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料,次日湖中之蓮盡數枯萎,把岳鵬這個老鬼揪出來逼問,才知道湖中一件神秘巨寶被取走了。巨寶出世,所以,天現異象。可笑,那幫執法隊的蠢貨,竟然睜眼瞎。

這些天,大秦仙門所有人等都在追查巨寶的消息。只是,其實大家並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岳鵬那老鬼險些被老祖擰斷脖子,也沒把那巨寶說清楚,只說一紅一白,似蓮非蓮,不知是何事務。

想來岳鵬一個凡人,即便做了鬼,又有什麼本事分辨仙家寶貝,他說不清楚,大秦仙門無人起疑。

大秦仙門如此看待岳鵬,此時,自然也是如此看待安閑的。在他們眼裡,聖蓮湖一直在大秦仙門眼皮子底下,大秦也沒有發現此等寶物。眼前這個女散修修為不過入靈境,她哪有這本事?

這些大秦仙門弟子,誰都認為安閑真的偷了聖蓮湖的巨寶,只是隨便找個借口生事而已。

不過,誰叫她手裡拿著那把扇子呢!那扇子,渾然一色,氣息隱晦,一看就是件寶貝!一個小小入靈境孤身女散修,帶寶扇橫渡,大秦仙門諸弟子覺得不搶她都對不起自己。

「女賊,休要伶牙俐齒!待一會兒殺了你,從你身上取出冰火聖蓮,你自然無話可說。」三角眼說著,揮了揮手,示意後輩弟子動手。

安閑一看,對方這是鐵了心要拿下她。她心道:動用千紫殺出重圍,勢必需要消耗掉千紫大量靈源,一個不小心,還可能動了胎氣。

她連忙擺手,說道:「等等,我不想死,我跟你們回去,配合你們的調查。你們若是不調查,就在這裡殺了我,此事若是傳揚出去,於你們大秦仙門的名譽恐怕不好吧?」

大秦仙門行醫,名聲很重要。

安閑又說道:「難道諸位以為這裡是大秦腹地,即便你們殺了我,也不會有人知道?修仙高人,能觀千里,諸位就這麼肯定,此時此刻,沒有高手前輩從遠處投來一瞥?」

三個大秦長老交換了個眼色。

小鬍子說道:「那好,你老實讓我族弟子綁了你,跟我們走!我們便留你一命。」他心裡卻想,這女子修為如此之低,卻拿著這麼一把寶貝扇子,身上肯定還有其他的秘密,先帶回去,細細盤問。若問清楚了,證實她確實無根無底的,再殺不遲。

三角眼親自走上前來,抬手就要取安閑手中的扇子。安閑心念一動,九天風雷扇化作一道流光,飛進安閑眉心,消失不見。

眾大秦修仙者齊齊瞠目,旋即,一個個的眼睛便赤紅了。能被吸入體內的寶貝呀!這是仙器!

他們手中的靈器,便是飛劍了。還都是下下品的。全大秦仙門,也只有一套中品靈器,還是一副金針,只能用來治病救人,戰鬥力是個渣!哪像這扇子,可攻可守!

三角眼在愣怔了片刻后,立即拿出一根經過特殊煉製的繩索,將安閑給綁了,扯著安閑的一條胳膊,將她提上他的飛劍,帶著她往大秦仙門的方向飛去。

大秦仙門,就在聖蓮城城東百里的秦山山谷之中。

從天上往下俯瞰,一覽無餘。群山環繞,中間一塊盆地,有清泉繞山而走。谷內,靈氣氤氳,實在是一塊培育靈藥的寶地。

竹制的樓閣建築,就在葯園之側。各種靈藥,隨處可見。

小鬍子等人紛紛降低了飛劍的高度,落入樹林之中。

突然,一陣清風吹過。

「嘿,這小女娃姿色俱佳,老夫要了!」口稱老夫,但這個聲音卻很年輕,而且,近在耳邊。

小鬍子等人不由停下了腳步,緊張而憤怒地四下張望。

一道紫影當空激射而來,大家紛紛抬劍迎敵。然而,紫光一閃而逝。

「人呢?」三角眼驚叫起來。

眾人紛紛向他望去,一個個都目瞪口呆了。那名被他們五花大綁的女散修不見了。

唰!

小鬍子等人的冷汗下來了。這到底是什麼本事?光影一閃,就把人擄走了?這得是多高的修為?問仙境?升仙境?

小鬍子瞪著三角眼,責備道:「不是讓你把她看好嗎?」 三角眼悶聲道:「此等高人,難道你還打算與他搶人?」卻絕口不提他自己剛才發覺紫光朝自己襲來,就丟開了那女散修,全力迎敵。

不過,他一點都不後悔。他心想:我丟了手,對方便只擄走了人。我若不肯丟失,說不定這會兒小命都沒了。寶貝搶到手,不一定是自己的,命卻是自己的。

「唉——又丟了一個寶貝!」小鬍子唉聲嘆氣。

眾大秦弟子都不由喪氣。

聖蓮湖裡的寶貝,在他們面前擺了上千年,他們愣是沒發現。

現在,那把扇子都被他們帶到家門口了,又被人當著他們的面搶走了。

唉!那扇子絕對是仙器!

