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未至,熱浪便已經侵襲。

蓋倫是第一個察覺到莉莉雅出現的人,但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火球已經飛來並且就快要擊中龍車了。

多來戈殿下還在龍車中!!

當機立斷,蓋倫跳進龍車,伸手抓住一臉懵逼的多來戈,『唰!』的一個閃現離開了車廂。

而艾爾莎則是在蓋倫行動之前也發現了火球,她沒有等候蓋倫來救援,而是立即開始自救起來。

忍著身上的陣痛,艾爾莎周身冒著黑煙,以鬼魅般的姿態移動著,迅速離開了龍車車廂的位置。

就在此時、、、

嘭!!

火球將龍車車廂和亞龍獸吞噬,亞龍獸在烈焰中無助地嚎叫著,最終悄無聲息。

多來戈原來還有些困意,準備在路上補覺,但此刻他已經完全清醒了。

看著亞龍獸連同車廂被烈火吞噬,他居然覺得有點胃口大開。

emmmmm、、、

亞龍獸的肉(╯▽╰)好香~~,以後有機會嘗嘗吧!

啊~不對!

多來戈悲憤地大喊道:「雷姆給我做的衣服啊!蓋倫!給我弄死她!!」

因為準備補覺,所以多來戈就穿著一身白色秋衣,雷姆給他做的兩身衣服都在龍車車廂里。

多來戈連鞋都沒穿!

蓋倫聽到這話,眼中的殺氣更甚了。

他伸手將多來戈放在地上,然後便舉起大劍做出準備戰鬥的姿勢。

「殿下,您就看好吧!我這就將這個傢伙砍成兩半!」

作為騎士,蓋倫覺得自己剛才並沒有盡到騎士應盡的義務。

時刻不讓主人陷入危機,幫助主人排憂解難。這些蓋倫剛才都沒有做到。

而造成這些的正是眼前這可惡的女巫師!!

一切都是她的鍋!

想到這裡,蓋倫心中的怒氣聚集到極點,他抬腳踏碎地面,一個縱身,朝著莉莉雅沖了過去。

莉莉雅見此,則是非常不屑地笑了笑。

如驕似妻 戰士的衝鋒在她這類法師看來,只是愚蠢送命的舉動。

十幾米的距離,你要是能衝過來,老娘把名字倒過來寫。

剛剛蓋倫救多來戈離開的時候,他和莉莉雅之間隔著龍車,所以莉莉雅並沒有看清楚蓋倫是如何帶著多來戈逃走的。

如果她看到了,那她現在應該會非常後悔自己的輕視。

因為這會讓她丟掉性命。

就像莉莉雅之前說過的那句話,只要準備充足,她可以隨意吊打同階近戰戰士。

但同理,若是準備不充分,她也很容易翻車。

就像現在,莉莉雅抬手念咒,不慌不忙。

在她看來,蓋倫衝過來十幾米距離的時間,足夠她釋放一個含有軟控制能力的魔法。

確實如同她所說,只要跟近戰戰士拉開距離,勝負是顯而易見。

但若是沒跟近戰戰士拉開距離,勝負同樣是顯而易見的。

莉莉雅面帶微笑,曾經的她在這種勝負已定的戰鬥中是非常囂張的,往往會露出那種張狂的大笑來。

但有一次被白衣大人看到之後,他皺了皺眉。

自那之後,莉莉雅的戰鬥便越發地優雅起來。

然而,此刻優雅異常的女巫師,笑容驟然僵在了臉上。

因為原本距離她還有十來米的蓋倫忽然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這是什麼鬼?!!莉莉雅心中大喊。

而現實中的她已經被蓋倫擊飛,大口大口地吐著鮮血。

蓋倫閃現貼臉沉默,打斷莉莉雅的魔法,進而造成反噬,讓莉莉雅吐血。

而大劍的力道可不是莉莉雅能夠抗衡的,即便有魔法護盾保護著她,但她還是被連人帶盾被打飛了。

不過,好在護盾沒有破,莉莉雅除了魔法反噬並沒有受什麼別的傷。

她起身抬頭,剛準備放兩句優雅的狠話,卻發現蓋倫再次出現在她的面前。

蓋倫又一次用出了閃現,貼臉莉莉雅,然後發動了技能審判。

寬刃大劍被蓋倫橫舉起,緊接著,他連人帶劍開始高速旋轉起來,造成可怕的殺傷力。

如果這是在人海戰術中,此刻怕是已經血肉橫飛、斷肢四起了吧!

