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世的衝擊滔滔肆虐!

「垂死掙扎!」

「砰!」

亞文淡然開口,風暴中心,傳出一聲沉悶震響。一道銀髮狂舞的身影,如斷續的風箏般,裹挾著零星的青色劍芒,針芒餘波,從風暴中心,被震拋而出。咔嚓骨鳴迴響,撒下片片刺目的鮮血,摔倒在地帶出深深溝壑。

皮包骨的銀髮身影,愈發駭然枯瘦,外表下的皮層,似已然消失。一眼看上去,真就成了一具骷髏,連氣息,都變得時有時無,微弱至極。

唯有那一頭銀星飛揚的長發,光芒,依舊絢爛刺目。

「第二劍!」銀星長發飛揚的身影,咯咯骨骼摩擦著,淡淡低語,猶如鬼火的眸光,冷若冰霜,「我的第三劍,解決你!」

肉眼可見,如皮包骨的身影,血肉在生,連帶氣息節節暴漲。

「解決我?」

從風暴中心,一步一步走出來的亞文,雙眼微微眯了眯,少了幾分從容不迫,多了几絲冷然。只見,此時的亞文,髮絲如大風刮過的雜亂,衣袍破爛,多了劍痕割出的道道細微傷口,看上去,竟有了一些狼狽。

狼狽歸狼狽,可對於亞文來說,依舊是不傷分毫。

「你還有更強的招式?」亞文驀然問道。

.(未完待續。) 在一位位強者目不轉睛的注視下,銀星長發披肩的骷髏麥哈爾,站了起來。全身的血肉,以一種肉眼可見的方式,填充著,恢復全盛時期的飽滿狀態,連帶著,體內那股屬於金核六重天的驚天威壓,亦不由輻散開來。

轉瞬,骷髏似的麥哈爾,恢復巔峰狀態,沒有給予亞文任何的可趁之機。

兩股冠絕全場的驚世威壓,相互交織激纏,震起恐怖的心悸之力,輻射開來,一時之間,整個世界為之匍匐,陷入死一般的寂靜,落針可聞。

「還是說你的第三劍還能疊加威能?」

亞文繼續問,臉上不免浮現淡淡的好奇,第一劍,對於他來說,摧枯拉朽即可擊破。第二劍,對於他來說,卻是動用了真正的神道修為和兵殺技,強上了數倍不止,至於第三劍?麥哈爾他還能疊加?能承受嗎?

「疊加!」

麥哈爾喃喃,心緒猶如寒潭般的靜默,正如其所想,第三劍將是不可承受的一劍!原因很簡單,麥哈爾已然沒有支撐恢復反噬,恢復劍氣,恢復創傷的精血熱能,他手上的精血熱能,大部分都用作提升神道修為。

有支撐施展聖源劍技,兩劍半的熱能精血,已然是極限。

「一劍枯天!」

「轟隆隆!」

天崩地裂的巨響回蕩。

無窮無盡的天地元氣,從四面八方,蜂擁匯聚而來,撕扯著滾滾雲天大浪,昏天暗地,形組成一道磅礴的遮天渦旋。內里,枯寂之意升起,滂沱的青芒劍氣綻放,恢宏衝天,交織帶動著龐大的渦旋,一劍射殺!

而就在這一劍,形成之時,麥哈爾體內轟然震動。

「金核碎!」

一聲狂吼,自麥哈爾口中發出,體內瘋狂震顫。那顆凝聚在丹田之內的金核猛然爆發出無量之光,咔咔聲中,布滿無數道恐怖的裂痕,噴涌席捲掀起滔天的木青洪流,令麥哈爾的氣勢,以及手中劍道渦旋暴漲倍許。

碎金核,換取短暫一瞬的戰力漲幅,疊加暴漲。

這就是麥哈爾的第三劍,體內在沒有任何精血,能支撐麥哈爾施展出第四劍,第五劍,第六劍。所以,這將是麥哈爾的最後一劍,帶上了玉石懼焚之意,為此,麥哈爾燃燒體內金核之中的神道修為,換取短暫一擊。

第三劍!