鬼冢之中,洛洛一面給安閑鬆綁,一面埋怨道:「母妃,你幹嘛不讓我帶著一二三殺出去?就那幾個菜鳥,我分分鐘解決掉他們。」

千紫站在旁邊,不住點頭。

方才,趁著大秦修仙者從天空降入樹林時,視線被樹木遮擋的短暫時間,千紫飛出安閑眉心,躲在樹后,說了那句話,又朝安閑飛去一道無害卻速度極快的紫色光芒,吸引大秦修仙者的注意力。

安閑則趁機召喚出鬼門,閃身進入鬼門之中,輕輕鬆鬆就從大秦修仙者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安閑笑道:「你當我不想打?可是,我現在有孕在身,能不打,還是不打吧。」

洛洛不屑道:「母妃,你太小心了。我這兩個弟弟可是星君轉世,他們強著呢,哪有那麼容易受傷?」

千紫道:「傻洛洛,你母妃的真正的顧慮可不是你那兩個星君弟弟,而是……」千紫用下巴點了一下遠處。

洛洛舉目望過去。

英靈軍正拿著石鋤在地里忙活。

他們在種植多頭血石。他們種植血石的地方,是屈爭之前規劃好了的。

洛洛恍然。「哦,我知道了。母妃你不想和大秦仙門發生衝突,你怕傷了岳雲哥哥他們的心!也是哈,他們為了大秦付出了一切,若是我們一下把大秦仙門滅了,他們一定會很迷茫。」

安閑撫了下洛洛的小腦袋,揉著自己因為捆綁而有些僵硬的手臂,看了一眼千紫。

千紫英姿颯爽,站在一塊石頭上,一副高人模樣。

血池裡的血食,已經見底了。

接起來的血雨倒是還多,不過,得用來澆灌多頭血石。

按照《鬼主升級手冊》上的記載,多頭血石的種植很簡單,劈成片狀,埋進鬆軟的泥土之中,澆水(血)即可。想要種得精細些,就每年再翻一次土。不用擔心蟲害鼠蟻。

只是,多頭血石這種東西,它生長極其緩慢。

書上說,一般要五年才能成熟。

就算安閑天天澆血雨,也至多能讓它們一年一熟。

然而,要維持一個鬼的靈力不潰散,普通小鬼,像洛洛和英靈軍這樣的,至少十天要進食一次。多吃,好處不大;少吃了,靈力就會散,會掉修為。

如果一直不吃,哪怕修鍊再努力,這一邊修鍊,一邊掉修為,修為根本不可能增進,除非資質極高。資質稍差一點,不僅修為不會漲,而且會慢慢死去。否則,前世,洛洛也不會冥滅。這也是這些英靈軍在聖蓮湖呆了幾百年,修為依舊沒有什麼長進的原因。

本來,安閑是打算把這些血石種植一半,留一半起來煉成血食,供給眾鬼兵。

現在,安閑有了別的打算。

「洛洛,交給你一個任務。」安閑微笑道。

洛洛屁顛顛地湊過來,「母妃,請吩咐。」

安閑彈了下他的腦門,「我已經是冰火帝國的國王陛下了。你還叫我母妃?你前兩天不是都叫我陛下了嗎?」

洛洛抱著頭。「叫陛下不親熱。」陛下這個稱呼,會讓洛洛想起他的生父,南榮國老祖無疆。

安閑說道:「那就叫母親或者娘親吧。」

「娘親——」洛洛抱著安閑的腿,把頭埋在她肚子上,糯糯地喚了一聲。

安閑彎下腰,在洛洛耳邊吩咐了幾句。

洛洛歡呼一聲,跑到一邊,盤膝而坐,雙手搭在膝上,閉上了眼睛。

安閑很是詫異,走過去,問道:「洛洛,我讓你……」

原本站在附近當木樁子的洛一突然蹦跳出來,說道:「娘親,我這就出去,保證辦得妥妥的!」說著,一蹦一跳地向著鬼門方向跑去。

安閑、千紫都驚詫了。

安閑驚呼道:「你是洛洛?」

千紫說:「鬼上身?」

「什麼鬼上身?我這叫控傀附體之術!」洛一回頭對千紫翻了個白眼。他本來模樣猙獰,這一翻白眼,就更嚇人了,完全沒有可愛之態。

「娘親,當然是我啦。一二三傻不愣登的,他們能打探到多少情況,自然是要我親自出馬!娘,你等著我的好消息!」洛一對安閑咧嘴一笑,蹦蹦跳跳地向鬼門跑去。

安閑大聲叮囑:「洛洛,小心太陽!」大秦仙門處于山谷之中,即便是正午,也能找到陰影地帶,安閑依舊擔心洛洛託大被太陽灼傷。

鬼冢中,鬼門的方位是恆定的。無論它是處於開啟還是關閉狀態。只是,在關閉狀態時,它並不會顯現出來。不過,洛洛進出鬼門早就習慣了,他就是閉著眼,也知道鬼門在哪兒,方向自然不會跑錯。

