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塵四起,滾滾無盡,不多時,便有許多人從煙塵中出現,向著空地奔來。

「來了么。」

無數人的目光都是一閃,各種的情緒從他們的目中閃爍,看著那些策馬而來的眾人。

與此同時,廣場前方的主位上,一個青年站起身,向著眾人走去,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

前方的一群軍人頓時下馬,對著青年就單膝跪地,恭敬的說道,「拜見殿下。」

「快快請起。」

青年對著這些軍人一點頭,雙手虛扶,讓他們起身,僅是這一個不經意的動作,卻已經讓很多軍人心中激動起來。

殿下雖然是皇子,地位尊貴,卻沒有半點的高傲態度,非常的溫和,就算對他們這些普通軍人,都很關心。

「殿下。」

書院的學生都從馬上下來,對著岳連雲抱拳。

岳連雲笑著對眾人點頭,道,「各位能來為雪月上陣殺敵,是我武玄皇朝的幸事啊。」

「殿下誇獎。」

「來,諸位快快落座,等我召喚三軍將領吼,便即刻出征。」

岳連雲手掌一擺,很客氣的說道,在廣場旁邊,都有著一排座位,書院的學生來到左邊,紛紛坐下。

書院的學生剛一坐下,頓時,一道道目光就想著他們望了過來,讓他們神情一凝,向著對面看去。

坐在他們對面的,正是武玄書遠的學生。

此刻的李辰,同樣坐在書院的眾人當中,剛一坐下,他就察覺到許多的目光朝他射來,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絲冷笑。

