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再用強,把這個漂亮的李玉玲,給上了呢?

要是自己運氣好,這個李玉玲要是純陰之體,那自己不是撿到寶了么?

幾個高手看出了周星星的不喜,他們心中當然也明白周星星看上了李玉玲。

換做是他們,這會也不希望出現大燈泡攪局的。

為了表現自己,討好周星星,這幾人頓時對李玉玲變臉了。

一人對著李玉玲怒喝,「該死的李玉玲,前輩看上了你,是你的榮幸,你怎麼還要拒絕前輩的好意么?」

又一人對著李玉玲,大怒道:「李玉玲,你難道忘記剛才,是前輩救了你的性命么?你怎麼不知道知恩圖報?你的良心呢?」

又一人喝道:「李玉玲,如果不是前輩救你,你現在都被大海象抓住,給大海象生小海象去了,你怎麼不知好歹?」 李玉玲看著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幾個戰友,頓時氣的臉色慘白,罵道:

「你們這些混蛋,你們這是落井下石么?」

一個高手怒道:「李玉玲,我們不是落井下石,我們是在實話實說。」

「對,我們是和你講道理。李玉玲,做人要有良心的對不對?你摸著良心說說,你現在是不是應該報答前輩的救命之恩?」

「李玉玲,前輩剛才救了你的性命,也不計較你對前輩的冒犯之罪,你為什麼不懂得感恩呢?」

「不錯,李玉玲你要知道,其實以前輩的實力,是可以不徵求你的意見的。」

「對,我們也可以當做看不見。」

「前輩,這李玉玲不識好歹,請前輩狠狠的責罰她吧。我們去四周巡查一下,有沒有其它的大海妖存在。」

這幾個高手,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話都向著周星星,把李玉玲氣的半死。

說完,這幾個高手,立刻走了。

他們可是不敢留下來,耽誤周星星的炮妞美事。

否則惹急了周星星,他們幾個全部都要完蛋。

而且這幾人,說是出去巡查海妖的跡象,實際上在四面八方,十幾里的地方,圍住李玉玲逃走的各個方向。

李玉玲一看,這下完蛋了。

「嗚嗚……」

李玉玲抱著肩膀,居然委屈的哭了起來。

周星星一看,頓時皺眉,氣道:「我擦,小妞,你哭什麼啊?小爺又沒有說,非要強迫你。」

李玉玲一聽,頓時大喜,眼淚汪汪的道:「啊,前輩,您真的願意放過晚輩么?」

周星星點頭,「嗯,是可以放過你,但是你要老老實實的回答我一個問題。」

「否則你是知道結果的。」

李玉玲大喜,急道:「前輩,我一定會如實回答您的問題的。絕不欺瞞!」

文娛從旅行開始 周星星點頭,「我就問你一句話,你是不是純陰之體?」

「這……」

李玉玲頓時驚訝,沒想到周星星問的這樣讓人難以啟齒。

周星星看著臉色羞紅的李玉玲,又追問道:「說啊,你到底是不是純陰之體啊?」

「前輩,我也不知道,什麼事純陰之體啊,我怎麼告訴你啊?」李玉玲臉色嬌羞的說道。

周星星點頭,壞壞的一笑,道:「這樣啊,那你就不要怪我了,我們必須試試,才知道你是不是純陰之體了。」

「試試?」李玉玲驚呆的看著周星星。

「不錯,就是試試。」

「可是前輩,這個怎麼試試啊?」

「當然就是我們在一起試試了。」

「嗚嗚……前輩,你還是不肯放過晚輩么?」李玉玲又哭了。

而且這次哭的更加傷心了。

周星星一看,得了,今天別試了。

就是見不得女人哭鼻子。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小爺最煩女人一哭二鬧三上吊。」

周星星氣道。

李玉玲眼淚汪汪的,很是懷疑周星星的話。

她感覺這個前輩有點怪!

