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樣的情緒很快又沉寂了下來。

眸光望著慕寧安,眼中滿是小心翼翼之色,試探般的說道:「既然這般,寧安也別張口閉口都喚我姑娘,我叫夜千落。

我如今已虛歲十八,比寧安年長一兩歲,如若寧安不嫌棄,便與我結拜為姐妹,喚我一聲姐姐吧。」

聽到夜千落這話,慕寧安心中卻是沒有絲毫的意外。

從剛剛夜千落看她的眼神,她就可以看出,自己定然是與夜千落的某個關係極其親密的人有些相像。

而那個人……

定然是已經去世之人,或者是失蹤之人。

狼性總裁的私寵寶貝 所以才會使得夜千落在看到自己時,流露出那樣的情緒。更是這般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一個,與她心裡那人極其相似的人來替代。

心中微動,慕寧安臉上原本算是溫和的面色逐漸沉靜下來,嚴肅而認真,就這般望著夜千落,聲音中滿是鄭重:「夜姑娘,恕寧安不能應從。

因為寧安性子慢熱,且防備心極重,所以不能接受與一個才相識的人結拜姐妹。

想必夜姑娘心思通透,定然能明白,若是我們結拜姐妹,就等於你我二人被吊在了同一根線上。

可才相識的你我皆是不知彼此的底細,警惕的我,根本就無法做到對夜姑娘以真心相待了。

就算夜姑娘不在意這些,可寧安卻是不能不在意。

因為這是寧安對你的尊重,亦是對自己的一種做人的底線。」

其實說了這麼多……她只是真的不敢就這般輕易的去相信一個人。

當然,她卻不會將這話說出口。

沒有過生死相交,慕寧安自然不會輕易的相信別人,與人深交。

畢竟,上一世的經驗告訴她……

不管關係有多親密的人,生死關頭,都會變得自私自利,恨不得立馬將對方推出去替自己擋槍。

所以,人本性,不只是貪婪。

還有自私善變。

慕寧安自然不會希望自己是這樣的人,但更不希望,自己身邊的人,會是這樣的人。

否則,是那麼的令人絕望……

聽到慕寧安的話,夜千落的眸光瞬間黯然下來,一抹失落從中一閃而過,卻是眨眼即逝,被她隱藏起來。

隨即那張透著冷傲美的臉上,竟是露出了一抹溫柔而寵溺的笑容,親近的開口:「既然如此,那麼我也不強求。等寧安哪天願意叫我姐姐了,再與寧安結拜姐妹也不遲。」

見到夜千落那般清冷高貴的臉上綻開出的笑容,慕寧安都不禁有些晃神。

只想和你好好的 好一個奪目的仙子!

然而下一刻,慕寧安的身後,一道大煞風景的聲音就此響起:「夜千落,你是在這哄騙新來的學子嗎?

難道你的愛好……

在女不在男?」 第二天,和往常一樣,李學浩提著書包去學校。

路過澤井夫人的便利店時,他朝里瞄了一眼,發現小丫頭澤井優子正跟她媽媽一起吃早餐,他在玻璃門上敲了敲。

這個動靜吸引了兩母女的注意,都一起看了過來,見到是他時,澤井優子眼睛頓時一亮,也顧不上吃早餐了,急急忙忙跑了出來:「浩二哥哥,你是來找我的嗎?」

「難道還有別人嗎?」李學浩揉了揉她的蘑菇頭,小丫頭的頭髮很柔順,顯然保養得很好,這也是他最喜歡的動作,看著一頭保養呵護得很好的頭髮在他的手上變成雞窩一樣雜亂,他就很有「成就感」。

「討厭,總是弄亂人家的頭髮。」澤井優子憤憤地拍開他的手,一臉抱怨地嬌嗔。

「這樣不是很好嗎?」李學浩笑著收回手,在小丫頭還沒繼續發脾氣前,他搶先問道,「對了,午後放課有時間嗎?」

「……嗯?」澤井優子原本還想撒一下嬌,突然聽到這話,臉上不由一愣,接著想到什麼,又有些臉紅,「浩二哥哥是想和我約會嗎?」

「什麼約會,你的腦袋裡就不能想一些正常的事情嗎?」李學浩拿手指頭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好痛!」澤井優子拿手捂頭,但嘴裡卻仍自說自話,「可是人家還沒有做好準備哦,而且,而且……不去那些奇怪的地方哦。」

