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讓這些聖族天尊們看到這一幕,對摩訶的信心忽然開始動搖了……

羅征每一劍斬殺出去,並沒有蘊藏特殊的法則和因果律,這弈神一劍中擁有的是羅征對神道的領悟,那是將劍意衍化到了極致的極致,純粹從威力上來說,已經相當於瑤的洞玄聖雷的威力,大抵便是天尊的全力一擊。

可就算是天尊,也沒辦法像羅征這般肆意釋放出如此恐怖的攻擊,看羅征這信手拈來的樣子,再連續斬出數百劍都沒問題,而數百劍足以將這一方大界都斬成碎片!

萬世為王 「這位叫做羅征的道子,實力顯然在我們的評估之上,」一位天尊低聲說道。

聖族侵入寰宇早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踏入寰宇的第一年,他們並沒有大動干戈,實際上卻在瘋狂的收集寰宇中的消息,通過這些消息分析每一位天尊的天命的作用,以及這些天尊真正的實力,還有每一個種族之間的衝突等等。

而牧海極曾叮囑過聖族,要特別「關照」寰宇中的這些道子,所以關於十位道子的資料也相當的詳細……

種族,骨齡,實力,性格,他們的經歷,所修的神道,曾經展露出來的功法等等不一而足。

不過當初十位道子都不曾送入神煉禁地中,聖族並沒有將道子們的實力與摩訶相對比,如羅征和軒轅晨風等人僅僅只是神海境而已!

可隨著羅征等人從神煉禁地中回歸后,實力便是突飛猛進,也讓聖族對這些道子有了新一輪的評估。

強行拔高自己的修為,會導致境界不穩固,何況這些道子們才剛剛成為界主,和摩訶對比之下依舊像是一隻雛鳥一般稚嫩,在他們的心中依舊沒有太大的可怕性。

但此刻羅征展現出來的實力,幾乎是顛覆了這些聖族天尊們的認知!

「他的實力……遠遠超出我們的評估!」萬毒天尊眼中滿是駭然之色,他忽然覺得自己也很難將這小傢伙拿下!

「那神煉禁地我曾經也去過,似乎並沒有那麼神奇……」一位聖族天尊搖頭說道。

「每個人的際遇都不同,我們也無法知曉他們在其中遭遇了什麼,現在我就擔憂摩訶會敗北……」

這些天尊終究也只是次級生靈,他們眼中的格局和認知都局限在大衍之宇中,自然不清楚神煉禁地中真正的秘密,也自然不可能猜出羅征等人在神煉禁地中的待遇!就如羅征本人算是親手得到鳩聖和匠聖兩位聖人的指點!而華天命,軒轅晨風等道子,亦擁有尋常武者不可能擁有的待遇……

至於逝水界中,大衍之宇中的天尊們臉上都流露出難以掩飾的興奮。

就連一直陰沉著臉的原罪天尊,那雙深邃的雙眼中也滿是欣賞之色,他在逝水界中自然看到羅征將那些聖月蒼狼的屍身碎片收集起來,也清楚羅征的目的是為了拯救軒轅晨風,為此他也問過了復活天尊,這種情況下他能否將軒轅晨風復活。

復活天尊並沒有多大的把握,理論上只要能將軒轅晨風肉身的碎片湊齊,的確是能將他完整無恙的復活,那一道往生天命極為強大,除了天人五衰導致的死亡,其他任何形式的死亡都能完整無缺的復活。

可是像聖月蒼狼已經將軒轅晨風的屍身吞入了肚子,若是將軒轅晨風的屍體碎片完全消化掉了,自然是難以復活……

不過復活天尊的回答,給了原罪天尊一絲希望,原罪天尊此刻心中自然好受了一些。

但他對摩訶的恨意沒有絲毫的減少!

只是忌憚於隱藏在摩訶背後的那些聖族天尊,他才強忍著沒有出手將此人擊殺。

現在看到羅征施展出強大的實力,將這摩訶壓制的死死的,他心中自然倍感痛快!

