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牧司此刻有種跟湛海惺惺相惜的感覺,雙方都是被楚塵虐過的。

湛海點頭,他也忽然有些理解湛牧司面對楚塵時候的無能為力了。

「放心吧,就算他用上了妖術,他也不能通天。」湛海冷冷地盯著不遠處的楚塵。

「可現在……」湛牧司的話語戛然而止,忽然間似乎想到了什麼,神色頓時激動,心臟彷彿快要蹦出來,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聲音輕微地顫抖著,「難道是……」

湛海看了一眼湛牧司,嘴角輕輕地上揚。

湛牧司哈哈大笑,忽然地,身子陡然僵硬,旋即抬手就是一拳,朝著湛海的腦門砸了過去。

砰!

湛海本來就在楚塵的攻擊下負傷,並且對湛牧司根本不設防,頓時慘叫了一聲,踉蹌地後退了兩步,「你……」

還沒說出來,耳邊就傳來了湛牧司極其驚慌失措的叫喊聲音,「我……我又控幾不住我技幾了。」

湛牧司掄起了重尺,朝著湛海砸了過去,湛海狼狽地躲避,同時憤怒吼起來,「混蛋,快滾開!」

可湛牧司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了,一邊大吼大叫,一邊眼神充滿著驚恐地看著楚塵,從這一刻開始,楚塵將徹底成為他的噩夢。

他這輩子都不願意再出現在楚塵的方圓千米之內了。

他是魔鬼。

轟!

湛海最後還是強勢地一腳將湛牧司踹飛了出去。

跟著湛牧司一起被踹飛出去的還有一個人,伴隨著一陣不可置信的驚呼聲音,來自北斗派宗師巔峰的慕容乘風被九玄門強者擊飛了出去,身子猶如斷線風箏一般飛出去,落地的時候,還將廣場上的青石磚塊都砸破了好幾塊。

周圍的武者們隔著百米都能感受到恐怖。

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如果是他們的話,這一拳,絕對能夠令他們直接一命嗚呼。

「你們也太慢了吧。」呂師叔目光掃了一眼,似乎有些不滿意其餘幾處戰場的戰況,搖搖頭。

眉宇間,根本沒有將三宗乃至正統大派都放在眼內。

此時此刻,眾人的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起了他剛剛說的那句話……

重整武者界秩序。

從現在的場景來看,九玄門,還真的有這份實力。

湛無敵也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如果不是還有後手,恐怕……今天戰龍島,真的要徹徹底底被九玄門踩在腳下了。

湛無敵抬頭,看了一眼四周圍。

戰龍島首席護法。

武道宗師榜第一。

湛雷霆,也是時候該現身了!

