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他們話還未說完,江寂塵已突然揮劍。

任泉、孫東兩人,雙雙被江寂塵斬殺當場。

這樣的變化,連何豐等人都沒有想到。

根本沒有想過,江寂塵竟然敢當著他們的面,殺掉任泉、孫東,無所顧忌之極。

「小子,沒想到,你、你真敢殺了他們?」

何豐臉色難看地道。

江寂塵冷冷一笑道:「這不正是你所希望看到的一幕么?」

「一切如你所願,你是否應該感激我?」

何豐目光死死地盯著江寂塵道:「小子,那你現在就得死。」

梅時雨 「你死了,一切過錯,皆歸於你。」

江寂塵搖搖頭道:「錯,一切過錯,將歸於你。」

「因為,你殺不了我。」

「你殺不了,我就可以逃掉,那麼,無論是黑月門,還是白劍宗,他們都會怪罪於你。」

「因為,你既保不了兩位少主的性命,也殺不了我。」

江寂塵的話,讓何豐心中的怒意,狂暴到極點。

他怒不可遏地道:「我殺不了你?」

「好,我現在就取你性命。」

何豐怒喝一聲,直接殺出。

江寂塵此時也動了,隨手把依雲、依雪,傳送入噬毒珠空間中。

緊接著,他手中的霸天之劍,揮斬而出。

轟!

無盡雷霆之力,向前轟出。

剎那之間,前方天地,盡被可怕的雷霆淹沒。

其實,江寂塵剛才如此多的廢話,就是為了拖延時間,凝聚這雷霆一擊。

霸天之劍,雖然融入了太古雷元鐵,讓其擁有雷霆攻擊。

但是,當下狀態,每一次攻擊,都有冷卻期。

這個冷卻期,就是雷霆凝聚的過程。

這一切,何豐剛至,自然不知道,江寂塵手中還有如此一柄強大的法器。

所以,面對這一擊,縱然強如何豐,此時臉色已大變起來。 何豐此時不得不抵擋這雷霆一擊。

但是,江寂塵一擊之後,一個閃身,便已衝出了何豐等人的包圍圈,剎那間遠去。

待到何豐從閃電中衝出時,江寂塵已經與他們拉開了很遠的一段距離。

此時,何豐雖然沒有受傷,但受到雷霆一擊,此時顯得萬分的狼狽。

剛才,江寂塵一擊,威勢看似嚇人,但力量其實還是有限的。

畢竟,這是江寂塵處於虛弱狀態下催動的一擊。

所以,剛剛一擊,江寂塵意不在擊殺何豐,只是想嚇唬對方,稍加阻攔而已。

如此才讓他有機會,衝出包圍圈。

這個時候,感受過了這雷霆一擊的威能之後,何豐已然明白了江寂塵的用意,知道自己被戲耍了。

所以在,何豐的心中,怒火衝天,殺意無窮。

「追,不要讓這小子跑了。」

「抓到他,我要狠狠的將他折磨至死。」

何豐大怒叫道。

同時,他的速度最快,沖在最前,追殺江寂塵而去。

江寂塵在前極速逃命。

此時,他的狀態不是很妙。

畢竟,這一次,白劍宗和黑月門的人,不是弱者,殺光他們,幾乎耗盡他的戰力。

不過,好在《霸古仙源訣》,玄妙到極點。

哪怕是在逃命過程,也能以驚人的速度運轉。

江寂塵則一邊極速向前,一邊把凝仙丹,一把一把的往口中塞去。

凝仙丹入體,再由《霸古仙源訣》進行煉化,江寂塵的力量,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不過,江寂塵依舊裝作很虛弱的樣子,似乎隨時都要被何豐等人追上。

「小子,你如此狀態,跑不了多遠的,等死吧。」

身後,何豐冷然的開口道。

此時,看到江寂塵的身體有些不穩,數次似要摔倒,所以,覺得他要不行了。

「憑你這等廢物,想要殺我,痴心妄想,自不量力。」

江寂塵冷冷地開口回應,絲毫不示弱,顯得非常的強勢。

這讓何豐臉色非常難看!