一夕之間,磅礴的青色劍道渦旋,在轟轟聲中,暴漲龐大倍許不止,內里迸射出的木青劍氣,犀利撕裂雲霄,展現出滅世的縱橫之威。

「碎金核?」

亞文眉頭微挑,這種疊漲戰力的手段,實在太過於普通,對於步入金核境後期的強者程度來說,能暴漲半重的戰力,都算是恐怖的漲幅。

原因很簡單,金核碎裂暴漲的修為,代表的,不是正比的戰力!

注視著這一劍,儘管明白了其中的蘊藏,可不知怎的,亞文在這一劍下,竟然嗅到了心驚肉跳的一種心悸,彷彿,他有可能被這一劍擊敗!

這幾乎是無法想象的一件事,要知道,動用疊加之力的第二劍,都沒有將他亞文重創,第三劍,只是多碎裂了一顆金核而已,又能漲多強戰力?

「虛旋!」

直覺之下,亞文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喝,一步踏出,身影懸空飛轉。手中細長的銀針,灌注著屬於金核境九重天浩蕩的鬥氣,穿透洞虛世界,與人合一,翻飛在空間之上,捲起滾滾的龍捲,筆直的,貫穿雲上天穹。

一擊,引動帶起磅礴威勢,撼天動地,不遜色劍道渦旋。

「轟隆隆!!」

滔天巨響轟鳴。

人針翻飛轉動形成的龐大龍捲,和滂沱青光劍氣引動的渦旋,憾然相撞在虛空之上,宛如兩頭龐大的妖皇相撞,震顫山河,連天穹都為之顫慄。

毀滅萬物的針芒與劍光,扎碾山河,形成浩浩蕩蕩的滔天洪流,翻江倒海,猶如火山噴發的岩漿,向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沿途所過,山石,屍體,朽木,通通化為粉碎,爆成漫天飛灑的齏粉,無堅不摧。

沒有任何的物質,能擋下零星的一道余芒,或者衝擊。

萬物皆滅,碰撞產生的滔天巨響,毀滅餘波,久久不息。直到一炷香后,方才止歇,這時,整個火山之地,陷入一片絕對的寂靜死域。

山上山下觀望注視的強者們,已然獃獃說不出一句話來,眼前的戰鬥,絕對超出諸人的想象,產生的威能之熾烈,他們連抵擋都做不到。

麥哈爾,亞文,兩人實在是太強,強的超出了想象。

塵煙漸漸散去,滿目瘡痍的大地之上,零星湧出淡淡的赤紅岩漿,散出裊裊的熱浪白煙,雲遮霧繞,似遮住了內里兩道僵持的身影。

「你敗了!」

骨頭摩擦著的嘶啞之音,從滿頭銀星長發的骷髏口中傳出,帶著漠然,帶著淡淡的虛弱,後退著,與劍一起虛弱的跪倒在地,渾身顫慄痙攣。

「我敗了?」

手持長針的亞文無意識呢喃著,從容不迫的臉上,閃過驚愕之色。似乎他想不明白,佔據絕對優勢的他,又怎麼會敗在麥哈爾的手上。

被他越三重天戰勝!

「噗哧!噗哧!」

一道又一道迸射之音響徹,驚愕的亞文,渾身接連爆出陣陣血霧,傷口之上,殘留著隱隱約約閃爍的青芒劍氣,重傷入體,令傷口無法癒合。

顫抖著,亞文跪倒在地,渾身痙攣,臉色一片的死灰。

看著亞文,如骷髏一般的麥哈爾,忍受著痙攣顫抖,一點一點的站了起來,道:「我的戰力,是總合之後的疊加,不是一層一層的各種疊加。」

正如麥哈爾所說,他的戰力,是建立於聖源劍技和碎金核基礎之上的疊加,戰力之恐怖,比起第二劍,已然又是增幅了一二重天之多。

而在亞文的意識之中,麥哈爾第三劍,不過是第二劍基礎之上,增幅了碎金核半重的戰力,差之毫厘謬以千里,這就是敗退的重要原因。

「是我小看你了…」亞文注視著搖晃起身的麥哈爾,眼中閃起霜冷,「但,你以為,你這樣就能將我亞文擊敗嗎?」

.(未完待續。) 「轟隆!」

風雲席捲,火山頂部,觀戰的一位位金核境超級強者們,朝著下方瘋狂衝來,他們是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亞文少家主隕落被淘汰。除了忠心之外,若是發生此等事情,對於整個托斯家族的威信,都將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少家主,這個顯赫的身份,代表的東西,實在是太多。

