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過這個月,就好了!

周圍十餘名武侯靜靜的站在一旁。

他們有的是朝廷之臣,有的是國子監監生,更有《滄藍皓月榜》上前十之列的絕頂高手。一個個氣勢逼人。漫天的飛雪尚未及身。就已經蒸騰消失的無影無蹤。

二王爺本人,同樣是一名武侯。

「二爺,時辰差不多,該啟程了!」

最近處站著一名絕美的年輕男子,手中拿著一件裘衣為二王爺披上,淡笑柔聲說道。

他長身玉立,俊眼修美,美得如夢如幻。美目盼兮,堪稱是傾城傾國。

這魅惑眾生的儀態。簡直足以令天下女子都感到慚愧。

他名為蘇陽,一等一的謀士,投靠二王爺僅僅一年不到,但是深的二王爺的信任。

「此去王城,本王爺若不死,便是滄藍王!你們追隨我數十年,我自然不會薄待你們!封賞、恩賜,百年榮華富貴,一樣不少!」

二王爺回頭看了那絕美男子一眼,淡聲道。

「二爺不必擔心!國君早就不行了,王後周氏和嬌嬌公主母女二人不過是臨死前的掙扎,虛張聲勢強撐著而已,想要騙王爺自露破綻而已。她們奈何不了王爺。一個月之後,國君一死,她們母女孤立無援,只有坐以待斃的份。真正的勁敵是三爺和五爺。臣等定然竭盡全力,剷除他們,助王爺登上滄藍王位!」

「不錯!朝廷內外,早就遍布我們的人手!至少有五分之一大臣已經明裡暗裡投效了我們這邊!我們足有四五成勝算!」

眾武侯們紛紛道。

「帶上風皖重騎,出發!本王爺要去王城看看,那周氏能弄出什麼手段來,鑒出謀害父王的元兇。她要敢胡亂指認本王爺謀害父王,本王也不介意.清君側!」

二王爺沉聲道。

不多久,二王爺和十餘名武侯、三百名由清一色武尊組成的最精銳風皖重騎,捲起漫天飛雪,往滄藍王城方向轟隆隆飛馳而去。

不只風皖郡的二王爺正在趕往王城,其他三王爺、五王爺也各自帶上精銳護衛,眾王室宗親們紛紛往滄藍王城而去。

滄藍國,東萊郡。

郡主李周英坐在府中,看著一道萬里加急傳來,限期半個月入宮賀壽的詔書,沉默良久。

去年國君大壽之後,國君沒多久就開始抱恙,一病不起。王后監國,整個滄藍國的朝政都幾乎陷入僵局,好在各地都有封疆大臣鎮守,一時間也不至於敗壞。

明眼人都知道,國君是遭人暗算,眼看是不行了。遠在東萊郡,依然可以感受到這股從王城傳來的寒意。

王后今日突然又要求王室宗親、各地封疆大臣,一個不少的全都前往王城賀壽,這架勢是要找元兇算賬。

弄不好一場宮廷之戰就要爆發,死上幾個王子王孫。這種事情,每逢新老國君交替,都常會發生。

他對此倒不是太在意。

死幾個王孫不要緊,只要這事情不波及到他東萊郡李家就行。

「昊兒,你跟諸位王爺,私下可有來往?」

李周英朝站在身前的李昊,沉聲問道。他唯一擔心的是,李家有人背著他,私下跟其他王爺有深交,捲入進這場宮廷之變。

李昊拱手淡笑道:「爹,孩兒跟幾位王爺有點交情,不過都是正常的交情,沒有私下往來!而且去年我們帶去王宮賀壽的賀禮,禮單還留著。您過目!」

李昊臉色很是蒼白。

但他臉色向來如此,這不出奇。

(未完待續。。) 現場,鈴木美娜子並沒有離開,而是來到一個人的面前:「真中,有幾天沒見了。」

雖然聽起來只是普通的問候,卻讓邊上的山本綾音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她剛剛可是聽說過,鈴木美娜子要和低年級的後輩交往,這不得不讓她心生警惕。不過她也知道男友和弟弟都是靈級社的成員,所以認識社團的部長並不奇怪。

