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當黑芒閃現時,後者已然覺察,飛起的右腿瞬息間霸氣凜冽的旋轉著對準身後甩了過去。

削瘦男子白皙的面龐不知何時悄然閃現了一抹慈愛之色,轉瞬便是被原有的冷漠代替。嘴唇略微的抖了抖,低低的說道:

「結束了!我的可悲的弟弟啊!術道…斷空!!!」

伴隨著低低的吟唱之音的緩緩落下.只見削瘦男子的右手之上,黑芒瞬息間大盛,甚是耀眼!劇liè的空間波動不斷從黑芒之中擴散開來。

「咕咕!」

頓時,小韓軒周身的空間不斷地崩塌,陣陣黑芒仿若蛆蟲一般不斷朝著前者蠕動而去,遠遠看去甚是駭人!一息間,融入黑芒的潰散空間又開始重建!

「嘶嘶」

四道丈許寬大的夾雜著黑芒的空間碎片重疊、相交,一個金字塔形的空間囚牢瞬息間緊緊的把雙目赤紅的小韓軒包裹在內,道道黑芒不斷地從金字塔的周身散發而出。

「成功了?!」角落裡微眯著雙眼的韓成,緩緩鬆開緊鎖的眉頭,高興的驚呼道。

「嘭」

就在金字塔囚牢形成的瞬間,小韓軒那夾雜著霸氣凜冽金腿風的已然轟擊在金字塔內壁之上。然而金字塔在略微的震顫了幾下之後安然無恙。

一擊無果之後,小韓軒赤紅的雙目之中暴虐的氣息瞬間被憤怒替代!

「轟轟轟」

陣陣震天動地的巨響自金字塔中爆發而出,暴怒的小韓軒拳腳並用,憑藉蠻力和肉體之軀不知疲倦的轟擊在塔壁之上。

一股股無匹的勁鳳不斷從塔身吹襲而出,白色的袍子獵獵作響。再看此刻的削瘦男子,高舉右掌不松反緊,掌心貼著塔身,全身籠罩在銀色的雷電之中,面色漸漸陰翳起來。

(ps:大家的支持就是七步決心和毅力的源泉!各位看到現在應該能看出些端倪了吧,黑色削瘦身影的真實身份?還有那個神秘的熙老?和奇異的九天輪迴印?以及那還在準備之中的術式?呵呵!我們們來一起關注小說的發展吧!真正的強者之路,由此開啟!!!) 第七章斷空!破!

在機械的攻擊數十次無效之後,暴怒的小韓軒,竟然詭異的安靜了下去。

男子略微的怔了怔,旋即左手快速的變幻出幾道玄異的手印,一聲低喝從蒼白的口中發出:

「透」

聲音落下,塔身之上的黑芒漸漸變淡,隱約露出被困在其中的小韓軒。只見塔內的小韓軒,佝僂著身軀,淡紫色的霧氣從蒼白的口中不斷呼出。

似是感覺到有人在觀察自身一般,垂下的頭顱順勢緩緩抬起。赤紅的雙目直勾勾的望向朝自身看來的削瘦男子。

同為赤紅的雙目。當四目對接之時,男子在小韓軒的雙瞳之中隱約看到了點點的黑色螺旋符文一閃而過。而後,一抹完全不屬於十二歲孩童所有的詭異笑容,緩緩掛上小韓軒的嘴角。

削瘦男子本就陰翳的面容,此時變得更加的凝重起來。手印再次變幻,黑芒涌動,再次包裹塔身。然而就在黑芒即將佔據整個塔身之時,塔頂的空間不知何時竟然虛幻了起來!

「嘶」

一道尖銳的空間撕裂之聲兀的響起。本來平靜的光潔的塔頂空間,瞬間被一股來自虛空內部的莫名的力量,撕裂開來!

瞬息之間,天空之上兀的氤氳起來。狂風大作,雷鳴之聲響徹雲霄!一股來自遠古的的滔天暴虐氣息自裂縫之中傾涌而出!洛龍城的天空瞬間寒意瀰漫!

「這是?!好強的風雷之力,怎麼可能?!竟然隱約有種超越族長的恐怖感覺!」剛剛放鬆下來的韓成,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震懾的倒退了數步.

