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星空外,戰無命驀然心頭一動,睜開了眼睛,目光投向遙遠的莫天神域的方向,剛才那一瞬間,他感覺到一股異常的波動,來自噬神蟲母的元魂之波。

「萬神之眼打開了嗎?竟然在聖山上……」戰無命自語。

「咔、咔……」戰無命感覺自己身上彷彿有一層層胎膜緩緩裂開,而後如同膜衣般被剝落。原本健壯的身體消瘦了幾分,肌肉的梭角已經不那麼分明,原本古銅色的皮膚白皙了不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鬆。

戰無命長身而起,身形卻隨著這輕輕的動作,一下子衝進了雲霄之中。驚訝的戰無命身形猛然一沉,他的身體有如流星般墜落大地,不過只濺起一點塵埃,戰無命看了看雙手,又抬起腳看了看,苦笑道:「嗯……好不習慣這力量!」

「好堅硬的大藤木!」戰無命伸手撫了一下腳下的大地,他剛才那般沉重地墜落,竟然只驚起了一點塵埃,並未在地上留下什麼痕迹,不由讚歎了一聲。這就是古神一族的祖地,無比廣闊,根本就看不到邊際,他現在所在的地方是巨樹之頂,在一棵巨樹上一個微不足道的鳥巢中。

戰無命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麼鳥巢,像是一片巨大的山谷,交錯的山石與巨龍般粗大的藤木交織成一個巨大的窩,無數年來不知道積下了多少灰塵,以至於這個巨大的鳥巢下面的縫隙已經被塵埃填滿,如同一個下陷的山谷。

戰無命隨著古風一起來到這片祖地,一棵立於無盡星空的巨樹上,那有如星辰一般巨大的遠古巨人,就像是這棵巨樹上的一個微不足道的葉芽兒,在樹榦上奔跑,有如螞蟻一般……

戰無命見過最大的樹木便是他氣海中的混沌神樹,可是那只是氣海星空中一道並非完全真實的虛影而已,它確實擁有可能吞噬混沌元力的能力,甚至可以吸收一切能量使它的狀態不斷進化,無數的根須紮根於虛空,就如是一方宇宙的無上之王。

當戰無命親眼見到古神祖地時,他感覺,眼前這棵大到無法形容的大樹,就是真實的混沌神樹,只是,這棵巨樹的生機並不明顯,彷彿陷入了沉睡,木葉凋零,巨樹的枝杈橫貫星空,四周並無一顆星辰,如同一個捕食的黑洞,將它周圍星空的星辰吞噬了,只剩下孤獨而死寂的巨樹,沒有生靈,一個個橫於枝杈的巨大鳥巢中也無棲客。

當古風帶著他們返回這片祖地的時候,古風哭了,像孩子一樣哭了,沒有人知道為了什麼,也沒有人能安慰他。

後來古風與戰無命講,這棵大樹,不只是古神一族的祖地,還是鯤鵬曾經築巢之地,在太古,甚至更加久遠的時代,神界的天地依然一片混沌,古神一族便存在,他們棲息在這棵巨大的樹上,一葉一世界,這裡有許多混沌生靈……

後來,這裡成了荒最先侵蝕的地放,於是古神一族才與神界的神修們聯手一起對抗荒。荒被鎮壓了,他們的祖地也失去了生機,可是畢竟這巨大的混沌樹有無法想象的強大生機,於是,它陷入了沉睡。

有人說,古祖在最後的時候,帶走了混沌神樹的一粒種子。或許只有等到那顆種子成長起來,才能喚起這棵混沌神樹的生機。只是混沌神樹的種子在何方,沒有人知道。

戰無命聽了古風的陳述之後,心頭升起莫名的異樣,他與古神一族只怕早就註定了因果,並不是因為在蘇神星域的時候喚醒了蘇神,那顆被古祖帶走的種子,就在他的氣海星空,而且已生根成長,只是,還遠沒有眼前這棵混沌神樹的規模,但已經初具氣象。

成長起來的混沌神樹是他氣海星空的支柱,他也無法取出,否則他氣海星空必然會崩潰,後果無法想象。

古風找到一枚巨蛋,不知道是什麼來歷,他將戰無命塞了進去,讓他盡數吸收其中的精華后再出關,說這是每一位祖的洗禮,唯有在古神一族擁有極高地位的人才擁有洗禮的機會。其他古神,則被古風直接丟入混沌神樹的樹洞。

