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風摸著鬍鬚,微笑道「不錯,是能魂級,剛才銘起的血液幫你把細胞內的雜質包括毒素都吸附出來,就相當於重塑了一次你的細胞,我又用藥物幫助你衝擊了一把,所以達到了能魂級,不過還是要努力鞏固,這不是穩紮穩打修鍊來的能魂級。」

柳軒劍起身對銘起感謝道「謝謝你,銘起。」

銘起面色微微好轉了些,點了點頭…

第二日,在潛風的幫助下,銘起終於,恢復了九成左右的實力。來到訓練場,元清三人也在場外為銘起加油。

裁判還是那名裁判,裁判見銘起,淡笑道「小子,肯回來比賽了?」

銘起微微一笑。

銘起看了看自己的對手,有紫苑,申洛,還有幾個不認識的老生。

銘起閉目養神坐在位置上,等待自己的比賽。

半個時辰后,銘起緩緩睜開眼,有他的比賽了,對手是一名老生,名叫施君兒,還是名女生。兩人緩緩上台,施君兒微笑道「昨天你的比賽很精彩,我自認不是你的對手。所以我只和你賭一百戰值。」

銘起嘴角一斜「隨便你吧!」

施君兒剛欲攻擊,銘起自己直接跳下了擂台,施君兒修為不低,在能將三段巔峰,銘起看的出她的實力與自己還有不少距離,即使自己現在只有九成實力依然能夠打敗她。

可是為了自己能儘力恢復銘起選擇自動棄權。

施君兒嬌哼道「銘起你個混蛋,看不起我嗎?」銘起淡笑道「隨你怎麼想。」說完坐在座位上閉目養神。

四十分鐘后,銘起又有比賽

,對抗申洛,申洛處在重傷,直接棄權,銘起又只能安靜等待下一次比賽,比賽就是這樣,有的學員一天可能只有兩三比賽,因為剩餘對手因為負傷或者其他原因無法比賽了,這種規則看似不公平,可是在根據實力安排戰鬥的安排下卻十分方便,畢竟一天在五十個擂台上舉行六七千場比賽是不現實的,實力相近就會有人受傷,本來的十場比賽自然也就成了一場或兩場。

過了兩個時辰,銘起的所有比賽都是自己跳下擂台認輸,直到第六場比賽,銘起對紫苑。

兩人緩緩上到擂台之上,銘起恢復到九成多點的實力,畢竟流失了大量血液,不似平常恢復那麼簡單。

紫苑可是巔峰狀態。

紫苑嘿嘿一笑道「銘起,我這次一定要贏你。」

銘起心底不是特別緊張,畢竟宣景這種對手都敗在自己的手上何況是第三名。

「賭五千。」

銘起淡淡道。

旋即,兩人宣言,片刻后「開始」裁判一聲令下。

銘起身形一閃出現紫苑背後,一開始銘起就已經使用控能技。

銘起一拳,手上三尺寒冰施展在手,可是一拳落下,透過紫苑的身體,居然是一道殘影。

背後一陣危機感襲來,銘起轉身,一拳與紫苑的嬌手碰在一起。

兩人退後數步,紫苑明顯了點受傷,紫苑拭乾嘴角血跡,旋即從能戒中取出那把紫色長劍,銘起哼笑一聲。依舊沒有取出妖血的打算。

紫苑身影一閃,從銘起背後刺來,銘起左手用堅冰一檔,紫劍不但沒有彈開,反而詭異的破開了銘起手臂上的堅冰。

銘起感覺手上一疼,立刻抽身回閃,手上流出鮮血,銘起將手上的三尺寒冰換成四技疊銀,傷口被銀光蓋住,台下的曉婉兒一陣揪心。

銘起淡淡道「我小看你了。」

紫苑不語,手中紫劍冒起紫氣,隔空一臉斬來,銘起一驚和自己一樣的招式,大驚之餘,銘起急忙用手臂擋在胸口,

「嗤~」銘起的手臂被割出一道猙獰的傷口,四技疊銀…被破了!!!

銘起看著自己的傷口,面色凝重,知道是自己驕傲了。

銘起平靜了下心情,不死妖身施展出來,手中四技疊銀也恢復正常,銘起身形一閃,出現在紫苑背後,紫苑一驚,銘起的速度比起剛才快了不少,雖然還沒到昨天那種速度,可是已經快她不少。

銘起左手一掌拍下,四周空氣被撕裂,發出刺耳呼嘯聲,紫苑轉身一劍刺向銘起的左手,銘起不但沒有停下,故意讓紫劍傳統了自己的左手,不知為何沒有鮮血,銘起左手用力一抓,在四技疊銀下穩穩抓住了紫苑的右手。

紫苑俏臉一紅,幾欲掙脫,可是銘起的手那麼容易掙脫開嗎?!

