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地,情愫暗生,耳鬢廝磨,離媚多希望時間能就此停下。

但離媚明白這終究是一種奢望。

終於,天成子向離媚提出了離開,要離媚跟她一起回去,離媚拒絕了。

離媚知道,天成子是神,一旦自己的身份暴露,天成子將被萬神恥笑,陷入萬劫不復。

離媚笑著說自己不想離開這裡,她讓天成子把自己忘了,就當做了一場夢。

回過頭,早已是杏眼紅腫。

天成子離開后沒多久離媚便有了身孕,面對哥哥離殤的嚴加逼問,離媚始終沒有說出天成子的名字。

最終,離媚被逐出了絕境之城,被取消了一切封號權利。

她回到了曾與天成子一起溫存過的林間木屋,只是這裡再無他的溫暖。

一年後,離媚生下了離珞。

風寒積鬱,離媚病倒了,自感將不久於世的她將這一切都告訴了離珞。

不久,離珞便成為了孤兒。

離珞恨天成子,寧願居無定所也不願到不周山去認他。

或許即便去了,天成子也不會認她。

這一流浪便是千年,直到離殤在洪荒山救出了她。

「對不起。」斕曦的眼睛紅了起來,「我不知道在你身上發生過這麼多事情。」

斕曦現在明白了為什麼只有離珞的精元才可停止龍泉劍陣。

「姐姐,沒事的。」離珞笑了笑,笑的是那麼勉強,「姐姐,動手吧。」

離珞閉上了眼睛,眼角處一滴淚珠滑落。 「這是哪?」當沐靈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身處一片黑暗之中。

四周死一般的寂靜,令人不寒而慄。

「難道我死了?這是死後的世界嗎?」她喃喃自語著,慢慢的朝前走著,突然雙腳踩到了一根軟綿綿的東西,彎下身要仔細一瞧,發現是她的九天斷魂鞭。

沐靈撿起鞭子,試著運起真氣,經絡一片通暢,未幾,掌心處出現一團火球。

她右手一抬,火球飛起,懸在面前,就著火球的光亮,她看清了周圍的環境,四周均是光滑的石壁,沐靈被困在了山洞之中。

她在光滑的石壁上四處摸索著,試圖尋找到出去的路徑。

突然,沐靈腳底一滑,整個身子朝後傾仰下去,她急忙雙腳登地,空中一個翻轉,而後半蹲在地,右手觸碰到地面上一個凸起的石頭,整座山洞晃動起來,俄頃,轟鳴之聲大作,一道亮光射來,沐靈不由得閉上雙眸。

待眼睛適應了周圍的環境,亮光也不再那麼炫目,洞中隱約亮了一些。

沐靈朝著亮光出走去,很快出了山洞,一股飽含花香的清新空氣迎面而來,她貪婪的吮吸著。

「這是哪?」沐靈又問了一遍自己,面前是一處枝繁葉茂的桃林。

在她的印象中,雪域並沒有這麼一個地方。

她大聲的喊著,回應她的只有回聲。

沐靈現在身處龍泉劍陣中的四大幻境之一桃林界。

忽然,一個身影從桃林閃過,沐靈即刻追了上去,來至桃林中央,空蕩蕩的。

「是誰?」沐靈警惕的望著四周,九天斷魂鞭緊緊的攥著。

沒有人回應。

當沐靈剛剛定下心神,剛才的身影又驀地從眼前閃過。

「到底是誰,快出來!」沐靈有些心慌了。

一陣陰風吹過,沐靈打了個寒顫,她轉過身來,發現那道黑影正背對著她。

「暗蛟?」她擦了擦眼睛,沒有看錯,那分明就是暗蛟的身影!

黑影慢慢的朝前走著,沐靈邁開步伐想要追去,可是不管多快的速度,她與那身影之間的距離始終保持在一丈。

「暗蛟,是你嗎?回頭看看我啊!」

那身影像是沒有聽到一般,徑直的朝前走著,不快,不慢。

慢慢的,沐靈跟著那道身影走出了桃林,看著眼前的景象,沐靈一下子停住了腳步,兩腿發軟,這是一片墓地。

「暗蛟——」沐靈伸出手去叫著,那身影停了下來。

他緩緩地轉過身去,沐靈卻一個趔趄後退數步,那身影沒有臉!