「部長。」李學浩也保持著後輩對前輩的禮貌,倒是發現了一旁千葉美佳在偷偷瞄他的眼神,有好奇,有憤怒,還有那麼一點親近?想必也是知道了,她的姐姐現在正跟他「同居」。

一邊的聽貓奈奈子本來要離開的,不過見到這一幕,也停了下來,好奇的目光在兩人身上擺動著,臉上似乎帶了那麼一絲瞭然。

「有時間的話,就去參加社團活動吧。」鈴木美娜子倒沒有多說什麼,似乎也只是過來跟一個社團成員進行普通的招呼,說完之後就帶著一高一矮兩個跟班離開了。

這讓原本有些忐忑的山本綾音鬆了一口氣。

聽貓奈奈子卻來了興趣,不急著離開了,同樣走到李學浩面前,上下打量著他:「真中浩二,我記得你。」她還記得之前對方來問話的情景,雖說是一個一年級的新生菜鳥,不過似乎很受某人的重視呢。

「聽貓前輩。」李學浩也恪守著前後輩的禮儀,剛剛已經見識過聽貓奈奈子的威風了,只能說,無愧於生徒會長的名聲。

「會長也認識浩二嗎?」一邊的山本綾音一臉驚訝地問道,會長的為人她很清楚,居然認識只是一年級新生的浩二嗎?

「哦,綾音醬和他很熟悉呢。」聽到「浩二」這麼明顯的親密稱呼,聽貓奈奈子也略顯驚訝地看著她,不過更多的卻是發現了什麼有趣事情的好奇。

山本綾音有些扭捏:「……浩二是我弟弟良太的同班,兩人的關係很好呢。」

「是這樣啊。」聽貓奈奈子輕輕地一笑,沒再多說什麼,轉頭看了看李學浩,「那麼真中學弟,我們先走了。」說完之後,當先走進龍王殿里。

山本綾音也歉意地看了他一眼,跟著進去了。

現場人幾乎都走光了,只剩下李學浩和山本良太兩人。

「真中,總算得救了,剛剛真是嚇死我了。」山本良太摸著自己的胸口,似乎之前真的被嚇得不輕。

李學浩當然沒有被他這麼誇張的表情所欺騙:「你怎麼會在這裡的,山本?」

「我是來保護姐姐的。」山本良太一臉冠冕堂皇地說道。

「嗯?」李學浩卻不信,懷疑地看著他。

「那個……我是聽說,鈴木部長的後援隊和聽貓會長的後援團在這裡打架,姐姐不是生徒會的書記嗎?那麼肯定會出來阻止的,所以我來保護她。」山本良太說得很詳細,也解釋了自己到來的原因,但目光卻有些躲閃。

直覺上,李學浩知道這傢伙肯定有所保留,想到什麼,忽然心中一動,貌似逢坂純也是生徒會的人,似乎還是個不大不小的幹部。

「逢坂前輩呢?」

「啊?什麼……」聽到這個名字,山本良太知道想裝傻也不可能了,臉上顯得有些羞愧,「好吧,其實我是來找純前輩的。」

這個才是真正的原因吧?

