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眼血絲直接守在操盤團隊辦公室的漢斯·埃德爾沒有任何期待奇迹發生的心思,直接要求交易員們開始尋求平倉手中的各類空頭合約。

反饋也很快傳來,系統拋單擠壓,根本無法成交。

這也在預料之內。

華爾街方面處心積慮地做了這樣一個圈套,怎麼可能讓他們輕易逃離?

半個小時之後,10點鐘,香港股市正是開盤,瞬間就從昨日的10537點跳升至10624點,操盤辦公室牆壁上掛著一塊投影出來的大銀幕,漢斯·埃德爾只是冷冷盯著指數和曲線的波動,無視一些交易員下意識望過來期望命令的目光。

香港期貨市場的最低保證金比例是10%,也就是10倍槓桿。

這也就是說,接下來的最後兩天時間,針對香港的空頭資本,必須儘可能將恒生指數壓在11000點以內,這樣才能夠確保很多滿槓桿又無法補充保證金的空頭爆倉。

現在局面下,也沒有人會傻到去填補更多保證金。

補充多少,估計都會賠進去多少。

漢斯·埃德爾很清楚,昨天超過10500的收盤,其實就已經讓少數押注9500點以內空頭標的又進行了滿槓桿操作的做空資本直接爆倉,包括他自己這邊,一些合約同樣也已經被強行平倉。

目前的問題就是,明天正式結算之後,還能剩下多少?

至於以往期貨到期之前直接延長的轉倉操作,這次也顯然不在可能。還是因為零和博弈,已經大獲全勝的情況下,多頭可不會陪你一起轉。

再說自己這邊。

除了各方面的期貨空頭,漢斯·埃德爾手中還掌握著價值大約5億美元的港股股票。

這些本來是用於做空砸盤的籌碼,以便在市場下行時讓自己賺更多。現在,卻成了讓自己賠更少的工具。

漢斯·埃德爾其實也想過,把這批股票握在手裡,等待升值,大概也就相當於彌補虧損。只是這想法終究只是一閃而過。

5億美元的籌碼,本就是在最近幾個月的港股高點區間上買進,定位就根本不是投資。而且,現在的局面也明顯,香港當局,還有華爾街資本,也不可能無限托高恒生指數,漢斯·埃德爾判斷,月底的這次攻防戰之後,接下來,香港方面守護的恆指區間,大概就是10000點左右。

相比曾經的買進價格,恆指10000點,依舊是虧損的。

因此,這兩天,由於香港當局和華爾街資本要儘可能托高恒生指數,反而是他出手這些股票的最好時機。當然,除非恆指再次出現超級黑天鵝,兩天時間回到16000點,這當然是做夢,因此,這批股票,結算之後賬面肯定還是虧損。

辦公室內顯示著恆指曲線走勢的大銀幕上。

開盤的短暫跳漲之後,空頭資本顯然開始發力,恒生指數又迅速回落,隨後,再次上漲。

漲漲跌跌。

跌跌漲漲。

如此一直到正午12點,兩個小時的上午交易時段,恆指一直在昨天的10500點上下波動。

這也在漢斯·埃德爾的預料之中。

因為關鍵還是下午。

不同於明天的結算日恆指期貨合約將會按照全天的平均基準進行結算,今天,結算點數還是即時的。因此,只要多頭在今天最後一分鐘將恆指拉上11000點,將會有大批空頭再次爆倉,在事後被強制清算。

中午休息,一向很節制的漢斯·埃德爾因為想事情,意外地把自己吃到有些撐,自嘲一番,剩餘的時間又花在了打電話和與團隊商量對策上面。

整個上午,操盤團隊僅僅只平掉了很少的一部分倉位,收回資金不到兩億美元。

下午一點鐘,股市再次開盤。

最初的一個小時,局面依舊在10500點附近溫吞,待時間過了兩點鐘,恆指再出開始急速拉升。

操盤辦公室內的大銀幕投影也在漢斯·埃德爾交代下,從宏觀的恆指曲線換成了具體的恆指成分股股價。

兩點十五分,漢斯·埃德爾終於發出了今天的第一份賣出質量,一次性砸出價值2000萬美元的一隻恆指成分股,那位收到命令的交易員完成操作,瞥了眼面前另外一台電腦屏幕,發現恆指果然出現了一次下行波谷。

