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背上的薇薇有恃無恐,嬌俏著笑著,旋即手臂一抬,坐下的混沌血熊一聲暴怒的嘶吼,朝著唐子鈺爆涌而去。

「霧之劍訣!」

厲聲高呼,唐子鈺強行催動體內耗盡大半的靈力,匯聚在劍身之上。下一刻,寒芒隱動的劍身化於無形的霧氣,在半空分裂成無數細小的霧劍,直接朝著爆掠而來的血熊齊刺而去。

暴風雨的舞劍無影無形,虛幻無比,薇薇將頭低下埋進了混動血熊的背毛之間,但見數不清的細小霧劍轟擊在它的身軀之上濺起星星點點的火花,卻依舊無法傷及它分毫。

伴隨一陣滔天洶湧的獸靈,混動血熊雙掌揮出,兩股急劇強勁的風直接朝著唐子鈺爆射而去。

唐子鈺柳眉猛然一凝,急忙抬劍相擋,但這白符三等妖獸的獸靈豈是她所能抵擋,只聽一聲清脆之響,這兩道勁氣直接穿透細劍的格擋轟入她的胸骨之中。

「啊!——」

一聲凄厲的叫喊,唐子鈺身軀拋空,整個人向後倒射出去,滾落在土地之上,細嫩的皮膚被地面上鋒利的沙石很凌亂的雜草劃破,已是鮮血淋漓。

「師姐!」白璃驚呼了一聲,當下卻是絲毫直不起身子,很快一陣疾風將她的盤髻的長發吹揚,那混沌血熊以迅若閃電的速度從她面前一掠而過,直接朝著唐子鈺的方向疾奔而去。

「死神花!」

白璃雙指交叉,口中默念心訣,伴隨視線內的地表龜裂而開,兩根粗壯的青藤直接追上前去,瞬間纏住了那混沌血熊的後肢。

吼!

仰天一陣狂吼,混沌血熊前爪猛地震地,雖然那青藤在短時間內纏住了它的後足,但就在那熊掌拍地的一瞬間,大地龜裂之中,血紅之色的獸靈直掠而去,只聽砰的一聲巨響,唐子鈺的嬌身被這股獸靈擊穿,身子又向後震飛而去,震裂了大片的土地。

身後的樹叢紛紛倒塌而下壓在了她的身上,鮮血不斷的湧出口去,那雙英氣的美眸,終於了失去了它的神采,逐漸黯淡了下去。

她平躺在沉重的樹榦之下,雙眼迷離的望著綠光點點的穹頂,視線內彷彿出現了張清風的笑臉和熟悉的身影。

「來子鈺師妹,隨我走吧。」

張清風的幻影伸出了手,燦爛的笑容里充滿著溫暖。這一刻唐子鈺的嘴角終於浮現了同樣燦爛的笑容,也是她唯一一次留給張清風這樣的笑容。

這幾十年來,無論這個男子為她做了什麼,她依舊是持著一副冷冰冰的臉,正眼也不瞧他,但就是在這一刻,她的眼中,她的心中,既然全部是他。

她終於揚起了手了,毫無顧忌地讓那隻沒有溫度的手掌緊緊的握住,然後以更溫暖的笑容回應著,柔聲道:「我隨你去。」

這一刻,眼中的幻影被黑暗代替,她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她的氣息在這一刻消失了,永遠的消失了,那曾經驕傲的女子,曾經立於眾多弟子之上的天才女子,終於在這個闌珊的黑林中,結束了她的一生。

「子…子鈺師姐…」茫然地望著黑林深處,白璃秀美的臉龐僵滯了,最後化作無盡的淚水,順著她眼眶滑落。

混沌血熊的背上,薇薇冷漠地撇了一眼死去的唐子鈺,嘴角向上一揚,眼中流露著興奮的光芒。下一秒她猛地撇過頭,朝著俯身痛哭的白璃看去。

「大姐姐不要傷心了,薇薇馬上就讓你去陪她,嘻嘻。」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未完待續。)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貝貝,殺了她。」薇薇抓著混沌血熊的背毛命令道。

吼!

