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轉頭,神色頃刻恢復成笑意滿滿的樣子,道:「莫董,楚董,不好意思,出了點小意外,讓你們看笑話了,快快請進吧。」

然而,莫楚兩家卻對他的話沒有一點反應,此刻皆神色複雜地看著那個對他們來很陌生的女孩。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她竟真的會出席這個宴會,他們竟會在這樣的場合相遇。

莫家夫人季舒出身書香世家,一身的書卷氣向來給人一種平和溫婉的感覺,但此時她眼角不受地控制地跳動了幾下,挽著莫梁鴻手臂的手緊了緊,隔著衣服都讓莫梁鴻感到手臂上傳來的痛意,神色間已是有些掩藏不住的慌亂。

莫梁鴻輕柔地拍了拍她的手背,無聲地安撫著她,睿智的眼中也是一片暗沉,只是面上已是一派平靜,窺不得半分情緒。

莫陽也站到了母親的身邊,無聲地給予安撫的力量,陽光明媚的俊臉上卻是一片低沉之色,看向夜莫星的目光掩著厭惡之色,若非場合不對,他直接就要過去把人給轟走。

相較之下,楚家夫婦的神色倒也還好,只是眉頭蹙了蹙,餘光總帶有幾分擔憂地瞥向自個的兒子。

最沒有反應的當屬楚書祺,除了最開始眸光閃動了一下,他神色幾乎不變,聽到姜濤的話,他溫文淺笑,回道:「姜副總客氣了,還是先處理一下眼前這突發情況吧。」

姜濤回以一笑,倒是對這位楚家繼承人多了幾分側目。

這邊,夜莫星原本是挽著蕭翊辰的手臂,一見記者這架勢,立即反應迅速地跨前一步,將蕭翊辰護在身後,而楊凡也非常迅敏走上前幾步,用自己高壯的身材將兩人保護在身後。

當日酒店門口的一幕再次重演,但這次蕭翊辰沒有選擇默默地被保護,他側身,從兩人保護的圈子裡走了出來,跨前兩步,倒將夜莫星給護在了身後,神色淡定高冷地面對著有些失控的記者。

「少……辰哥。」楊凡驚叫了一聲,想再次把蕭翊辰護在身後,卻被人拉住了手臂,他側首一看,拉住他的人是夜莫星。

夜莫星對楊凡搖了搖頭,腳步微動,沒有站到蕭翊辰的前面,而是站在他側身的位置,就像只是一個隨行的女伴站在他的身側,陪他一起面對記者,然而這個位置在懂行人的眼中,卻是非常有講究的。

進可攻,退可守,蕭翊辰始終處在她的保護圈中。

楊凡臉上一抹驚色劃過,想來只是湊巧的吧。

記者們見蕭翊辰站了出來,更加雞凍了,拚命地往前擠著,各種犀利的問題一個接一個的拋出來。

眼見場面已經完全失控了,增加的安保人員快速地沖了過來。

這時,只見蕭翊辰緩緩抬起手,做了一個往下壓的動作,詭異的,失控的場面如同就被他按了暫停鍵地安靜了下來。

「不好意思,今晚不接受任何採訪,各位可以讓一讓嗎?」

然後,姜濤和莫楚兩家人就震驚地看著隨著蕭翊辰的眼神掃過,所有的記者都非常聽話地向兩邊散開。

蕭翊辰帶著夜莫星緩緩地他們走來,那些還準備著衝上去控制場面的安保們全都傻呆在原地,一臉茫然地目送著兩人從自己的身邊走過去。

夜莫星挽著蕭翊辰,嘴角噙著笑意,迎著莫楚兩家各懷心思的目光,站在了他們的面前。 「蕭影帝,你這人氣真是越來越火了,看來下回再請你,得出動整個安保公司了,哈哈。」姜濤作為主人家先一步迎了上去,滿臉笑意地調侃著。

相較下之,蕭翊辰就顯得冷淡得多,他只是朝他客氣地伸出手虛握了一下:「姜總,好久不見。」然後將目光送向莫梁鴻和楚東辰,對於這兩位S市的土皇帝,他也了解了不少,但見面卻還是第一次。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這兩家人的神色雖然掩飾得極好,但他依舊能感受到隱晦的不善氣息。姜濤對於蕭翊辰的冷淡也不惱,見他的目光,立即為雙方介紹道:「瞧我,忘記給你們介紹了,蕭影帝,這兩位是莫家莫董賢伉麗,這兩位是楚家楚董賢伉麗,這位是莫少,沈小姐,這是楚少和楚小姐。」又扭頭對莫楚兩家介紹道:「莫董楚董,這位就是蕭翊辰蕭影帝,想必你們沒少在電視上看到他吧!」