「哈哈哈…」

狂笑聲中,話音剛落的亞文,臉上閃過妖異的冰冷。蟄伏在文質彬彬外表下的神秘氣質轟然復甦,驚悸的波動浩然倒卷,天地風雲色變。

一股無法形容的驚天威壓擴散開來。

「噗哧!」

笑聲嘎然而止。

一道筆直堅定的劍光,射殺而至,貫穿亞文的咽喉,迸濺起刺目的一捧殘血,一身開始復甦的驚悸氣質,頓時嘎然,連帶威壓潮水般消退。

「第三劍,解決你!」

沙啞的聲音,從劍光的源頭,冷冷的傳來。

亞文張了張嘴,再也說不出任何的話來,一身即將復甦,展現恐怖神道修為的手段。凝固在復甦之刻,赫然是被麥哈爾,強行的打斷中止。

「砰!」

一劍之後,麥哈爾踉蹌著倒地,帶著劍道印記的手掌,一把抓向亞文,將其煉化成一滴精血,化為滾滾熱能,流遍全身上下,開始修復傷勢。

這一次,九死一生,倘若亞文復甦那道神秘的氣機,展現出更加恐怖的戰力,第一個隕落的,就是他麥哈爾。若不是亞文對自己金核九重天,有著絕對的自信,也不會給予麥哈爾這樣的可趁之機,讓他翻轉勝局。

若是換做同是金核九重天,麥哈爾或許未必怕了亞文,可此次,能以金核六重天擊殺金核九重天的亞文,實在是,帶了幾分僥倖之意。

「砰砰砰!!」

銀髮狂舞的身影,體內發出陣陣爆鳴,飛躍似的煉靈氣息節節攀增,不出片刻時間,就直接沖入神台之境,一躍上八重天之高,方才停下。

而這,就是一滴金核九重天,在百劫域內恐怖的作用!

「敢殺少家主,賊子,你找死!」人影飛掠,有金核境強者怒喝。

三十餘位金核境超級強者,全部屬於托斯家族一系,也只有托斯家族一系,才有可能在亞文手下得到培養,突破至金核。此時見亞文隕落,被煉成飛灰,眾強者毫不猶豫,對重傷未愈的麥哈爾痛下殺手。

恐怖的兵殺洪流,倒貫天際,朝著神台八重天的麥哈爾殺來。

「自尋死路!」

「嗤轟轟!」

面對一群大多只有金核初期的超級強者,麥哈爾手中的劍光,是以長驅直入的方式,殺進其中,斬殺一位位超級強者,煉出精血,彌補傷勢。

只要不將他一擊轟殺,沒有人能抵擋他的步伐,和殺戮。須知,之前在神台八重天時,麥哈爾就斬殺過不下數位金核二重天的超級強者。

「轟!」

神台九重天初期!

神台九重天後期!

金核一重天初期!

接連斬殺數位金核之後,麥哈爾的境界,轟然破入金核一重天,驚天的青芒劍氣,撕裂長空,放眼數十位金核之中,無人可擋其一劍。

遊走的持劍姿態,擊殺一位又一位金核,不給任何的圍殺之機。一時之間,和亞文在大戰之中,碎裂金核的麥哈爾,越戰越強,直復巔峰。

「嘶!」

遠處,楓行雲和福布不約而同的倒吸一口冷氣,目光中,充斥著無法掩飾的深深震撼。斬殺十四位金核,斬殺斬妖公子,斬殺少家主亞文,一件件驚天的戰績,猶如烙印一樣,印在兩人心頭,久久無法退散。

亞文,是少家主,是在整個托斯家族內,都是不同凡響的人物。

他們和亞文一比,有著莫大的差距,平時在托斯家族之內,是絕然不敢招惹亞文的存在,此時亞文被麥哈爾斬殺,又怎能不驚?