樹洞中,不知道積留了多少年的液體,對古神那巨大的形體來說,像是一片無邊的汪洋。他們在樹洞中不斷地吸收著海洋一般的樹液。

至於那究竟是什麼樹液,戰無命也不清楚,但也知道不是普通寶貝。

如果不是因為戰無命發現古神一族的祖地就在混沌神樹上,戰無命早就返回莫天神域了。正因為發現古神的祖地是真正的混沌神樹,處於無盡混沌星空中的一棵擁有比整個神界歲月更加悠久的萬古第一樹,戰無命在這裡多待了些時日,連莫天機的婚禮都錯過了。 對於混沌神樹這種無比特殊的生命,它對於整個神界億萬生靈,都極度神秘的。混沌神樹似乎與神界不在同一個層面上。這棵巨樹就是一個獨.立的宇宙,不與神界的五方大世界關聯。傳說古神就是由混沌神樹孕育出來的生靈,混沌神樹,就是古神之母……

在混沌神樹上,戰無命不斷吸收那顆古怪的巨蛋中的能量,感應著自己氣海星空中那棵混沌神樹不斷蛻變,在吸收這片世界極為特殊的天地規則。最讓戰無命驚訝的是,他甚至感受到這棵近乎死寂的混沌神樹有一股莫名的生機在體內流淌,只是混沌神樹實在是太大了,不知道多少光年,這股生機想要從根部流淌到樹頂,需要很長時間。

這就像是開始抽出第一枝春芽的枯木,只要有第一枝春芽抽出來,它必然會重新煥發出勃勃生機,只是或遲或早的問題。

「祖……」戰無命身上的那層皮膜破碎,彷彿新生了一般,他一破殼,古風便感應到了。迅速自不遠處的枝頭奔跑而至。

「嗯,你沒有閉關嗎?」戰無命看到古風的時候心頭升起一絲溫暖,淡淡地問道。

「祖地沉睡,其中的能量只能留給新的祖人成長,古風需要的能量太龐大,因此,古風不敢亂用!」古風有些尷尬地道,不過臉上卻滿是喜悅。

他捨不得使用混沌神樹中的混沌本源,那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有巨大的吸引力,但是吸收這些混沌本源,與讓他重新獲得數十萬,甚至是數百萬新的族人比起來,又是何等微不足道的事。

這無數年來,他已經孤獨怕了,整個古神一族,就只剩下他一人,連繁衍後代都無法做到,古神雖然壽元悠長,比起那些遠古巨龍一族更加悠長,但終究還是會有死亡的那一天,畢竟古神的強大是肉身,而不是其修行的本源和神通,這是天地規則對古神一族的公平。

他擁有著讓神修無比羨慕的天生強大和無與倫比的天賦,但是,古神卻難像神修們一樣,擁有幾乎無盡的生命,而且其繁衍的速度和成長的速度也同樣緩慢,這也限制了古神一族的繁榮昌盛。

雖然古神一族的個體無比強大,但幾乎在太古與荒之戰中滅絕,像古風這種僥倖存留下來的,也只能享受漫長的孤獨,這種孤獨讓古風寧願選擇將自己封印並陷入沉睡,也不願意醒著享受那無解的寂寞。

戰無命帶來了古神一族的希望,讓他重新擁有數百萬族人,從此,他再也不會孤寂,再也不會覺得生無可戀……所以,他寧可將所有的能量全部拿來讓這些新生的族人成長,讓他們成為古神一族未來的希望!

「混沌本源這無數年來不知道積累了多少,就算是你用一些,也不影響!」戰無命心中震動,雖然他無法體會古風的心情,但是卻能理解古風的想法。

「我已經到了快要突破的邊緣,並不需要借且神樹的混沌本源,用不了多久,也能突破的。」古風笑了笑道。

「你給我的是什麼鳥蛋?」戰無命想了想問道,這顆蛋中的神能本源,比起混沌本源還要精純,竟然讓他直接突破了六星神體,點亮了第七顆古神之星。

不僅如此,還讓他的血脈更加精純,同時也讓他的境界直接提升到了神皇巔峰,突破主神階,只是神格上的各種本源還沒有完全融合而已,可是這種融合已經進入了某種無阻的境地,彷彿已經沒有什麼隔膜,只要積累足夠,便能輕易突破一般。

