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此,他願意用褚氏集團未來十幾年的權益,留住秦舒。

褚序咬了咬牙,鄭重其事地承諾道:「等巍巍長大成人,有能力接管褚氏之後,你想去哪裡都可以,我們褚家不會幹預你的任何決定。」

說完,他把早已準備好的一支鋼筆遞了過去,目光殷切地看著秦舒:「你要是同意,就在文件最後一頁簽個字,簽完即刻生效,我明天就去集團召開董事會,宣布這個消息。」

秦舒看著身前的文件,以及遞到眼前的鋼筆。

除了動容之外,心情更是難以描述的複雜。

她沒有去接褚序的鋼筆,而是抬眸,目光沉靜地看著他,「褚叔,我想問您一個問題。」

褚序依舊保持著遞鋼筆的動作,「你說。」

秦舒好整以暇地說道:「如果有辦法可以救褚臨沉,但代價是付出整個褚氏集團,您會願意嗎?」

褚序表情有短暫地凝滯,隨即搖頭:「這是不可能的。」

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兒子還能有救。

「我想知道,在您心裡,褚臨沉和褚氏集團比起來,孰輕孰重。」

這很重要。

秦舒在心裡默默補充了一句。

褚序把筆放在了文件上面,整個上身朝身後的椅子里靠去。

這一瞬間,他彷彿蒼老了好幾歲,神情間流露出濃重的悲鬱,「我和露露這一輩子就只有臨沉這麼一個兒子,我們不可能再生養一個這麼大的兒子出來了。他們母子倆是我的全部,別說是付出整個褚氏集團,就算是再貼上我褚序的一條命,我也心甘情願!」

說完,他卻搖頭苦笑,嘆道:「只可惜,就算我想這麼做,也沒用……」

突然,他像是意識到什麼,微微直起背脊,疑惑地看著秦舒,「你問這個做什麼?」

秦舒搖搖頭,「我只是突然有些感慨,想確認一下褚叔您和我是不是有一樣的想法。」

褚序沉默地看著她,短暫地凝視后,收回目光,催促道:「你先簽字吧。」

「好。」

秦舒沒有推辭,拿起鋼筆行雲流水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褚序接過她簽完字的文件,像是了卻了一樁心愿般,鄭重地將文件收進牛皮紙袋裡。

「明天,你跟我一起去趟公司。」

秦舒點點頭,「好。」

她有些欲言又止,最後想了想,又把話咽了回去。

韓夢的事情,還是先不透露了,以免生變。

從褚序的書房裡出來,回房間的路上,秦舒心情有些複雜。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試探出深淺!

嬴季昌清楚,劍仙呂東源以及孔夫子都是張衛子那個層次,甚至於超越張衛子的存在。

要不然,也不會在天魔宗被自己毀滅之後,依舊光明正大的試探自己。

強者的自信。

他們相信,自己能夠改變一切,相信自己絕世強大,更何況就算是在方外之中,他們也是站在絕巔的強者。

坐井觀天。

從方外入世的這些人,雖然在方外橫壓一方,卻也讓他們的眼界不斷地變小,早已經忘記了曾經的太古洪荒的強大的與野蠻。

忘記了人族先祖,篳路藍縷,在一片強敵之中廝殺而出的人族崛起之路。

那可謂是步步鮮血,遍地屍骨。

九鼎結界的存在,雖然庇護了中原人族,卻也讓中原人族失去了那種奮爭的精神。

這是嬴季昌不願意看到的,因為他清楚,在未來,中原人族的凄慘下場。

人族若是不能人人如龍,威壓洪荒,他嬴季昌又如何能夠長生久視,逍遙於天地間。

……..

嬴季昌也沒有在意孔夫子兩人,經過剛才的試探,他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這兩個人不過如此,雖然修為比他高深,但是在戰力之上彼此相仿,甚至於他們還不如自己。

這一刻,他心中有了一個大致的商談範圍,布武中原,不光是需要在自己前赴後繼,他也需要各大勢力的參與。

光靠北涼王府的資源推廣,這樣速度太慢了,此刻的嬴季昌越發的有一種緊迫感,若是沒有確定這是西遊世界,他還會沾沾自喜。

但是,見識到了龜靈的傳承,見識到了最後一位人皇的不甘,對於女媧的質問,嬴季昌就清楚,這個時代太複雜。

只有絕對的實力才能立足。

當他的實力強大到絕巔,才有資格與西方佛主,天庭帝君對話,畢竟在封神之中,強勢如截教,如通天教主都失敗了。

站在泗水岸邊,望著河水奔涌不絕,嬴季昌神念不斷地散發而出,朝著河底深處不斷地滲透而去。

這裡很不凡。

他可是清楚,泗水便是淮水最大的支流。而神話傳說之中的無支祁就被大禹王鎮壓於此。而九鼎亦是大禹王的證道之寶。

一個地方與先賢的牽扯越多,越說明這個地方的不簡單。

一刻鐘之後,嬴季昌的神念越來越深入,已經下達底下數千米,這一刻,神念消耗過度,他感覺到了頭疼欲裂。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動,那就是九鼎的氣息,嬴季昌在函谷關的時候感受過同樣的氣息。

察覺到九鼎的氣息,嬴季昌剛要收回神念,如此恐怖的消耗,繼續下去,就算是嬴季昌也會元氣大傷。

但就在這個時候,沉埋在底下無數年的青銅大鼎,突然一陣旋轉,散發出玄黃之光,朝著嬴季昌的神念籠罩而來。

剎那間,嬴季昌的神念,彷彿在大熱天喝了一口冰鎮西瓜汁十分的舒爽。

這一道玄黃之光在不斷地壯大他的神念,與此同時,嬴季昌與九鼎結界的聯繫更加的緊密,他感覺自己能夠掌控部分九鼎結界了。

一念至此,嬴季昌心下大喜,若是能夠掌控九鼎結界,那麼未來的大戰之中,中原大地便是他的主場。

他的很多算計才有可能成功。

只有掌控了九鼎結界,他對於猴子的一些謀算,方才敢實施,要不然,那些大能一眼就能夠瞪死自己。

這一刻,他確定了另外一尊青銅鼎的位置,一想到這裡,嬴季昌不由得嘴角浮現了一抹微笑,他沒有想到此行,居然還有這樣的收穫。

……..