慌亂中沐靈手起鞭落,狠狠地打在無面人的身上,煙消雲散。

沐靈再仔細一看,眼前哪裡有什麼墳地,分明還在桃林之中。

她迷惑極了,莫名的恐懼朝著她襲來。

「離珞,這是怎麼回事?」龍泉劍陣外,百里斕曦滿眼焦急的盯著離珞問道,斕曦並沒有下手傷害離珞,她相信一定會有其他辦法可以將沐靈他們救出來。

沐靈在桃林中的一舉一動,她們通過結界看的一清二楚。

「眼前所現便是心中所想。」離珞輕聲的說道,「如果公主殿下不能破了心中魔障,怕是永遠也走不出桃林界了。」

聽了離珞的話,斕曦怔怔發獃。

桃林界中,沐靈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天空不知何時被烏雲遮擋,原本生機勃勃的桃林瞬間枯萎,殘枝敗葉鋪滿大地。

正疑惑間,忽而一道亮光從幽邃的桃林深處射出,直衝沐靈而來。沐靈本能的後退幾步,倏而祭出九天斷魂鞭朝著亮光甩去,剛剛觸及,亮光消失不見,緊接著,一陣陰風生成,捲起地上沙塵無數將沐靈公主困在中央。

沐靈右手緊緊攥著九天斷魂鞭,掌心中漸漸地滲出些許汗珠。

「小娃娃,好久不見。」陰風中傳來一陣凄厲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

「誰,誰在那?」聽到聲音,沐靈有些慌了,聲音不由得顫抖起來。

話音剛落,剎那間陰風驟停,一切恢復平靜,沙塵落地,從中走出一人。

他身著一身黑袍,面目蒼老,鼻子尖聳,兩眼忽明忽暗,令人捉摸不透。背部高隆,佝僂得厲害,一雙手如同乾枯的樹枝一般緊緊抓著一根長約三尺三的拐杖,慢慢的朝著沐靈走來。

「你是誰?」看到他的這幅模樣,沐靈心中一陣寒意,不住的往後退著,「停下,不要再往前了!」

「怎麼,不認識我了?」黑袍老者停下腳步,抬起頭來死死的盯著沐靈,眼中的寒光令其不寒而慄,「只是多年未見,便已把我忘得乾淨了?」

聽了此番言語,沐靈仔細的端詳起黑袍老人,卻始終記不起他是誰。

「你到底是誰?」沐靈看出黑袍老人並無惡意,遂壯著膽子走上前去,但手中的九天斷魂鞭卻沒有絲毫的放鬆。

「這個你可還認得?」黑袍老者右手顫顫巍巍的鬆開拐杖,掌心一番,兀自出現一朵晶瑩剔透的雪蓮花。

「九天玄冰雪蓮?」沐靈脫口而出,滿眼的驚奇與詫異。

重生之異能狂妻 九天玄冰雪蓮,生長在昆崙山之巔的一種蓮花,此蓮千年一開,每次只開一朵,每朵花開九瓣,蓮心處共有一十三顆蓮子。花瓣食之,病災全消,食一顆蓮子修為便可飛升一級,歷來為華夏眾多修鍊者所追捧。

「你是——」沐靈突然間想到了什麼,瞬間激動起來,「您是虛無道尊?」

迷姝 虛無道尊,昆崙山虛無峰掌教,修為上神,本是昆崙山下一顆蒼松,后共工怒裝不周山時其精魂四散,其中一處落在蒼松上,由此得了靈性,幻化為人形。后一度墜入魔道,四處為孽,後來改邪歸正,又遭魔道追殺,最終形容俱毀,成了今天這幅模樣。

虛無道尊,沐靈是知道的,可她實在想不起自己跟他有過什麼交集。

望著沐靈那副怔怔的模樣,虛無道尊已然明了其心中所想,他又向前邁了幾步,緩緩開口說道:「記不起你我之間的故事,倒也不怪你,只怪我當初一時心急,讓你飲下忘憂水。」

「忘憂水?」聽了虛無道尊的話,沐靈越發的糊塗了,她怔怔的望著虛無道長,一臉茫然。

「忘記便忘記吧。」虛無道尊苦笑一聲,而後將九天玄冰雪蓮遞到沐靈跟前,「這個你且收好。」

「這——」沐靈瞪大了眼睛望著他,「這是給我的? 重生之緣來如此簡單 為,為什麼?」

望著沐靈一臉不解、滿腹狐疑的模樣,虛無道尊說道,「前世因果,你以後便知。」

而後他右臂一振,沙塵再起,轉眼間已不見了蹤跡,只留下沐靈一人發獃。

「這虛無道尊也真是奇怪。」百里斕曦透過結界說道,「是何因果當場說了不就罷了,何必故弄玄虛,如此麻煩。」

「姐姐切不可亂語。」離珞笑了笑說道,「虛無道尊這麼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對了,風逝、贏祺和小蝶他們現在怎麼樣?」斕曦突然間想起來其他人的境況,連聲問道,眼中滿是關切。