畢竟現在他所在的地方,吸收的是無比精純的混沌本源,對於他的混沌大道的感悟有著巨大的刺激和幫助,正是因為在這裡修行,提升的速度太快了,所以,就算是錯過了莫天機的婚禮,也無所謂,反正他知道巫行雲不是省油的燈,必然會讓那場婚禮十分有趣,他又何必操這個心。

「祖,那並非鳥蛋,而是混沌晶果,原本是神樹伴生的一種藤蔓上結出來的果子,這種藤蔓與神樹伴生,後來神樹受創,生機漸斂,於是能生出混沌晶果的藤蔓也漸漸絕跡,晶果再難尋覓。祖你使用的那一顆,是無數年前保留下來的,由於一直存於神樹之內,混沌神元並沒有流失……我看祖已經點亮了七顆神星,想來,混沌晶果已經完全吸收了!」古風笑了笑道。

「哦,混沌晶果,我還以為是這個鳥巢中留下來的什麼鳥蛋呢。」戰無命尷尬地笑了笑道。

「祖,你又說錯了,這根本就不是鳥巢,而是一個樹蟲的巢,我們稱之為神蝮,是一種類似於樹木的牙蟲之類的東西。這麼多年過去了,連這種生命力無比強大的牙蟲也消失了。」古風心頭難過。

戰無命一陣錯愕,有些無語,這片巨大的山谷,都像是一方盆地,居然是一條小牙蟲的巢穴,一個小小的牙蟲居然有如此巨大的身體,果然在這混沌神樹上孕育出來的生命都不同凡響。

「我要先回一趟神土,這裡就交給你了,或許在這裡,他們能接受更好的傳承,希望下次等他們出現的時候,便是古神一族重現太古榮耀之時!」戰無命不多解釋,這段時間在混沌神樹上,他的收穫十分巨大,現在就算是面對流雲之主,他也可以一戰。

在神界,沒幾人能對他造成威脅。那隻混沌之骨此刻已經完整,在古風和混沌神樹的意志下,戰無命將流雲的神魂意識抹去,注入新的意識,打入那只有渾天魔神執念的混沌之骨中,混沌之骨彷彿重新活了過來一般,不僅意識清楚,甚至有太古時的記憶,那縷被注入混沌之骨的神魂與那縷執念已經完整地結合了,戰無命知道了更多太古之後的秘密。

這具混沌之骨果然就是渾天魔神完全成魔之前蛻下的肉身,血肉被渾天魔神拿去重塑了新的身體,只留下一身骨骼,被魔氣污染的骨骼變得漆黑,不過,這無數年來,那魔氣已經消散,可是骨骼的顏色卻再也變不回來。

這對於戰無命來說沒有影響,畢竟,他需要的不是漂亮的骨骼,而是一個強大的助手,那頭玄冥戰虎原本血脈不錯,可是後來一直跟著小藍在魔地,沒有回來,碧眼金睛獸和吞天以及白鵬都交給了顏青青他們,讓他們在太古神墟提升境界。

戰無命回到莫天神域,以吞天和碧眼金睛獸的修為,對他沒有什麼幫助,不如讓它們在太古神墟,那裡有大量的混沌異獸的屍體,通過大量吞噬,他們必然比顏青青他們提升的速度會更快,畢竟他們只要有足夠的能量,有足夠的強大血脈融合,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提升修為。

現在,戰無命身邊還真沒什麼好坐騎,這頭混沌之骨凝出來的新的混沌獸,就算是主神階強者,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它有道器都無法打碎的筋骨,有一位強大的主神階的神魂,還帶著渾天魔神的一些記憶片段,使得它擁有足夠的成長空間和巨大的潛力。

「祖,荒的意志已經蘇醒,只怕神界大亂將起,你一個人過去,恐怕會有危險!」古風有些擔心地道,想了想道:「要不我陪祖一起前去!」

「不必,有混沌陪我一起,我會以暗刺少主的身份前往神土,不會有什麼危險。現在就算是主神階強者,我也並非沒有一戰之力。他們急待成長,我希望你能在這裡將他們都變成強者,古神一族的根基在這裡,你的責任更加重大!」戰無命搖了搖頭笑道。

