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劍很無語的看著林凡:「你還要別人活嗎?」

林凡聳肩:「我也無法,很想破鏡,雖說到了我這個境界直到魂游境前,境界提升多帶來的戰力不大,但煉魂境,總比半步煉魂好聽啊,問題,就是破鏡不了,我有何等辦法?」

無劍很想罵林凡幾句,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要知道,煉魂境最重要的是感悟規則,規則感悟得越多越好,越晚破鏡越好,在無盡海域,甚至有這種說法,若有人能常駐煉魂境感悟規則,那麼他日後的成就便是越高。

這說明什麼?

林凡如今這種,可繼續感悟規則,但依舊不破鏡,是何等天緣?

煉魂境,初步感悟規則,運用規則,而到了煉魂巔峰之後,想要破鏡入魂游,則需要合道,合體內大道,成道果,道果現,則神魂游天下,可隔億萬里殺人無形中。

而魂游境的強弱,則是看合體內大道時,修者體內規則的多寡,所以現在如林凡這般,已然領悟十一種大道規則,但依舊沒有破鏡為煉魂的妖孽,已經證明,日後他定然依舊可以橫行魂游境中。

「算了,我們不和非人類聊天,不然很受傷。」李廣搞怪,他捂著胸口,一副很受傷的模樣。

惹來一陣鬨笑。

「走,我們先去那虎威樓飽餐一頓,在去葯神谷。」李廣提議。

只因,在一元聖地時,他就曾聞虎威樓的不凡,據說,這虎威樓,只做虎類妖獸肉,太美味與大補,一直饞著,現在終於有機會。

林凡橫了他一眼,這李廣簡直讓人無語,到了凝元境之後,修者便可長時間不進食,但他一直就好這口腹之慾。

但又怎樣?林凡道:「那就走。」

李廣嘿嘿一笑:「今日可要吃大戶。」

「就怕撐死你。」陳玄東也狠狠瞪了一眼李廣。

隨後幾人向虎威樓而去。

虎威樓很著名,可以說是這猛虎城的代表,有很多饕客不遠億萬里來此,就為了品嘗傳說中的妖虎心。

妖虎心,虎威樓招牌菜,每日只備三份,無論是誰,來晚了的話,虎威樓皆不會在備。

當然,除妖虎心外,還有蛟虎筋,也是極品美味,同樣每日也只備三份。

林凡等人來了,有虎家管事笑眯眯的在外迎接,其實上,當昨日林凡到來之後,虎老太爺便麾下準備好虎威樓的招牌菜品,就等林凡他們品嘗。

「虎老太爺太客氣。」林凡從符戒中掏出一塊極品元石,遞到管事手中,道:「替我向老太爺致意。」

管事連連推脫,若是讓老太爺知曉他收了林凡的東西,他不死也要脫層皮。

林凡笑了笑,既然對方誠心示好,他何必拒接?反倒尷尬,大不了離開的時候,在給老太爺一粒延壽丹便是。

幾人就坐,有美貌侍女上來服飾,各種特色菜品連翻的端上,當然還有用各種妖虎部位浸泡,有各種逆天功效的美酒等也一致上來。

李廣雙眼發光,這些菜品與美酒,不說其他,只是這麼看去,真的是色香味俱全,食指大動。

「果真不凡。」林凡讚歎,看向其中一盤菜品:「若是我所料不差,這當是至少相當於煉魂境的妖虎的虎尾烹飪成的美味,還有這道,至少也是煉魂境虎妖的皮,竟可做成這等菜品,就如果凍般,太誘人。」

有美貌侍女嬌笑:「大人說的不錯,此桌菜品,是老太爺昨夜親自入深山中捕殺妖獸,連夜讓人熬制烹飪而成。」

林凡再次沉默,片刻后道:「虎老太爺有心。」

他已經在心中決定,在去葯神谷的時候,一定要給虎老太爺煉製一枚至少可延壽十年的丹藥,不然這份情,難還。

有虎威樓的管事上來,道:「還有兩道菜品需現做,不然不新鮮,大人可稍坐,我這就去催促,讓他們快些。」

林凡點了點頭,道:「客氣了。」

管事作揖行禮,然後直奔后廚。

這些菜品真的太美,哪怕是青鸞這般討厭肉食的女子,都忍不住多嘗了許多。

而就在他們幾人品嘗美味的時候,虎威樓中,也走入了一群少年,皆頭角崢嶸,氣度非凡,只是這般看去,便知曉,這群人絕對來歷根腳大得嚇死人,若是一般勢力,又豈能出現如此俊傑?

「虎威樓,享譽蠻夷之地,是諸多饕客首選之地,我們在此品嘗一番,在藉此處傳送陣,一路跨域而去。」那日那個儒生模樣的公子哥依舊手中搖晃著摺扇,看向身旁的一個美妙少女。

少女點了點頭:「我也早有聽聞虎威樓不凡,今日便嘗鮮。」

儒生笑了笑:「只要師妹歡喜便好。」

另一人道:「虎威樓的確不凡,但據聞,之所以出名,只因兩道招牌菜,其餘菜品不值一提。」

「的確,早有耳聞,莫非今日孺子兄要破費?」

孺子笑道:「蠻夷之地的菜品,再貴又能貴到哪兒去?何談破費?」

林凡從這群人進入開始,就暗中皺眉,這群人,鐵定是無盡海域來人,只因,列國大陸的頂尖妖孽,盡皆識他。

無劍眼中劍光一閃,他也只是那日露出真容,其餘時候,又恢復了往昔打扮,林凡等也不介意,他傳音:「說話的人名為孺子,儒門殿首徒,旁邊的女子,是掌門之女,名儒歡,孺子一直苦追儒歡,但現在看來,怕是還沒成。」

林凡點了點頭:「裝作看不見。」

李廣等人也點了點頭,本就不識,自己吃自己的,何必管?

