練,那肯定不可能就這樣頹廢下去,先安頓好自己再想接下來怎麼辦吧。

燕翎羽試著打開光屏,發現竟然能用,那早知道他白天就不問路了,直接導航就行了。

「宜佳民宿,就這家吧。」

看了好幾家旅店,比較好的都已經沒房間了,就這個宜佳民宿還有空位,他趕緊下單預定好,順便還點了一頓豐盛的宵夜。

開著飛梭穿過幾條街,燕翎羽來到了旅店門前。

「你好,我剛定的房間,305。」

櫃檯裡面坐著個小姐姐在看劇,不過看到燕翎羽來后,她趕緊暫停了畫面。

「305,好的我看看,有,叫燕翎羽對吧。」小姐姐一邊檢索著光屏一邊說道。

「嗯嗯,剛定的,還有宵夜。」

「好的,請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證件,宵夜廚房已經在做了,待會兒會給您送到房間去。」

燕翎羽從儲物戒中掏出自己身份證,然後遞給了櫃檯小姐姐。

小姐姐接過身份證,替燕翎羽辦好入住手續,然後又遞還給了他:「你是從輝月城來的嗎?」

輝月城是懷清郡的首府,青陽鎮也隸屬於懷清郡,雲霄大陸地域大概分國家,郡,城以及鄉鎮。

輝月城,這個名字燕翎羽當然知道,因為這是他身份證上顯示的信息,來雲霄大陸歷練,神宮自然不可能繼續讓燕翎羽用他那九州的身份證。

這個新身份證昨晚他就拿到手了,是凌霜給他的。

「嗯。」燕翎羽點頭。

「輝月城可是大城市啊,聽說那裡比青陽鎮繁華一百倍呢,我都沒去過。」櫃檯小姐姐目光中流露出羨慕的神色。

「哈哈,也沒有傳的那麼玄乎了,其實在哪裡都一樣,並不是大城市就好。」燕翎羽笑道。

「可是大城市繁華啊,薪水也更高,可惜我家人不讓我去,你從輝月城來,一定很厲害吧,聽說那裡的人修為都很高。」

「我就是輝月城的一個普通市民,跟你一樣,沒什麼差別。」

「哦,你是來參加北雄山圍獵的嗎。」櫃檯小姐姐問道。

北雄山圍獵?這是個什麼東西,燕翎羽還真不知道:「額…不一定參加,主要是來這邊玩玩。」

「那你運氣不錯,這幾天青陽鎮正在舉行北雄山圍獵,你可以去報名試試,要是成績優異,就能獲得爭奪北雄城修鍊塔的使用名額呢。」

「小潔,在聊什麼呢,這麼高興。」一個男人的聲音從樓道傳來。

「沒什麼,這位客人從輝月城來,我們青陽鎮今年不是有四個爭奪修鍊塔的名額嗎,我看他挺年輕的,應該可以去試試。」

「哦,從輝月城來。」

男人慢慢走近櫃檯,打量了一番燕翎羽,燕翎羽也同樣打量了一下他。

男人體型微胖,手裡還端著一個盤子,盤子上放著兩道菜和兩碗米飯,當燕翎羽看到菜時頓時眼睛一亮:這不是我點的宵夜嗎。

「這是305房間的宵夜嗎?」燕翎羽問道。

聞言男人眼神一凝:「是啊,怎麼了,你也想要嗎,可惜沒有了,后廚剛下班。」

「后廚不是凌晨兩點才下班嗎,今天怎麼走這麼早。」周潔疑惑道。

「今天後廚有事兒所以提前走了。」男子說道。

「可是剛才還有兩個房間下單點宵夜了,后廚已經接單了,不做的話要五倍賠款的。」

「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現在做不了宵夜了。」男子有些不滿地道。

「噢。」周潔見狀不再說話。

看到這一幕燕翎羽若有所思,這個男的好像在針對自己,那女的明明說可以做宵夜,可他卻說沒有,這明顯是在跟自己過不去,可自己壓根就不認識他,這是為什麼呢。

下一秒,燕翎羽突然狂喜了起來,因為他想到了一件事,無緣無故被人懟,主角光環被動效果啊,哎呀呀呀呀,自己逛了一天街,屁事兒都沒發生,原來是在這裡等著呢。

正當他醞釀好台詞準備開口的時候,周潔又說話了:「王叔,你是要送餐到305嗎,那你稍等一下,我把鑰匙給這位客人。」

說著周潔便拿出一張房卡,然後遞給了燕翎羽。

「你把305的卡給他幹什麼?」王國祥喊道。

「他就是305的客人啊,宵夜也是他點的,你正好跟他一塊過去。」周潔道。

「什麼!」

一聽燕翎羽就是305的客人,王國祥瞬間傻眼了。

「哎呦,客人您好,這是你的宵夜,我這就給您端過去,您今天運氣真好,后廚有事兒急著要走,不過走之前把你的宵夜給做好了,後面的人再想吃可就沒了。」

王國祥腦子轉的飛快,自己還要靠這份工作生存,可不能因為得罪了燕翎羽被投訴。