一縷紫黑色的霧霾悄然自裂縫中瀰漫而出,閃電般的湧向金字塔尖。

見狀,男子微顰的眉頭也緊緊的鎖在了一起。紫黑霧霾幾息便至。然而男子也絕非庸人之輩。條件反射的再度變幻左手手印,五指彎成一個玄異的角度,對準已至頭頂的紫黑霧霾緊緊一握。

「凝空」

幾道黑芒對著霧霾暴掠而去,在jiē觸後者的同時,形態迅速發生變化,一個矩形囚牢再次出現,牢牢封鎖著霧霾的去向。

「嘭」

沒有任何的停滯,紫黑的霧霾以一種摧枯拉朽之勢穿透囚牢。再次出現時,已經距男子幾尺之近。浩浩蕩蕩的直逼男子而去。

「可惡!」

通過剛才剎那間的jiē觸,一股恐怖的力量使男子古井無波的心底也泛起了層層漣漪。

「雷動,盾鳴」

「術道,凝空,黑晶鎧甲!」

多年的戰鬥經驗使得男子在身處頹勢之時,仍然保持理智的姿態。一個丈余寬大的銀色雷盾半息間出現在男子與霧霾之間。於此同時,黑芒再次湧現,變幻成一件霸氣凜冽的黑晶鎧甲覆蓋在男子全身。

「愚蠢,斷空乃族長的成名之技!雷屬性風雷之力也是族長最擅長的戰鬥利器!這樣雙重的防禦,就算是魂皇初期的強者都未曾有十分把握打破。區區一個十二歲的孩童,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

「轟」

韓成的話音未落,一聲巨響,夾雜著些許雷鳴之音,在天際隆隆響起。紫黑色的霧霾瞬息布滿天際,將金字塔籠罩在內,一股無比陰寒的氣息從霧霾之中散發而出!

「呲」

一道白色的削瘦身影自霧霾之中倒飛而出足有百丈之距,才緩緩停下。

此時的削瘦身影,原本整潔的白色袍服,在剛才的轟擊之中變得些許破爛。那柔順的黑白兩色的長發,也略顯凌亂,全然沒有了先前的飄逸之感!

「咳咳」

兩口殷紅的鮮血,從男子的口中噴出。抹去嘴角的血跡。男子緩緩的站起身來,腳踩虛空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就連那赤紅雙目,也黯淡了些許。

在這種關頭,男子也顧不得太多,即使衣衫凌亂,但其高舉的右手依然未曾放下。畢竟,男子知道,一旦他收回術式,那金字塔囚牢便會瞬間破碎,釋放出現在的小韓軒,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遠處,紫黑霧霾不斷蠕動,張牙舞爪的向四周侵吞而去。瀰漫而過的空間如同在瞬間被其吞噬了一般,竟然出現了些許扭曲之象!感受著那懾人心智的陰寒,突然一種深不可測的漆黑恐怖之感迅速佔據男子的心頭,不斷地侵蝕著男子手掌和金字塔囚牢的聯繫!

男子略微頓了頓,顧不得體內的傷勢如何。旋即舉起左臂,與右臂平齊,雙掌合十,比剛才更加玄異的手印拖著道道殘影再次施展而出。赤紅的雙目此時已經滲出兩股殷紅的鮮血,順著削瘦男子白皙的臉頰緩緩滑落。


「尊突!王擎!皇出!破!!!」

「魂之聖,噬蒼穹!」

一股比剛才更加震天動地的浩瀚魂靈如洪水般自男子體內爆涌而出。強悍的魂靈瞬息便掃向庭院四周,即使強硬如天山噬石般的存在,也在這暴漲的氣息波動下以一種摧枯拉朽般的姿態,轟然倒塌!

「隆隆」

以男子為中心,方圓數十幢由天山噬石築成的族院屋舍瞬息間轟然倒塌!旋即天空之上塵土飛揚,庭院之內瘡痍滿目!

不斷爆涌而出的浩瀚氣息,在某一刻戛然而止。

在剛才滔天的氣息暴漲之時,道道魂靈氣旋不斷環繞在男子周身!氣旋周圍的空間也是出現了淡淡的虛化,就算是一個沒有魂力的常人,用腳趾頭想想都能知道,這道道氣旋所擁有的力量,恐怕隨意間便能使一名九轉魂皇巔峰的強者隕落至此!

男子表情淡然,蒼白的嘴唇微微張開,一股莫名的吸力幾息間把環繞在周身的魂靈氣旋盡數吞進體內!

剛才氣息還略微紊亂的削瘦男子,魂力瞬間開始暴漲,幾息間便突破突破九轉魂皇巔峰達到魂聖初期!!!

不知何時,白皙面龐之上已然沒有了剛才的陰翳之色。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從容的堅定表情!這是真正的強者所能擁用的源於實力的自信!

