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的人不斷地低聲交流著,言語之間都充滿著對吳天的敬服之意,而在前方坐著的徐珊她們眾女,聽到這些交談之後都紛紛面露笑容。

吳天可是她們的男人,她們以他為傲!

「諸位……」

走上台去,沒有事先準備的座椅,所以吳天就這麼站著,聲音不大,但卻蘊含著真元,十分清晰的回蕩在每個人耳邊,讓在場所有人在瞬間都完全安靜了下來,一雙雙目光靜靜地望著吳天,充滿著期待。

「說真的,其實這次完全是興緻使然!」

吳天環視了一眼眾人,淡淡的道,「原本我以為只有丹陣堂的人才會前來,但沒想到有這麼多!唔……外面還越來越多,幸好本宗的實力還算可以,不會讓人聽不清楚!」

「哈哈……」

略帶著一絲戲謔自嘲的話語,頓時讓在場所有人都紛紛輕笑出聲,也讓他們對吳天這個宗主越發的佩服。

「好了,接下來我們便正式開始吧!」

隨著吳天的話,場內眾人不約而同的安靜了下來,針落可聞。

微微一笑,吳天很滿意自己在宗內的威勢,輕聲道,「諸位都知道,丹藥和陣法是我們修鍊途中不可缺少的存在,但是煉丹師和陣法師卻因為需求太高,所以人數很少,再加上許多人都敝帚自珍,這就導致了如今咱們寰宇界內煉丹師和陣法師越來越稀少,簡直就成了每個勢力的寶貝!」

「相信從之前的經歷中,你們也都或多或少的知道,本宗在煉丹之道和陣法之道上也勉強算是略有成就!」

吳天淡淡的聲音傳開,而下面每個人都十分安靜地聽著,不敢有絲毫打擾。

「而本宗之所以會單獨建立一個丹陣堂,便是想要尋找出一些在煉丹或是布陣方面有過人天資的人物出來加以培養,當然前提是必須要忠於本宗,忠於邪宗!」


「所幸的是,諸位都成功通過了九霄幻心陣以及若蝶安排的一系列考驗,所以對於你們,本宗是無比的信任!」

頓了頓,吳天繼續道,「所以才有了這一次大家一起的聚會!」

「接下來,我先說說關於陣法之道方面……」

「陣法,相信大家都基本上很了解簡單方面的知識了,所以這些我不會說,著重點是說一說本宗對於陣法之道的理解!」

「但是在此之前,卻還不得不提及一個『道』字!」

吳天緩緩說道,「所謂道,人人皆有不同,陣法之道也是如此!眾所周知,陣法離不開三要素,陣基,手法以及控制!」

「這些大家都肯定都了解了,但是在我看來,最重要的只有兩點!」

「其一,布陣,其二,控制!」

「布陣簡單來說,則是需要特殊的手法,再利用所需的材料,再結合天時地利便可成功!」


「而控制,才是我今天想和大家講的!」

「控制,便是對陣法的控制!或是殺陣,或是幻陣,或是迷陣,一切的種種變幻都在布陣之人的控制之中,哪怕是最複雜的陣法,也逃不出這一點!而這一切都要建立在自己對於陣法之道的理解上!」

緊接著吳天便將自己對於陣法之道的部分理解簡單的說了出來,讓在場所有人都不禁陷入了沉思,哪怕是徐珊她們幾女也不例外。

整個廣場內,充盈著吳天的聲音,然而奇怪的是許多人都紛紛低著頭,彷彿進入到了自己的領悟之中,有著一種詭異的靜謐。

足足過去了將近兩個時辰時間,吳天這才將陣法之道的一些簡單領悟講述完畢,而與此同時,所有人都紛紛從各自的沉思中驚醒了過來,雖然或許他們一時間無法完全吸收領悟,但有了今日這一次的講述,相信對他們的將來也必定會有巨大的好處。

場內眾人,哪怕是曾經對陣法之道一無所知的人,此時在吳天那深入淺出的話語中,也都有了許多的領悟!

一個個看向吳天的目光越發充滿著敬意。

試問,哪一個勢力之主會像自己宗主這樣大公無私?

沒有,絕對沒有!

「諸位,接下來,我們再講講煉丹之道!」

吳天能夠感覺出那落在自己身上無數雙眼神中的敬服,微微一笑後繼續開口道,「所謂煉丹,便是將各種材料的藥性融合在一起,成為隨時可以服用的丹藥!」

「關於煉丹,在基礎方面更加尋常了,不過就是材料,火候以及控制,對吧?」

「但我想和你們說,這是錯的!」

吳天說到這裡,猛然一揮手,乾坤鼎便立刻懸浮了出來,與此同時他的身邊也出現了一份煉製七品昊空丹的材料。

「昊空丹,我想大家都應該知道,是七品丹藥中最為難以煉製的一種,沒有之一!」

頓了頓,在眾人有些好奇的目光下,吳天繼續道,「這昊空丹的作用便是讓人能夠很順利的成為宗階,其實它的作用甚至遠遠大於一些八品丹藥!」

「接下來,我會像大家演示一下,我是如何煉製昊空丹的!」

說著,吳天隨手一揮,那一份材料同時進入了乾坤鼎內,而吳天更是不斷的打出蘊蓮手,再結合著赤蓮元炎的涌動,瞬間便讓那乾坤鼎下方火焰炙燒,更讓整個場內的溫度提升了不少。