還好,莉莉雅的護盾夠給力,蓋倫的大劍一下下砍在護盾上,護盾卻只是閃爍,沒有直接破裂。

這情形就像一個陀螺在死磕一個堅韌的塑料球一般。

不過,好景不長。

護盾遭受著這麼劇烈的攻擊,消耗的魔力也是非常之大的。並且,耗費的精力也不小,莉莉雅維持不了多久。

蓋倫見機便加大了力度,更加賣力地旋轉起來。

終於,在旋轉頻率達到250轉/分鐘的時候,護盾『啪』的一聲破碎掉了。

莉莉雅不由閉上眼睛,雙手推出試圖抵擋蓋倫的劍刃,這姿勢就像是嬌弱的少女對強X的大漢欲拒還迎的姿態。

但閉眼亂抓了幾下,莉莉雅想象中的痛苦並未到來,她忍不住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蓋倫的褲襠、、、

蓋倫此刻高高躍起在空中,閃爍著耀眼光亮的寬刃大劍被高舉過頭頂,魔法光劍就如達摩克利斯之劍般懸在莉莉雅頭頂。

此刻,戰士嘴裡則大喊著:「裁決!!」

所以,莉莉雅抬頭的時候才會看到蓋倫的那個位置。

不過,這也是她人生所看到的最後一個畫面。

大劍揮下,命中莉莉雅的天靈蓋,與此同時魔法光劍也隨著寬刃大劍一起落下。

噗呲!!咔嚓嚓!!!

鮮血四濺,聖光暗幕橫飛。

以莉莉雅為中心,十來米的範圍都被血跡覆蓋了。

蓋倫離得最近,當然沒法例外。

他臉上紅色的血點遍布,身上的鎧甲衣服也是如此。

莉莉雅死了。

撲倒甜心:首席校草在身邊 這個還有很多手段沒用出來的火巫,被蓋倫乾脆利落地斬殺了。

她有很多想法,有很多想做還沒有做的事,她還有『遠大』的志向(姑且就算是遠大吧!),但她已經死了。

獲得勝利的戰士收劍轉身,看著遠處的多來戈,大喊道:「敵羞吾去脫他衣!!」 「幹得漂亮!!」

多來戈忍不住叫好了一聲,蓋倫這一連串的連招,像極了他當年玩草叢倫的時候,強X對面不會玩的女警一般。

沒雙召沒W沒E的女警,就像現在的莉莉雅一樣。

可憐、弱小又無助!

鮮血的味道讓多來戈瞬間興奮起來,但他強行壓制著內心的衝動。

因為他明白,接下來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蓋倫染著鮮血走到多來戈身前,單膝跪下,「幸不辱使命!罪魁禍首的女巫師已經授首,我們原本定下來的目標應該可以取消了。」

「說的沒錯,我們是時候該改變行動目標了。」

在艾爾莎沒有襲擊之前,多來戈和蓋倫準備去尋找莉莉雅,將她揪出來,然後斬殺的。

但沒想到他們還未出發,莉莉雅就迫不及待地找上門來。

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你被強化了,快去送!』嗎?

多來戈不知道。

不過,現在這局勢對自己很有利呢!

莉莉雅主動找死,這就省了多來戈和蓋倫很多事情。

並且,莉莉雅已經死了,距離從零世界下一個重大事件發生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多來戈便結合之前的想法,決定今天就回去蘭斯位面一波。

回去的主要原因是,給家裡人報平安。次要原因,將潛伏在暴風城,甚至傑藍狄領地的所有巫師全部弄死!

