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靠著倚著抱枕的餘明川的腦袋,聲音柔柔的說:「今天晚上吃餃子吧,藕肉叉餡的,剛好慶祝一下你獲獎。」

靠的太近了。

阿水的頭髮有幾縷散到了餘明川的臉上,他甚至聞到了一股馨香還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香火的味道。

餘明川沉默片刻,說道:「我剛剛烤了幾片麵包,現在吃的也差不多了。」

又看了眼阿水馬上就要綳不住的臉色,補充道:「但是麵包不解餓,你一個人做餃子還需要我幫忙嗎?」

阿水這才笑魘如花地說:「我跟小丸子一起做餃子就夠了,你到時候管著下餃子就行。」

李師水於是紮起了高高的馬尾,圍上了圍裙,哼著歌去了廚房。

餘明川看著廚房裡阿水和小丸子忙碌的場景,喝著燕麥泡熱牛奶,想起自己的生日快要到了。

但是李師水應該不知道。

主動透露的話就感覺自己好像輸了什麼。

而且她不知道好像也不是件壞事,畢竟古語有云:阿水不知,焉知非福。

並且他看過網上海底佬的慶生視頻,就跟社死現場一樣。

想來慶祝生日應該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今年是餘明川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年,從剛來時晚春到現在快入冬了。

從穀雨到霜降他將歷四季,總之生日他還是習慣一個人過。

「哎~明川!準備下鍋了。」鍋里冒出的一圈白霧襯得李師水的面頰煦色韶光,水木清華。

其實阿水長得挺好看的,只是衣品堪憂。如果認真打扮一下,也是明眸皓齒的一少女啊。

「來了。」餘明川連忙放下手中的大瓷碗喊道。

…………

餃子很快就下好了,四十個餃子兩個人吃足夠了。

餘明川只吃餃子皮,餡子被顯顯吃了。兔子雖然是草食動物,偶爾也是可以吃肉的,但是它的胃並不能消化。

有的兔子甚至喜歡吃肉,但投喂不能過於頻繁。

李師水吃了十四個就飽了,餘明川和顯顯一起吃了十個。畢竟餘明川先前已經吃了幾片烤麵包了。

「……你喜歡海風鹹鹹的氣息…」這是一個陌生的通信。

「喂?」

「異邦人老師你好,我是目煙市市作協主任,您一直沒有加入作家協會,我們也不知道您是青州人本地人,實在是怠慢了…」

餘明川笑著應答著,答應了加入市省全國三級作協。並拒絕了他們的拜訪或是宴請。

…………

餘明川背對著李師水打電話,看著開始收拾碗筷的李師水想著。

太刻意了啊。

從一開始,餘明川就沒有信任過李師水啊。

他像是隔著一層薄薄的玻璃在觀看這個世界。

也因此,餘明川對阿水的疑惑一直沒有打消。

他對李師水起疑主要有四點理由。

第一,在餘明川剛到這個世界時晚上到東平廣場的告示牌上貼上了「吉房出租」。

在這個科技高度發達的世界,可以說會對告示牌內容留意的以中老年人為主。李師水這樣的年輕人應該查詢的主要是網上的出租啟示才較為合理。

而且他剛貼上,第二天就有了房客,這也太快了。

第二,在阿水不是他的文學經紀人時,李師水表面上是跟他無交集的房東與房客的關係,但工作上卻「巧合」的也是負責他的編輯。

這可真巧。

第三,據餘明川觀察,李師水的通信都與工作和他有關。

李師水一個到城市裡普通的打工人即使在成為他的文學經紀人後也沒有聯繫父母或者是報喜報憂,甚至閨蜜他都看不到一個。

總不能李師水自幼父母雙亡,還和他一樣性格孤僻吧。

當然以上三點理由都可以說是巧合,但是第四點就太刻意了啊。

第四,餘明川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后不接受採訪,理由是「阿水你知道我的社交能力不是很好,我不是很想接受採訪。」

以往沒有記者可以找到他對他採訪就已經夠詭異的了,餘明川這次的新聞之所以依舊沒有接受採訪,就是想要試探一下阿水。

結果,諾獎這麼大的一個新聞阿水都能夠替他受訪……他只是一個智商正常的普通人,做不到完全忽視這些異常啊!