他有整個暗刺一脈,而且現在他的修為就算打不過,想逃還是沒有問題的,除非是遇上祖神階強者,否則,還真沒有什麼人可以威脅到他,現在,正是他返回莫天神域的最好機會。

那萬神之眼被打開,莫天神域的始祖莫,以及莫天神域的其他絕頂強者,都會前往那萬神之眼探尋寶貝,整個莫天神域不會有什麼人能威脅到他。

如果有可能,他也想進入萬神之眼去看看,或許也能分上一杯羹。他似乎與那萬神之神命存在著某種特殊的因果,如果他能得到那命運輪盤,必然會改變整個神界的格局。

他自巫行雲那裡知道,命運輪盤可不是那麼好得的,萬神之眼開啟,有無數重禁制,只怕沒個幾年,也不見得能深入其中。現在不過是處在啟動過程,莫家那群高手還在等巫女與莫天機神魂共融,引起萬神之眼的共鳴,這才可以開啟通道,但是這種神魂共融又豈是一朝半日能做到的。

莫天神域突然忙碌起來,各城的氣氛變得十分怪異,莫天聖城發生的事已經傳遍了整個神土,許多宗門精銳弟子受損,這些人與莫天神域關係還不錯,怎麼也沒想,去莫天聖城祝賀,居然死了。

歡迎關註:

微信公眾號:魔獸戰神(微信號:txsmmszs)

qq交流群:563600512

魔獸粉絲趕快加入吧。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 莫家雖然解釋那只是一個意外,是被奸人算計了,但難以解開眾人心中的疑惑。莫天神域坦然賠償,也暗中防止有人報復,畢竟並不是所有人的生命都可以用財物賠償得了,原本一些與莫天神域關係很不錯的勢力,也與莫家斷絕關係。

戰無命並沒有直接返回至暗城,至暗城中的一切他都清楚,莫東元體內有噬神蟲卵,通過蟲母,他可以知道莫東元這段時間的安排,所有的一切都是依照他最初的計劃發展,整個神殺團,甚至是整個暗刺一脈都被清洗了一遍。

數月時間,整個神土似乎陷入最黑暗的時期,各種暗殺刺殺,各種破壞……看上去是暗刺一脈在復仇,但實際上,卻是利用這樣的機會將暗刺一脈中不和諧的聲音去掉。

戰無命離開暗刺一脈,也使得暗刺一脈和神殺團中的反對聲平息了許多,這次的復仇行動似乎與這位新任少主關係不大,而是他們發自內心地想給老祖報仇,他們甚至嘲諷莫玄空居然在這種重要的時候退縮。

沒有莫玄空在暗刺一脈發號施令,這些人心中也少了戒備。他們不知道這一切早就是戰無命算計好的,只等莫東元去執行而已。這場席捲整個神土的殺戮,也不只有暗刺一脈的瘋狂,還有巫行雲的密切配合,否則,也不可能有這般效果。

莫玄空回來了……

戰無命的回歸很快便在莫天聖城之中傳開了,這也算得上是給莫天聖城帶來了一股清流。人們對這位當日擾得滿城風雨的莫玄空有著極大的期待。

聖山上,一個巨大的結界將整個山峰完全籠罩在其中,隔絕外人進入。戰無命趕到聖山腳下時,被莫永樂擋住了,莫永樂手中持有聖祖莫的手令,在今後的一年,任何人都不得進入聖山,除非是莫天神域的主神階強者!

戰無命沒有執意進入聖山,關於莫天機婚禮上的事他一回到聖城便有人向他稟報了,他對巫行雲的手段刮目相看,這個傢伙為了達到目的,還真是不擇手段。戰無命雖然也會做很多壞事,可是不會敗壞女人的名節。

萬神之眼,如果沒有主神階修為,進入其中就是祭品,除非是像莫天機這樣擁有特殊血脈傳承的天機之子,要麼就是天命者這種與萬神之神的有著某種因果的人。否則進入其中,會被那符火梵為灰燼,而後成為萬神之眼的能量。

戰無命自然是不會告訴人他就是天命者,始祖莫之所以定一年的時間,不是說在這一年可以找到萬神之眼的秘密,而是這段時間會是一個漫長的血祭和結合的時間,這件事與莫天機與巫女的結合有關。