岳鵬,王如風,李婷等許多老熟人,都在看著他。

戰爭,不僅他們書院將帥院的人要插一手,一些文臣和平民,也想插一手,文臣子弟可以鍍金,以後的仕途變得好走一些,平民則可以通過戰場功勛,得個一官半職,也算光宗耀祖。

不過,李辰清楚的察覺到,還有一道比這些人目光加在一起都要陰寒的目光正看著他,並不是武玄書院的學生,這道目光的主人,在那中央的位置上,岳連雲的身旁。

「岳平風!」

看到那一身威武鎧甲的岳平風,李辰的心中微微一凝,這鎧甲代表的職位,是將軍。

岳平風除了擁有王爺的身份之外,他本身還是一位能征善戰的大將。

「哼。」李辰心中一聲冷哼,目光一轉,沒有在看岳平風,實力不夠的時候,就要後退,他現在各個方面都比不上岳平風,與其對視也是浪費時間,不如不看。

至於擔心,李辰倒是沒有,岳連雲既然敢安排他來到這裡,就絕對不會讓岳平風有借口害他,畢竟自己身上肯定有岳連雲所圖,他不會讓自己失去價值的。

就在李辰思考的時候,一隊又一隊的士兵開始來到空地,排列整齊,井井有條,整個空地,只有風拂過塵土的聲音以及軍士的走動聲音。

李辰目光向著廣場中的軍人看去,眉毛一挑。 只見無數的軍人分成了三個陣營,形成了三個巨大的方陣,沒有半點的歪斜,陽光落在那三個方陣中,顯出了不同的光芒,刺人眼球。

三種顏色,玄黃軍士,黑甲軍士,灰甲軍士。

玄黃軍士列於中央最前,灰甲軍士列於最後,級別很簡單就能看出來。

而岳平風身上穿著的將軍鎧,乃是漆黑之色,威嚴濃重,充滿殺氣,讓人心生敬畏。

「砰,砰。砰!」

沉重的腳步聲開始響起,只見一排灰甲軍士舉著一個巨大的號角,向著眾將士前方走來,這號角如古樹一般粗大,非常沉,竟需要八位灰甲軍士才能抬起。

「轟。」

又是悶響傳出,另一群灰甲軍士不斷的架出一面面戰鼓,放在地面上,隆隆的聲響不斷傳出,大地都開始震顫。

八列,每一列都有八面戰鼓,由左到右排列,拍成八道直線,每一條直線上,擁有戰鼓八面。

「這是幹什麼?」

李辰目光一閃,不知道這些灰甲軍士將這些戰鼓抬出來是幹什麼,不過其他人卻都很平靜,似乎早有預料,有的人眼中還閃過了一絲期待,似乎要出手。

「今天難得兩大書院以及各族俊傑聚集於此,那戰鼓,自然由你們來敲響,另外,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宣布,這次出征,平亂王爺是主將,副將,則是我妹妹岳韻兒擔任,今日她也來了,將會隨著眾位一起奔赴戰場,今天,哪位俊傑敲響的戰鼓多,並且能吹響號角,那便負責保護副將!」

岳連雲威嚴的說了一句,隨即,中央營帳掀開,走出一道美麗的身影,就算身穿鎧甲,依舊無法掩蓋她的美麗容顏,正是公主岳韻兒。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呆,公主岳韻兒為副將?一個弱女子,怎能擔任此等大任?

不過別管怎麼樣,那些青年俊傑的眼中,都閃過了一絲火熱之意,誰敲響的戰鼓多,吹響號角,誰就可以成為公主殿下的貼身保護者,這種親近的機會,太難得了。

李辰的心中凝重起來,岳平風是主將?

李辰到現在都不明白,岳連雲和岳平風的關係到底是什麼樣子,還有,他讓岳韻兒成為副將,又是什麼意思?

「哪八人先來?」

岳連雲喝問一聲,頓時,幾人身影破空,直接到達戰鼓之前,道,「願為殿下效死!」

只是剎那,八列戰鼓之前,都站好了人。

八人的身體,同時震動,雄厚的氣勢從他們的身上震蕩而出,極為強橫。

「轟!」

一人拳頭錘出,砸在鼓面之上,戰鼓悶響,可是,卻無法傳遞,甚至還有一股強橫的反震力,讓他身體微顫,低哼一聲。

隨即,這人的臉色開始漲紅,口鼻中溢出了絲絲鮮血,沒有說話,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他竟然,一面戰鼓都沒有敲響。

第二人目光一肅,帶上了幾分謹慎之意,兇猛的一拳爆發而出,伴隨著一聲轟隆聲響,鼓面震動起來,而那人的眼中,也露出了一抹驚喜之色,沒有任何停頓,這人身體借著反彈來的力量一轉,又是一拳轟擊而出,第二面戰鼓,再度震響,聲音震撼人心。

軍中之鼓,有提升士氣,穩定軍心之用,豈是隨便那就能敲響的,每一拳必須爆發九分力量,保留一分力量留待迴旋,如此方能擊響,不過武元力要是不夠雄厚,最多持續幾下就會無力。

果然,這人一連震響了三面戰鼓,頓時沒了力氣,氣喘吁吁的退下,第四人,第五人,一直到第八人,都只是震響了四面戰鼓,沒有一個能堅持下來的。

等他們都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時候,身體都微微發抖,顯然是已經脫力。

李辰的目光微微一閃,看著那些戰鼓,他察覺到了,這些戰鼓不僅僅對力量控制,以及武元力強弱有著極為苛刻的要求,還和境界有關,武師境三重的人,最多震響三面,武師境四重的人,能夠震響四面,八面戰鼓,似乎最起碼需要武師境八重的境界才行。

當然,世事無絕對,就好像剛才一個武師境三重的人,卻震響了四面戰鼓,這證明他的根基深厚,在同階之中算是比較優秀的。

「接下來,還有誰?」

岳連雲笑著看了眾人一眼,再次問道。

「我去。」李辰身邊的荊山站起身來,向著那戰鼓走去。

「荊大哥,咱們一起。」岳辰腳步邁出,跟著荊山向前。

只是片刻,又有八人列於鼓前。

又是一道道戰鼓嗡鳴聲響起,五人中實力最高的在武師境四重巔峰,震響了五面戰鼓,不過最後只能低頭離開。

荊山,武師境三重境界,震響了四面戰鼓,岳辰,武師境二重,卻震響了三面,令人刮目相看,證明他們都是同階之中比較優秀的。

人換了很多,不過,卻沒有一人,能夠單獨震響八面戰鼓,並且吹響號角的。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站起身來,對著書院的學生道,「我乃武玄書院血戰,你們書院,有誰願和我比一比?」