「呵呵,就算以前不認識,今天也是見識到了。」楚東辰也笑著調侃,其夫人和楚書祺也笑著點頭,雖然看著可親,但依舊掩不住高人一等的自傲,這不是他們看不起人,只是身為世家的傲氣使然。

楚佳柔則撲閃著大大眼睛,眸光亮晶晶地看著他,柔柔地打著招呼:「蕭影帝,我可喜歡看你的電影了。」

「謝謝,莫董,楚董,久仰。」蕭翊辰依舊只是淡淡地點了下頭,在S市兩大世家家主面前,既沒有惶恐激動,也沒有討好諂媚,氣度淡然,從容有度,不卑不亢。

這不禁讓楚書祺多了幾分側目,主動伸出手去,溫文笑道:「久蕭影帝聞大名,我是楚書祺。」

「你好。」蕭翊辰也禮貌地伸出手與對方握了一下,冷淡的臉上多了抹讚賞,這個楚家的少爺一如傳言,溫文爾雅,有君子之風,不過,閱歷還是太淺,心思雖深卻未能完全隱藏,加以時日,必也是商場上的風雲人物,楚家算是後繼有人。

相較之下,莫家的那位少爺倒顯得喜怒太形於色,那張拉得老長的臉明晃晃地表達著他此刻不爽的心情,時不時刺過來的厭惡目光還真當他是瞎了不成。

不止莫家少爺,就連莫梁鴻和他夫人的神色也很是不對,像是在故意無視他?!

不對,他們不是在針對他,偶爾隱晦瞥過來的眸光也並不是落在他的身上,而是……

蕭翊辰側眸,他家小助理倒是神色正常,一臉的呆樣也不知道又神遊到哪裡去,根本是將眼前這幾個大人物給忽視了個徹底,不像是跟莫家有瓜葛的樣子。

季舒看著近在咫尺的陌生女兒,心頭如同堵著塊錦花似的,難受得她綳不住臉上得體的笑容,腦袋一陣暈眩,身子也隨著晃了晃。

「舒兒。」一直注意著她神色的莫梁鴻臉色一變,及時伸手攬住了她嬌軀,眉宇儘是緊張之色。

「媽媽。」

「舅媽。」

莫陽和身邊的粉紅女孩也就是沈瑤也是嚇了一跳,趕緊護住她的搖搖欲墜的身子。

楚家人也非常緊張關心地圍了過去,姜濤也是被跳了一大跳,這要是莫家的夫人在他們的地盤出了事,問題可是大了。

好在,季舒只是一時氣息不順而已,緩了會神就好,在大家關懷的目光下,揚起優雅而謙然的笑意:「我沒事,讓大家擔心了,抱歉。」說著的時候,目光若有似無地往某個方向飄去,迎上的依舊是一臉淡漠呆然的臉,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平靜淡然,沒有一絲的緊張或擔憂,心頭不禁又堵了起來。

「舒兒。」知妻莫若夫,莫梁鴻見季舒臉色又黯淡慘白了幾分,凌厲而又帶著如淬毒的利箭也往那個方向刺了過去,但很快就又收回目光,抱著季舒滿目心疼而擔憂,扭頭就對姜濤道:「姜總,實在抱歉,我夫人不舒服,今日貴集團慶典只怕不能參加,請待我向明總表示歉意。」

「梁鴻,我沒事。」季舒搖了搖頭,不想因為自己而壞了莫家與盛霆集團的交情,只是她虛弱的聲音卻毫無說服力。

「陽兒,你留下。」莫梁鴻語氣不容違逆,對楚東辰眼神示意了一下,得到他回應后,便又對姜副濤告了聲罪,然後將季舒攬在懷中直接走人,完全將蕭翊辰和夜莫星給無視。

記者們不知道發現什麼事,面面相覷地看著莫家主抱著臉色青白的夫人提前離開,同時感慨莫家主夫妻真是鶼鰈情深,如此重要的宴會,莫家主竟然為了夫人不顧一切離開。

莫陽目送著父母離開,心中十分擔憂母親的身體,但卻不能不留下,這讓他對於罪魁禍首更加深惡痛覺,尤其是見她依舊是一副如同局外人般無動於衷的死樣子,更是恨得牙痒痒。

他就知道這個無情無義的女人就是來克他們莫家的。

「莫陽,別衝動。」

就在他要剋制不住自己情緒的時候,楚書祺及時拉住他的手臂,在他耳邊低聲提醒。

莫陽一下子就清醒過來,還被驚出一身冷汗,如果在這裡,當著所有記者的面鬧開了,豈非趁了她的意,提前將身份公告天下,說不定這就是她今晚出現在這裡的目的,心思簡直太過陰狠,為了當莫家的小姐,連親生母親都能算計的人,畜生都不如。