「魂…魂…魂聖!族長竟然被逼到這種程度!太可怕了。這已經不是普通強者之間的對決了,我甚至連仰視的資格都沒有了。這個戰場從現在起,只屬於你們兩個了!族長…,少爺…」

角落裡源源不斷的釋放魂靈卻依然沒有抵抗住這強悍的氣息的壓迫,兩腿一軟伏在地上的韓成不知何時嘴角已然掛上了絲絲血跡。艱難的回頭看了仍然閉目的熙老,原本充滿希望的目光,也悄然抹上了一縷絕望之色。

就在男子氣息暴漲穩定在魂聖初期階段的同時。

「嘣!」

一道劇liè的音爆自金字塔囚牢處爆發開來!黑芒所凝聚的空間牢壁在劇liè的音爆聲中瞬間灰飛煙滅,對著四周的虛空倒射而出!


紫黑的霧霾在爆炸響起的同時,對著早已失去意識的小韓軒爆涌而去,由於紫黑霧霾的數量龐大,旋即竟然在小韓軒的身體表面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能量渦旋,源源不斷的魂力對著身形弱小的小韓軒灌輸而去!

矢下!

凡參!

地爵!

天統!

瞬息飆升的魂質境界並未有絲毫停止的跡象!又過了幾息。小韓軒瘋狂暴漲的氣息終於達到頂峰,緩緩停止。

此時,籠罩在小韓軒身體之上的紫黑霧霾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件散發著奇異紫黑光芒的類似袍服的魂靈晶層!剛才還是十二歲孩童摸樣的小韓軒,在魂力暴漲的同時,身形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一道紫黑的與男子齊高的欣長身影,赫然,立於虛空,雙手負於身後,目光深邃,古井無波。那由霧霾凝聚而成的紫黑色魂靈袍服,隨風舞動。全然沒有了剛才霸氣凜冽的魂靈威壓的外漏。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洒脫,淡然的強者風範!

「魂質…破天境…嗎?!」

百丈之外的削瘦男子也在此刻低低的沉吟道!!!

不知何時,諾達的洛龍城上空陰雲密布,豆大的雨滴淅淅瀝瀝的從天空之上落下。

瘡痍滿目的韓家族院之上一黑一白,兩道削瘦身影強強對峙!

然而,當雨點落至兩人頭頂幾尺的距離時,緩緩蒸發,白霧繚繞之間頗顯一股玄妙的氣息。

「這裡恐怕不是你想要的吧!」

白袍男子話語剛落,一道泛著黑芒的空間裂縫兀的張開深不見底的大嘴,生生的將一黑一白兩道削瘦的人影侵吞而進!


洛龍山脈,位於紫荊帝國西北,毗鄰邊疆。高聳入雲的山峰,一座接一座的拔地而起綿延數千里!各種奇珍異獸,布滿鬱鬱蔥蔥的山峰。煙霧繚繞,堪稱紫荊帝國子民心目中的神聖之域。

然而龐大的洛龍山脈最能聞名於世的還當屬最高之峰——紫荊之巔!亦稱洛龍之巔。一座被不知什麼巨力從中劈斷而開的雙峰山脈。

雙峰之間夾著一道深達千丈的山谷——絕望山谷,山谷之底一條百丈巨大的瀑布似白色巨龍般傾瀉而下。傳言,此谷是上古時期的兩位魂帝巔峰強者對轟時留下的。

「嘶嘶」

雙峰之巔,空間兀自扭動,旋即兩道黑色的空間裂縫之中一黑一白兩道削瘦身影緩緩出現。

人影現,雲散獸走。

定睛看去,赫然便是小韓軒和韓家族長!

(ps:小韓軒vs韓家族長,未完待續…) 第八章燭雲海

被黑色魂靈包裹身體的小韓軒,脖頸微轉,詫異的對這四周略微的掃視一通,轉而定睛在對面距自己百丈之遠的白袍男子。

不知何時,白袍男子的右手已然握著一把通體銀色的長劍,劍身足足數尺之長。劍體本身之上銀色的電光不斷閃爍!

「嘶」

山峰之上的銀芒還未散去,白色人影轉瞬便出現在小韓軒面前數丈。高手對決勝負瞬息萬變,看來白色人影是想先發制人。高舉的右手輕輕揮下。動作看似輕柔,然而卻帶起陣陣凌烈的罡風,呼嘯著對著小韓軒劈砍而去。沿途的空間甚至都出現了些許的虛幻。

身覆黑色晶層的小韓軒,不慌不忙,嘴角一抹詭異的笑容,腳步微微側移。那凌烈的劍罡便貼著其耳旁嗖的滑過。

「轟」

身後的山峰之尖瞬間便被這看似輕飄飄的一擊削平!!!