隨後,所有信息都記在腦海里的埃德爾大概以每10分鐘一次的命令頻率,不斷指揮交易員賣出股票。

偶爾還會再打出幾個電話。

然而,恒生指數終究還是在震蕩中持續上行。

煎熬版的兩個小時,再加上香港股市相比其他市場還多出的8到10分鐘浮動交易時間,最終,恒生指數以10711點收盤,單日漲幅2.5%。

更多統計數據隨即傳來。

10月30日的整個交易日,香港股市的單日成交量,相比昨天再次翻了一倍多,達到796億港幣,相比以往正常交易日,更是足足提升了7倍,足見這一天多空博弈的激烈。

德意志銀行香港總部的交易員辦公室內,當大部分交易員都有些慶幸守住了9800點標的空頭沒有被爆倉時,在角落裡幾乎站了一天的漢斯·埃德爾緩緩沿著牆壁下滑,坐到了地上。

5億美元的籌碼,已經只剩下1.7億美元。

這已經是他一再節省之後能夠結餘的極致。

再稍微盤算一下相熟其他空頭的大致狀況,漢斯·埃德爾明白,那些人手中的籌碼,只會更少。

至於華爾街和港府兩方?

漢斯·埃德爾大概能夠猜測,今天多頭的主力,肯定是香港方面,而華爾街,甚至都可能沒怎麼動手!

這種情況下,明天根本就不用抱什麼僥倖。

爆倉幾乎是必然的。

想通這些,漢斯·埃德爾緩緩起身,回到自己辦公室,拿起電話撥通德國總部方面,聲音乾澀地彙報了下自己的判斷,便隨意拎著自己昂貴的阿瑪尼西服,有些落拓地離開金融中心大廈,返回君悅酒店。

打算好好睡一覺。

或許,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都不太容易能夠住那麼好的酒店了。

至於明天的事情,讓他去吧。

剛剛步行著一路返回並不算遠的君悅酒店,漢斯·埃德爾很有些感慨地抬頭,想要最後打量一番這棟位於香港黃金位置的高級酒店。

然後,一個黑點,忽然從大樓頂部落下。

越來越近,越來越大。

最後在漢斯·埃德爾十幾米處砰的一聲落下,埃德爾感覺,有點像一個破碎的西瓜。

各方面都很像。

這是一個穿灰色西裝的男人。

漢斯·埃德爾在周圍恰好路過一個女人的驚叫聲中微微歪頭打量片刻,腦海中只是有些好奇,這傢伙,是怎麼跑去天台的?

至於對方為何跳下,埃德爾倒是沒有多想。

還能怎樣。

炒期貨,賠光了。

只是何必要跳呢,活著,哪怕是一個失敗者,其實也挺好的。

再一次,很多人一夜無眠。

冷漠的陽光第二天再次巡到亞洲這片天空,發現惱人的雲城遮住了香港這座城市,好像有什麼秘密不想讓外人知道一半。

有些可惱。

好在,雲彩在太陽面前也是弱小的,還有其他很多區域可以照耀。

確實沒有任何懸念。

10月31日,10月的最後一天,也是香港金融市場各類期貨頭寸的最後結算日。

不同於以往日期按照恒生指數的即時數據進行成交,結算日這天,恒生指數期貨最終的結算點數,將會按照全天交易時段的一個平均值進行結算,也就是說,哪怕最後一分鐘恆指暴漲到16000點,如果全天平均值只有10000點,還是要按照10000點進行結算。

因為這番規則,當一些還看不清形勢的空頭以為今天的博弈會比較輕鬆時,上午10點鐘,香港股市正式開盤,恒生指數從昨天收盤時的10711點,再次跳漲,直接達到11032點,如果不是因為結算日,更多的恆指空頭都要因此爆倉。