而就在他們幾人淺飲時,孺子等人已然在侍女的招待下坐下。

孺子笑著看向儒歡,道:「師妹可有中意菜品嗎?」

儒歡微微皺眉,道:「我從未來過此家,又哪裡知曉什麼菜品?」

孺子尷尬一笑,他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真的很有教養,很含蓄,都恰到好處,他告罪道:「是我沒思慮周全。」

隨後他抬頭,看向侍女,道:「所有菜品,全都上齊。」

且,在說話瞬間,他遞給侍女兩塊極品元石,強調道:「特別是那兩種招牌菜,必不可少。」SG 姜黎仔細的觀察著一一的臉頰,看著那兩道橫紋,禁不住伸出手指摸了上去。

嗯,很涼,很軟……等等,自己的觀察點是不是錯了?摒棄心中的雜念后。

指尖之上浮現出一絲巫力,輕輕的按在那橫紋上,只見那橫紋微微一閃黑光,隨後他指尖的巫力便消失不見。

經此一試姜黎確定了,她的黑暗之力的確是跟自己是同一本源。方才那用來試探的巫力被她橫紋完美的吸收就是最好的解釋。

忽然,正在深思的姜黎感到一陣寒意,手不自覺的動了一下,寒意更盛了。

順著寒意望去,只見一雙冰冷的視線正落在自己手上!

「咳」姜黎乾咳一聲,從一一的臉上將手收了回來。

「以後這些灰霧就送給你玩了,你別在三界釋放那黑霧了。」

一一依舊冷冷的看著姜黎。

姜黎直接無視了一一的目光,這時候一定不能慌!「要不,我給你摸回來?」說完他還作勢把臉湊過去。

「你到底要幹嘛?」本來一一就想靜靜的睡個覺。也不知道這貨是誰,一進來就趕走了自己的黑霧就算了,畢竟他也補償了這個灰霧給自己。

但是這傢伙不僅不走,還摸自己臉,更讓她感到離譜的是這傢伙竟然還讓自己去摸他的臉。

果然男人這種生物好可怕!還是國殤好~可惜國殤不愛搭理自己TT,這讓她淚目~

「你能不能走啊?你好煩哦。」一一看向姜黎的眼神滿是厭惡。

額……這就被討厭了?姜黎還沒想好怎麼把她給拉回正道呢!一開始就沒了好印象,這讓他很難進行後面的說教啊……

「你把三界中的黑霧收了,我就離開。」

「哼」一一併未理睬姜黎的話,而是轉身就欲離去。

「你去哪?」

「沒有你的地方!」

姜黎「……」默默的看著一一逐漸消失的背影,姜黎感嘆「得,還是讓帝俊自己去管吧。」

這事他是真辦不了了,還跟鴻鈞誇下海口說要掰正她呢,搞得現在反而被討厭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姜黎開始走向山的深處,那道門才是他的目標。

原本是來看看這帝雲水的,但是自從發現那扇門后,他馬上就改了主意,帝雲水要見,但是卻已經不是他第一目標了。

那道充滿死亡之氣的門,滿山亡魂的藏身之所!是他現在的目的所在!

不出片刻,姜黎來到了一所斷崖,崖邊有著一塊石碑,在那石碑的後面正是那道死蔭之門!

石碑之上有幾行字,在末尾處還留有一個血手印,鮮血之艷,彷彿就是在上一刻留下的。

「從來有修短,豈敢問蒼天?

見盡人間婦,無如美且賢。

譬令愚者壽,何不假其年?

忍此連城寶,沉埋向歸墟!」

念出石碑上的字,姜黎眉頭緊鎖。

「好悲傷的詩。」又看向那道血印。姜黎蹲下身,撫摸著上面的文字。

那是一種悲傷,無與倫比的悲傷,不知不覺中,他的眼淚已留下。

「荒陵月黑魂歸來,青磷照樹陰飆起」

「誰?」突然響起的聲音讓姜黎一驚。猛地站了起來。

周圍一片寂靜,那聲音仿若不曾出現。

「我流淚了?」感受到臉上的濕潤,姜黎也不知究竟在感傷著什麼。

再次低頭看向那面石碑。

壽不同齊,何敢問蒼天,見過無數女子,沒有誰能比的上她美麗賢惠,天讓愚者長壽,為什麼賢者就不能延年?我的最愛,就這樣沉埋歸墟。

大體的意思就是這樣,姜黎沉默,心中暗道「看來是一個痴情人。」只是不知究竟是何許人。

既然能在死蔭之門前留下這塊石碑,那也說明他是一個大能者,難道是入了這扇門?

現在他對這扇門充滿忌憚,能讓一個如此大能者在這門外留下此詩,足以說明這門后的世界有著難以想象的危險。

姜黎越過石碑,上下打量著石門,整個石門之上只有九顆星辰,從左至右的第二顆星辰還閃著光芒!

「又是這九顆星辰!」這星辰他在乾坤圖裡見過,那頁紙張上就繪製了這九星。

他不知道這九星到底代表著什麼,姜黎站在門前躊躇不定。

突然,那閃著光芒的第二星,發出一道神光直奔姜黎胸膛!

突生變故,讓他猝不及防!體內那原本被壓制住的源心在受到這道光芒照耀后隱隱有突破封印的跡象!

「呃,啊!」姜黎捂著胸口痛苦的叫了出來。

那源心赫然已突破封印,甚至比之前的前進速度還要快!

不出片刻便已經完全融合進了他的心臟!縱然是他使用陰陽二氣也無法制止它們的融合!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