「老族長,似乎你給我們的消息有些不符,此前你說羅征的實力稍弱於下位天尊,這小子真的會弱於尋常的下位天尊?」雲狐天尊笑著問道。

因為羅徵佔據優勢后,原本凝重的氛圍已經輕鬆了許多,似乎這些天尊們也變得開朗樂觀起來。

「弱於下位天尊?現在的羅征足以對抗中位天尊了吧?至少我是沒把握勝過他!」萬佛聖域中的一位天尊說道。

「那也不至於,從整體的素質而言,羅征的確強悍,但他終究沒有一道天命,有些天命可是蠻不講理的存在,」又有天尊也反駁道。

「的確,我們天尊的強大不僅僅體現在修為和見識之上,天命才是我們最大的依仗……」

「……」

圍繞著羅征的實力,在場的天尊們竟然因此而爭論起來,不過爭論的話題,已經從羅征是否擊敗摩訶,轉移到羅征能否對抗天尊上來了。

然而就在爭論之際,不遠處忽然閃爍其一道熾白色的光芒,卻是一道空間裂縫出現在眾人眼前。

從這空間裂縫中走出的赫然便是熏,神箭天尊,蒼羽天尊等妖夜族人。

羅征直接動用挪移令進入葵水界,而熏則帶領著族中天尊趕往逝水界,至於魔族的魔始天尊等人則提前一步到了逝水界中……

熏出現后便朝著老族長微微頷首,隨即與眾位天尊打過了招呼。

天位一族已經知道妖夜族中所發生的事情,同時也告知了其他天尊,眾位天尊亦沒有追究此前妖夜族的態度,能夠前來助陣,也能讓大衍之宇多一分力量,他們自然是歡迎的,如今整個大衍之宇都開始抱作一團,幾乎調用了一切可以動用的力量。

那些天尊與妖夜族的天尊們寒暄一陣后,旋即繼續討論這個問題。

熏聽到他們的這番對話,一對尖尖的耳朵便是晃了晃,臉上流露出一絲淺笑。

羅征能否擊殺天尊?那是看羅征能擊殺多少位天尊!

先前羅征以戰爭枷鎖,就將妖夜族的暗影天尊揍的找不到北,若不是楹施展生命鏈接,暗影天尊十條命都不夠羅征殺的。

如果說那時的羅征擊殺天尊還有相當的難度,後面羅霄出現將羅征帶走後,將《萬法敵書》修成,擁有斬斷因果的神通后,則是更加可怕!

就像「天人五衰」這種因果律都被羅征一斬而斷,這些天尊承載的那一道天命之冠又算什麼?

當然,羅征在此後並未與天尊交手過,熏也無法妄下結論,那些天尊自顧自的爭論這個問題,她也沒有加入其中,只要這些天尊不隕落,他們終究會看到這一幕的……

羅征一連斬出了二十多劍。

那摩訶遁地的速度極快,而弈神一劍是威力大著稱,在速度上略低一籌,都沒能將摩訶斬殺。

不過現階段羅征的體內世界中的世界樹已經紮根在外域,源源不斷的吸納外域中的混沌之氣,他體內的混沌之氣可謂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根本就不存在枯竭的問題。

所以對於羅征來說,這般出手也算是一種威懾!

獵心遊戲:千金要崛起 至於摩訶也只能在地下東突西竄,暗暗叫苦……

只是此刻的摩訶終究還是按捺不住了,在地下疾馳了數十里后,他驟然停了下來,隨即眼前的一片土層赫然裂開,一道劍意從他的眼前向下貫穿而去,在他的身前劈開了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

光芒從裂縫中照射下來,摩訶抬頭,通過這裂縫就能看到高空上的羅征。

兩人四目相對,羅征手執大千重劍便是微微一笑,「你是蚯蚓么?」

面對羅征的挑釁,摩訶臉上流露出一道決絕之色,手中的陌刀驟然一絞之下,一道絳紫色的光芒從他手中擴散開來。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這一團紫光擴散的極快,瞬息之間便將整個鐵月城連同這一片丘陵都囊括其中。

對抗軒轅晨風的時候,摩訶顯得遊刃有餘,祭出「大世界術」的目的也只是為了震懾罷了,即使不曾動用這一招,他一樣能擊敗軒轅晨風。

然而對上羅征,卻讓摩訶十分頭疼。

無論從力量還是兵刃之上,羅征都能全面壓制於他!