「哼。」莫陽暗哼一聲,很快收斂了情緒,楚書祺暗鬆了口氣,他也怕莫陽一時衝動會壞了事,趕緊沖自個的父親使了個眼色。

楚東辰會意,笑呵呵地打著圓場道:「姜總,梁鴻兄夫妻情深,望勿怪罪,咱們還是快些進去吧。」

姜濤雖不知其中事,但也是看出來莫夫人突然發病跟蕭翊辰和他的助理有些關係,趕緊順勢將人直接往酒店裡面引,就怕再出什麼事,別以為他剛才沒見莫家公子那一副想殺人的表情。

蕭翊辰和夜莫星落後在後面,與前頭幾個人之前無形中如隔著一道鴻溝。

「你跟莫夫人認識?」蕭翊辰低聲在夜莫星的耳邊問道,雖然她神色一直淡漠,但在莫夫人倒下的瞬間,他分明感到她腳步向前移動了一下,還有莫家父子看向她的眼神……那是恨不得直接將她從這世間給抹殺掉。

夜莫星抬眸,目光盯著前面,也不知道是在看那幾個的背影,還是在放空,半響,她嘴角微微動了動,卻沒有開口,只是搖了搖頭。 盛霆集團的周年慶宴會就在思立頓國際酒店的頂層舉行,政商雲集,觥籌交錯。

柳霎瀾端著紅酒陪同在上官煜身邊,不停地有人過來敬酒,這些人都是商場上的老闆精英,她一個影后看著名頭大,卻沒有一個是她可以得罪,即便有人目光不規距,她也只能忍著,還得從容得體地回應。

好在,在上官煜面前,還沒有幾個人敢多加放肆,但是她卻很明白,上官煜護著她,不過是這些人還不夠格而已,只要利益能夠讓他動心,她將會被毫不猶豫地推出去。

柳霎瀾的心不在焉被上官煜看在眼中,他一手斜插在褲袋,右手搖曳著手中的紅酒杯,嘴角一抹邪肆笑意勾起:「我剛剛收到外面傳來的一個消息,蕭翊辰來了。」

柳霎瀾手中的酒杯劇烈晃動了一下,垂著眼眸故作淡定地抿了一口紅酒,淺笑道:「作為盛霆集團的品牌代言人,他會出席並不奇怪。」

「你猜,他帶來的女伴是誰?」上官煜桃花眼挑起,笑得越發地邪氣惡劣。

「誰,誰?」柳霎瀾臉上得體的笑容猛地僵住,蕭翊辰真的帶了女伴?他拒絕了她,卻打破舊例帶了其他女伴出場?是誰?腦海里不期然地撞進一個畫面,立即又被她搖頭否訣,不過是一個小助理而已,怎麼可能?

「或許你已經猜到了。」上官煜看著她瞬間慘白的臉,滿意地笑得更為邪惡,他就喜歡看著別人痛苦,越痛苦,他就越開心。

「什麼事讓三少笑得這麼開心?」

「當然是好事。」

上官煜轉頭與正走過來南宮俊楓碰了碰杯,接著朝他身邊的女伴夏雲彤恭賀道:「夏小姐,恭喜你再奪視后。」

夏雲彤揚眸淺笑,不卑不亢回道:「謝謝,希望以後有機會能跟柳老師多多學習。」

「夏小姐演繹的《長安風雲》,我看了,角色把握得很准,演得入木三分,很不錯。」柳霎瀾瞬間就強制壓下心頭繁亂的心緒,面上揚起的笑容無懈可擊,但那目光還是頻頻往大廳門口瞥過去。

「謝謝。」夏雲彤頷首微笑,心下卻有些不悅,素聞柳影后舉止得體,做事圓滑,喜歡提拔晚輩,但她這話說得卻有些太過生硬,而且其實演員最忌諱的便是演這個字,演得再好也只是演,她得獎的評語是自然無痕,可在柳霎瀾這邊卻得了個演得入木三分的評價。

南宮俊楓目光在柳霎瀾的身上流連了一下,有心提起話題道:「方才聽你們提起蕭翊辰,怎麼?今晚他也會出席?看來還是明霆昊的面子大,上次我集團旗下公司上市,都請不動這尊大佛。」似笑非笑的語氣帶著嘲弄,這是把蕭翊辰給記恨上了。