一聲怒吼,混沌血熊掀起一陣沙塵飛石,朝著白璃爆沖而去。

淚水晶瑩滑落,白璃望著洶湧而來的混沌血熊早已失去任何抵抗的念頭,眼中儘是絕望。

這一刻,一道白光直射而來,一個巨大的身影忽然橫在了她的身前,通體雪白的絨毛,粗壯有力的臂膀,這赫然一頭白符一等妖獸,雪猿!

正當白璃目露驚訝之時,但見不遠處的黑林之上,庄邪一手扶著大樹,吃力地撐著身子,漆黑的目光之中,已是充滿了殺意。

而當這一頭巨大的雪猿出現的時候,那薇薇的神色也是驟然大變,滿目驚愕之間,嘴角也是咧起一抹冷笑:「殺了這頭雪猿!」

吼!

前爪騰起,混沌血熊雙足而立,洶湧的獸靈在頃刻間洶湧而出,一雙熊掌直接拍在了雪猿的胸脯之上。

一聲凄鳴的叫喊聲中,那雪猿堅韌的胸脯竟是被混沌血熊更加鋒利的利爪劃破,鮮血濺灑而出,讓得血熊興奮不已,伸長舌頭,****了下,那雙綠色寶石般的獸瞳瞬間變成了血紅之色,獸靈也幾乎在這一刻更加膨脹了起來。

雙掌猛地朝前拍出,經過上一次的吃虧,這一次的雪猿已是探出雙臂對轟而上,兩股巨力在交轟之間,強大的獸靈幾乎覆蓋了整片黑林。伴隨腳下的地表不斷的龜裂下陷,這兩個巨獸不知不覺已是身在一個偌大的土坑之中。

風波震蕩而起,讓得白璃連連呼叫,但見身前一道黑影掠過,庄邪一手攔住她柔軟的腰肢,將她摟入了懷中。朝著一旁隱射而去,瞬間鑽入了黑林之中。

將白璃的身子平穩的放下之後,庄邪探頭朝著那兩股能量交轟的巨大土坑中看去,不禁也是皺起了眉頭。道:「這怪熊定是有嗜血助靈的能力,食了那雪猿的血之後,它的獸靈更加強悍了。」

白璃驚慌失措間還未回過神來,望著庄邪背影看了許久,方才反應道:「庄大哥。這雪猿是怎麼出現的?」

庄邪目光向後一瞥,淡淡道:「一言難盡。」說話間,他目光在周遭一掃,有意無意地問道:「其他的人呢?」

這句話方才問出了口,身後的白璃便昭然若揭,下一刻哭出了聲來。

庄邪皺緊眉頭,心覺不妙,不禁又問:「出了什麼事么?」

白璃捂住了臉,哭聲更大了:「韋…韋師兄被那混沌血熊大傷了,而子鈺師姐…..她….她…」

庄邪雙眼瞪大。緊緊地抓住白璃的雙臂,激動道:「她怎麼了?」

「她…她死了…」

晶瑩的淚珠在白璃抬起頭來的那一刻飄在了庄邪的臉上,他長大了嘴,整個人呆住了。

「不..不會的,子鈺師姐她…」庄邪拳頭握得越來越緊,眼眶逐漸染紅,清淚順著臉頰滑落,一滴滴地落在漆黑的土地之上。

他回想起初見這個女子的場景,一指細劍,眉宇英力。一張秀美的臉龐,一顰一凜都充滿了無法掩蓋的傲氣。無論是在江州一案遭遇張清風之死,還是在大堂之內傳授靈源覺醒的要訣,這個女子行事作風都無不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和發自內心的欽佩。

腦海中。那清池之中出浴的絕美女子還依稀可尋,岩洞之中,那慾念焚身的過往也還歷歷在目。還有在虛幻之境共度患難的這段時光….一切都恍若隔世…

庄邪的心猶如刀割一般的疼,他雙唇顫抖著,周身不斷有著黑氣環繞,那雙被染紅的眼眶。之中,終於是迸發出一道嗜血般的光芒。

又是一個如此親近的人離自己而去,這樣的苦痛令他無法喘息。

「啊——!」

無盡苦痛的吼聲震動整片黑林,庄邪周身上下皆是被那濃烈的黑氣所覆蓋,而這黑氣,之中,正是暴戾無比的妖氣!