銘起拖著紫苑,到擂台邊上,左手一收回,就是一腳,將紫苑踢出了擂台。

眾人驚異,只見過逼對手下擂台的,沒見過這樣的。

紫苑落在抬下,不停柔著屁股嘴裡罵道「銘起,我可是還有絕招,你個混蛋記著。」

銘起絲毫不理會她,手上四技疊銀停止使用,可是本該出現在手上的傷口卻不見了,這就是使用不死妖身的作用,受得體傷都能用能快速修復,不過前提是能足夠充足。

緩緩走下台,回到座位,那裁判道「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妖孽,據我所知你才十一歲,天賦平平啊。」銘起淡笑「我天賦平平就不能努力修鍊嗎?」

裁判笑了笑,不再作聲,銘起也繼續閉目養神,現在他的實力只有八成了,剛才為了省點能才會用這種方式勝紫苑的。

銘起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參加剩下的幾次比賽,如果再受到重創,那明天的比賽就又泡湯了,可是自己又有些忍不住想要參加,畢竟銘起是好戰的。。。。。 ?———-

幾番思慮,銘起還是決定依情況而定,如果對手與自己現在的實力伯仲之間的話,可以嘗試一下,如果對手強過現在的自己就直接棄權。

時間過去半個時辰,裁判高聲喊出銘起的名字,周圍靠近這十號擂台的不少女生投來目光,有暗送秋波之意。

銘起緩緩上台,對手似乎並不好對付,通過觀察,銘起肯定這是一名能將六段初期的老生,畢竟新生參加比賽的恐怕只有學院測試前四名和銘起而已。

對手君石青,冷哼一聲,超過一米九的身材給人莫名壓迫感,雖然只有十六歲,可是身體體格不輸給大多數成年人,面龐粗曠,給人一種雄厚老實之感。

銘起眉頭微皺,自己現在的狀態多半能打敗他,不過打敗他恐怕也沒有那麼容易,萬一一個不小心傷到了自己,那就麻煩了。

君石青出聲道「喂,咱們賭多少?」

銘起看著裁判,道「對不起,我棄權。」裁判微微一愣,隨即開口道「除了因重傷棄權外,棄權就要支付對方五千戰值,或者你可以比賽開始后,自動棄權,就不會有這樣的罰款。」

「啊?」銘起有些驚訝。

「好吧,那我只和你賭十個戰值,愛賭不賭?」銘起有些流氓。

「你…」君石青微微一怒。「好沒關係,十戰值一樣要贏你。」語氣一轉,似乎很有自信。

「那就,比賽,開始!!!」裁判頓道。

剛一開始,君石青一拳向銘起砸來,銘起身形一閃落在台下,裁判道「君石青勝。」一切就像被安排一樣,來得太快。

銘起絲毫不理會君石青那憋屈的表情,自己走出擂台到外層觀眾圈裡找到元清三人。

「走吧,三兩位,對了,柳大哥的比賽怎麼樣?」銘起疑問道。

「很順利,八個對手都解決了,大概是因為學院沒想到哥哥會在這幾天突破到能魂,所以安排的對手實力普遍在能將七段左右。」柳軒閣心底很是激動,那可是他的哥哥,深深的自豪同時柳軒劍也暗自催促自己要跟上哥哥的腳步。

四人說笑一會兒,離開了訓練場,當然是去吃東西了,銘起放了血,最需要食物補補血…

第三日,銘起早早起床,這可是最後一天了,應該能看見他吧,那個銘動。

恢復了身體,宿舍到訓練場不過幾分鐘的功夫,今天的訓練場比起前兩日人多了不下一倍。

「今年肯定又是銘動得到第一。」

「誰說的,肯定是靈影。」

「銘動。」

「靈影。」

「銘動。」

兩名女生正在碟碟不住爭吵著,今天不僅是幾乎所有在校學員來了,連出任務的學員,各班導師,長老院的一些長老都來了,足見學院和學員對今天比賽的重視。

銘起在十號擂台邊上,看著那五十號擂台,從那邊傳來的股股能壓,紅衣的哮天,白衣的靈影等等,學院妖孽級人物,銘起頭上冷汗直冒,連想再比試幾場的想法都沒有了,不僅是他,除了四十六至五十號擂台上會有戰鬥,其他擂台上無人敢比賽,這五個擂台是留給天班那些強者,天才用的。

斜眼看著五十號擂台,就連那名蒙著面的裁判也釋放出強大的能壓,隱隱,還要蓋過靈影一頭。

其他擂台的裁判自然也不簡單,銘起猜測,這些傢伙恐怕達到了能皇級。

不久后,五名裁判念十個名字后,走下擂台,十人紛紛上台,裁判立即釋放出能,在擂台的四周和地板上製作一層能壁,形成一個半圓球體。如果不這樣,以這個級別的戰鬥,恐怕整個學院東院都會被毀,即使這修聖學院由特殊的物質組成而且面積很廣闊。