「這是?」

青銅大鼎之上的玄黃之光消散,但是映入眼帘的卻是一具巨大無比的龍屍。

一頭黑色的龍屍。

鱗甲如刀,散發出金屬光澤,雖然是一具冷冰冰的龍屍,依舊是給人一種霸道,漠視蒼生的威嚴。

「以九鼎之一,鎮壓一具龍屍?」

神念觀察了半響,嬴季昌放才理清楚,這根本就不是以青銅大鼎鎮壓龍屍,而是以九鼎之一吸收黑龍體內的生機,然後滋養新的龍氣。

「重傷垂死?」

觀察到黑龍的樣子,嬴季昌心下大吃一驚:「不,不對,這不是重傷垂死,而是被人鎮封,在等死。」

祖龍,大秦,劉邦,項羽,九鼎,大澤鄉…….

在這一瞬間,嬴季昌想到了很多,只不過,這些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時間無法驗證,但是歷史上這些事情都發生了。

陰謀!

這是嬴季昌的第一個念頭。

而且對方很強大,畢竟敢算計三皇五帝,直接算計大禹王的存在,不是此刻的他能夠面對的,縱然是心中猜測無數,也不得不壓在心底。

中原大地之上,有太多的事情,是他看不透的了,護龍一族,蚩尤一脈,無盡的傳說,,這讓中原大地變得越發的複雜。

甚至於,此刻的他看到的中原,都未必是真正的中原。

收回神念,嬴季昌轉頭淡然一笑,道:「素容,與君上聯繫了么?」

對於他剛才的所見,他不想說出來,此事需要破解,但是還需要時間。

那頭黑龍,還不是一具真正的屍體,正處於彌留之際。

「王上,屬下與青若有過聯繫,君上正在準備明日的相王一事!」

聞言,嬴季昌笑了笑,道:「走吧,與君上會合,明日見一見方外的蓋世強者。」

「諾。」

三個人往回趕,犀首方才朝著嬴季昌,道:「王上,在城外的交手,王上贏了,還是其他兩位贏了?」

對於隔空交手,犀首好奇無比,他心裡清楚,那是自己這一生都未必能夠達到的層次,故而心中的好奇更重了。

「哈哈哈…….」

莞爾一笑,嬴季昌意味深長,道:「之前平局,不管是劍仙呂東源,還是孔夫子都是一代強者,不同凡響。」

「他們此番進入中原大地支持諸國,應該是為了尋求機緣,從而進入更高深的境界。」

「但是,此刻本王雖然不能以一斬二,但是以一敵二不再話下。」

………

。 整個地下室其實探究的差不多了,劉檢查官他們也從地下室裡面離開了。

…………

直播還在繼續。

正在此時,許檢查官宣布他又發現了一個新的線索。

「我發現了一個豎排,說實話,這個其實也不算是私房錢,可是我覺得這個豎排,肯定不像是表面的這麼簡單,這背後肯定還有一些什麼的其他的故事。肯定不一般。」

許檢查官說著,與一邊引導著攝像頭來到了旁邊的一個閑置的倉庫裡面。

他從倉庫裡面把那個豎排給拿了出來。

這個書拍上面是一連串的英文字母。

當然了,除了這些英文字母,旁邊還有一些其他的語言解釋。

這上面正好就有一個解釋,是華夏文字的,叫做什麼:全球糧食聯盟。

「全球糧食聯盟?怎麼會還存在這樣的組織呢?」

「我也沒聽說過啊,莫非是一個什麼聯合國的慈善組織?」

「也不是沒可能,要知道現在很多地區的人民都是生活在貧困之中,連充足的糧食都不能得到保證。」

…………

主持人看著幾個金牌檢查官們,問道:「請問你們有誰是知道這個全球糧食聯盟是做什麼的嗎?」

林晴和劉檢查官都搖搖頭。

即使是發現了這個豎排的許檢查官,也同樣不知道這個豎排到底是做什麼用的。

但是,許檢查官也不在怕的,他看著自己的師父古閻大師,問道:「師父,這個什麼全球糧食聯盟您聽說過的嗎?」

許檢查官很清楚自己的師父見多識廣,一向對於政事和國際局勢都是非常上心的,而且也一直研究多年了,這些東西,師父可能是知道的吧?

許檢查官沒猜錯,古閻大師確實知道這個。

古閻大師點點頭,說道:「我確實是知道這個全球糧食聯盟。」

大家立刻就豎起耳朵,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來了,就等著古閻大師好好的跟他們說道說道這個全球糧食聯盟。

古閻大師深呼吸一口氣,說道:「如果說這個全球糧食聯盟,那要從上世紀的七十年代開始,因為那個年代總有惡劣天氣氣候,很多國家都要面臨糧食緊缺的考驗,也就是在那個時候這個全球糧食聯盟城裡了的。」

主持人問道:「那意思就是說這個全球糧食聯盟,就是為了應對當時的糧食短缺的問題,成立的一個組織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