果然全家就只有他一個正常人嘛~

餘明川打完電話後向李師水說道:「阿水~我今晚不想洗腳哇。」

面對餘明川粘稠的語氣,李師水眉頭一皺:「不行,現在都已經霜降了,為了防止生病感冒你晚上必須熱水泡腳。」

一邊說著,李師水就從浴室里抱出了一個精緻的香柏木泡腳盆。

「這是我在青州的隆興寺上香祈福了七天得到的,一柱香八十八呢。」她解釋道。

餘明川看起來笑得很舒暢,「現在科技這麼發達,很難見到你這樣信神的年輕人了。」

又過了一會兒,他笑著問「你祈福的什麼?」

李師水躲閃著眸子,看起來有些扭捏的用手輕柔地把耳邊的散發勾到了耳後。

然後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家人平安。」

「嗯,家人平安」餘明川又重複了一遍。

他本來想說:「這兩天氣溫低,寺廟裡冷……」這類的話來著。

最後卻只叮囑了一句。

「別凍著。」

李師水瓷白的臉頰燒的有些紅,像是爛漫的霞雲。

「你長得有些土。」餘明川莫名其妙地評價道。

李師水原本輕嚀的聲音一下子就大了起來。

「呵,你說誰?再說一遍,我沒聽清。」

………… 有句話叫做出名要趁早,當官也是一樣,一樣是當個七品的縣令,你二十歲不到就當上了,比超過三十歲才混到這樣的職務,當然是要長進不少了。三四年的時間,雖說是彈指一揮間,但在官場之上,屬實是浪費不起啊!

康親王這一招着實有些陰狠,卻也有幾分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慘烈。

蕭文明聽出了其中的細節,試探著問道:「王爺,要是溫先生,停考了三年,那請問您帳下幾個幕賓,是不是也要一樣停考呢?」

「那是自然!」康親王滿不在乎地說道,「停考便停考了吧!考不取功名又什麼了不起?你不知道嗎?有多少靠了八九十名的進士,寧可捨去朝廷給的正經官職不要,都要削尖腦袋到我府里來當幕僚呢!卻還有人不識抬舉!」

不料溫伯明又把這話頂了回去:「旁人願意,我卻不願意!」

康親王原以為自己下的籌碼夠大了,卻沒想到遇上了溫伯明這個吃軟不吃硬的人物,竟絲毫不把他的威脅放在眼裏。

「莫說是蹉跎個三四年了,就是把這一輩子蹉跎過去又如何?人生在世、三五好友、吟風弄月、對酒當歌,豈不快哉?又何須在官場之上蠅營狗苟地尸位素餐?那才叫真正的蹉跎了歲月呢!」

這一句話說的可是有夠狠的,相當於把所有官場之人全都掃了進去。

旁人就是想打個圓場,也不知從何處圓起,只覺的溫伯明這個沒有功名的窮書生,居然敢當面跟康親王針鋒相對,不知是他真的膽子大了呢,還是早起吃錯了葯,得了失心瘋……

正當眾人下不來台之際,卻見毅親王緩緩走來,卻岔開了話題,說道:「捉到的賊人里有幾個還能喘氣的,要不要我們現在就把他們審一審?也好知道這幫賊人的底細。」

蕭文明聽了這話也不管自己的身份了,立即就搶過話頭:「好!好!是該審審,是該審審。我同他們廝殺了一整夜,都還不知道他們是誰呢,真是打了一夜的糊塗賬……康親王,你說是不是就在這裏審問他們,免得他們回去串供。」

康親王一聽這話,也立即點頭:「是,現在,就在這裏,給我審!還有什麼事情比這件事情更加要緊的?」

他也算是順坡下驢了,見到蕭文明遞過來,台階就趕緊往下爬,畢竟堂堂一個親王同一個布衣白丁唇槍舌劍,並且還沒說過他,實在是有失身份……

並且對這樣的狂生,他還不能輕易處置,否則落下一個「氣量狹小」的口實,自己將來還怎麼籠絡人才?