「血戰!」

李辰目光盯著前面的大漢,目光凝重,以前,血戰和他的一樣,都是風雲宗弟子,現在,卻進入了武玄書院之中。

武玄書院和書院的人都目光閃爍,武玄書院,開始對他們出手了。

「哼,書院學生,全都是無膽之輩嗎!」

血戰見到書院中人竟無人應答,不由得冷哼嘲諷。

「賣主求榮的叛逆之輩,也敢言膽?」

李辰冷冷的喝罵一聲,讓血戰臉色一變,隨即目光看向了李辰。

「成王敗寇,強盛劣汰,這是永遠不變的真理,平風王爺滅風雲宗,是風雲宗弱,我為何要跟著弱者一起死亡?螻蟻尚且偷生,何況人?」

血戰淡淡說道,看著李辰,「李辰,你要是願意加入武玄書院,我會向平風王爺求情,或許,王爺會寬恕你之前的罪,培養你。」

「嘿嘿,果然是小人無恥,如此事情也能說得正氣凜然。」李辰看著血戰,神情一冷,隨即眼神一轉,看在了旁邊一個帶著黑色面具的人身上,「交給你了。」

「嗯。」那黑色面具之人一點頭,腳步邁出,冷冷的看了血戰一眼,道,「我來和你比。」

說著,他的身影就已經到了戰鼓之前。

血戰神情一肅,腳步同樣邁出,來到戰鼓之前,道,「誰先?」

「隨便。」黑色面具之人淡淡說道,血戰一點頭,身體一拉,雙拳如箭,轟然爆出!

「轟!」

一聲劇烈的爆響震顫著眾人的耳膜,第一面戰鼓,瘋狂的震動起來!

血戰動作不停,身體借著反震力一甩,雙拳如錘,飛快砸出,只聽巨響不停響起,第五面,第六面,全部嗡鳴!

「哈!」

第六面戰鼓震響之後,血戰似乎還有餘力,暴喝一聲,雙拳再出,震響了第七面戰鼓!

但緊跟著,他的身體就被反震力彈飛了出去,腳步在地面上劃出兩道印記。

八面戰鼓,響了七面,最讓人震驚的是,血戰還是武師境五重的境界,這種表現,無疑彰顯了他傲視同階的力量。

「哼,武師境五重境界,差點敲響八面戰鼓,不愧是往日風雲宗的天才,可惜,最後卻成了叛逆!」

李辰看著血戰的表現,心中冷哼,不過卻並未擔心,現在,武師境五重的境界,在他眼中不算什麼,劍狂,會讓血戰吃足夠的苦頭的。

其他的人都看著血戰,雖然第八面戰鼓沒有敲響,但沒人會瞧不起他,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很厲害了。

武玄書院的學生眼睛都定在了劍狂身上,臉上帶起了絲絲冷笑,他們倒要看看,這帶著黑色面具的人,如何與血戰比擬。

這時,只見劍狂站在戰鼓前方,目光十分平淡,一股霸道的劍意,漸漸釋放。

眾人神情一變,卻見劍狂一腳邁出,一指,快速點在了第一面戰鼓上。

「嗡嗡嗡!「

清脆的震動聲傳出,沒有血戰的猛烈,卻深入人心,讓所有人都精神一震。

隨即,第二面,第三面,甚至是第六面戰鼓都被輕易震響,劍狂從始至終都是一個動作,沒有一點休息調整。

到了第七面戰鼓的時候,劍狂的手指才變為了手掌,輕輕一拍,震響依舊!

更令人驚駭的是,到了第八面的戰鼓的時候,劍狂的手掌依舊是平平拍出。

「轟隆!」

八鼓齊鳴,場中寂靜!