「不對啊,我們臉蛋都是要按照材料的順序先後加入,並且還需要掌控材料相融度才能夠的,可宗主他竟然一起丟下去了,這是怎麼回事?」

「我看這應該是宗主特殊的煉丹手法!」

「是啊,你們快看,宗主的手上竟然有蓮花般的手訣!」

……下方一句句話語接連出口,而吳天則微微笑著道,「這是本宗的獨門手法,當然我也不會藏私!你們先看看,希望各位能夠有所領悟!」

吳天說到這裡便不再多言,而此時場內眾人也紛紛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吳天和他身前的乾坤鼎上,除了那乾坤鼎內發出的聲音之外,一切都顯得那麼靜謐。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隨著吳天的一聲輕喝,乾坤鼎鼎蓋瞬間打開,一道九彩光芒衝天而起,三顆同樣閃爍著九彩光芒的昊空丹成功出爐,被吳天很快用玉瓶將其收好。

「七品九彩!」

「竟然是七品九彩的昊空丹?我不是看錯了吧?」

「沒看錯,沒看錯!真的是七品九彩!宗主也太了不起了吧,竟然在短短半個時辰內,便煉製出了七品九彩的昊空丹!」

……眾人又是一陣震驚的喧嘩,而吳天卻微微一笑,淡淡的道,「諸位,你們都看到了?」

「是!」

「很好,我想你們肯定有許多想問的地方,不過呢,這是本宗自己的秘密,不能多說!」

吳天的話讓眾人有些失望,不過他卻又很快的繼續道,「但是本宗之前就說過,我不會藏私!」

「十天,本宗給你們十天時間!」

吳天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笑著道,「不管是否是丹陣堂的人,將你們的領悟融入玉簡內交到本宗手中,如果讓本宗滿意了,本宗可以真正的教他一些特殊的煉丹手法,當然一些丹方也可以傳授!」

「是,宗主!」

「宗主,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眾人紛紛興奮不已,尤其是那些本就對煉丹十分痴迷的人,一個個更是狀若瘋狂般的喜悅。

「好了,這件事就先暫時告一段落!記住,本宗只給你們十天的時間!」

吳天頓了頓,繼續道,「接下來,本宗會給你們講述一下本宗自己煉丹的經驗和領悟,但是我希望你們交給我的玉簡中,有的只能是你們自己的,明白么!」

「是!」

在眾人大聲應諾中,吳天將乾坤鼎收好,而後盤膝而坐,陣陣音波傳盪開來,仿若讓人沉迷一般,使得在場所有人都完全被感染了一樣,一個個的閉目細細聽著,說不出的玄妙。

一個字一個字,夾雜著吳天的精神力量蔓延而開,帶著蠱惑人心般的特殊效果,幾乎讓吳天能夠很真切的感受到眾人的情緒。

而徐珊她們此時則雙目放光的望著吳天,有著說不出的絕對愛戀。

這個人,是她們的男人!是她們這一輩子的依託!


為之驕傲,為之自豪!! 這日,距離吳天講述丹陣之道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天的時間……

在這二十多天的前半段中,幾乎當時去聽了吳天講道的人,都紛紛將自己或是關於煉丹,或是關於陣法的領悟都記錄在了玉簡中,也讓吳天花費了這後面的十多天時間細細觀察。

最終,選擇出了兩個在他看來,天資十分不錯的人來繼續教導。

雖然沒有師徒之名,但卻已有了師徒之實,讓這兩人在邪宗內的地位直線提升。

「好了,秦瑤,鄒華,你們都先下去吧,記住好好的修鍊,你們的天資很不錯,希望今後能夠成為我邪宗的頂樑柱,知道么?」

「是,宗主!屬下告退!」

秦瑤是個女人,準確點來說是一個在邪宗晉陞成為地級勢力之後才加入不久的新人,而鄒華則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早已便是邪宗丹陣堂的成員,如今這兩人中,秦瑤適合煉丹,鄒華適合布陣,在領悟力方面遠遠超過其他人,也是吳天決心培養的種子人選!

「少主……」

就在兩人離開不久,吳天忽的站起了身,那赤蓮聖君等六人身披風霜般辛苦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一臉的失望。

如今一個月過去,看著六人的表情,吳天不用多問,也都能夠知道他們此次出去尋找黃煊聖君必定無果。

「少主,我們沒找到三妹!」

赤蓮聖君苦笑了一下,這一個月時間,他們六人分散開來,幾乎將寰宇界的東部和南部都找了一個遍,甚至還聯合起來深入了一端東南的萬獸地域,可始終沒有再次發現任何關於黃煊聖君的蹤跡,甚至好像當初他們齊齊感受到的那種精神波動,就只是錯覺一樣,這不禁讓他們六人都極為失望。