周星星嘆道,「其實呢,我不是好色的男人,我也不想隨隨便便,和女人在一起,試試的。」

「但是你不知道,又一個可恨的傢伙,給我找了這個九陰絕脈的身體,我必須找到九個純陰之體的女人,才能解開體內的九陰絕脈。」

「我這樣說,你懂了么?」

周星星廢了一堆吐沫星子,解釋自己其實是一個好男人。

李玉玲眼淚汪汪的點頭,似懂非懂的,還是抱著肩膀,生怕周星星欺負她。

周星星氣道,「算了,你走吧,小爺不差你這一個美人了。」

「啊,前輩,您真的讓我走?」李玉玲很是驚訝。

周星星瞪著眼睛,怒道:「你再不走,信不信我對你霸王硬上弓?」

「啊……」

李玉玲嚇得一聲尖叫,撒丫子就跑,片刻就跑沒影了。

幾個高手回來,都是小心翼翼的候著,生怕周星星翻臉無情。

「你們幹嘛不走?」周星星怒道。

「前輩,我們打算跟著您。因為我們對您的崇拜之情,猶如這滔滔海水,連綿不絕……」一個高手拍馬屁的笑道。

周星星一愣,「我靠,你是不是也是穿越來的,你怎麼知道星爺我的台詞?」

這人嘿嘿傻笑的連忙擺手,「前輩,你開什麼玩笑,小的聽不懂啊。」

周星星怒道,「管你聽懂聽不懂的,趕緊都滾蛋吧。」

這幾人賴著不走,圍著周星星,獻殷勤的道:「啊,前輩,您看看,您這樣的高手,身邊沒有幾個小弟怎麼可以呢?」

「是啊,前輩,就讓我們給你做小弟吧。不管是殺人放火,還是搶女人,我們兄弟都很在行的。」

「對,前輩,我們願意為你效犬馬之勞。」

「前輩,請你收下我們的膝蓋吧。」

這幾個高手,頓時跪在周星星的身前,排成了一排,很是聽話的模樣。

周星星得意的一笑,心說有幾個這樣的小弟,也是不錯。

「好吧,就暫時收下你們七個,看你們以後的表現吧。」

七人頓時大喜。

「前輩,我叫張霖。」

「我叫馬海滔。」

『我叫馮亮。」

「前輩,我叫王志祥。」

「前輩……」

周星星一擺手,止住了七人的介紹,喝道:「以後你們就叫七匹狼好了。」

「按照大狼,二狼,三狼,四狼……這樣叫下去。」

至於你們誰是大狼,誰是七狼,就按照修為排名吧。

七人高興的點頭,也不敢違抗周星星的命令。

最後叫馮亮的戰鬥力最高,所以馮亮成為了大狼。王志祥戰鬥力在七人里最差,成為了七狼。

這一下周星星心裡美了。

身邊帶著七匹狼,也可以出去裝逼了。

難能可貴的是,從剛才的事情,可以看出來,這七匹狼,都是不要臉的壞蛋。

和李玉玲翻臉,比翻書都快。

為了討好自己,更是要把李玉玲這個曾經的戰友,推進自己的虎口。

可見這七人,都是狠毒之輩。

而且這七人,臉皮很厚,求著自己收下他們。

那就收下他們好了,發揮他們的特長,干一些壞事。然後自己出來做英雄好了。

記得那些修道的半仙們,都是喜歡玩一種遊戲。

就是抓住一些狐狸精,去迷惑凡人,折騰的凡人家不得安寧。

然後凡人們就會花錢,請半仙出手,降服狐狸精。

殊不知,那狐狸精就是半仙們的特意放出去鬧事的。

周星星心裡很美。

以後自己就做周半仙,帶著七匹狼,讓他們為非作歹,禍害那些美女,然後自己出來當英雄。

「嘿嘿……」

周星星高興的竊笑不已。

不過剛才被李玉玲的美色撩撥,周星星體內的洪荒之力,又開始爆發了,急需瀉火。

周星星喝道:「七匹狼,你們在這裡等大爺,不許到處亂走知道么?」

「是,前輩,我等絕對亂走。」

七匹狼都是恭恭敬敬,不敢怠慢。

周星星意念一動,瞬間進入太極圖裡。

先是來到老婆白飛飛的別墅,開始了一場激情的男女大戰。 在太極圖中,白飛飛的別墅里,周星星和白飛飛大戰了一場。

接著,周星星離開白飛飛的別墅,又到了潘新鳳的別墅,和潘新鳳又展開了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

現在潘新鳳已經認命了。

落到周星星的手裡,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

光是她得到的六顆大羅金仙境界的妖獸仙丹,都足夠潘新鳳受用無窮,把修為一直修鍊到大羅金仙的境界了。

周星星大方的沒有和她討要,讓潘新鳳覺得很滿意,所以她沒有什麼不滿足。

現在每次周星星來,她都是努力的滿足周星星。

並且雖然白飛飛和潘新鳳,都是在太極圖的陽界里。

但是在周星星這個主人的控制下,九個仙玉蓋成的別墅,都存在獨立的空間,就好像九宮陣一樣,彼此隔離,不知道對方的存在。

幾個時辰后,周星星再次出來,臉上洋溢著幸福之色。

七匹狼內心驚訝無比,原來這個前輩還有逆天的仙寶,來去無蹤,不知道周星星剛才去了哪裡。

「你們身上,都有十枚妖丹了么?」周星星問道。

「是的前輩,我們身上都有十多枚妖丹,但是沒有元嬰級別的妖丹。」

周星星點頭,算計了一下時間,來不及給這七匹狼獵殺海妖了。

畢竟東海太大,不知道去哪裡找元嬰級別的海妖。

除非直接去方丈山!

哪裡現在可是被強大的妖族佔領,周星星也不想單槍匹馬的去招惹妖族。

「好了,既然你們都有妖丹了,我們就回去吧。」

七人不敢有異議,跟著周星星,駕馭飛劍,幾天後回到了玄天派。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