特別是福布,他可是和楓行雲有仇的存在,臉上的肉都擠成一團,有一種似哭非哭的表情,他沒有想到,遇上了連亞文都敢都能斬殺的強者。

實在是太過於倒霉!

「轟!」

一股金核三重天的威壓,轟然隨著劍光橫掃,所過之處,迸發一道又一道衝天的血色,達到這個境界,全場沒有人在能擋下他的一劍。

一劍過處,金核位位隕落,沒有任何的生機。

當麥哈爾將在場三十餘位金核境強者斬殺之後,體內境界一陣轟鳴波動,突破四重天初期,中期,後期,達到了金核五重天的程度。

磅礴的威壓擴散,重壓千鈞,令風雲潰散。

一收即放,銀星長發飄飄的麥哈爾,收劍入鞘,踩在滿是劍痕,針芒撕裂出的瘡痍大地上,神色淡淡,目光恢復了以往的深邃平靜。

眼下,他達到了此行的目的,消滅根源,將斬妖公子一系連根拔起。至於和托斯家族的少家主亞文,起了這樣的衝突,也只能算是一件意外。

也就在此時,在麥哈爾,楓行雲,福布的注視下,蒼穹陡然暗了下來。

「轟隆隆!!」

驚天巨響轟鳴。

蒼穹之上,無邊無際的烏雲從八方匯聚,強烈撕扯著,形成一道龐大無邊的渦旋,以云為盤,雲海浪潮沸騰,烏雲遮日,天地霎時無光。

也就在這道龐大的烏雲渦旋形成之刻,內里悶雷之音滾滾,一道又一道撕裂天穹雲層的恐怖罡風倒卷,裂出一道恐怖無比的漆黑豁口。

「這是什麼?」

麥哈爾,楓行雲,福布,齊齊感受到一股莫大的恐懼,心悸,駭然之意,最弱的福布都忍不住顫抖,彷彿內里有一頭洪荒猛獸在蘇醒。

「是想要破壞百劫域的試練規則嗎?」

一聲斥吼滾滾傳開,響在耳畔,就在麥哈爾三人之後,一道掠行在虛空之上的青衣男子朝著豁口之內低喝,長發飛揚,周身屬於伯爵級的滔天威壓,擠壓天地元空氣浪,擴散出駭人的波動,和氣機,威壓天地。

「是這一域的域守!」

楓行雲低呼,也只有這一域的域守,才是伯爵級別的絕世強者。

.(未完待續。) 九天深處,罡風雲層之後,存在著九顆龐大圓球的無垠虛空邊緣。

十道偉岸的人影,已然全部站了起來,目睹著下方域內大戰過程,直至托斯的少家主亞文斃命,眾人影中,才發出此起彼伏的吸氣聲。

「好一個劍道領悟靈神合一的年輕人!」

怒急而笑的聲音,從心緒顫抖的挲梭系主口中傳出,響徹在這片虛空邊緣,夾帶著不加掩飾的怒火,隨著話語,空間都似震了幾震。

「挲梭!」荀珂系主不由開口,少了几絲針對,多了几絲安撫,「日後,他們都將是南聖庭之內的棟樑,何必為了一敗,而斤斤計較?」

「亞文看似敗了,實則還有手段未曾施展,未盡全力!」有其他系主,開口安慰,「只是讓這個小傢伙,暫時佔了一點便宜而已,不會對亞文造成影響,畢竟,自古以來,成長起來的強者,何人沒有過敗績?」

「夠了!」

一聲淡淡之音從挲梭系主口中傳出。

沒有任何預兆的,挲梭系主一步邁出,自虛空之上,激蕩起陣陣洶湧漣漪,朝著罡風層下走去。隆隆聲中,如利劍呼嘯穿梭的罡風,層層潰散,無邊的系主之威,鎮壓打通出一條寬敞大道,直通下方百劫域之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