李學浩心裡鄙視,就知道這傢伙說得那麼冠冕堂皇肯定不是事情的真相,現在連稱呼也變了,「純前輩」,果然是進步神速啊。

「剛剛聽貓會長說,就差福圓學姐4人就齊了是什麼意思?」李學浩又想起一事問道。

「真中你不知道嗎?」山本良太詫異地看他一眼。

「知道什麼?」李學浩皺了皺眉。

「我們櫻野高中的四大女王,你沒聽說過嗎?」山本良太一副你孤陋寡聞的樣子。

「就是明月學姐、福圓學姐、聽貓會長和鈴木部長四人?」李學浩也反應過來,仔細想想,四個人,確實都是強勢的代表。

不過鈴木美娜子和福圓直美算是其中勢力最弱的兩個吧,都只是一個社團的部長,比起風紀會和生徒會兩大強權部門自然要差了不少。

「沒錯,她們可是學園裡最有權勢的四個女生,你不知道吧,其實鈴木部長去年和聽貓前輩競選過生徒會長,後來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而退出了競選,改為創建了靈級社。」山本良太一臉八卦地說道。

原來還有這樣的內幕,李學浩總算明白了,鈴木美娜子和聽貓奈奈子為什麼都擁有狂熱的支持者,原來是因為之前都競選過生徒會長,所以就算競選失敗了,鈴木美娜子依然有不少人支持。

「其實這些都不算什麼了,真中,在我們櫻野高中的學園大事記上,有一屆的生徒會長最為強勢,現在都已經成為傳說了。」山本良太繼續說著讓人震驚的八卦。

「哦?」李學浩有些好奇,傳說?

「那一屆的會長,名字叫做水橋涼子,她才是真正的學園女王!」山本良太露出一副嚮往之色。

「水橋涼子?」李學浩一臉古怪,是她?那個胸前可以當高速跑道——好吧,雖然聽起來有些傷人,但事實如此。之前他聽櫻井惠子說過,水橋涼子也曾經在櫻野高中就讀過,沒想到,居然做過生徒會長,而且現在還成為了傳說中的人物。

「她有做過什麼驚人的事情嗎?」純粹是好奇,而不是八卦。

「據說,她當生徒會長期間規定,男生必須為女生服務,一切『女生至上』原則,凡是男女生之間的爭論,一律都是女生正確。粗重的活,也必須是男生去完成……更加讓人震驚的是,她是櫻野高中歷史上唯一的一個獲得全體學員百分百支持率的生徒會長!」

百分百的支持率?

李學浩也無話可說了,制定了那麼一條歧視性的規則,居然還能獲得100%的支持。只能說,一旦人犯起賤來,也是無葯可醫的。那些男生都有被虐的傾向嗎?

想到這裡,忽然感覺身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李學浩心中一動,昨天和某人就約好了,放課後她會發電子郵件過來,估計現在就是她發來的。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神武覺醒最新章節!

李周英接過禮單,掃了一遍。去年的這份禮單上都是些不錯的珍稀寶物、玩賞之物,幾乎沒有任何藥材、食物,更沒有會引發中毒的東西。

國君大病這事情,跟李家扯不上關係。

確實沒發現任何問題。李家也沒有跟眾王孫們有密切往來,應該不會被這場宮廷之變波及到。

「昊兒,你要記住。不管是哪一位王爺成為新君,我們李氏世家都是東萊郡屈指可數的大世家,在東萊郡都有一席之地,沒必要攪合進去!」

李周英稍稍放心,叮囑道。

「是!孩兒明白!」

李昊垂眉低目說道,心頭卻不以為然。

只有得到國君信任的武侯,才會封為十大郡的郡主重任。否則,滄藍國內的武侯那麼多,郡主之位哪裡有那麼容易得到。等新君上位,估計這東萊郡主也要換人了。全職一換,李家的權勢也大不如前。

武侯世家的興衰,全在國君一人身上。

國君看得上,委以重任,則家族掌握了一郡之地的勢力,立刻大興。

國君看不上,隨便一個清閑∑↗,官職打賞,家族勢力立刻衰落,被別的武侯世家取代。

除非是武王世家,才是真正的四五百年昌盛。只要武王還活著一天,不管哪一任君王在位,武王世家都可以坐享受最尊貴的優待,佔據諸侯國內的寶地、重要礦山,不愁財源。武王世家可以不用看國君的臉色。不用捲入朝廷的紛爭。