「庄…庄…大哥…」白璃似驚似恐地看著他,就見他下一刻緩緩地站起身來,拳頭緊握間有著嘎嘎地響聲傳出。

也幾乎就在同一時間,不遠外的土坑之中,炸起層層的塵煙,猶如海浪一般湧入四面的黑林之中。但見塵煙沙海中央之處,那兩隻剛猛而鋒利的熊爪直接穿透了雪猿的胸脯,捏碎了它的心臟。

凄厲的慘叫之聲,回蕩在寂靜無聲的黑林之中,那雪猿最終是停滯了掙扎,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緊接著,那混沌血熊即刻俯下身軀,趴在它的身旁舔著細長的舌頭,吞噬著其中的涌淌的新鮮血液。

伴隨絲絲血液被它吞入,它的獸靈又比之前還要強悍數倍。

而就在這強悍獸靈幾乎已經達到一種強勁的威壓之時,那滾滾沙塵之中,忽然走來的一道身影。那是被黑氣和怨念所覆蓋的庄邪!

他的雙拳緊緊地握著,腳步沉穩卻不緩慢,一步步地朝著那混沌血熊而去。

熊背之上,薇薇目光銳利地看了過來,嘴角掛著一抹輕蔑地笑容:「還有不怕死的來了?」

他的腳猶如踏碎黑夜一般,攜著一股暴戾的妖氣,驅散周遭的沙塵。鷹王紗衣向後飄揚著,他垂著頭,那雙血紅色的眼睛卻是緊緊地瞪著不斷****血液中的混沌血熊。

兩指探出,指間之上凝結出一柄細長的黑色氣劍,而與之前不同的則是,此時的氣劍全然是妖氣鑄化而成,讓得那漆黑縹緲的劍身之上,偶爾有著絲絲的電光閃爍,發出耳鳴般的尖銳之聲。

他的靈力驟升至靈源覺醒胎源期巔峰的時候便已停止,但他的妖氣卻還在不斷的膨脹上升,甚至衝破了他的極限。

「貝貝,殺了他。」

陰冷的話音從這個年幼的女孩口中道出,令人不寒而慄。也就是在這一道命令之下,那巨大的混沌血熊直起了身子,周身瀰漫著強勁的獸靈,一聲狂暴的怒吼,便能帶起一陣強勁無比的風,吹動地庄邪停下了腳步。

這一刻,對視著足有靈師後期一般強悍的白符三等妖獸,混沌血熊,庄邪的臉上依舊是一片寧靜的冷漠。那雙猩紅的眼瞳緊緊地注視著這個龐然大物,臉上的肌肉抽動著,指間那黑氣環繞的劍,氣息又驟升了幾分。

「殺!」

一聲嘶吼,混沌血熊攜著滔天般的獸靈朝著庄邪呼嘯而來,雙腳一勁,鷹王紗衣黑翼化形,庄邪騰飛而起,可他飛得再快,卻依舊不及血熊龐大的身軀,方才躍過它頭頂,身側一陣強風襲來,那足以破開雪猿胸膛的鋒利熊掌呼嘯拍來,直接將庄邪轟在了大地之上,震出一個巨大的土坑。

土坑之中,沙塵如浪,庄邪扭動著脖子發出噼啪的響聲,這一刻,他已然忘卻了疼痛,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將斬殺這混沌血熊!

「大哥哥,你的命還挺硬。」薇薇嗤笑著道。

塵煙中,庄邪猶如一道利箭飛射而出,一臂直伸,劍削凌厲,但聽一聲清冽的呼嘯,劍三的劍訣在這一刻抖轉而出,道道蕩漾而出的劍影全然歸於劍身之上,一道如同這混沌血熊同樣巨大的劍影直射而來。

「嗯!」薇薇瞪大了眼,即刻將頭埋進血熊的背毛之中:「擋住他!」

吼!