「什麼叫奇怪的地方?」李學浩瞪了她一眼。

「就是LoveHo之類的啦。」澤井優子臉紅害羞地說道。

李學浩捂著額頭,小丫頭顯然沒救了,這麼小,就懂那麼多東西,LoveHo是指情侶旅館,一般男女情侶如果要去開房的話,都會選擇那裡。所以LoveHo也稱性(咳咳)愛旅館,都不知道小丫頭怎麼會想那麼多的。

「午後放課帶去你一個地方吃烤肉,小百合她們也要去,如果你不想去或者沒時間的話……」

「要去,要去!」沒等他說完,澤井優子就已經高高地舉起了雙手,身為吃貨,只要有吃的機會,怎麼可能會不把握住呢?

「好了,要去就乖一點,再亂說話的話,我就不帶你去了。」李學浩又揉了一把她的蘑菇頭。

小丫頭這次乖巧了,也不拿手拍開他的手了,只是用雙手抓住,不讓他亂動,嘴裡說道:「嗯,優子很乖的,很乖的,一定會乖乖地聽浩二哥哥的話,浩二哥哥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哦,要去LoveHo也可以哦……」

「笨蛋!」李學浩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可惜已經來不及了,剛剛走到門口的澤井夫人已經聽到了她說的話,正一臉古怪又詫異地看著他。

李學浩很尷尬,正準備解釋。

澤井夫人已經開口說道,語氣中帶著一些意味深長的曖昧:「真中君,優子年紀還小哦。」

「咳……」李學浩更顯尷尬了,澤井夫人顯然誤會了什麼,急著解釋道,「夫人,是優子……」

不等他說下去,澤井夫人已經打斷了他:「再等三年吧,等優子足夠成熟了,我可是不會介意的哦。」

李學浩一腦門黑線,就算再等三年,澤井優子頂多也就十五歲,那樣也算足夠成熟嗎?能說出這種話的,她真的是澤井優子的親媽媽嗎?

「馬上要上課了,我還要去學校,失禮了。」面對不正經的兩母女,李學浩覺得還是先溜為妙。

「浩二哥哥,放課後我在什麼地方等你呢?」澤井優子在後面大聲問道。

「就在便利店裡,別走開。」李學浩頭也沒回地擺擺手,加快了離開的速度。

「好的喲,我會等著浩二哥哥的。」澤井優子興奮地招著手。

……

走到學校門口,李學浩意外地遇到了一個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過的人,橫寺真一郎。

名字很威風,不過人卻與威風的名字截然相反,一米五多點的身高對於男生而言實在太矮小了一點,加上瘦瘦的身材,一些小學生可能都要比他強壯。

「喂,橫寺。」李學浩叫住了行路匆匆的他,這小子似乎被嚇了一跳,身體有明顯地顫抖了一下。

回過頭來,見到是他時,橫寺真一郎臉上一松:「是真中啊,早上好。」

「早上好,最近好像都沒有看到你?」李學浩有些疑惑,按理說,一個在一年C班,一個是二年C半,樓上樓下的關係,不可能連碰都碰不到的。

橫寺真一郎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四周,然後低聲說道:「我請假了。」

「請假?」李學浩詫異地看了他一眼,仔細算算,好像有一兩個星期沒有見過他了,也就是說,他請了半個月的長假?什麼事要請那麼久?

