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化懸天城產生的恐怖能量,將大片大片的星球,都震碎,炸成了齏粉,

而端坐在中央的秦逸,則像是一個黑洞一樣,貪婪地將懸天城煉化后的能量,全都朝著丹田氣海吸收進去,

除此之外,秦逸將之前積攢的宇宙能量,也像是開閘放水一樣,全都釋放出來,吸收進入體內,

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浩蕩能量,全都注入到了秦逸的體內,

剎那之間,秦逸全身的肌肉皮膚,都像是波浪一樣,上下起伏了起來,

噼里啪啦,

秦逸的身體,裡面彷彿是有火山噴發,炮彈爆炸,天崩地裂,星際毀滅,

秦逸的口中,噴出大口的鮮血,

雖然是噴出鮮血,但是他的身體,卻是越來越變得晶瑩,體內的元氣,也越來越醇厚,

普通修道者體內的元氣,還都是以氣的形態存在的,

但是秦逸現在體內的元氣,已經開始轉化為如同水流一樣的液體,

可是秦逸並沒有滿足,他在不斷地加固體內的元氣,將水流一樣的元氣,繼續匯聚、凝練、打磨,將裡面的雜質,全都去掉,

日子一天天過去,十天、一百天、半年、一年、兩年……

身處這樣的環境里,秦逸絲毫沒有察覺到時間的流逝,

他只是將元氣不斷錘鍊,讓自己的境界,不斷提升,

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十年,

要是在這期間,有人從這附近經過的話,一定會驚奇地發現,原本宇宙中的一片不毛之地,根本沒有人願意前來的死星匯聚的區域,居然發生了極為恐怖的變化,

平均每過一兩年,就會傾瀉下來澎湃的閃電,將這方圓數千萬里,全部籠罩住,哪怕是能夠橫行宇宙的戰艦,進入到這個區域,也會瞬間被雷霆閃電撕成碎片,


「呼,,」

吐出一口氣,秦逸睜開了眼睛,

十年時間,對於修道者來說,完全就是彈指一瞬,秦逸的容貌,絲毫沒有發生變化,

不過他的氣質上,卻是變得更加深不可測,光是站在那裡,就如同大海高山,叫人望而生畏,

十年時間,要是讓其他修道者來度過,就算是用靈藥堆砌,頂多也就是讓一個領域級的修道者,從初階提升到高階,觸摸到下一個等級的門檻,

但是秦逸將整個懸天城都吞噬掉,這其中轉化的能量,甚至可以讓整個落雪門上上下下所有的弟子長老,都同時提升至少兩個境界,

現在這所有的能量,都被秦逸一個人吸收了進入,並且還很奢侈地打磨、錘鍊,將一些秦逸所認為的雜質,全都祛除掉了,

十年之前,秦逸斬殺一個不滅級的修道者,還要使用赤離劍,還需要使出一些手段,

但是現在,秦逸一根手指頭,就能將不滅級的修道者,給戳得千瘡百孔,


「秦逸,恭喜呀,你的境界,現在終於提升到了宇宙級的巔峰,還差一點,就可以突破到不滅級了,」魂懶洋洋地說道,

這十年時間,它在秦逸身邊,也得到了巨大的好處,

此刻它的身子如果全部伸直了,足足有百丈長,力量更是已經恢復了七成,赫然已經是能夠橫行仙界宇宙的巨獸,

不過此刻的段靈,卻是顯得比較安靜,