「唳」

鳥獸盡逝!!!

「哼」

一擊未果,男子再度揮劍。劍體之上銀芒再次大盛,嘶嘶電光不斷迸竄而出。咻咻咻,殘影散亂,三道比剛才更加霸道的劍罡,帶著凌烈無匹的勁氣咆哮著劈向近在咫尺的小韓軒。

再次側步微移,三道劍罡直接劈中小韓軒的三道殘影。而本體再次輕飄飄的閃躲而過。就在其剛要穩住身形之時,一道丈許寬大的銀色劍罡兀的襲來,劍罡之內恐怖的氣息令人動容,所過之處空間盡數崩塌成虛無的黑色,一頭隱約可見的銀色獅子,張著巨大的嘴齒,嗚嗚的沖向後者。看其陣勢,即使是魂皇強者恐怕在這巨大的劍罡之下也走不過一個回合。

被黑色晶層包裹的小韓軒,略微的怔了怔,並沒有快速閃躲。雙眸微眯,雙腳轟然跺在山峰之上,頓時山峰巨石粉碎,連山體都陣陣顫抖。削瘦的黑影,雙手握拳,竟然直直的沖向巨大的銀色劍罡。一股絲毫不亞於劍罡的凌烈拳風,隆隆的咆哮著向男子襲去!

「轟」

黑色雙拳毫無花俏的貫穿銀色獅頭,霸氣凜冽的將其擊碎而開。

數丈之距轉瞬即達,男子同樣反應迅速,斜指的劍尖再度對著向自己瘋狂襲來的小韓軒揮去!

小韓軒見到男子再次揮劍,前沖的身形瞬息加速,還不待男子再次舉起長劍,凌烈的拳風已然到達。

「嘭」

黑色的拳風與銀色的劍尖絲毫不退讓的轟擊在一起。一層層劇liè的能量漣漪自爆炸處呈環形瀰漫開來。吹襲的下方的樹木獵獵作響!飛禽走獸盡數鳴叫著向四周逃竄而去。

電光火石之間,凌烈的交鋒數個回合之後,瞬息結束。一黑一白兩道身影皆是對著雙峰倒飛而去.

「咧、咧」

又是兩聲劇liè的爆炸,兩人落腳處的山石盡數被轟擊成絲絲白色粉末,隨著凌烈的勁氣飄散而去!

「咳」白袍男子一口殷紅的鮮血噴吐而出,看來在剛才的對轟之中受了點傷勢!還不待其從亂石堆中站起身子,對面身覆黑色晶層的小韓軒鬼魅般的閃現在男子頭頂,腳踩虛空,雙掌十指相扣,掌心對著前者,一股股肉眼可見的黑色霧霾對著掌心不斷涌動,本就黑色的雙掌,此刻更是黑芒四射。

「哼啊」

一絲異樣的氣息不斷襲向男子。

「糟了!」

敏銳的感知能力告訴男子,此刻就算速度再快也不可能逃過這麼近距離的攻擊。瞬息,男子體內的魂靈急速運轉,在身體表面形成一道巨大的銀色靈鍾,將幾乎半個山頭都包裹在內部。巨大的銀色靈鍾嗡嗡作響!

「嗯吼」

含混的字眼,從小韓軒口中彆扭的發出。雙掌之上黑色光芒大盛,瞬息便包裹了整座山峰,一股摧枯拉朽的滔天的勁氣瞬息便轟在千丈的山體之上。

地動山搖,溪絕瀑斷。

毀天滅地的力量震徹的整座洛龍山脈都隆隆作響。一擊,飛沙走石!鋪天蓋地的對著四周席捲開來,一股沙塵暴般的潢色風暴衝上雲霄,就連天空之上的白色雲朵,也被生生震徹的消散而去。

劇liè的震動,還未停息。天空之上,瞬息間已然出現眾多洛龍城的強者,瞠目結舌的看著這漫天的黃沙,各個面面相覷!

十幾分鐘之後,潢色的風暴才漸漸散去。往日樹木蔥蘢的雙峰之一的北峰,現在大半個山體都被剛才的一擊震塌而去。綠色的山體轉瞬被黃沙代替,陣陣罡風呼呼作響。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