這時候,劍狂才轉過身,似乎根本沒興趣再去脆響那巨大的號角,向著書院學生的方向走去。

「不知天高地厚的廢物,也敢這麼猖狂。」

淡淡的話語從劍狂的嘴裡傳出,讓眾人神情一震,這傢伙,竟侮辱血戰是一個廢物,不過和他相比,血戰,的確不算什麼。

血戰的臉色陰沉可怖,額頭上的青筋都開始暴起,以前在風雲宗的時候,他就被無數的人當成天才,行事霸道,到了武玄書院,依舊受到了武玄書院的重點培養,但此刻,卻被人說成廢物,而且,他還無法反駁。

他盡了全力也只是震響第七面戰鼓,可劍狂卻輕鬆無比的震響了八面,並且每一聲,都深入人心,讓人精神抖擻,這種差距,太大。

「很好。」

岳連雲笑了一聲,淡淡說道,「不過還有沒有能吹響號角的?」

眾人面面相覷,隨後又有不少人上前動手,不過沒有一人能做到戰鼓八響后還有餘力,甚至連第六面戰鼓都很少有人能震響。

「左兄,這次我武玄書院中,你的實力最強,為何不去展示一下?」

這時,武玄書院的學生之中,血戰對著身旁的左天下說了一聲,他們以前都是風雲宗最強的弟子,如今都在武玄書院,自然交情不淺。

左天下搖搖頭,看著前面書院的人道,「那身穿血衣的人,叫林別離,在書院排名第三,雖平日里沒什麼名聲,但實力極為恐怖,沒想到這次他來了,我沒把握能贏他。」

左天下的話讓血戰的心中一緊,隨即向著對面那美麗如同女人的林別離看去,卻見此刻林別離那美麗的雙眸也向著他看了過來,光華閃爍,讓血戰的心神一驚,竟不敢和對方對視。 這次武玄書院來的學生,左天下最強,他若是出手的話,林別離也絕對會出手,到時左天下要是敗了,武玄書院立刻丟人,所以沒有把握,左天下是不會出手的。

「這口氣,我幫你們出,不過你們要記住,你們欠我一個情。」這時,武玄書院的學生旁邊,一個青年開口說話,此人,正是王如風。

站起身來,王如風看著岳連雲和他旁邊的岳韻兒,道,「殿下,公主殿下的安全,自然是我來負責,其他人,誰都別想爭。」

王如風話語囂張,不過眾人卻都點了一下頭。

王如風,乃是王家的接班人,身份極其尊貴,而且他本身的境界,也在武師境七重,非常不錯,再加上那恐怖的武體,比他強的人,會顧忌他背後的勢力不敢招惹,而不如他的人,他想怎麼欺負就怎麼欺負。

岳韻兒目光一閃,沒說什麼,岳連雲卻是笑了一聲,道,「那就要看王兄的表現了。」

王如風輕輕點頭,不過他卻沒並沒有立刻朝著戰鼓方向走去,而是目光看向書院的學生方向,直指李辰。

「公主殿下地位尊貴,能保護公主之人,無論是天資,還是身份,都需要絕對的優秀才行,那些地位卑賤,擁有一點力量就囂張的蠢貨,還敢貪圖公主?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愚不可及!」

眾人眼中一閃,眼睛都看向了李辰,王如風雖然沒有指名道姓,可這話的意思,明顯就是說李辰了。

李辰,也喜歡公主?

這時的李辰眉頭一皺,眼中劃過了絲絲寒芒。

他身份低賤,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此時,只聽王如風繼續說道,「今日,我願為公主演武!」

話音落下,隨即,雄厚的聲音從王如風的嘴中傳出。

「安忍不動如大地!」

「轟隆!」

劇烈的震響伴隨著王如風的喝聲傳出,前方戰鼓,轟隆作響,一股靜謐,博大的氣息釋放出來!

「威靈雄霸天如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