「何止是來了,還帶來了女伴,吶,說曹操曹操就到。」上官煜揚了揚手下巴,目光落在了大廳門口,原本漫不經心的眸光忽而定住了,臉上邪魅的笑容也凝滯住。

順著他的話,南宮俊楓和夏雲彤轉身看過去,頓時也呆住了,柳霎瀾更不用說了,如果不是強大的自制力,此刻她手中的酒杯早已拿不住了。

上官煜和南宮俊楓皆是這場宴會上的重點人物,他們的一舉一動皆被人時時關注著,此刻他們的異樣也自然被有人心看在眼中,順著他們的目光也投射向大廳門口。

一時,全場死寂,無數雙目光凝視向同一個方向。

在那裡,S市兩大世家楚家和莫家閃亮登場,正確的劇本該是萬眾矚目,所有的名流貴紳紛紛上前寒暄套近乎。

現實卻是沒有劇本,處處充滿著驚喜。

全場的目光皆不受控制地落在那稍後一步,一黑一白兩道絕世身影身上,尤其是一襲黑色西裝的蕭翊辰,甫一亮相,不僅是在場的女嘉賓,就算是男嘉賓也深陷在他的盛世美顏之下。

「那人是誰?S市什麼時候有這號人物?」

「李總,你剛回國可能不知道,他就是那個國民影帝蕭翊辰。」

「哦?不就是一個明星而已,倒是好大的氣魄,敢跟莫楚兩家站一起,看這氣勢還以為又是一個跟明霆昊一樣的黑馬。」

「李總,這個蕭翊辰可不能當一個普通明星對待,以他現在的國民號召力,商業價值不可估量,就算是國內百強企業都不一定能請到他當代言人。」

「呵呵,商業價值再高,也得靠咱們的錢捧著,咋地還讓這些戲子侍寵而驕了。」

「李總說得對,不過這個蕭翊辰長得還真不錯,比女人還漂亮,嘿嘿。」

「王董這是看中了人?我呢倒不好這口,倒是他身邊那個女伴更有味道,雖然長相普通了點,不過勝在氣質,一身西服在這滿場的女人中別有一番禁慾的味道。」

……

「這不是那個蕭翊辰嗎?好大的面子,姜濤都親自出去迎接。」

「蕭翊辰一個小明星哪來那麼大的面子,我看姜濤迎接是他身邊的楚東辰。」

「莫楚兩家向來一體,楚東辰夫婦還有子女都來了,莫家怎麼就來了一個毛頭小子?」

「聽說剛才在酒店門口出了點事,莫梁鴻的妻子昏倒了,所以提前離開了。」

……

「啊,他就是那個國民男神蕭翊辰嗎?好帥好俊啊,跟他比起來,那些自以為帥氣的公子哥跟豬頭簡直沒什麼兩樣。」

「是他是他,他就是我夢中的白馬王子,不僅帥,而且超有氣質,可是,挽著他的那個女人是誰啊?真討厭。」

「就是就是,一看就是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盛霆集團的周年慶,這麼高級的宴會,居然穿得不男不女,丟臉。」

「天啊,她臉上戴的是什麼鬼?Copy高中教導主任嗎?」

「這種低賤女人整天想著攀龍附鳳,一定是故意穿成這樣引人注意,勾搭有錢人,沒見那邊幾個老色鬼眼都看直了嗎?」

……

竊竊的私語在宴廳里悄悄響了起來,別以為上流社會的宴會來的都是有素質的人,這其中的齷齪不比娛樂圈要乾淨多少,不過是光鮮的外在將其掩蓋了而已。

夜莫星耳力極好,她淡漠的目光淡若無痕地掃過不遠處站在一起的四個中年男子,和相距不遠的幾個穿著漂亮禮裙的千金小姐堆,幽暗的光芒從她們極具突顯身材的禮裙上掠過。

收回目光,垂下目光看了一眼身上穿著的小西服,抬起右手撫了撫左袖上的寶石扣,夜莫星微轉過頭,眸光掠過與她穿著同款不同色西服的蕭翊辰,不禁低聲輕語問道:「為什麼給我選這套西服?」難道真把她當男的不成?

蕭翊辰轉過頭,對上她那雙幽暗深邃的黑瞳,眸光輕盪,緩緩地輕吐出兩個字道:「嚴實。」 嚴實?

夜莫星額頭滑下三道黑線。

敢情她家的影帝大人還是個頑固老封建?

低下頭看了一眼這一身小西服,確實夠嚴實的,連雙腿都嚴實地包裹在小皮鞋裡。

夜莫星突然就明白過來,之前試穿的那套紫色禮裙,她分明從他的眼中看到了驚艷,為什麼後來又說難看。

難看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露。

露了鎖骨和雙臂,所以老封建的影帝大人覺得傷風敗俗,難看了?