「是遇到什麼困擾嗎?學園裡有人欺負你?」李學浩也只能這麼想,橫寺真一郎平時就是個受氣包,連跟小學生打架都打輸了,在學校里,有一個算一個都能欺負他,記得兩人第一次見面時,他還以為自己是敲詐他零用錢的前輩。

「不,不是……」橫寺真一郎臉上一紅,連連搖了搖頭。

「那麼,是家裡有事?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橫寺,可以告訴我。」李學浩倒不是想多管閑事,不過橫寺真一郎雖然不如山本良太親近,但再怎麼說,也是他在學校里所認識的熟人之一,能幫上忙,他不介意伸把手。

「這個……」橫寺真一郎猶豫著,不過最後不知是想通了還是想找個人訴說一下,看了看四周,然後壓低聲音說道,「真中,我告訴你,希望你能為我保密,不要告訴別人。」

「嗯。」他這麼說,李學浩倒有些好奇了,什麼事那麼神秘?

「其實……我結婚了。」橫寺真一郎以極其小聲的聲音說道。

如果換了一個人,可能都聽不到他說的是什麼,李學浩卻聽得很清楚,對於他結婚的事,並沒有太過震驚,因為這件事他也不是第一次聽說了。

記得綠色節那天,在車站的書店裡,就遇到他來租DVD,不過店長因為他長得不像成年人,所以就沒有把那種兒童不宜的DVD租給他。

等他出了書店,一個體型對他而言絕對算得上「巨人」的女孩單手就把他提了起來,李學浩還記得那個女生的名字,喜多和美,正是從她嘴裡說出來,兩人已經結婚了。

不過那時候李學浩以為只是一句玩笑話,並沒有當真,但眼下橫寺真一郎以這麼謹慎小心的態度告訴他,顯然,所謂的結婚,並不是一個誇大的玩笑。

但他們早已經結婚了,那麼這次請假又是因為什麼,李學浩看著他,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真中,我要做爸爸了。」橫寺真一郎說這句話的表情很複雜,有擔心,有害怕,還有緊張和期待以及興奮,很難相信一個人的臉上居然能表現出這麼多的情緒。 聽到這道傲慢而譏諷的聲音,慕寧安眼中一抹幽光一閃而過,卻是眨眼即逝。

朱唇輕揚,慕寧安沉靜的回過頭想要看看究竟是何人這般沒有眼色,竟逮到點小事便想要找夜千落這高冷仙子的不快。

然而,夜千落比她動作更快。

眨眼間便閃身到慕寧安身前,下意識的便將慕寧安護在了身後,冷漠而不含一絲情緒的望著說話那人,聲音冰冷而漠然:「歐陽耀,與你何干?」

而慕寧安也在心下微暖的同時,也已然從夜千落身邊探出了身子,走到了她的身邊。

望向了對面的人。

只見一男一女站在一起,那女的似乎與夜千落年紀相仿,卻透著股媚俗之氣,不過容貌倒也是生的較為精緻漂亮,更使得她的一言一行中的狐媚氣息加重。

而她的身邊,那名為歐陽耀的男子看上去要比夜千落年長那麼幾歲一般。

只見他一手攬著那女子的腰,時不時動手輕輕在那女子腰上摩擦輕捏兩下,面上笑容紈絝而帶著一絲好色猥瑣之感。

然而模樣卻是生的不差。

皮膚白白凈凈,身材修長偏瘦,文縐縐的一副面孔,將他此刻好色猥瑣的面部表情給忽略掉的話,說不定令人一看他便會有一種文弱書生之感。

媽咪,休了總裁爹地 歐陽耀……

慕寧安不禁垂眸斂去眼中笑意。

不禁模樣長得不符合他的氣質,連名字也完全不符他的氣質。

歐陽耀本就對夜千落有著好感,仗著自己天賦極好,更是在學院高手排名榜中位於前五名,一向高傲的他卻是在夜千落這裡頻頻遭拒。

本以為夜千落也只是尋常學子。

畢竟她一向獨來獨往,並且從未參加過學院內的任何比試試煉,實力也從未被人得知。

而偏偏,長得越是好看的人,獲得的關注便是越多。

所以傳到最後,竟傳出了夜千落只是個靠學院中哪個導師關係而進來廢物,這更是助長了歐陽耀對夜千落勢在必得之心。

誰知,夜千落竟然天賦絲毫不弱於他,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最後在一次重要的試煉當中,更是被天賦同樣極高卻名不見經傳,從未出過手的夜千落給狠狠打臉一番。