五個擂台內,四十六號,名列四十九名的柳蒼對五十二名的擎斷崖,四十七號,四十七名的段熏對五十一名的天汀,四十八號,五十八名的柳逆對六十名的盛小舞,四十九號,四十四名的,卡爾斯!!!!對四十二名的李修生。

五十號擂台,十三名的程知冥對十一名的巨神。

因為隔著能壁,外面的人聽不見裡面說什麼,當然就不知道他們賭了多少,但銘起相信,天班的人,至少應該都是十萬。

五名裁判手一揮,示意裡面的人開始,頓時,五個擂台里沒了人影,不是沒有,而是速度太快了,就算是銘起,也只能勉勉強強在四十八號擂台上捕捉到幾道模糊的殘影。

五十號擂台上,時不時在能壁上的碰撞帶動附近的大地動了動,讓觀中都十分驚訝,似乎今年這些人的實力高過上一年。

不久,在五十號擂台上出現兩人,自然是程知冥和巨神,程知冥樣貌一般,眼神流露出無盡深邃,巨神面貌比較有兇相,身高徑直過了三米。

兩人都沒有取出能器,只是在試探對方,可這試探已經讓五十號擂台上傳來震動不斷,裡面的控能技如同煙花一般遍地綻放,在這個級別,只要控制好能的輸出量,同時能使出十個師級高階控能技。

外圍多數觀眾是來看結果的,而裡面多數參賽者也是看結果的,因為他們看不到別的東西。只能期待結果。

遙看靈影等人,閉目養神,十分悠閑似乎沒把這比賽放在眼裡。

銘起問道「裁判先生,你有辦法讓我也能看得見他們的戰鬥嗎?」

裁判笑道「我沒有,恐怕需要那幾名裁判才行,我的修為還不夠。」

銘起不由一陣失落,這種只能看最後一點結果的比賽很沒意義,銘起是這麼認為的。

這時,五名裁判手裡結出一些手印,旋即,朝能壁上一按,看似沒有什麼變化,可是銘起發現,原本看不清的戰鬥開始漸漸看得清。

雖然銘起不知道這是怎麼做的,不過能看的清比賽就好了,那些事不該他操心的。

銘起倒是很在意卡爾斯的比賽,畢竟那是他還和自己有過過節,卡爾斯比對手低兩名,這是過去的排名造成的,不過貌似是卡爾斯天賦高一點,從上一次排名戰來的一年內和李修生一樣達到了能王一段初期。勝負可謂難料。銘起又轉頭看著五十號擂台上的激斗。

巨神正用巨大的拳頭砸向程知冥,所有看見巨神體格的人都會知道他是一名力量型的修能者,可是,程知冥身形閃開的同時,巨神身形一閃,出現在程知冥背後,瞬息之間,手中的宗級中階控能技直接施展,頓時擂台里煙霧瀰漫,不知其中情況如何。。。。。 ?———-

只見能壁上被裁判弄出一個洞口,旋即那蒙面裁判手一揮,灰塵全部從洞口飛出,擂台中的情況被暴露出來。

巨神完好無損的站在自己敲出的小坑前,程知冥似乎也沒受傷,很少人看清剛才他是怎麼防禦這一擊的。

戰鬥持續了半個小時,四十六,七,八,九,擂台都分出了勝負,就只有五十號擂台上依舊在纏鬥,程知冥和巨神都受了傷,各自也都取出了能器戰鬥,巨神手握一把過兩米長的黑色長斧,與他的身個也算剛好合適。程知冥手握三尺紅劍,與巨神的長斧比較起來十分短小,就像一把匕首一樣。

此刻,巨神雙肩被程知冥刺中,此時還在流血,胸口,雙腳,後背,等巨神全身都有或大或小的傷口,看著就是個血人,十分恐怖。

程知冥也好不到哪裡去,手上虎口被震裂,胸口被巨斧撞斷了兩根肋骨,五臟六腑也受到震傷。

戰鬥的爆裂到了如此地步,程知冥怒喝一聲再度提劍攻來,這個時候速度已經沒什麼用了,巨神絲毫不懼,揮動那把大斧與程知冥對砰在一起,程知冥施展了控能技,威力上不弱於巨神的巨斧,兩人對碰,頓時能的衝擊波裝在能壁上,不過能壁夠結實沒有被撞破。

兩人在相隔不過半米的距離不停對碰著刀和斧,刀斧相交處白光四射,瞭人眼球。

這種幾近肉搏戰的戰鬥持續了十分鐘,終於是程知冥支持不住倒下了,巨神的排名…提前兩名,這時,其他四個擂台上的比賽正劇烈進行中。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

