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所發生的一幕,讓沈世康現在想起來,也都是一陣不寒而慄,好似一陣寒風吹過一般刺骨的冰涼!

也是跟現在一樣,就是這樣的笑聲,沒有一絲怒意的笑聲,可結果,卻在這樣的笑聲中,那名弄哭沈嘯天之人,他所在的小家族,到最後,全都被張浩震一一親手捏死了。

想到當年那一家兩百多口人,死前所受到的痛苦,沈世康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腦袋被夾了?

要不然自己這麼會與葉一鳴,密謀著讓張浩震去死的計謀?

葉一鳴雖然不知道,此刻沈世康內心的恐懼,但看著莫名發笑的張浩震,葉一鳴心中亦是警惕到了極致,與神兵傀儡的聯繫,更加緊密了。

可讓葉一鳴意外的是,這張浩震笑了一會,便從摸出一物。

那是什麼?

在張浩震伸手摸入懷中之時,葉一鳴差點沒忍住,直接召喚出神兵傀儡,可當看到張浩震只是拿出一件事物時,葉一鳴心中一松,同時又是萬分疑惑。

那是一塊玉佩?

一塊玉佩?

(萬分感謝『絕戀愛你依戀』書友大大的再次感慨打賞,還有『書友140705114159384』也一樣,大大謝了啊!隨便再求個收藏、推薦啥的!大大們求支持啊!!!*^_^*) 竟然是一塊玉佩!

待葉一鳴終於看清楚張浩震手中的事物時,心中的疑惑更重了。

可就在這一瞬間,葉一鳴猛的發現了什麼。

只是那麼一瞬間,葉一鳴的目光死死盯著,張浩震手中的玉佩,一字一頓的開口道:「文道魁寶?」

不對,那不是文道魁寶,而是文道神兵級的聖器!

很快葉一鳴就否決了,直接一開始的猜測。

在一感受到那塊玉佩的氣息,與天陽茅屋的氣息,有些大同小異,葉一鳴就明白了。

怪不得這張浩震,不懼怕天陽茅屋的威力,原來是因為那塊玉佩的緣故,而且葉一鳴仔細感應了一下,還發現那塊玉佩的氣息,與天陽茅屋的氣息,十分相似,似乎同出一處。

再一想到,當初天陽聖人那一縷神念虛影,所說最近三百萬年來,證道文道聖人也才四人,這樣一來,那張浩震手中的玉佩,那肯定也是天陽聖人之物了。

似乎對葉一鳴此刻的表情很滿意,張浩震笑了笑道:「小娃兒,怎麼驚訝吧?」

說著張浩震看著手中的玉佩,細細把玩了一番,才開口道:「知道我為什麼明知道,這天陽聖地的厲害,還敢隨意進入?不錯就是因為我手中的這塊玉佩。」

似乎說著有些上癮了,也似乎覺得葉一鳴跑不了,自己那兒子應該也還很安全,這張浩震竟然耐住性子,跟葉一鳴介紹這塊玉佩起來。

這塊玉佩名叫天音雙玉,是一個定情信物,一個天陽聖人與其妻子的定情信物!

原來三千年前,尚未毫無作為的天陽聖人,再一次偶遇,遇見了一名美麗女子,似乎是上蒼的註定,他們相愛了。

為了紀念他們之間,從相遇到相知,最後到相愛,在天陽聖人偶得一塊美玉,便將自己名字當中的天字,與他妻子名字當中的音字,一一刻畫了上去,鑄造了一塊流傳至今的天音雙玉。

日子很美滿,尤其是在天陽聖人的才學有成的時候,天陽聖人與他的妻子過的一直很幸福,並且還生下了一雙兒女,如果沒有例外,天陽聖人恐怕一輩子,也就這樣過了。

但天有不測風雲,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奪取了天陽聖人妻子的性命,痛失妻子,極度悲傷的天陽聖人,在將一雙兒女託付給親人之後,便四海為家,徹底去專研文道了。

或許這就是命,在放下一切后,天陽聖人在文道一途,境界進展極為迅速,最終在晚年回歸故土之後,悟出自己的道字,成就聖人之位。

在天陽聖人成聖之際,突然心生靈感,想到自己的一雙兒女,天陽聖人心生虧欠,隨即便留下一道神念,保護吳家周全。

而且那一塊,從沒離身的天音雙玉,在一番猶豫之下,天陽聖人伸手一指,將其贈送遠嫁他方的小女兒,直至傳承到現在。

天音雙玉常年陪伴在天陽聖人身邊,受到天陽聖人氣息的感染,在天陽聖人成聖之際,化成神兵級文道聖器后,雖然沒什麼攻擊力,但是手天陽聖人的影響,這塊天音雙玉,可是一塊讓人感悟境界,加快提升修為的利器啊!