她的整個身體,現在都包裹在一團光卵中,靜靜修鍊,

秦逸暫時也不想去打擾她,只是用神識掃了一下,確定段靈沒事之後,邁步從廢墟一樣的星海中走了出來,

此刻整片星海,放眼望去,處處都是焦痕,炸開的虛空,露出來一個個漩渦,千瘡百孔,一片狼藉,

「也幸虧你找了這麼一片人跡罕至的區域,要不然這麼大的動靜,一定會被人發現,將其他人給吸引過來的,」魂看到這一幕,只覺得心有餘悸,

十年時間,沒有被人打擾,也不知道是該感嘆秦逸運氣好,還是秦逸選的地方好,

「好了,居然花了十年的時間,也真是夠失敗的,」秦逸默默嘆了口氣,

這句話聽得魂直翻白眼,

要是讓其他的修道者聽到,恐怕會當場氣得暈過去,

十年時間,在仙界宇宙真的不算什麼,你秦逸當修鍊是什麼,種植大白菜嗎,

「讓那些傢伙得意了十年,實在是太不開心了,我現在打算去收賬了,」秦逸想了想,將段靈從千幻世界珠內召喚出來,然後又將妖族老祖召喚出來,

「給你兩個任務,」秦逸指了指段靈,對妖族老祖道:「第一個,保護好她,你這段時間也從我這兒撈了不少好處吧,我看看,嘖,快突破不滅級了,」

聽到秦逸的話,妖族老祖的臉上,滿是討好的神色,

如果說之前對秦逸,還有一點小不服的話,妖族老祖現在面對秦逸,恨不得就是跪舔了,

能夠十年時間從領域級提升到宇宙級的,它是連想都不會去想的,

它這一次算是真正親眼見識到了,秦逸晉級的可怕,

而且它也明白,秦逸之前還是領域級的時候,就能夠打敗它,現在想要殺死它,只會是更加輕而易舉,

再說了,背靠大樹好乘涼,妖族老祖這一次也在秦逸那裡,得到了不少好處,

不然的話,就靠著它自己修鍊,恐怕再過五六千年,都不會有現在這麼大的進步,

這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我一定會保護好大小姐的安全的,」妖族老祖拍著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證,然後臉上又露出來了極為諂媚的神色,「不知道主人還有一個任務是什麼呢,」

「大小姐,」秦逸砸吧著嘴,突然覺得妖族老祖這麼稱呼段靈,似乎自己就成了段靈的爸,

「那我豈不是這丫頭的便宜老爹了,」秦逸突然覺得這樣也挺好的,和段絡天一個級別了,

「還有一個任務,就是把你知道的通向神之階梯的地圖畫出來,越清楚越好,」秦逸朝妖族老祖道,

「主人,你下定決心了,」妖族老祖剛說完,立刻覺得這句話自己問得有些多餘,

「是的,我準備好了,」秦逸點了點頭,一招手,一艘銀色的小舟,出現在腳下,「你在這裡把我吩咐的事情做好,然後等我的消息,」

PS:今晚還有兩更 離開之後,秦逸沒有直接前往仙界宇宙,而是迂迴了一下,

他打算先在周邊地區,打探一下情況,

畢竟十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更重要的是,秦逸他不知道上次離開的時候,自己對仙界宇宙,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影響,