因此,心中生恨。

每每對上夜千落,便會忍不住與其爭鋒相對,最後鬧得學院人盡皆知,夜千落是那歐陽耀的死對頭。

只要一有機會,歐陽耀便會將夜千落拖下水的那種死對頭。

然而,偏偏人家夜千落一直對此冷漠以對,仿若一切事物都與她無關、入不了她的眼一般,一直我行我素,高冷至極。

如今,見到一向獨來獨往的夜千落竟對一個新來學院的姑娘無比「關愛」,再加上身邊人的慫恿,這讓見到這一幕的他又是不禁開口出言給她找不快。

而此刻。

慕寧安一從夜千落的身後走出來,便立馬將歐陽耀的目光給全全吸引。

少女一襲紫裙著身,長發輕束一半,其餘的皆是柔順的披散開來,明眸皓齒的少女嘴角帶著一抹笑容,美好而動人。 「你要做爸爸了?」看著橫寺真一郎那複雜的表情,李學浩說不吃驚是假的,同時心情也有些複雜,說起來,他跟對方一樣,同樣也要做爸爸了。不過橫寺真一郎自己看起來就像個小孩子,他有做好當爸爸的準備嗎?

「噓——」因為聲音有點大,橫寺真一郎嚇得臉都發白了。

「安心吧,沒人可以聽到我們說的話。」李學浩擺了擺手,問道,「是喜多和美嗎?」

「……是的。」橫寺真一郎低垂著腦袋,不知道是頹喪還是不好意思。

「你真的喜歡她?」李學浩又問了一句,喜多和美他是見過的,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足足比橫寺真一郎高出十幾公分,而且身寬體胖,光胳膊就有橫寺真一郎的大腿粗,否則也不可能單憑一隻手就輕易地把他提起來了。

「是,和美在我心裡是最可愛的。」說到這個,橫寺真一郎一臉柔情,只是不知想到什麼,他的臉色又垮了下來,「和美的父母……如果他們知道和美……一定會殺了我的。」雖然話沒有說清楚,但意思卻表達了出來。

看他一臉擔心的樣子,李學浩安慰道:「你們不是已經結婚了嗎?那麼就算有了孩子,也沒關係的吧。」

橫寺真一郎卻完全振作不起來:「和美的父母說過,在讀書期間,不能跟和美……」說到最後,臉色又紅了起來,顯然,他並沒有做到喜多和美父母的要求。

對這一點,李學浩深有所感,畢竟那種事,對於熱血沸騰的少男少女來說,確實很難忍住,就連他自己,有時候都不例外。不過想到橫寺真一郎和喜多和美,兩者的體型……咳咳,那畫面太美。

「既然已經有了孩子,就不要想太多,橫寺,如果真的遇到了什麼麻煩,可以來找我,我會幫忙的。」李學浩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謝謝你,真中。」橫寺真一郎有些感動,「這件事我沒有對人說過,真中,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真中是可以信任的人。」

「因為我們是朋友。」李學浩隨口說了一句。

聽得橫寺真一郎的眼眶都紅了起來,大概在學校里,還從來沒有哪個人對他這麼好過,並且把他當成朋友對待。

「喂,橫寺,你是要哭了嗎?」李學浩有些哭笑不得,用得著這麼激動嗎?

「沒有……」橫寺真一郎嘴裡否認,手卻不自覺地揉了揉眼睛。

李學浩反倒不知說什麼好了,他哪料到橫寺真一郎的感情居然會這麼脆弱,只是說了一句朋友而已,居然就感動得快要哭出來。

正想著,眼前一個身材高大的學生從身邊經過,背影很熟悉,李學浩下意識地叫出了他的名字:「柯一凡。」

「嗯?」身材高大的男生聽到有人叫自己,轉過頭來,見到是他時,頓時有些驚喜,「喲,是真中啊。」不過看到旁邊還有一個矮個子的學生眼紅紅的樣子,他的表情又變得有些古怪起來,「你們兩個這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