他何豐,是尋仙派堂堂長老級人物,現在,竟然被一個一品小真仙的無名小子戲耍,這讓他心中極度不爽。

「小子,你如此極速逃命,會不斷消耗力量,只會越來越弱,到時,無需我出手,你自己都要倒下!」

「待你落入我手中,我就會以千百種的方法折磨你。」

何豐在江寂塵身後,陰狠地開口道。

事實上,不僅何豐如此認為,便是尋仙門其餘的修士,也都認為江寂塵最後,必然會因力量耗盡而倒下。

若是換作其它的修士,確實如此。

在逃跑過程中,只會不斷的消耗力量,越來越弱。

但他們卻遇到江寂塵這個超級變態的妖孽,他竟然可以在逃跑過程中,不斷恢復力量。

而且,江寂塵恢復力量的速度還非常的驚人。

此時,江寂塵感覺到,力量已經漸漸回歸身體,傷勢也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

不過,江寂塵並沒有表現出分毫。

他依舊裝作很虛弱的樣子,而且,就如何豐所言那樣,越來越弱,隨時都要不行的樣子。

但是,何豐一次次的幾乎要追上江寂塵,最後卻總差了一絲。

江寂塵在前,何豐他們在後面,一逃一追,在飄流古仙星上疾飛。

時間漸漸流逝,他們幾乎是繞著飄流古仙星,跑了一圈。

驀然,江寂塵在前突然停了下來。

見此一幕,何豐等人一喜。

「小子,你終不行了,耗盡了力量。」

何豐冷冷一笑道。

隨之,他身影一閃,已經攔在江寂塵面前。

還有尋仙派的一群修士,已紛紛趕至,再次把江寂塵圍在中間。

此時,江寂塵一臉蒼白,非常虛弱的樣子。

但是,他冷冷一笑道:「你怎知我就不是故意停下來,等你們呢?」

聽到江寂塵的話,何豐不由得一陣嘲諷之笑道:「可笑之極,都這個時候了,還想故弄玄虛。」

「你本是虛弱,又不停息的逃跑了這麼久,還想余有力量,那是根本不可能之事。」

「而且,我觀你雙腳顫抖,顯然是極力忍耐,不讓自己倒下來吧?」

「哈哈我就讓我的人,試試便可知了。」

「你們出手,削斷所他四肢,但暫時不要取他性命。」

最後,何豐直接下達命令。

於是,四名尋仙派修士,便一陣獰笑著走向江寂塵。

他們手中,各握著一柄仙劍。

「小子,這種身無力量,無法反抗,只能等死的感覺,只否很難受?」

「嘿嘿不要硬撐了,還是跪下吧!」

「他不跪也無妨,一會削他雙腿,不跪也要跪。」

四名尋仙派修士,冷嘲熱諷道。

「等等,我也來參一手,我要削斷他第三條腿!」

但是,這時候,突然有第五名尋仙派修士加入,放言要斷江寂塵第三條腿。

「哈哈」

其餘尋仙派的修士聽到此言,都不由得一陣大笑起來。

而在何豐,在一邊冷眼看著。

狐狸來襲:小妞乖乖進圈套 他故意如此,就是要讓自己的手下,盡情的羞辱江寂塵。

江寂塵站在原地不動,只是他的眼中,閃過一絲冰冷的殺意。

直至,五名尋仙派修士,手握仙劍,同時殺至時。

咻!

這一瞬間,江寂塵終於動了。

只見他,手中驀然出現了霸天之劍,然後極速揮舞。

啪!

五名近身的尋仙派修士,根本沒有反應過來,手中之劍,突然就斷成兩截。

噗,噗,噗!

也幾乎是同一時間,一道道劍光掠過。

接著,便看到,一隻只斷手斷腳,紛飛而起,血水四賤。

若是眼尖中,還能看到男人的第三條腿,也在空中飛舞。

五名尋仙派修士,四肢盡斷,胯間染血。

竟然是被五肢盡斷!

這明明是他們正要對江寂塵做的事,現在,卻在他們的身上發生了。

「啊!」

婚心如初:總裁太會撩妻 直至這一刻,五名尋仙派修士,才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聲。

昏事 他們面容扭曲,充滿了無盡的痛苦和恐懼。

「不,不,怎會這樣?」

他們根本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就算是何豐及餘下的四名尋仙派修士,都呆愣當場。

「我們被騙了!」

「該死的,這小子,竟然故意裝作虛弱的樣子,迷惑我們。」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何豐。

此時,醒悟過來后,驚呼出聲。 何豐終於明白,之前虛弱的樣子,都是江寂塵裝出來的,目的就是迷惑他們上當。

但這怎麼可能?

最開始,江寂塵確實是受傷,虛弱到極點。

這一點,何豐是非常的確定。

可是,從剛才江寂塵出手的情況,卻可以看出,現在江寂塵根本沒有一絲虛弱、受傷的樣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