這個影響,自然也包括了那張招魔符,

所以秦逸打算先了解一下情況,然後再選擇,使用什麼樣的方式,回到仙界宇宙,去收一下這筆賬,

在時空通道中一陣穿梭,幾天之後,秦逸在不遠的前方,發現了一處星球的集群,

這片星球集群之所以吸引秦逸的注意,一方面是這裡距離仙界宇宙很近,所以大致來說,這片星球集群的地位,應該和仙界宇宙是同一個層次的,

另外一個方面,就是這些星球,簡直就像是一塊塊磚石一樣,在茫茫虛空里,堆砌成了一座巍峨高大的城堡,

從秦逸此刻所在的位置望過去,可以看到一道道光芒,在這座城堡上來回穿梭,

那明顯是一個個修道者飛行,或是飛行法寶發出的光芒,

無數閃爍的光芒,依附在這城堡表面,看上去簡直就像是一條銀河瀑布,由此也可以看出這城堡的繁華,

秦逸想了想,乘坐著小舟,朝著城堡飛了過去,

還沒靠近城堡,突然之間,兩邊的虛空,嘩啦一聲,出現一條時空通道,

兩個身穿鎧甲的修道者,像是這座城堡的守衛,手持長槍,從裡面跨了出來,將秦逸的小舟擋在面前,

「想要進入長風堡,需要七等仙靈礦石兩塊,沒有的話,一件仙器也可以,」其中一個守衛面無表情,朝秦逸伸出手,


「還要收費,」秦逸眨眨眼,

「是的,長風堡的規矩,」另一個守衛有些不耐煩地道,要不是看秦逸還乘坐著這艘看上去不錯的飛行法寶,他恐怕都懶得和秦逸說話,

「我想問一下,這長風堡是什麼時候建造起來的,規模很大啊,」秦逸既然是來打探消息的,於是打算暫時還是以低調為主,掏出兩塊七等仙靈礦石的時候,一邊開口問道,

長風堡全是由星球堆砌而成,用通俗的比喻就是,如果長風堡是一條連綿起伏的山脈的話,秦逸在它面前,恐怕連一粒灰塵的千分之一都沒有,

這麼大的建築,秦逸之前根本不可能沒有注意到過,此刻突兀地出現在距離仙界宇宙這麼近的地方,並且居然還要收費,秦逸自然要問清楚了,

「你估計是在外做任務,所以不知道吧,這長風堡大約是十年前才建造起來的,」收了秦逸的仙靈礦石,兩個守衛的臉色頓時好看了不少,最先開口的那個,見秦逸掏仙靈礦石動作爽快,於是心思也活絡了起來,

畢竟在他看來,七等仙靈礦石,可不是一筆誰都可以輕易拿出來的財富,

對方既然看上去滿不在乎,財大氣粗的模樣,他們兩個守衛,自然也就想著多撈點好處,

「你要是想多知道一些消息,我們倒是可以給你提供諮詢的服務,不過當然了,這是收費的,」這個守衛想了想,對秦逸道,

另一個守衛腦子靈活,此刻也是連連點頭,畢竟逮到這樣肥羊的機會可不多:「你有什麼問題,就問我們,我們可是親眼見證著長風堡建造起來的,其中的關係,可都是了解得清清楚楚,」

「怎麼收費,」秦逸問道,

「一個問題,,」最先開口的守衛遲疑一下,說道:「一塊六等仙靈礦石,」

這個價格比起城裡面,稍微高出一點,不過秦逸並不清楚,他想了想,手掌一翻,就掏出兩塊六等仙靈礦石,分別拋入兩個守衛懷中:「那我先問兩個,長風堡是誰建造的,現在誰在管理,」

見對方如此輕易就答應下來,兩個守衛喜不自禁,其中一個舔了舔嘴唇,趕緊道:「是仙界十門合資建造的,」

一個說完,另一個緊接著補上:「現在是由絕劍宗和混元天都一起管理,」

「這樣啊,」秦逸點點頭,既然是絕劍宗和混元天都的話,他就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了,

不過事實上,仙界十門任何一個宗門此刻在這裡管理,他破壞起來也不會有心理負擔,


畢竟當時你們可都是幾乎傾盡全力,那麼多人追著我殺呢,那時候有人講過理不,

等了片刻,秦逸奇怪地發現,這兩個守衛,還在眼巴巴看著自己,

看到這副景象,秦逸就明白了過來,這還在等著自己問問題呢,

看來守衛領的俸祿,實在是很低啊,都指著這個賺外快呢,

「那我還有一個問題,」秦逸二指捏出一塊六等仙靈礦石,頓時之間,兩個守衛就眼睛一亮,

「這長風堡,是做什麼用的,」

這個問題一問出來,秦逸明顯發現,這兩個守衛的臉上,露出一絲不自然的神色,

「我再問一下,這長風堡,是做什麼用的,」秦逸指尖一動,手中的一塊六等仙靈礦石,變成了兩塊,

見兩個守衛還在猶豫,兩塊變成了四塊,

這一次,兩個守衛終於忍不住了,

六等仙靈礦石雖然不是一筆很了不起的財富,但是也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拿出來這麼好幾塊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