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讓江寂塵出乎意料的是,這個女人,雖不強大,但神識竟驚人的強大。

她目光如刀,盯著某一處,冷冷地開口道。

江寂塵的身影顯化出來,目光驚異地打量著眼前這個女子。

這個女子,只穿著一件白色的裙子,容貌竟然與那祭台上的祭仙一模一樣。

若不是江寂塵的神念強大,可以感應出,眼前白裙子女子與祭仙,所擁有的氣息完全不同,還真會以為,她是祭仙的分身。

看到江寂塵出現,白裙女子臉色微微一變道:「沒想到,仙界執法會竟然來得這麼快!」

仙界執法會?

顯然,對方誤會了自己。

「我們姐妹都躲到這裡來了,竟然還不捨得放過我們,真是陰魂不散的。」

白裙女子有些憤然地開口道。

盲妃難為:王爺,輕輕寵 然後,她輕喝一聲:「仙咒鏡,來!」

聲落,那一面巨大的銅魂,驀然變小,落入她的手中。

至於那數十萬修仙者,一個個如夢驚醒,一臉茫然,竟不知發生了何事?

白裙女子此時催動仙咒鏡,對著江寂塵一照。

而且,她口中,念念有語,似在說著古老的咒語。

江寂塵瞬間便感到危機。

「魂咒攻擊!」

江寂塵心中震動,若不是他靈魂強大,這一道魂咒鏡光,便可讓他魂飛魄散。

「姐姐,我來助你。」

然而,江寂塵剛剛才避開了白裙女子的一擊,又一道攻擊,從身後殺來。

伴隨著的,還有一道嬌喝聲。

這個女人,正是穿著奇異服飾的祭仙。

長得如此相像,這毫無疑問是一對雙胞胎姐妹花。

此時,她們把自己當成了仙界執法會的人,直接下殺手。

幸好,這對雙胞胎姐妹花的年紀也不大,修為有限,只是七級大仙士境。

如此,江寂塵尚可應付。

「喂,若我是仙界執法會的人,會只有我一個么?」

江寂塵一邊閃避一邊開口道。

聽到江寂塵的話,白裙女子也生出了疑惑之色。

「姐姐,不要信他,仙界執法會的人,都是卑鄙無恥之輩。」

然而,那名祭仙卻叫道。

江寂塵冷冷一笑,身形一閃,便已出現在祭仙身邊。

接著,定身禁制打出,直接禁制祭仙。

「依雲!」

那名白裙女子見到祭仙被江寂塵禁制,一陣驚呼,心神大亂。

而依去,顯然就是祭仙的名字。

但是,江寂塵的戰鬥經驗,是何等的豐富。

把握住這個瞬息即逝的機會,再次閃身,出現在白裙女子身邊,隨手將她定身。

然後,江寂塵抓著這對雙胞胎姐妹,落在地上,再把她們一丟。

「你這個壞人,在街上我就看到了你,果然不懷好意。」

「現在我們已落入你的手中,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但休想讓我們說出咒族之秘。」

祭仙決絕地說道。

咒族之秘?

原來,仙界執法會,追殺他們,就是為了咒族之秘。

江寂塵這時搖搖頭道:「我再說一遍,我不是仙界執法會的人。」

「這完全只是一場誤會!」

「好了,我已解釋過了,為防你們再出手,你們身上的禁制,三十息后,自會消失!」

「我走了,後會無期!」

江寂塵說完,便要閃身離去。

今天之事,完全是因為好奇心引起,應該到此結束了。

同時,需要準備離開天狼仙星了。

因為,咒族之人在此,那麼,仙界執法會的人,只怕無需多久,就會到來。

江寂塵暫時可不想與仙界執法會的人正面對上。

不過,他奪了天狼仙星,便已經與仙界執法會對上了,遲早也會被仙界執法會的人追殺。

然而,就在江寂塵要離去之時,臉色驀然一變。

然後,他突然閃身出現在咒族雙胞胎姐妹花身邊,然後,一手提一個,極速橫移。

轟!

剛剛橫移開來,剛剛咒族姐妹花所呆之地,就被可怕的攻擊淹沒。

隨後,虛空之上,出現一隊白袍修士,共有十二人。

從九級大仙士到二品大真仙境不等!