戰無命聽說是要莫天機與巫女共同誕下一個聖嬰,將二人的命魂和血脈塑造成可以開啟萬神之眼的鑰匙,讓這名聖嬰來開啟這隻萬神之眼。這一年,莫還需要花大量的精力,讓莫天機與巫女的神魂和血脈達到完美,這樣誕出來的聖嬰,會更加強大有效……

聽到這個消息,倒是讓戰無命心中鬆了口氣,雖然此刻那隻萬神之眼已經開始不斷接收血祭之物,但是,離開啟還有不短的時間。利用這段時間,他可以衝擊一下主神。

……

接天樓,戰無命再度光臨,這裡的吃與住,都讓戰無命印象深刻,他與巫行雲的第一次見面也就是在此,所以,聖山無法上去,他就來了接天樓。

「玄空少主……」戰無命現在的身份在聖城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那日在星港,讓整個聖殿的元老會都束手無策,讓大元老莫東澤被罰面壁千年,數位大元老受到牽連,莫玄空的名聲早已以傳遍了聖城的每一個角落。那日在星港看到莫玄空面目的人不在少數。

「嗯,山海閣還在不在?」戰無命看小二迎了上來,淡淡地問道。

小二一怔,掌柜的笑迎迎地迎了上來,笑道:「玄空少主,你上次用的那壽山閣還空著,要不我現在帶你去?」

戰無命瞟了對方一眼,淡淡地道:「很好,那就去那裡吧!」

壽山閣不過是一形狀特殊的山峰,是一片相對較小的空間,不過百十里大。戰無命並不在意,進入壽山閣,他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巫行雲!

戰無命有些意外,巫行雲在聖城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在這風口浪尖上,居然還敢在聖城滯留,他不由有些佩服巫行雲的膽量。不過想想也對,莫天神域的那些老怪物都在聖山之巔,守著萬神之眼,根本沒離開聖山,在聖城,已經沒有什麼人可以威脅到巫行雲。所以,在這聖城反而比較安全。

「沒想到這次玄空兄離開這麼久,聖山上的好戲都沒能親眼看到!」巫行雲看到戰無命,並沒有驚訝,反而笑著為戰無命湛上一杯茶,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巫兄,真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啊,憑一己之力,擾得莫天神域一團糟。」戰無命笑了笑,悠然坐在巫行雲對面。

「這也是戰兄你的謀划啊,如果沒有戰兄相助,行雲根本就不可能這麼順利!」巫行雲不以為然道。

這一系列的事件,確實離不開戰無命的謀划,正是因為戰無命的存在,讓莫心容與巫女之間舊情復燃,從而製造機會。巫行雲相信這一切絕對不是偶然的,巫祖告訴過他,戰無命的身份是天命者,是他未來的貴人。

他並不懷疑,巫祖的卜算之術,世間無雙,即使是莫也無法與之相比,這次聖山上發生的事情,自然也在巫祖的算計中,否則,羅與罡,甚至是道至尊怎會親自前來。這些人都得到了巫的消息,對莫家所謂的尋找巫行雲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刻意在山頂拖住莫,讓巫行雲有足夠的時間離開。

「你找我有何事?」戰無命反問道。

「巫祖,讓我將一件東西交給你。」巫行雲淡然道,掏出一個刻滿了古怪符文的盒子。

「巫祖!」戰無命心中升起了一絲古怪的感覺,巫祖不是失蹤了無數年嗎?難道是假的。

「不錯,巫祖說,這個對你來說或許會有些用處。」巫行雲肯定地道。

「巫祖不是早已失蹤了嗎?」戰無命問出心中的疑惑。

「巫祖確實在很多年前已經不問巫神域之事,在別人眼裡,巫祖確實已經失蹤了,只是對於我來說,他一直存在,否則,我也不可能活到現在!」巫行雲澀然一笑道。

「哦!」巫行雲沒講更多,戰無命自然也不會多問。

巫在他心中是一位與莫天神域始祖同樣神秘而強大的存在,只是這些年巫神域被侵蝕成現在這個樣子,巫氏一脈的高手隕落,巫卻不在意,在外界看來,巫祖早已隕落,沒想到巫一直還活著,聽巫行雲的語氣,這些年一直都是巫在照應他。巫究竟給自己的是什麼東西?倒是讓他心中多了幾許期待。