儘管多來戈是在他們的『幫助』下覺醒天賦能力的,但他們的存在還是讓多來戈覺得不爽。

「蓋倫,我們原地休整一下,中午就離開這個世界,回蘭斯位面。」多來戈看著蓋倫說道。

「明白!殿下!」多來戈抬手捶xiong應道。

不過,戰士頓了一下,抬手指著站在一邊表情有些懵逼的艾爾莎問道:「那麼,這個傢伙怎麼辦?」

這一刻,艾爾莎覺得,自己選擇接這個金額巨大的任務就是人生最大的錯誤。

如果沒有接這個任務,她就不會去王都,也就不會遇到眼前這個彩發小鬼,更加不用冒險來刺殺他,反而被他的騎士擒住。

到了現在,又聽到了他們驚天的大秘密,自己好不容易委曲求全才得以保存的性命,現在又陷入巨大的危機中。

經歷過瘋狂后,變得異常理智清醒的艾爾莎,只覺得眼前的世界都昏暗了。

她睜著絕望的小眼神,迷茫地抬起頭,四十五度角望向天空,好似在問老天,是不是自己的報應來了?

要殺就痛快點啊!

先要殺,然後又給活下去的希望,然後又要殺!媽蛋!超特么刺激的好嗎?!

艾爾莎在創出『獵腸者』名聲的這些年裡,也沒有對自己的目標做出這樣惡劣的行徑。

她都是直接將對方的腸子掏出來,給他們一個痛快的。

這樣折磨人實在太不人道了!

多來戈有些哭笑不得地看著被蓋倫一句話說成這般模樣的艾爾莎,只覺得這個變態殺手此刻居然還有點可愛。

腦補能力這麼強,還長得這麼漂亮,能不可愛嗎?

「好了,蓋倫,給她稍微普及下蘭斯位面的常識,我們回去也帶上她。」多來戈說了兩句安撫艾爾莎的話。

「既然她已經是我的奴隸,那麼就算是我的物品,所以回去自然得帶上她了。」

這邏輯,沒毛病!多來戈默默地給自己點了個贊。

蓋倫聞言,點點頭,招呼艾爾莎一聲,然後就拿著僅存的水囊到一邊清理自己盔甲上的血跡了。

他準備一邊清理血跡,一邊給艾爾莎講蘭斯位面的事情。然後在這兩件事情完成之後,再去河邊打點水回來。

現在才清晨,距離中午還早,殿下肯定會口渴的。

艾爾莎早在多來戈剛剛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收起了自己絕望的小眼神,她又恢復了那種魅惑且妖嬈的姿態。

劫後餘生,性命失而復得的感覺還蠻不錯的嘛!

興許,以後有機會了,可以再試試!

帶著這樣的想法,艾爾莎玩味地看了多來戈一眼,然後跟在蓋倫身後,纖細到不可思議的腰肢一扭一扭地離開了。

兩個屬下離開了,多來戈的內心無比平靜。

艾爾莎的勾引行為依舊沒能奈何得了多來戈,他依舊如同坐懷不亂的柳下惠一般。

儘管這是由於他還沒有發育完全導致的,但事實就是這樣,誰也不能否認多來戈此刻柳下惠般的品質。

在翠綠的草地上找一處較為平坦舒適的位置,多來戈緩緩地躺了上去。

原本在莉莉雅來襲之前,他就是打算睡回籠覺的。

現在無事,正是時候將剛剛還沒來得及睡的回籠覺給補上。

而且,多來戈這也不是想要偷懶,將一起事宜都交給手下才這樣做的。

他動用天賦能力是要魔力和體力的,如果這二者不夠用,那就有可能消耗多來戈的生命力。

所以非必要緊急情況下,消耗生命力發動天賦,能避免的話還是盡量避免吧!

況且,有屬下為什麼要自己幹活?那樣豈不是跟屬下搶飯碗?這樣不利於從屬關係的良好發展,不利於屬下的健康成長。

所以多來戈這是忍痛將事情都放心地拋給屬下,背著可能被人罵做『不負責任』的名頭而做出的相當具有魄力的舉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