離珞的手指輕輕放在結界之上,泛起一陣漣漪,手指劃過,眼前出現了風逝的身影。

此時的風逝正身處龍泉劍陣四大幻境中的深淵界。

望著四周的懸崖峭壁,風逝眼中怒火中燒。

他大喝一聲,手中白虎嘯山奪命刀應聲而起,一頭白虎幻象從中竄出,仰天長嘯一聲,口中吐出數道閃電朝著兩邊峭壁擊打而去,竟引得無數巨石枯木從山頂滾落,朝著風逝砸來。

狹小的空間已容不得風逝閃躲。

他祭起幽冥玄月青銅盾擋在上方,巨石枯木落在上面乒乓作響,震得他雙臂發麻,落石越積越多,沒多會將他埋沒起來。

「風逝弟弟!」斕曦見狀失聲叫出,屏住呼吸,雙眸緊緊地盯著結界,深淵界中,亂石堆紋絲不動,看不到風逝半點身影。

正當劍陣之外的斕曦為風逝祈禱之時,亂石堆一陣劇烈晃動,一陣狂風從石堆底下翻滾而出,一道白光亮后,風逝雙手高舉青銅盾一躍而起,亂石飛舞。

他不慌不忙,身體如燕,腳踏不斷落下的山石一階一階的到了深淵之頂,此刻展現在風逝面前的是一片凋零衰敗的荒原。

「風逝要怎樣才能回來?」斕曦回過頭來望著離珞,離珞不語,示意她繼續往下看。

荒原中,遠處一股濃煙直衝雲霄,一陣凄厲哀嚎之聲伴著風聲傳入風逝耳中。

定風逝睛一望,一群歹人正在遠處的村落中肆意掠殺。

天生正義的風逝怒不可赦,雙腳踏入荒原便要奔去,卻不想這荒原竟是一片沼澤,雙腳不斷下沉,速度極快,眨眼功夫已將他的雙膝吞沒。

「起!」風逝一聲喝道,白虎嘯山奪命刀高祭空中,掌心中射出一道真氣化作繩索纏住刀鋒,而後雙手緊握繩索,用力一扯,真氣繩索慢慢升起,風逝隨之而起,雙膝漸漸露了出來,上面遍布淤泥。

他試著念起拘雲咒,空中空白一片,沒有一絲雲的影子。

眼珠一轉,他索性將全身真氣凝聚於左臂,左手掌心飛出一道藍光射入沼澤之中。

整片荒原沼澤登時一片明亮,亮光散盡,荒原沼澤變成了踏實的土地。

他雙腳踏在地上,使勁一跺,頗為滿意。正當他打算繼續前進時,大地卻猛烈晃動起來,不遠處的一塊空地突然塌陷,數道裂痕直逼風逝。

風逝喝了一聲,白虎嘯山奪命刀猛地插入地中,無數白光從刀鋒流出進入大地,慢慢的竟將裂縫逼退,合攏起來。

風逝尚未來得及喘口氣,塌陷處黑光一閃,一條通體發黑的巨蟒竄出,張開血盆大口便朝著風逝咬去。

風逝將青銅盾一橫,使勁一甩,剛巧摔進那巨蟒口中,將其上下顎撐了起來。

風逝是從來不知何為憐憫,手起刀落,一股黑血直竄天際,可憐那巨蟒都未來得及呻吟一聲便身首異處。

他提著那巨蟒腦袋,突然感到一陣口渴,竟趴在巨蟒脖頸斬斷之處吮吸起巨蟒的血液。

這讓斕曦看的目瞪口呆。

吸吮完血液,風逝意猶未盡,索性運起真氣生成真火將巨蟒烤熟,吃了個一乾二淨。

「不愧是大神後裔。」離珞嘆了一句,「他吃的可是不周山的黑血毒蟒!」

「那,有何反應?」斕曦一聽著急了。

「若是修為低者食之,會中劇毒而死,但是以風逝殿下的修為,吃后修為只會突飛猛進,但也有隱患,若是不加節制蠻用真氣,會遭毒液反噬,輕者修為受損,重者淪為廢人。」

聽了這話,斕曦的心不由得揪了起來。

風逝,她還是了解的,天生力士,性子較烈,一言不合便開打,根本不懂得該如何節制,每次都是耗盡真氣方止。

「若是毒液反噬,可有何解救之法?」問完這句,斕曦突然閉嘴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如此擔憂。

「這世上唯有一人可解此毒。」說著,離珞手指輕輕滑過,眼前出現了小蝶的身影。

「小蝶?」斕曦先是一愣,旋即明白了離珞的意思。

小蝶此刻身處的是龍泉劍陣四大幻境中的幽思界。

四周桃花盡綻,香氣怡人。

小蝶四處張望,天空雲淡風輕,腳下兀的出現一條小道,小道彎彎曲曲蔓延至不遠處的一座山谷。

她拾階而上,走了半晌,階梯卻似乎沒有盡頭一般。

小蝶停了下來,閉上雙目,雙手合一放置胸前,掌心中火光隱隱。而後猛地朝著天際一拋,無數烈焰落下,那些階梯竟瞬間燃燒起來,俄頃消失不見。

「姐姐。」一個聲音在背後響起,她的心一顫,是那麼熟悉。

回過頭來,壓抑了許久的小蝶再也不剋制自己的情緒,淚水崩塌,肆意流淌。

叫她的是念塵長老。

「姐姐,你還好嗎?」念塵長老輕聲說著,右手慢慢的撫向小蝶的臉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