爆烈的嘶吼聲中,那混沌血熊忽然將身子蜷縮如球,那劍影瞬然轟擊而上,陣陣強勁的能量波動讓得周遭的樹林皆是倒塌。

瀰漫的沙塵之中,粘稠滾燙的鮮血順著混沌血熊的絨毛滑落,但這道劍氣最終只是傷及了它的皮毛,伴隨下一刻那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又起之時,那龐大的混沌血熊再次站立而起,凌立風中,宛如一座威嚴不倒的高山。

而另一面的土坑之中,庄邪大口喘著氣,顆粒的沙塵吸入他的肺葉之中猶如刀刃一般刺痛。他深深吸氣深深吐氣,當方才那劍三的最終劍訣抖轉而出之後,他能夠感受到體內的妖氣在大幅度的消減之後,又以很快的速度得到了恢復。

「白符三等的妖獸如此難對付。看來必須找到突破口了。」庄邪沉著臉,心底的憤怒並沒有干擾他冷靜的判斷。血紅的眼瞳不找痕迹地在混沌血熊的身上一掃而過,不禁也是回想起,在觀戰百花宗與馭獸宗交戰時的一些端倪。似乎在龍霸天召喚雪猿之後,僅僅只是展露了半刻的獸決之後,他的靈力就無法在支持操縱如此強大的妖獸。

「對,白符一等的雪猿尚且如此,白符三等的混沌血熊就更是如此。那陰險的女孩,即便擁有再多的靈力,也無法持續的操縱白符三等的妖獸持續的作戰。畢竟修為越高的妖獸,智慧也就越高,等到獸性喚醒的那一刻,吃虧的可就是她自己了。」

庄邪細細想著,不禁又是皺起了眉頭:「可這樣持久消耗絕不是上策,一定要找到什麼能夠喚醒它的獸性才行。」

就在這時,庄邪目光一陣銳利間,也是發現,這混動血熊鼻頭時不時的抖動著,那雙獸瞳更是不時朝身後一片土坑看去。而在那土坑之中,赫然還躺著那雪猿的屍體!

「對!就是這個!血!用血就能喚醒這巨熊的獸性!」庄邪忽然發現了一絲突破口,一雙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未完待續。) 赤紅色的血光籠罩著混沌血熊,震天的怒吼聲讓得方圓十里內的黑林都劇烈顫動著。強勁的獸靈波動如浪濤般波動而開,經過嗜血之後巨熊,已是抵達了白符三等妖獸的巔峰狀態!

這樣強悍的獸靈,讓得那些來到鬼哭林的弟子們紛紛駐足瞠目,紛紛望向了這個獸靈波動極強的地方,心下暗暗顫動。

「來吧來吧,讓狂暴的獸靈,毀滅這片鬼哭林吧!」薇薇幾近癲狂地痴笑著,那雙被是天真爛漫的眼瞳,在這一刻灰濛陰森。

嗤聲一笑,庄邪抬眼看著阻隔在身前的巨大血熊,下一刻,他脫下堅固防禦的鷹王紗衣,兩指間凝結的黑劍在左臂上一抹,一道鮮艷的血痕劃出,粘稠滾燙的鮮血順著血口緩緩流出,一點一滴的落向他身前的土地上。

嗅覺靈敏的混沌血熊,很快嗅到了新鮮血液的味道,龐大的身軀忽然不安的躁動了起來,讓得它項上坐立的薇薇頓然一怔:「貝貝,你怎麼了!」

吼!

狂暴的獸靈席捲而出,混沌血熊雙臂一展,即刻前足著地,朝著庄邪爆沖而來。

嘴角一揚,庄邪很快穿上了衣裳,身後黑翼烏光閃動,整個人騰飛半空,他心下回憶著起曾經在江州城中,剿滅易水堂的經歷,所有的妖獸在都無比為他體內的血液瘋狂,這讓他隱隱也是察覺到,自己體內的血液有著非同一般的能力。