安閑打開了鬼門,把洛一放了出去。

隨後,安閑就把鬼門關上了。

她也沒閑著。她來到堆積鐵礦的地方,拿了一塊精鐵,逼出靈力,用靈力包裹這塊精鐵,開始煉製。

千紫走過來,不屑地瞄了幾眼,說道:「你是蠢呢還是在裝呢?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在煉什麼寶貝呢!不就煉個破鐵塊嘛,需要一小塊一小塊地捧著在手心裡煉?」

安閑不以為怪,心中竊喜,面上卻裝著不服氣,說道:「說得你好像很懂似的!你行,你來呀?」

千紫不知是計,得意地說道:「煉器粗獷,煉丹精細。這煉器呢,就得弄個大熔爐,搞個大砧子,用大鎚……」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這裡有大熔爐了?」安閑打斷了千紫。

千紫指著自己的眼睛,說:「我三隻眼睛都看到了。」

安閑愕然,停止了對手中鐵塊的煉製。「三隻?」她抬起頭,在千紫臉上仔細尋找,想找出千紫的第三隻眼藏在什麼地方。 千紫知道自己說漏了嘴,顧左右而言他。他指了一塊裝著血雨的石槽,說道:「這石槽,難道不能做熔爐嗎?你長點腦子吧!」

安閑見千紫不願意提第三隻眼的事,也不再追問。她看著石槽,依舊不明所以。

放下鐵塊,安閑站起身來,笑眯眯地走向千紫,雙手來回搓著,欲言又止地說道:「千紫……千紫……你看……教教……」

千紫把臉一黑,轉身就走。

安閑沉下臉,雙手叉腰,低喝:「千紫!」

千紫頭也不回,說:「沒見到我正在找空石槽給你做示範嗎?」

安閑捂嘴偷笑。

千紫找了個空石槽,將所有的精鐵都掃了進去。「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只示範一遍。」

安閑連連點頭,心裡美極了。真是極品武器呀,可以當盾牌用,可以當坐騎用,現在,還能當煉器老師用。看他那樣子,貌似應該還會煉丹!絕對十全極品武器!

千紫搖身一變,化作九天風雷扇。大扇輕搖,靈力如潮水般湧出,覆蓋在石槽之中,包裹了所有的精鐵煉製起來。

安閑驚嘆道:「這煉器辦法,怎麼看著不像煉器,倒像是在扇爐子?」

「胡說八道!這怎麼能像扇爐子!」九天風雷扇瞬間暴怒,變回千紫,氣哼哼地走了,「我從來不扇爐子!」

安閑愕然,旋即,又失笑了。她貌似戳到了某人的秘密?扇爐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竟然用九天風雷扇扇爐子!九天風雷扇扇的到底又是個什麼樣的爐子呢?

然後,安閑就鬱悶了。如果千紫只是曾經給一個煉器大師扇過爐子的話,那麼,也就是說,千紫對煉器術其實也只是偷師,很可能,他懂的並不比她多多少。

「千紫,接下來該怎麼辦?」安閑試探著問。

千紫怒氣依舊很盛。「我怎麼知道?我只是一把扇子!」

果然!

還是自己慢慢來吧!有了石槽這個「炒鍋」,煉(炒)起來確實方便多了。這就是安閑從千紫那學來的煉器手法——大鍋翻炒法。

夠粗狂,夠豪邁!

就是特別浪費靈力,好在安閑如今帝脈開啟,帝脈之中又有道源儲存,靈力恢復很快,倒是不會出現力有不逮的情況。

小鬍子等大秦修仙者鬱悶彷徨了一陣,垂頭喪氣地往仙門方向走去。

受洛洛操控的洛一出來時,還能看到他們的尾巴。他立即就在樹陰下疾奔起來,追趕過去,依附在他們的影子里,尾隨了進去。

「我怎麼感到一股陰風掃過?」一名年輕弟子念叨了一句。

幾個靈髓境的長老也有些疑惑。他們四下張望了一番,卻並沒有發現什麼。

混在這些人中,洛一順利進入了大秦仙門。進入其中后,洛洛才發現,大秦仙門邊緣,看似鬱鬱蔥蔥除了樹木就是青草,實際暗藏殺機,機關林立,毒蟲蛇蠍密布。

仙門之中,碧野葯香,阡陌縱橫,一片世外桃源的景象。

山谷中,半邊陽光閃耀,半邊躲在山陰里,清涼宜人,更宜鬼。

洛一把山陰里的竹樓挨個逛了個遍。

大秦仙門子弟大部分學醫,修鍊之餘,鑽研醫術,看起來都是人畜無害的正人君子。若非他們今日才欺負過安閑,單純的洛洛已經被他們恬淡幽靜地生活給迷惑了。

接連尋到了幾個倉庫,但都是藥物。

洛一忽然停在了一竹樓之下。樓上,「安閑」二字清晰傳來。

「萬劍宗如此興師動眾尋找一名女弟子,這極不合常理。」

「是呀,這名叫安閑的女修只怕不簡單。」

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別人家的閑話少議論些。大家都留意著,若發現安閑此女的行蹤,立即上報。」

「是。太祖。」

「太祖,弟子有事回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