他唯一引以為傲的速度卻是能用來逃生!

這「大世界術」是摩訶最大的依仗之一,當這大世界術降臨后,在這一片空間中,規則都是由他來定!

被羅征一路壓制,四處逃竄,已經讓摩訶丟盡了臉面。

雖說摩訶應戰羅征已經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將心中的傲氣完全收斂,以求最佳的狀態,可這並不代表他摩訶沒有傲氣!

身為大極之宇的第一道子,被人一路追殺,在地下灰頭土臉的亂竄,這一向不是摩訶的風格!

何況羅征那恐怖的劍意一次次的斬下來,更是有好事的人族界主不斷地動用咆哮令,向整個寰宇添油加醋,繪聲繪色的渲染此事,整個大衍之宇中所有的生靈,以及所有聖族武者們都第一時間知曉了他抱頭鼠竄的一幕。

「的確有點像蚯蚓……」摩訶喃喃的說道,「不過你會因此付出代價……」

「嗖!」

此刻的摩訶在地下輕輕一踩,人如離弦之箭從裂縫之中直射而出,提著陌刀的右手擴散出一道道黑色的光芒,整個人便是以極快的速度沖向羅征。

羅征被這光芒所籠罩也沒有感受到什麼異樣,三千神道的種類眾多,他也不可能了解所有神道的特殊之處。@^^$

眼看摩訶直奔自己而來,他依舊不曾有任何猶豫,那一雙無情的雙目中精光一閃,一道兇悍的劍意凝聚出磅礴之勢,再度朝著下方的摩訶斬過去!

「呼……」

然而羅征的這一劍還未曾完全斬出,摩訶抬頭之下,陌刀便迎空一斬!

詭異的是摩訶的這一刀並不是斬向羅征,而是朝著鐵月城的方向揮刀……

這一刀揮出去著實讓人看不懂,畢竟他這陌刀所斬的方向與羅征八竿子打不上!!$*!

鐵月城此刻也處於分崩離析的狀態,那些人族和聖族的界主們也紛紛盤旋在空中,如此距離觀摩兩位道子的戰鬥,只要稍稍被波及到就有隕落的危險,但這些武者們顯然沒有把自己的命當一回事……

「那摩訶是不是腦子壞了?」

「還是躲一躲,朝著這邊斬過來了!」

「咦,你怎麼了?」

這些武者們忽然發現他們身處的空間發生了詭異的變化。

其中幾位武者急退之下,整個人就詭異的消失在眾人的面前,而下一個瞬間,他們又出現在了另外一處地方!

與此同時……

摩訶斬向鐵月城的那一刀,同樣也是詭異的出現在羅征的身邊,刀光猛然一閃之下,就聽到「咚」的一聲,這一刀卻是用巧勁將羅征的劍給駁了回去!

摩訶的臉上流露出一絲冷笑,陌刀便繼續朝著鐵月城的方向不斷地斬過去。

施展大世界術后,摩訶斬出的刀光威力更甚,那一記記刀光便是直奔羅征的面門而來,處處都是攻其要害。

「咚咚咚……」

羅征將手輕輕一抬之下,再度以大千重劍防禦,臉上也流露出疑惑之色。

此地的空間法則,似乎被摩訶更改了?

發現這一點的不僅僅是羅征,鐵月城中的武者們同樣也察覺了,他們發現每向東邊走三丈,自己就會自然穿梭到頭頂六丈的方位!

所以摩訶朝著東邊斬出一刀,那一刀正好能斬向處於他頭頂六丈的羅征!

這就是大世界術的妙用,可以隨心所以的更改其中的規則!

不過摩訶所修的大世界術終究不完整,他只能一定程度的更改規則,真正完整的大世界術可自行更改其中的規則,隨心所欲製造自己所想的規則。

換言之,大世界術就像是憑空佔據一塊世界,而自己在這一片世界中無所不能!

羅征在不斷地抵禦之下,也看明白了摩訶更改的規則,他一手護著自己的頭部,身子卻是重重的朝著下方一沉而去,整個人倒栽蔥一般下降。

倒過來的羅征與摩訶交錯之際,兩人四目相對目光同時微微一閃,兩人都能從對方眼中讀出必勝的信念!