心下想著,他也飛升數丈之高,俯瞰著腳下的混沌血熊正在貪婪的吮吸著那零星幾點的鮮血,而它背上的薇薇幾次叫喚,都無法像之前那樣自如的操縱這個強大的妖獸。

「哼,就是現在!」

庄邪目光一凝,瞄準了熊背之上的薇薇,雙手在身前畫弧,體內靈源覺醒,凝結成一團漆黑的精球。

下一刻。伴隨他一聲吶喊,黑球之中,那體積又龐大幾分的飛龍猛然飛出,寬闊的雙翅一展。迸發出一道驚天的龍吟。

旋即間,一團黑色的爆烈火球從飛龍的巨口中噴射而出,直接朝著熊背上的薇薇轟擊而去。

薇薇眼瞳猛然放大,手掌不停拍打著厚實的熊背:「貝貝,快!快替我擋下來!」

但此時此刻。那混沌血熊全然沉浸在鮮血的美味當中,絲毫不顧背上的薇薇。

貝齒緊緊咬住,薇薇暗聲道著:「看來,只能靠自己了!」

心念一沉,薇薇體內靈力全然匯聚在身前,靈源一陣覺醒,一道晶瑩剔透的玉石巨盾忽然顯現而出,竟是將那衝天而降的黑火格擋在外!

「什麼!」庄邪猛地一顫,沒想到這馭獸宗的小女孩修為已突破靈源覺醒的境界。

而庄邪的驚詫還未停止,就見那小女孩周身的氣旋不斷升騰。吹動著她栗色的短髮翩翩飄動,終於在她一聲尖銳的吶喊中,她的靈力已然達到了靈師初期的境界!

「靈師初期!她的修為竟是有靈師初期!」不可思議地望著熊背上的女孩,庄邪驚奇不已。萬萬也是沒有料到,這個如此年幼的女孩,怎就能達到這樣的修為,若之前所見的十大弟子童木算的上真正的天才,那這個女孩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

巨大的玉石盾牌,讓得黑火撞擊而上,無法攻入其中。但此刻。也是可以見得那熊背上的薇薇略顯吃力的神容。

相較庄邪驚訝,她也同時對庄邪的實力表示震驚,明明只是靈源覺醒胎源期的修為,所爆發出來的靈力和那詭異的妖氣。甚至讓得靈師初期的她都自愧不如。

「你究竟是什麼人…」薇薇雙腳在熊背上摩擦著向後化形,身前格擋的玉石盾牌,在滾滾襲來的黑火轟擊下,已是出現了隱隱的裂痕。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如小山一般巨大的金色刀鋒忽然從西面劈來,讓得薇薇頓然睜大了眼。定睛看去,這刀鋒乃是一個人五指併合的巨大的手掌!

凌空飛翔的庄邪猛然一怔,忽見不遠之外的土坑之中,徐三刀飛身而起。

嗆!

一陣巨響,那金色的手刃刀鋒直接將玉石盾牌劈裂而開,伴隨一道金光耀眼,薇薇一身凄厲的叫喊,嬌小的身軀瞬間被這鋒利的手刃劈裂而開。

強勁的氣刃直轟而下,在堅硬的熊背之上砍出一道深刻的血痕。

吼!

混沌血熊從刺痛中回過神來,狂躁得顫動著身軀,一雙熊紅的眼瞳直接瞪向了徐三刀,四腳奔騰,朝著他爆沖而去。

「小心!」

庄邪一聲高呼,黑翼一展,俯衝而下,黑劍凝結於兩指之間,一道巨大的劍影瞬間直衝而去。

嗤!

這一刻,皆有徐三刀先前劈裂而出的血口處,巨大的劍鋒直刺而入,讓得那混沌血熊又是爆發了一聲震天的嘶吼,背上的鮮血狂噴不止。

「讓我宰了這個畜生!」

嗜血的眼瞳赫然閃過一抹冷意,庄邪咬著牙,俯衝而來。這一刻他忘記了疼痛,忘記了一切,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復仇!

「給我破!」

怒聲大喝,庄邪雙臂齊探而出,兩臂之間靈力匯聚其中,讓得那巨大劍鋒黑氣盤旋,呲呲作響。

下一刻,伴隨庄邪又是一聲吶喊,整個人隨劍穿入混沌血熊的身軀之中,從它胸膛撕裂而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