戰無命神識掃過那個符文,盒子開啟。

「這是什麼?」戰無命一怔,巫行雲也怔了怔,盒子里是一顆古怪的石頭,如同蘋果般大小,漆黑如墨,泛著幽幽的光,沒有半絲靈能波動,卻讓人感覺沉重如山。

「咔……」戰無命放盒子那張石几斷裂開來,那盒子連同那塊石頭一起陷入山石中,彷彿這片大地無法承受其恐怖的重量。

「這是什麼東西?」戰無命心頭升起了一絲古怪的感覺,他突然想到自己空間里那柄黑斧上有一個缺口,眼前這塊石頭與那斧頭的材質十分相似,都漆黑如墨,又沉重如星。這個盒子上原本存在一些符文陣法,可以控制其重量,打開之後,那些法陣似乎失去了作用,才沉了下去。

「我也不清楚這是什麼東西!」巫行雲看戰無命向他望來,苦笑道,「可能是什麼材料吧!這東西好重,我也從未見過。」

戰無命伸手將那塊石頭提起來,這塊小小的石頭,竟然真的沉重如星,石頭旁邊還有一枚玉簡,將玉簡取出來,以神識讀取,他怔住了,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

玉簡中只有一隻血色的眼睛。無比熟悉的血色之眼,彷彿可以洞察九天十地,穿越無盡時空……

看到這隻眼睛,戰無命的心頭升起一種莫名的熟悉之感,不錯,這正是仙界的天道之眼,洞察整個仙界萬物萬靈,守護著整個仙界,最後煉入了他的仙界神山,成為一道強大的器靈。在巫的這枚玉簡中再次看到這隻眼睛,一時間,戰無命心頭升起了無數疑問。

「年輕人,是不是很熟悉,因為它原本就是我的一隻眼睛。很多年前,莫與何算計了我,冥冥之中,我感覺自己的一線生機在於五行道祖的五行道界,於是在重傷之時,將自己的一隻眼睛送入了五行道界,也就是你所說的仙界。所以,我們應該早就就認識……」一縷淡淡的意念傳入戰無命的識海。

歡迎關註:

微信公眾號:魔獸戰神(微信號:txsmmszs)

qq交流群:563600512

魔獸粉絲趕快加入吧。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

手機請訪問: 戰無命的心頭湧起萬般滋味,那隻眼睛居然是巫祖的眼睛,如此說來,他與巫祖還真是很早就已經認識了。不僅認識,很多次都是因為那隻血眼之助,才讓他化險為夷。若那真是巫祖的意識,那麼巫祖對他還頗有些恩惠。

「你本為天命者,應歷百世劫。此事在當世,唯有我與莫知曉,無數年前,莫便已著手布置此事,因此,你前九十九世皆被奪道果,若第一百世依然被奪,那麼,天命消散,再無輪迴之機,而莫將會得你大道之根,或許能重現太古掌命之神的輝煌。因此,在你最後一世將死之際,我改變了時空的軌跡,讓你重活一世……看來,當年我傾盡所有力量做出的這個決定,是值得的。」巫的聲音里透著一絲欣慰,彷彿這是他做過的最得意的一件事般。

「什麼,是前輩改變了時空的軌跡?」戰無命心頭大震,他知道,自己重活了一世,當年被莫天機奪取道果的時候,一絲天意將他的殘魂帶著穿越了時空,再度落入少年時的身體中,他一直不明白為何會出現這種現象,現在才知道,竟然是巫祖出手,一切因果一下子便清晰了。

「不錯,當年我受傷太重,在五行道界只有一隻眼睛,根本就無法與莫的意志抗衡,一旦我出手次數過多,必然會讓莫發覺,對你我,都將是一場災難。所以,我積蓄了無數紀元的力量,在最後他即將成功的時候,突然出手。在這種就要成功的時候突然失去控制的滋味,莫一定很喜歡……哈哈……」巫祖說到這裡,笑了。

而後又接著道:「在改變了時空軌跡之後,我將五行道界中的天機擾亂,將神界的通道封印,於是莫便再也無法查尋你在五行道界的軌跡,連他送入五行道界的棋子也失去了與他的聯繫,除非是主神階強者出手進入五行道界,但是一旦主神階強者進入五行道界,必然會使得道界崩潰,最後與進入者同歸於盡。主神之下,想從外面進入五行道界,根本就不可能,就算是想要送入一道意識,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即使是送入一位小小的天神,都要讓一位主神階付出巨大的代價方可以做到,送入之人還會受到五行道界的壓制!所以,雖然莫隱約覺得一切似乎不太對,但是他卻難以改變什麼,值得慶幸的是,你沒有讓我失望,甚至比我想的還要好!」