羅征微微一笑,大千重劍已猛然斬出!

而當這弈神一劍的劍意斬出去的時候,羅征的方位已處於摩訶下方三丈處,而他這一劍的方向同樣也是東方!

既然摩訶改變的規則,羅征也會去適應這規則。

看到羅征的舉動,摩訶卻是冷冷一笑,吐出兩個字,「幼稚……」

按照方才摩訶修訂的空間規則,在這大世界術籠罩的範圍內,改變了空間相互連接的層次。

也就是說一位武者朝著東邊穿行,會出現在上方六丈的距離……

羅征下墜而去,這一劍朝東而斬,最終也會斬向上方的摩訶!

然而這規則終究是摩訶制定,他也能在瞬間改變其中的規則,此刻羅征一劍斬出的時候,摩訶再度改變其中的規則,那一道劍光朝著東邊斬出的瞬間,卻是詭異的出現在正西方!

也就是出現在了羅征的身後,羅征的這一劍算是朝著自己斬來!

面對身後擴散而至的磅礴劍意,羅征心中一凜之下,在空中一個翻滾,則硬生生避開了這一斬,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

上方的摩訶流露出一道歉意,聳聳肩膀,「真是抱歉,在這裡我就是主宰!」

話音落下,摩訶再度揮舞手中的陌刀朝著羅征衝過去,那陌刀高高揚起,那一圈圈黑光凝聚在刀刃之上,其中便孕育出恐怖的動能!

雖然羅征身上的衣衫十分古怪,但摩訶卻不信斬不死羅征。

而就在羅征剛剛準備揮劍抵擋的瞬間,忽然感覺身子一沉,在空中的羅征便失去了平衡,兀自朝著下方墜去,卻是無法閃避摩訶的這一斬!

不光是羅征,被摩訶大世界術籠罩的範圍內的武者們,此刻紛紛朝著下方墜去。

此刻摩訶改變的是風系法則!

武者從照神境開始就能御空飛行,依靠的就是最基礎的風系法則,所以照神境武者練習御空飛行的時候,最要做到的就是隨風而動……

但此刻風系法則直接被摩訶給屏蔽掉了。

在大世界術籠罩的範圍內,就算是摩訶本人也無法飛行!

只是摩訶在就有了準備,他這一劍劈出,便是調整好身形,無法御空飛行后,他甚至配合自己的下墜之力,更加增添他這一記重劈的力量!

至於羅征則是陡然失去了平衡,面對摩訶的這一刀,他卻無法從容抵擋。

「這能力……的確很優秀,」羅征翻滾下墜之下,臉上依舊泛著淡淡的笑意,但眼看著摩訶這一刀劈過來,他將手中的大千重劍猛然一揮,依靠著大千重劍的分量,他的身體在空中調轉了一圈,此刻居然不曾閃避,反而伸手朝著摩訶的刀捏過去!

「咔!」

「噗!」

摩訶的這一刀中蘊藏的黑芒后,的確鋒利了數倍,終於第一次讓羅征見血,切開了羅征的虎口,金燦燦的血液也從羅征的手中迸射出來。

可這一刀最終還是卡在了羅征的虎口之上,無法寸進分毫。

這傢伙的肉身……

摩訶看到這一幕,眼神有些發直。

他知道羅征身上的那一件長衫來歷非凡,薄弱紙張的薄衫竟然能刀槍不入!

卻沒想到羅征的肉身也是如此強橫,他幾乎用盡全力的一斬,竟然連羅征的一隻手都無法斬下來,這大衍之宇中怎麼會誕生這樣的怪物?他還怎麼跟羅征打? 在羅征眼中,摩訶擁有能改變規則,實在太過於強悍。

夫人的病今天好了嗎 倘若運用得當,接下來的變數他根本無從估測。

24秒之豪門崛起 既然摩訶肯一刀劈過來,羅征自然不肯放過這個機會,拼著受傷也將這陌刀一把拽在了手中!

現階段羅征的肉身的確已經強橫到讓人髮指的地步,即便不動用力量轉移,尋常手段也難以傷到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