張家之所以能有今天,其中天音雙玉,可謂是功不可沒。

甚至在一聽說,仙道大帝傳承出現在天陽國境內,這張浩震就借著突破修為為借口,從張家祠堂之中,將這天音雙玉取出來,為的就是,借用這聖地與天陽茅屋的力量。

在聽了張浩震的話后,葉一鳴就犯難了,這張家似乎也算是天陽聖人之後,那葉家的仇又該怎麼辦?

不報?

可當這念頭一起,葉一鳴瞬間就將其掐滅了。

滅族之仇,怎可不報?

管他是不是天陽聖人的後人,只要與葉家血仇有關,一個字,殺!

剎那間,葉一鳴心中數個念頭湧現,反而更加堅定了,他要將張家滅去的決心了。

葉一鳴心中如何,張浩震不知道,但是看著葉一鳴一臉沉默的樣子,在張浩震想來,應該十分震撼與驚懼吧。

嗯,多少年沒有這也的心態了?

張浩震心中一陣舒爽,看著葉一鳴,笑道:「小娃兒,你現在是不是很失望?」說著張浩震摸著他那花白的鬍鬚,一臉肯定道:「你肯定很失望,畢竟這聖地作為你最大的底牌,可在本尊面前,卻如同虛構,本尊想進就進想出就出。」

淡淡的看了葉一鳴一眼,張浩震真的上前幾步,然後毫無阻礙的穿過天陽茅屋的力量保護,直接走到葉一鳴身前,再次開口道:「小娃兒,這一下你可以說出,本尊那外孫的下落了吧?最多到時,本尊給你一個痛快!」

這一刻,在聽了張浩震的話,再看到他如此輕鬆走到葉一鳴身前,沈世康終於明白,他錯了,而且還是錯的非常離譜。

這張家祖上竟然是天陽聖人的女兒?可自己竟然還想藉助天陽聖人的力量除去張浩震,自己這是在找死嗎?

沈世康心中一陣"shenyin",只是那麼瞬間,沈世康就下定決心,從今天開始,他再也不會去碰那何艷麗了。

女人再好,可終究還是沒有自己的性命重要。

為了小命著想,這何艷麗自己還是別想了。

沈世康心中一陣懼意,同時又是無比的慶幸,還好,自己與那葉一鳴之間的計謀,沒有暴露出來,自己還是安全的。

這沈世康慶幸之餘,又是略帶同情的目光,向葉一鳴看去,可憐的葉一鳴啊!

這好不容易得到一個無敵的底牌,可這竟然對張浩震無效,這太悲催了吧!

帶著這樣的心思,沈世康抬頭向葉一鳴看去,可當沈世康看到葉一鳴的時候,卻發現葉一鳴此刻竟然笑了。

他笑了?

一時間,沈世康的大腦有些反應不過來,直接傻愣在原地。

不說他,此刻就連葉一鳴身前的張浩震,也是一陣錯愕。

笑?

這小娃兒竟然在這個時候,還在笑?

莫非他嚇傻了?

這個念頭一起,猛然張浩震就聽到了,一個略帶嘲笑的聲音。

「呵!比底牌?」

「就憑你張浩震,也敢與本大少比拼底牌?」

「你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怒!

葉一鳴的話,讓張浩震瞬間就憤怒,可就這時,張浩震臉色狂變,猛的向身後倒退出去。

轟隆!

一聲巨響突起,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張浩震掀翻到半空中。

這究竟什麼怎麼回事?

掀翻到半空中的張浩震,此刻心中充滿了疑惑與不解,還有一絲懼意! 當張浩震落地之後,卻發現不知何時,葉一鳴此刻身邊竟然多了一位黑衣人。

不對!

在感受到那黑衣人冰冷的氣息時,張浩震猛的發現了什麼。

傀儡!

那是一個傀儡!

在一聯繫到葉一鳴剛剛的話,張浩震心神劇震,看著那冰冷的傀儡,張浩震心中儘是說不出的驚訝,好強大的傀儡!

這應該是十階玄兵的傀儡!

底牌!

這才是他真正的底牌!