「戰無命謝謝巫祖這些年的照拂!」戰無命誠心地對著那縷神念行了一禮,他知道這縷神念代表了巫祖,雖然沒有什麼攻擊力,但是卻擁有清晰的意識。

「巫祖,晚輩還有一點不明,何為天命者?」戰無命想了想又問。

「這是因為你就是萬神之神『命』的一縷神魂轉世。太古,掌命之神與荒大戰之後,雖然擊敗了荒,但是卻並未能真正將他徹底清除,荒依然有幾塊殘片散落在這方世界,甚至有一縷殘魂寄居於一片神土的大地中,想要徹底滅殺荒的這些殘軀與神魂,必須尋找到荒核,至於荒核是何物,我也不清楚,就連『命』也不見得清楚。傳說,那東西不在這方世界,於是『命』離開之前,將自己的一縷神魂抽出轉世,如果他不能回來,那麼這縷神魂經過百世輪迴之後,便可以擁有完整的自我,或許將來可以重新成為這方世界的掌命之神。這件事只有極少數人知曉,我和莫因為是當年掌命之神的童子,清楚此事。正因為如此,我與莫在關於你的存在的問題上產生了分岐,尤其是在混沌成魔再也無法威脅到莫的時候,莫便開始計劃如何將這一道天命之魂吞噬,他便可以繼承掌命之神的傳承,成為新的掌命之神。由於我反對,他便聯繫了那個賤女人一起暗算我……」巫祖嘆息了一聲。

「我竟然是掌命之神的一縷神魂轉世。」戰無命心中震撼,他一直覺得自己與命之間有著某種聯繫,但是這僅僅是猜測,根本就無法證實。

他相信巫祖不會信口開河,畢竟巫祖的那隻眼曾是整個仙界的天意所在,這些年也是巫祖的意志護著他,甚至在最後一次被莫天機吞噬氣運的時候出手相助,讓整個命運的軌跡得以改變……這一切應該不是假的。

現在他也清楚了,他並非真正的命,不過是命的一縷殘魂,而後經歷百世輪迴之後,才形成了一個全新的生命,一個全新的意識,也許與掌命之神確實存在著莫大的因果聯繫,也是一個完整的個體,但那是因為他經歷了百世,一世一縷魂,百世聚齊,便成了真正完整的自我,也成了莫何兩家眼裡的天命者。

想到莫天神域的那位天機聖子,戰無命不由笑了,看來,這真是一局千萬年的棋,這局棋是莫與巫之間的較量,而自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

在很久之前,自己曾經有些懷疑在自己命運的後面有一隻看不見的推手,將自己的一切,每一步都算得死死的,讓自己九十九世都落下悲慘的命運,只是在最後一次莫天機想要奪取自己的道果時,自己的殘魂穿越之後,命運被改變了。他以為這一切只是個意外,現在看來,這一切不過是因為巫祖撥弄了一下,打斷了莫的算計。

那一次莫天機還是奪走了自己的氣運,但是根本的氣運被時空擾亂,重新輪迴了,這也是為何天機聖子依然是除了自己之外最大的氣運者。原本他覺得自己的命運還在自己掌握之中,可是聽到巫祖的話,戰無命不由苦笑,即使是現在,他依然是在巫和莫兩人對弈下一步步走過來的。

「現在,莫已經進入了萬神之眼,如果他真的打開了萬神之眼,得到了命運輪盤,他會不會真正的繼承掌命之神的能力呢?」戰無命想了想問道。

關於命運輪盤,唯有巫祖最清楚,他也曾是掌命之神的童子。

「莫天機的命魂不純,巫女的血脈同樣不純,這樣的組合,想要完全開啟萬神之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使他有至尊強者相助,只怕一年半載也不能完全打通萬神之眼。聖山上的那隻萬神之眼,其實就是一條被無盡符火填滿的通道,這符火之力,可以焚化萬物,即使是主神階的強者也難以在其中支撐太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