「竟然是仙界執法會的人,來得好快!」

江寂塵心中吃驚。

完全沒想到,仙界執法會的人,竟然來得這麼快。

他之所以回身救咒族雙胞胎姐妹花,倒不是出於憐花惜玉,而是,這兩女是被他禁制丟在地上的。

若是這樣被仙界執法會的人殺死,那就是他的過錯了。

咒族雙胞胎姐妹花,也沒想到驚變會來得這麼快,此時還有些發愣。

「好了,我解開了你們的禁制,我們之間,兩不相欠了。」

江寂塵解開了她們的禁制,然後,便要退走。

老婆太嬌蠻:冷情總裁請接招 同時,傳音給休欣,讓她們立刻返回虛空仙船,準備離開天狼仙星。

「咒族小子,想走,沒門!」

然而,江寂塵剛有所動作,便被仙界執法會的人攔了下來。

(本章完) 擋住江寂塵的,是一個九級大仙士青年。

來的十二個仙界執法會之人,首領是一名二品大真仙境的中年人。

其餘,有四個一品小真仙境的執法者。

另外,還有七個年輕男女!

顯然,這七個年輕男女,是隨行歷練的。

他們都是達至了九級大仙士境,離一品小真仙境,也只有一步之遙。

其中,六個年輕男子,一個少女。

現在,聽這攔住自己去路年輕男子的話,江寂塵知道,對方把他當成了咒族之人。

「我不是咒族之人,請讓開!」

江寂塵不得不解釋一下,不想參與到其中,想離開。

「呵呵……你剛剛才救了兩個咒族女子,現在就說不是了!」

「小子,你是傻子,還是當我們是傻子?」

攔住江寂塵的年輕修士,冷然的開口道。

「我再說一遍,我不是咒族,請讓開。」

江寂塵再認真的解釋了一遍。

「實話跟你說吧,小子,現在已不管你是不是咒族,你都不能走了。」

「我們,寧可殺錯,也絕不會放過。」

這時候,又一名年輕仙界執法會修士走過來,冷冷地開口道。

江寂塵道:「這麼說來,你們是必須殺我了?」

「但是,你們真要殺我,與我為敵,只怕會有麻煩,最後,甚至會感到後悔!」

於是,江寂塵不得不認真的開口提醒他們道。

然而,江寂塵的話,卻引來了仙界執法會一眾修士的轟然大笑。

「好大的口氣,一名五級小仙士,面對九級大仙士,竟然敢如此放言?」

「唉,螻蟻一樣的存在,卻非要裝出,絕世高手的風範。」

「不要與他廢話了,直接踩死吧。」

幾名年輕的仙界執法會的年輕人開口叫道。

而那名二品大真仙境的中年首領,卻沒有說話,只是,在一邊淡淡地看著。

但是,全場中,他就是最危險強大的人物。

他看似若無其事,但神念鎖住四周,江寂塵想要逃離,最大的問題就在於他。

「至於這一對姐妹,就交給我吧!」

「她們那一張,一模一樣的臉,太討厭了,當該毀去啊。」

這時,當中唯一的一個女子,此時出現在咒族雙胞胎姐妹面前,柔聲的開口道。

聲音溫柔,但無比歹毒,聽得讓人心底一陣發寒。

這個時候,咒族雙胞胎姐妹花,也終於反應了過來。

現在,她們才知道,自己真的誤會了江寂塵。

而且,剛剛,若不是江寂塵出手,她們此時只怕已經重傷了。

「姐姐,看來我們真的是誤會他了!」

「但是,現在都身處絕境,我們要怎麼辦?」

依雲這時候,暗中向白裙女子傳音道。

外星穿越之寵妃原來是大佬 白裙女子,名叫依雪。

她暗中傳音道:「找機會,同時催動仙咒古鏡,讓它帶我們離開這裡。」

「再看看,能不能順便,將那位公子一起帶走。」

依雲聽了依雪之話,大吃一驚,傳音道:「姐姐,你真的要救他啊,我們都自身難保了!」

「帶上他,我們只怕跑不遠啊!」

以她們的力量,能催動仙咒古鏡的力量,實是有限。

帶走她們二人,已極是勉強了。

若再要多帶一個,那幾乎不太可能。

「但我們,也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死吧?」

依雪暗中傳音道。

而這時候,仙界執法會的少女,此時看到,依雲和依雪,竟然不理她,這讓她明顯感到很沒面子。

「你們這兩個賤人,竟然敢無視本姑娘的話,該死!」

仙界執法會的少女,名叫方柔,此時冷聲說道。

說話之間,她五指如爪,抓向了依雪和依雲這雙胞胎姐妹。

此時,可以看到,方柔的五指的指牙上,閃動著寒光,鋒利到極點。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