可是,成為武王哪有這麼容易。

武道之心,無跡可尋。

全看機緣.或者說是一點點運氣。

對於所有的武侯們來說。成為武王是一種奢侈到不切實際的想法,拚命抓也抓不住。

武侯期巔峰就是他們所能達到的極限。

最實際的想法,是在殿試上中榜,被國君看重,成為封疆大臣。這樣一來,家族獲得大量的資源,至少可以得到二十年的興盛。

李家僅僅只是一個武侯世家。地位並不牢靠。要是不抓住機會投靠未來的新君,也就只有眼前這一二十年的興盛而已。

「即日出發,前往王城賀壽!」

李周英下令道。

次日。東萊郡的一支隊伍出發。包括郡主李周英、鎮海將軍潘大海、東萊府院院長曹豪等在內的眾封疆大臣,還有一些東萊郡的本地世家大族向國君賀壽的,大約百人,啟程前往王城。

古氏世家的繼承人。古寒劍也在其中。準備隨行前往國子監入學。

「寒劍,此去王城國子監,安心修鍊,不要捲入任何朝爭!你跟其他武侯不同,你有天生的武道之心,如今已經突破武侯境界,成為武王指日可待。別的武侯需要去爭,你無需爭。局勢怎麼變都不會影響到你。每個月,家族都會給你送去一筆錢財。你也不需為錢財擔心。全心修鍊突破武王就行,整個古氏家族的命運都寄托在你身上了!」

古氏族長前來送行,叮囑道。

「族長!我明白,你知道我不喜俗務,閑事不會去多管。」

古寒劍飛身上馬,淡漠道。

不要說滄藍朝廷的事情,就連古氏世家的事情他也不怎麼放在心上。

對他來說,更多的像是一筆交易,古氏家族給他足夠的修鍊物資,他的回報則是成為武王。好在古家對他也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成為武王,沒有其它過多的約束。

「古老弟放心!去了王城,老夫會多照看著的。古寒劍是我東萊府院的天才,本院長豈能不多關照。」

曹豪笑道。

「一切有勞曹院長了!」

古族長拱手道謝,頗為心安。

曹豪是《滄藍皓月榜》前十頂尖高手,有他在,確實出不了什麼問題。

因為時間緊,這支東萊郡的賀壽隊伍並沒有太多的隨從,都是輕車簡行,乘騎駿馬、獸騎,日夜快速趕路前往王城。

王城。

王宮內的王旨一宣布,消息傳到國子監,頓時國子監內一片歡騰。

眾監生武侯們原本都以為,今年這屆殿試要被取消了,不知拖到何年馬月才會舉行,人心動蕩不安,監生們幾乎都無心殿試。

沒想到,王后居然宣布殿試照常進行。

國子監上下得到這個消息,不由大為振奮。

正在王城內的一群監生,三五成群紛紛相互邀請,一起前往王城內最好的酒樓,數十名武侯包了一座酒樓,大肆慶賀一番。

「看來這是天助我也!要是這殿試再過五年、八年的,還不知道會出什麼變故,又冒出一些厲害的新武侯出來搶這殿試榜,我只怕希望越來越小。但是眼前這一屆殿試,別的不敢說,我至少有望能進前十!」

郝子明喜不自禁,倒了一杯酒滿上,朝眾監生們舉杯。

「青山兄、郝兄、鮑兄,都有望能進入殿試前十,甚至能進前三甲!日後你們在朝堂上大展身手,還請幾位多多關照我們這些同窗才是。」

「日後我們都為朝廷效力,當然要相互提攜!」

不少武侯紛紛舉杯恭維道。

國子監的監生們都很明智,很少人會埋頭沖著武王境界苦修。到了武侯期的境界之後,武道上再難以往上攀登,最強也不過是武侯境九層巔峰。

他們的重心也都漸漸轉移到朝廷的權勢之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