張浩震萬萬沒想到的是,這葉一鳴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傀儡,如果剛剛不是他,因為多年的交戰經驗,已經養成了一種潛在的警惕,恐怕就光剛剛那一下,就足以讓他受到不小的傷了。

在感受到葉一鳴身邊,把傀儡的強大,張浩震一時間竟然沒再有其他動作,只是緊緊盯著,警惕十足的模樣,生怕那傀儡再次出手。

「呵?老頭,怎麼驚訝吧?」

「你現在是不是很失望?」

一聲調而略帶報復的語氣傳來,葉一鳴原封不動的把張浩震,先前說的話,全都還給了張浩震。

張浩震沒有反駁什麼,因為眼前葉一鳴身邊的那個傀儡,給與他極大的壓力,多年的經驗告訴他,這個傀儡很不簡單,但張浩震心中也沒逃走的念頭。

一來,是因為他那親生兒子沈嘯天,近八十歲的他,才有了沈嘯天這麼一個種,二十年過去,已經接近百歲的他,可不想絕後,所以他不能逃。

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張浩震自認,雖然葉一鳴身邊的那個傀儡,異常強大,但他可是小世界當中的巔峰一行的存在,他張浩震就不信,以他天境十重天的巔峰境界,還對付不了,區區一個毫無感情思想的傀儡。

不用多說,一看張浩震的樣子,葉一鳴就知道,他心中想著什麼。

冷冷一笑,葉一鳴心中一動,故作唉聲嘆氣的說道:「唉,我說老頭,你現在是不是很失望?」

說著葉一鳴便學起之前張浩震摸著鬍鬚的動作,雙手一抱,然後右手輕輕抬起,摸了摸下巴,跟張浩震先前一樣,點點頭一臉肯定的說道:「嗯,你現在你肯定很失望,畢竟這天音玉佩你最大的底牌,可是在本大少面前,這天音玉佩貌似不起作用啊!」

葉一鳴邊說邊嘆氣,隨帶還對著張浩震,擠眉弄眼的,十足一個小人得志的模樣。

這讓張浩震哪還忍得住啊!

他堂堂張家的八長老,一個小世界的巔峰級別的強者,可如今卻被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小娃兒,如此作弄調笑。

這是對他的不敬,對他侮辱!

心中洶湧的怒火,轟的一聲,就在胸口炸開,張浩震兩眼瞬間,充滿了仇恨的血氣,如同憤怒的公牛一般,唰的一聲,便向葉一鳴衝去,動身之際,口中更是怒吼連連。

「啊!可惡,你這小畜生簡直是在找死!你給本尊去死吧!」

張浩震飛身一起,右手一伸,化掌成刀,猛的向葉一鳴所在之地劈去。

嗡!

空中一陣震蕩,似乎想要打出自己心中所有的怒火,張浩震這一掌劈出之時,聲勢十足,威力更是驚人。

不過面對張浩震威力十足的這一掌,葉一鳴眼中不但沒有任何懼意,反而還隱隱露出一絲輕視。

雖然只是那麼一絲輕視,但張浩震還是看的清清楚楚,這讓他的怒火更加旺盛了,連帶出掌的速度,也再次快上三分,威力亦是提升了少許。

可還沒等他接近葉一鳴,那一直站在葉一鳴身邊的神兵傀儡,就動了!

唰!

只是感覺眼前一花,張浩震就發現,自己身前突然多出一道身形,正是那神兵傀儡。

什麼?

這傀儡速度怎麼快?

張浩震心中一陣駭然,可還不得他再用其他念頭,那神兵傀儡便一拳,乾脆的向他轟來。

這張浩震不愧是天境十重天巔峰境界的強者,哪怕是在這大驚之下的狀況,憑著多年的經驗,果斷的改變了攻擊的方向。

張浩震心念一起,右手微微一動,那散發著強大氣息的一掌,瞬間就轉換了目標,朝神兵傀儡向他轟來的拳頭,狠狠的對轟過去。

轟隆!

天空一聲巨響,宛若雷霆之音突起,震得下方的一眾人等,兩耳剎那間有些失聰,腦中更是不停的嗡嗡作響。

唰!唰!

半空中,那一人一傀儡,只是那麼輕輕地接觸了一下,就猛的退開了。

勢均力敵?

看著半空中的一幕,沈世康心中已經震撼的說不出話來了。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此刻沈世康已經有些摸不清,這事情的發展情況了。

原本在天音玉佩一出現后,他就下定決心,永不招惹張浩震這老不死,因為這個老不死的實在太厲害了,他沈世康區區一個小宗門宗主,根本惹不起。

可眼前的一幕,卻讓沈世康覺得,這張浩震似乎也不怎麼厲害啊!

再次抬頭看著半空中,已經開始正式交手,甚至是打得難解難分的一人一傀儡,沈世康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來。

難道這葉一鳴可以解決張浩震這個老不死的?

這一刻,沈世康的心思又開始活躍起來了。

哈,如果這葉一鳴真的可以解決掉這個老不死的,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