四個時辰后,除去最後的第二名靈影和剛上任不久的第三名哮天的戰鬥,其餘戰鬥都結束了,可謂重點的看點,不過銘起不明白為什麼第一名銘動沒參加比賽,那不是成績以零處理,排名可就一落千丈了。

五十號擂台上,到處大坑小坑,連能壁上也有各種龜裂和破損,只見蒙面裁判手一揮能壁被撤掉,再一揮,幾顆通明的東西落到場地上,白光一閃,場地完好取出,銘起心底詫異道「難怪修聖學院那麼一直沒啥破損,原來是用這個。」

還不等裁判開口,場地上兩道人影閃現,擂台下,外圍觀眾中的過半女生們大聲尖叫,呼喊著靈影的名字,有點像銘起故鄉地球的追星族。

靈影和哮天嘴唇動了動,應該是賭戰值的宣言。旋即,裁判手一舉,兩人身形消失不見,大半年的時間,哮天從能皇一段暴增到能皇四段,顯然是有特殊的際遇,不然修鍊速度不會恐怖如廝。

即使在裁判的幫助下出去少部分觀眾或者參賽者能看的見,其他的人殘影也沒看見一道,兩人就像消失了般,擂台上只有不停閃動的白花和傳來陣陣震動。

銘起心底陣陣對實力的渴望湧上心頭,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看不見的人開始詢問身旁看得見的人場上的情況,銘起問道「裁判先生,你能看見嗎?」

裁判搖搖頭道「只能看見他們對碰停頓的瞬間,其他的看不見。」

能魂級的人也只能面前看見對碰停頓時的殘影!而且是在那名蒙面裁判的幫助下,還是如此情況不免有些恐怖,這就是站在學院學員頂峰的兩人的戰鬥。 極品帝王 二十歲的哮天對抗二十一歲靈影,修為是能皇四段對抗能皇四段。

銘起離開十號擂台,不停向五十號擂台靠近,走到三十號擂台,一名男子拉住銘起微笑道「學弟,前面你還是別去為好,在那個區域里的人都已經達到了能魂高段。你進入會很危險,你看著。」說著這名男子從能戒里取出一件衣服,丟了過去,衣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銘起一驚,還好這位學長拉住了自己,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不過這兩人的戰鬥太恐怖了,就算有能壁擋住絕大部分的能,可是滲透出的小部分依舊足以之人於死地。

「謝謝你啊,學長,你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看見裡面的情況嗎?」銘起疑問道。

這名學長似乎還挺不簡單的,微笑道「有啊,不過小弟弟可能你實力不夠,不能用。」

銘起欣喜道「我現在實力能將七段,能用嗎?」至於準確是初期還是中期還是巔峰銘起沒個准。

這名學長摸著頭低沉道「那成功的幾率是一半左右,來吧,你等我一會兒,我去去就來。」

說完這名學長消失不見,銘起微驚,這應該是地班的學長,幾分鐘后,這名學長回來了,把一顆白色藥丸遞給銘起,鄭重道,「這顆藥丸你先服用,如果感覺四肢麻木無法呼吸就立刻服下這顆藥丸。」隨即又遞給銘起一顆黑色藥丸。

銘起點點頭,一口吞服下白色藥丸,片刻,銘起感覺不對勁,所有人看起來行動緩慢,自己也是,抬抬手就似乎要用半個小時,遠處的銘起明白了,這是一種提高大腦反應速度的葯,所在看別人就像看蝸牛一樣,每個動作像是慢鏡頭,自己也不例外。

銘起對學長說了聲謝謝,轉過頭看著擂台,這種葯的弊端就是容易精神疲勞,一般普通人過的的一天對他來說是一周甚至更久。

擂台上的一切清晰可見了,此時只見哮天不停用控能技轟擊著靈影,絲毫沒有留情。兩人一閃一追,在不大的擂台封閉空間內左飛右飛。

能壁漸漸被轟碎不少地方,蒙面裁判呼道「文長老,還不快來幫助我,這一片毀了就別怪我了。」

旋即,一道人影掠過,出現在那名蒙面裁判身旁,就是所謂文長老,文長老手一伸,一股龐大的能覆蓋整個擂台,蒙面裁判收回手,長舒一口氣,終於輕鬆了,連續維持能壁幾個時辰,還是頗為不容易的。

文長老持續在能壁上輸入能,估摸裡面兩個人沖不破的時候收手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兩人的戰鬥,不停升溫,從開始的宗級初階控能技現在變成了高階,隱隱中,似乎他們甚至會地級的控能技。一部地級控能技一般都會被一個家族或者一股勢力當做傳家之寶。

在目前的戰鬥看,銘起還看不出誰的優勢會比較大,因為兩人實力太接近了。 ?———-

一個小時,一個時辰,戰鬥終於步入**,靈影從能戒中取出一把黑劍,黑劍長四尺,寬一寸,似乎這類帥哥級別的人都喜歡用長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