看到王國祥秒慫,燕翎羽差點憋出內傷,我特么的台詞都想好了,結果還沒開口你就軟了,這算怎麼回事兒。

「沒事,我自己過去就行了,不勞煩你了。」

燕翎羽直接從王國祥手中接過盤子,然後大步朝自己房間走去。

待燕翎羽走後,周潔小聲道:「王叔,后廚沒走吧,你為什麼要針對這個客人呢。」

「小潔,王叔這也是為你好,你呀長的好看,一定要當心這些小青年,他們哪個不是滿嘴的謊話。」

王國祥拿出一個毛巾擦了擦手,接著說道:「這小子是輝月城的人,那他跑來青陽鎮幹嘛,肯定是資質太差在城內拿不到修鍊塔的競爭名額,這才跑到咱們青陽鎮來了,想從青陽鎮這邊獲取爭奪修鍊塔的機會,這種沒天賦又沒錢的窮酸小子,你跟他有什麼好說的。」

「人家是來玩的,不是來參加北雄山圍獵的。」

「懷清郡各城修鍊塔開啟在即,像他這個年齡的人,誰會這節骨眼上遊玩,肯定是來參加北雄山圍獵的,平時不好好修鍊,現在想起搞歪門邪道了,哼。」

「王叔,你不要把人想的那麼邪惡好不好。」

「呵,你個小丫頭,不相信王叔是不是,我敢說,他絕對會參加北雄山圍獵,不過今年他可別想從青陽鎮拿到名額了,今年三大家族都有很優秀的後輩,像他這種在輝月城都混不下去的,還想從四大家族手裡搶奪名額,天真。」

「說不定人家很優秀早就有名額了呢,來青山鎮真的只是想散散心。」周潔撇了撇嘴。

「那你敢不敢跟叔打個賭,就賭他如果參加北雄山圍獵,能不能從四大家族手裡搶到名額,我賭他不能。」

「賭就賭,半個月工資敢不敢。」周潔絲毫不畏懼。

「好,既然你這麼說,那就賭半個月工資,到時輸了可別說叔欺負你。」

「哼,那如果他不參加,真的就是來玩的呢,這個怎麼算。」周潔道。

王國祥思索了一下:「如果他不參加,那就說明叔看走眼了,也算你贏,怎麼樣。」

「好,就這麼定了。」一件件寶物漂浮在虛空中,熠熠生輝,散發着獨特的氣息!

整個洞內簡直就是一座寶庫!

「嘶!大機緣!難以想像的大機緣啊!」

有人發出驚呼,語氣之中滿是激動與顫抖!

這一刻,哪怕是段江也覺得不可思議!

而面具人此刻的目光則是死死盯着洞內!

「桀桀桀桀……血神珠!這種寶物一定不能錯過!」

那神秘的灰色斗篷生靈同樣盯着洞內,目光詭異而熾烈!

整個古地內的氣氛變得徹底沸騰起來!

「沖啊!發財了!」

《震驚,開局和女帝成親》第八十四章:老婆所託,神花到手! 「卧槽!」

「我沒看錯吧!」喬斯特此時心跳加快,激動地叫出了聲。

「這是帕格尼尼《b小調第二小提琴協奏曲》的手稿?

「真的假的?」

它的第三樂章就是喬斯特最喜歡的,也就是著名(lacampanella)「鐘聲」,后被著名鋼琴家八爪章魚李斯特改編。

「卧槽!還有!帕格尼尼第24號隨想曲!」

看著這密密麻麻的譜面,簡直就是惡魔本魔。

喬斯特非常懷疑,覺得這只是手抄本,如果是手稿那就太不可思議了。

但是一想到可能是真的,他大腦都在顫抖。當然其中有部分是看到上面那彷彿惡魔專門為折磨人而寫的音符。

「不管怎麼樣,都是我的了!」喬斯特用手輕輕托起,用力聞了一下,似乎還有墨水味,然後輕輕放好。

平復下心情,喬斯特繼續翻看著閣樓的一些東西。

這裡有很多介紹歷史的資料,有關於教廷的,其中一些手稿居然是關於吸血鬼的。

喬斯特翻看了下,一堆是解剖吸血鬼的醫學相關的資料,看來真有其物,自從知道了有替身之後,有吸血鬼也不是什麼難以接受的事情了。

還有一堆資料介紹了吸血鬼的源頭,石假面,據說帶上它,用一個人的鮮血做祭品,就會轉化成吸血鬼。

把這個箱子里剩下的資料拿出來看了看,上面記錄了羅馬教廷對吸血鬼的戰爭,教廷在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后,銷毀了所有石假面,並對吸血鬼進行了長達百年的搜捕清繳。

不過資料還隱晦的表示,當年教廷還面臨著更加強大的敵人。

喬斯特看的津津有味,除了這些隱秘的歷史外,這上面還記錄了各種對付吸血鬼的方法。

其中讓他最感興趣的是一種叫做波紋的呼吸法,有波紋修行天賦的人在當時被成為獵魔人,或者吸血鬼獵人,

根據資料上記載,這種呼吸法還可以強身健體,延年益壽,讓身體機能永葆青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