一眼掃過場上各種露腰露胸的,她又恍然明白了一件事,為什麼一大把年紀的影帝大人在美女如雲的娛樂圈能潔身自好,因為在他眼中,全他丫的都是傷風敗俗的不正經。

看著夜莫星一臉雷劈的呆樣,蕭翊辰心情大好地勾了勾嘴角,精緻眉眼彎起,不禁舉起手點了下她挺翹的鼻子:「獃子。」

於是,某獃子又呆愣住了,大庭廣眾之下,這個親昵的舉動又得給她拉來多大的仇恨啊!

從酒店門口開始,楚佳柔的餘光幾乎就沒有離開過蕭翊辰,越看心中越是喜歡,恨不得挽著他的人是自己,此刻看著自己看中的男人居然對一個不男不女做出這麼親密的動作,兩人還一直昵喁私語,氣得她都要控制不住衝過去,將人撕碎的衝動。

賤人賤人,長成這個醜樣還有臉勾引她看中的男人,看她不把她那張醜臉徹底毀掉不可。

楚佳柔落在夜莫星臉上的目光如同淬著劇毒,陰狠可怖,哪有一絲柔弱的模樣。

「柔兒。」旁邊的楚書祺注意到她情緒不對,低聲喚了一聲,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正好看到夜莫星對著蕭翊辰勾唇淺笑,一時心口如同被撞了一下,莫名覺得很不舒服。

楚佳柔收斂臉上猙獰的表情,瞬間又是一副乖巧柔弱的模樣,只是那眼角的餘光還是時不時瞥了過去。

夜莫星感應何其敏銳,在一道道嫉恨的目光中精準地捕抓到不一樣的怨毒,她轉眸看過去,正好看到楚佳柔變幻的臉色,不甚在意地將目光收回,途中不期然與另一雙溫和的目光對上。

楚書祺也沒想對方會正好看過來,措不及防的四目相對讓他有瞬間的狼狽,但也不過是一瞬即逝,他嘴角噙著溫和的笑意,朝她點了點頭,禮貌而疏離,沒有如莫楚兩家其他人般對她明確地表示著排斥和不喜。

夜莫星只是深深看了一眼,就欲收回目光,一道厭惡而凌厲的目光卻在這時狠狠地刺向她,她眸光輕移,不無意外地映著莫陽那張與她有三分相似的臉,那張臉此刻陰沉如墨,嘴唇動了動,發出幾個無聲的音節。

淡淡地收回目光,夜莫星看得明白,他無聲說的三個字分明是:滾遠點。

蕭翊辰第一時間就注意到夜莫星情緒微妙的變化,眼眸眯了眯,往楚書祺和莫陽那邊掃了一眼,眼底淡藍暗光掠過,直接越過他們,舉步朝著廳內走去,不欲與他們再走在一塊。

他的舉動讓在場的人皆露出驚訝之色,莫說莫楚兩家,就是姜濤也是在場大多數人討好的對象,你一個小小的影帝,竟敢當眾甩了他們的面子,莫不是傻子不成?

一些看中他『美色』的富商千金小姐不禁露出失望之色,但又捨不得他那張俊臉。

「呵,這個蕭翊辰是被粉絲給捧不知天高地厚了吧,瞧瞧楚東辰的黑臉,呵,這位可不是位心懷多寬廣的主。」南宮俊楓幸災樂禍地笑著道,盯著蕭翊辰的目光裡帶著輕蔑和嫉妒。

「她就是夜莫星?真是聞名不如見面,有意思。」

上官煜沒有接他的話題,手中紅酒搖曳,勾唇低笑,邪肆的目光更多地停留在他身邊的那個女伴身上。

南宮俊楓之前的注意力都在蕭翊辰身上,倒沒怎麼關注他帶來的女伴,此刻轉眼看過去,嫌棄冷笑:「就這貨色?又土又丑。」

接著,轉眼看著上官煜還盯著人家瞧,眼裡掠過抹輕視的光芒,面上卻是調笑道:「怎麼,三少看上這女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重口味了?小心柳大美女吃醋哦。」邊說著,那目光別有意味地看向柳霎瀾,卻發現人家根本沒注意他們在說什麼,那雙漂亮的眼睛失魂地直盯著蕭翊辰。

這讓他更加氣恨不已,一個長得跟女人似的戲子,他堂堂南宮家的二少爺,輕輕動下手指就能讓他在娛樂圈再也混不下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