於是康親王趕緊下令:「快,快去拉幾個人上來,也不用升堂了,就在這裏,我親自來審問他們!」

不一刻,幾個王府護衛便拉來了被綁成一串的五個賊人。

看他們的樣子,一個個被打得鼻青臉腫、狼狽不堪,不過神智還算清醒,並沒有被打成傻瓜。

康親王原本親自領軍就打了一場勝仗,正在興頭上,卻被溫伯明嗆了幾句,這時正是心裏憋屈的時候,正巧拿着幾個倒霉的賊人出氣。

於是他並不先問話,而是橫掃了一眼這幾個傢伙,「哼」地冷笑一聲,隨手在五人之中指了一個最胖的,也不問話,便說:「來人吶,這廝我看着不順眼,給我打照死里打!」

王府後衛們二話不說,立即就把這個倒霉蛋從隊伍里提了出來,扒了褲子、摁倒在地,抄起木棍往屁股上就是「噼里啪啦」一陣亂打。

原本這傢伙算是個機靈人,雖然沒有見勢不妙、提前逃脫,但也是看見官軍圍上來,便立即繳械投降,這樣也就省了一頓毒打,精神也就好了許多,所以這才會被提出來接受訊問。

只可惜這傢伙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人再機靈也架不住天生倒霉,沒死在官軍的亂拳之下,卻要死在康親王的亂棍之稱,看來這條命,今天是死活保不住了……

初打之時,這廝還能嘴裏一個勁地求情討饒;打到四五十棍的時候,他已然被打得奄奄一息,只有出氣沒有進氣;在打到一百棍的時候,他終於徹底癱軟成了一地的爛肉……

好傢夥!

蕭文明在一旁看着都有些心驚膽戰,心想:這個康親王手段好狠,一句話沒問,就當場打死了一個人,有朝一日,萬一自己落到他的手裏,那可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不過康親王這樣的審問手段也確實有效,打死了一個賊人之後,其餘四個活着的已然是戰戰兢兢,唯恐自己緊跟着之前那傢伙一同上了黃泉路。

因此當康親王問出「你們不想死」的問題后,剩下的四個賊人立即回答「不想死……不想死……」

「嗯,很好!」康親王不動聲色地點點頭,「不想死,就是你們的造化!那我問你們,你們是何處來的賊人,竟敢到金陵城下造反,都不要命了嗎?」

一聽這話,那幾個新人紛紛搶先回答,反倒弄了個七嘴八舌、吵成一團,誰也聽不清誰的話。

康親王見狀大怒,大喝一聲:「都給我閉嘴,誰還敢胡言亂語,小心我砍了你們吃飯的傢伙。」

早已被康親王嚇得魂不附體的賊人們,立即就閉上了嘴,唯恐自己在發出一句噪音,整個場面又變得鴉雀無聲,頓時變得十分滑稽可笑。

然而不說話又不行,也問不出所以然來,康親王只能命令手下王府護衛中辦事機靈的,逐一詢問這幾個賊人,再將情況匯總起來。

這幾個人辦事得力,不一會兒便問明了事情的大概。

原來這些賊人並不是同一伙人,彼此之間,要麼從來就不認識,要麼不過是點頭之交而已。他們是聽說有幾個倭寇想要深入金陵城下去搶劫,所以才臨時聚在一起,準備渾水摸魚、趁火打劫的。

這些賊人裏頭,有太湖裏的水匪、有紫金山的山賊、還有東海的海盜,成分可以說是十分複雜了。

也正因此,他們人人都想撈好處吃肉,都不想吃虧啃骨頭,所以作戰起來才是一盤散沙,只讓幾個倭寇在前面拚命,自己則是坐山觀虎鬥。

否則在蕭文明同倭寇打個兩敗俱傷的時候,這幫人要是突然出手,蕭文明非得敗退下去不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