空頭資本隨即展開反擊。

反而,這一次,空頭的拋壓好像遇到了銅牆鐵壁,不僅沒有將恆指再次打入11000點以內,指數曲線反而在穩穩地持續上行,猶如一輛坦克闖入了冷兵器戰場,完全無視周圍的弓箭矛戈或騎兵衝鋒,只是輕鬆自若地碾壓上前,一路從11000點碾壓到11500點。

直到下午最終收盤,恒生指數最終定格在11507點高位,單日漲幅達到7.4%。

10月份恒生指數期貨的結算點數,也最終定格在11265點,恆指期貨9000點區間的空頭,無一倖存,不僅如此,因為其中一些空頭的賬戶金額根本不足以支付虧損,香港期貨交易所還不得不臨時墊付一部分,事後還要向相關的會員進行追討。

恒生指數期貨之外,直接針對香港股市各類股票的賣空操作,乃至其他一些空頭模式,全部都以巨虧收場。

這場全球關注的香港金融保衛戰,以香港當局和華爾街多頭的大獲全勝而告終。

沒有人知曉其中空頭資本大概順勢了多少,媒體時候只能根據各種公開數據大致進行了一番模糊統計,普遍認可的一個數字是300億美元左右。

這個年代,世界一線的最頂級公司,年盈利規模也才50億美元左右,典型的就是丹妮莉絲娛樂集團。

而大部分金融巨頭,在普通人而言或許動作幾百上千億,實際上,年盈利規模基本上都在10億美元左右,比如高盛。

300億美元,按照這個年代的盈利水準計算,相當於高盛30年時間的盈利。

哪怕是這次做局的華爾街諸多金融巨頭一起分享,300億美元,也絕對是一塊再豐厚不過的肥肉,而落入圈套的諸多資本,比如事後披露虧損嚴重的德意志銀行,不僅將前期在泰國、馬來西亞等國家的盈利全部吐出,還再次貼入了超過20億美元。

德意志銀行衍生品交易部門副總裁漢斯·埃德爾事後選擇了主動辭職。

激蕩的一周之後,時間來到周末。

這是11月1日,萬聖節。

北美的萬聖節檔期昨天開啟,丹妮莉絲娛樂集團招魂電影宇宙的又一部重磅《招魂3》在北美和全球各個主要市場同期開畫,卻基本算是自己和自己競爭,對壘又有餘力的現象級超低成本偽紀錄片電影《鬼影實錄》。

香港的萬聖節氣氛並不算濃郁。

太平山,施勛道上的豪宅內。

周三的發布會之後,陳晴並沒有離開,一直待在香港這邊看熱鬧,以及,同樣的收購。

因為從自家老闆那裡得到了內幕消息,陳晴拉著林素一起悄悄建立了數億美元的多頭,也算是兩隻小鱷魚,昨天經過結算,盈利超過5000萬美元,足夠在香港這邊購置一棟最頂級的豪宅。

當然,既然自家老闆對香港不感興趣,陳晴也不感興趣,因此也就沒有必要花這份錢。

周六的上午時分,昨天落雨的香港,今天依舊陰鬱,偶爾有雨絲飄下。

陳晴的心情卻是很好,正在招待客人,來自韓國的客人。 她都不理解的事情,江蕪更是不得而知。

「那你去嗎。」

「不去,我可是害怕拉肚子的,幫我回絕了唄~」

「好吧。」江蕪點點頭。

沈姿姿的消息沒對兩人產生任何影響,簡單收拾了之後,他們一人提著一個盒子打車去了華娛。

算起來,這還是江蕪第一次去爸爸的公司,哪怕之前沒有這層父女關係時她也沒來過這兒。

江蕪和宋織織兩人剛踏進大門就被穿著公司制服的前台小姐姐給攔住了。

「您好,二位,沒有預約不能進入,您只能在一樓。」

小姐姐長得蠻精緻,說話也客客氣氣的,但那雙眼裡總感覺有幾分刻薄在。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