最終,在一個月期限即將到來之時,他們不得不失望而歸。


「大姐,別太擔心了!」

讓六人紛紛坐下后,他親自給他們倒了一杯熱茶,輕聲道,「如果三姐真的出現了,她一定會過來找你們的!我想她是不是有些什麼事情弄得身不由己!」

「我們也是這麼想的!」

赤蓮聖君輕輕點頭,「只是,如果真的有事,三妹她為何不先來找我們,我們七人聯手總比她一人會好很多吧?」

「……」

吳天不知道該說什麼,而那紫雷聖君卻是突然開口道,「大姐,你說三姐會不會出現了什麼意外?」

頓了頓,注意到幾雙落在自己身上略帶寒光的眼神,紫雷聖君急忙說道,「我的意思是說,我們之前一直都處在沉睡狀態,而寰宇界內高手很多,萬一要是三姐在沉睡之時被人打擾,又或者有些人趁著三姐十分虛弱的時候做出什麼不利於她的事情!」

聽著紫雷聖君的話,赤蓮聖君他們的目光都變得有些冷厲。

顯然,這並非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為什麼黃煊聖君在醒轉之後沒有過來找他們?

這很明顯不符合他們之間的約定!

「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了!」

赤蓮聖君苦笑了一下,搖頭嘆道,「先將三妹的事情放在一邊,咱們時刻注意三妹的精神波動便是!」

「嗯!」

其他幾人紛紛點頭,而在此時吳天卻是欲言又止,赤蓮聖君見狀當即笑著道,「少主,有什麼事情你儘管吩咐!」

「呃……我……」

吳天猶豫了一下,緩緩說道,「大姐,如果你們暫時不出去尋找三姐的話,可否幫我照顧一下邪宗!我正打算閉關修鍊一段時間!唔……現在寰宇界內血魔和血魔女時常出沒,我擔心會有什麼危險!」

「呵呵……這個自然沒有任何問題!」

赤蓮聖君毫不猶豫的點頭應道,「我們現在本就是邪宗長老,自然有這個義務了!少主你放心閉關就是,有我們六人在,絕對不會出什麼事情的!」

「嗯!那就多謝了!」

吳天頓時面色一喜,其實在之前他便已經想要閉關了。

兩件事……

第一,嘗試為雪松老哥,寒竹老哥以及梅姐三人煉製九轉陰陽丹,就算不能成功也能夠吸取一些經驗,為下次的煉製打好基礎。其實煉製這種九轉陰陽丹,說真的吳天自己並沒有太大的把握,所幸的是早已準備好的材料還可以讓他幾次練手,不用擔心太過浪費。

第二便是當初在邪宗成為地級勢力的盛大宴會之上,龍玄傳授給他的那種煉製分身的特殊方法,如今吳天已是一階武聖,也達到了這種方法的最低要求。

如果真的能夠讓他將分身煉製出來,那麼不僅實力可以立時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更可以讓他將來的修鍊事半功倍,說不定還能在短時間內得到更大程度的突破!

原本,吳天是打算等萬若蝶從青蒼大陸回來之後再說的,可又想到萬若蝶那麼長一段時間沒有回去了,此次稍微多耽擱一些也並算不得什麼,所以在見到赤蓮聖君他們六人歸來之後,便將照看邪宗的重任交給了他們!

畢竟他們六人,也是吳天能夠絕對信任的人!

…………

密室之中,吳天盤膝而坐,這一次他並沒有先行煉製,而是整個人進入到古井無波的狀態,彷彿一個雕塑一般。

不管是嘗試煉製九轉陰陽丹,還是去煉製那種特殊的分身,吳天都需要保持最佳的精神狀態,否則一旦一個失誤,那麼引起的就肯定是重大的失敗了。

越到後面,失敗越發難以承受!

畢竟消耗的材料太過珍貴了,就算九轉陰陽丹的材料多了不少,可如果一再的浪費,那也絕對不是吳天希望看到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吳天原本微閉的雙眼終於睜了開來,宛如兩道實質般的精芒直射而出,好似連整個密室的空間都有了絲絲的顫動……

「先煉製分身!」

吳天已經打定了主意。

分身擁有和本尊完全等同的實力,換言之,一旦這種特殊分身煉製成功,只要是吳天會的,他也會,甚至還可以擁有自主的思想,只不過一切都要以吳天為主而已!

如果分身能夠煉製出來,那麼再繼續煉製九轉陰陽丹之時,便會輕鬆一些,至少或許在成功率方面會有所提升。

而更主要的是,分身的煉製要比九轉陰陽丹簡單一些。

當即,吳天深吸一口氣,腦海中浮現出龍玄傳給他的煉製方法,一次又一次的不斷重複,讓吳天能夠做到無比熟悉。

之後,吳天隨手一揮,煉製分身的所需材料盡數接連分出,東西很多,甚至好些都是上古才有的稀罕玩意兒,吳天幾乎大部分都只聽聞從未見過,若非有龍玄傳授給他的信息,恐怕吳天根本都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接下來,赤蓮元炎涌動而出,好似在身前形成了一個特殊的赤色火焰圈,將那些材料盡數包圍起來,而後不斷輸出真元,讓赤蓮元炎的火焰始終保持在最強盛的狀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