「有請大護法!」湛無敵的聲音響落。 林小木看到這裏,皺了皺眉,想到了大白……

「大白,不想死就給我衝出去,吸引那犀牛,再撞幾下房屋就要倒了。」林小木大喊道。

「主人,你又要我去做誘餌。」大白不滿道,「算了,為了這種美好溫馨的日子,我去。」

大白僅僅是抱怨了一句,接着身影快速衝出了房屋,朝着變異犀牛挑釁。

「來呀,你個大塊頭,醜八怪。」大白使勁嘲諷著,在作死的邊緣瘋狂試探。

犀牛終於被激怒了,轉身朝大白攻擊,大白仗着身子靈活,和犀牛追逐奔跑了起來。

大白也聰明,不跑出太遠,就在附近這一塊。

「我要換個地方,這裏這個角度不太好了。」楊然道。

「嗯,那你小心!」林小木點點頭,「阿刁,大白,堅持住,楊然很快就能幫你們解決。」

主人,你別光站在樓頂喊呀,你倒是做出點實際行動呀。這是阿刁和大白此刻的內心獨白。

楊然找了一處灌木叢,距離兩隻犀牛都沒有超過五十米,這是在迷霧中她能掌控的最大距離了。

大白漸漸的反應有點遲緩,明顯感覺不對勁。

「遭了,大白中迷霧的毒了。」林小木心裏一驚,「楊然,大白不行了,它中迷霧毒了。」

不用林小木提醒,楊然也已經看到了大白的狀態,她此刻正全神貫注的盯着那犀牛。

只見大白一個動作遲緩,犀牛的尖角就要頂上它了,這要被頂上,那不得直接來個透心涼,大白卒,享年**歲。

「砰!」

楊然終於開槍了,她總是會在最心跳的時候開槍,可能她喜歡玩這種心跳的感覺吧。

可這次玩的有點大意了,倒不是說楊然失手了,子彈可是打中了犀牛的眼睛,按理說犀牛應該疼痛停頓動作。

奈何這犀牛異常強大,絲毫不顧一隻眼睛已經瞎了,它不但沒有停緩動作,反而更憤怒的朝大白頂去,似乎要把所有的憤怒痛苦發泄在大白身上。

完了,大白這次完了,我應該會很內疚吧,是我害了大白。林小木此刻覺得很對不起大白。

「砰!」

又是一槍,這一槍與眾不同,驚天動地,用林小木的視角來看,那就是不管彈道、軌跡都是和上一槍一致。

還是打中同一個地方,子彈都打穿了犀牛的眼睛,從肉裏面出去了。

「哞……」

變異犀牛凄厲的叫聲響起,大白躲過了透心涼,死亡臨近的恐懼加迷霧的毒素,讓它癱軟在地上,喃喃自語。

變異犀牛終歸是倒下了,林小木趕緊跑下樓去,他要趕緊出去救治大白,不然它要麼被迷霧毒死,要不被迷霧致變異,被自己人殺死,反正不管哪種結局,好像對它都很殘忍。

阿刁還在和另一隻犀牛周旋,楊然已經可以安心,毫無壓力的瞄準最後一頭犀牛了。

林小木來到了大白身邊,只聽見大白閉着眼睛,一個勁的在嘀咕。

「該死的主人,這次被他害死了,我不怪他,反正他也要被反噬。」

林小木聽到這裏,差點沒忍住轉身就走,讓大白死了算了。

這還沒完,大白還在嘀咕。

「唉,可惜了呀,好不容易習慣了這種生活,主人雖然人不咋滴,但還算重情義,阿刁雖然笨了點,但還是很好相處的,女主人漂亮又心善,就是發飆的時候喜歡拿狙擊-槍……」

林小木實在是聽不下去了,什麼叫他人不咋滴,他打斷了了大白:「喂,你還死不死呀?」

大白聽到聲音,虛弱的睜開了眼睛,看着林小木:「主人,這是幻覺嗎,最後臨死前還能見到你。」

「我有個請求,我死後能不能將我埋在狡兔三窟那裏,不然我怕有人掘我墳墓……」

林小木:「……」

大白繼續嘀咕道:「主人,遇到你們真好,我以前也是和睦的一家三口,後面……唉,也好,總算可以去陪它們了,不然我膽小,不敢死。」

說着大白眼睛紅了,林小木似乎還看到眼淚了。

這就是兔之將死,其言也善吧。

林小木這個時候已經拿出了一顆土蛇膽,直接塞進了大白的嘴巴,道:「放心,你死不了,趕緊吃下去。」

大白本來還有很多話的,此刻都被土蛇膽給堵住了,大白囫圇的將土蛇膽吞了進去,剛想繼續說着什麼,忽然發現自己身體的異樣。

它閉嘴了,一下從地上竄了起來,看着林小木:「主人,我沒事了。」

然後大白就跟個沒事人一樣,大搖大擺的走進屋內,蹲坐在門口看着外面的一切。

留下林小木獨自一人在外頭凌亂,這前後變化也太快了點吧。

最後一頭犀牛也被楊然打中,失去了行動了。

林小木懶得理會大白了,他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拿出了史詩級匕首,將毫無還手之力的變異犀牛全部解決。

這匕首是真的不錯,狙擊-子彈都打不穿的犀牛身軀,在這匕首下輕而易舉的就削開。

變異犀牛被遊戲面板分解了,林小木這次收穫滿滿,除去那些肉和血,那三顆晶核就珍貴無比:兩顆稀有級晶核,一顆是史詩級晶核。

楊然還在灌木叢里待着,她露出了一個頭,對着林小木笑了笑。

林小木瞬間覺得,楊然這個老婆找的非常Nice!

「不錯,大家表現都不錯,合力擊殺了三頭強大的變異犀牛,今晚加餐。」林小木開心道。

這時,大白很不和諧的聲音傳來:「主人,你好像什麼都沒幹,光站樓頂了囔囔了。」

林小木:「……」

楊然:「好像是那麼回事。」

阿刁:「現在想想,確實。」

「我是掌控全局,懂嗎?你們見有哪個元帥打仗親自上陣的,不都是在後方排兵佈陣嗎?」林小木辯解著。

迎來的是楊然和兩隻動物鄙視、不屑一顧的眼神。

好吧,我承認了,我再一次完美的吃了一次軟飯,這次的軟飯竟然還包括一直母兔子,這胃恐怕已經胃潰瘍了,以後就叫我軟飯流吧。林小木無力再辯駁了。

這時,林小木看了眼楊然那邊,詭異的一幕讓他心都揪了起來。可收藏、投資

改狀態之前每天一更。進入考試月了,「預習」任務繁重,存稿不多,敬請諒解!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像是熱情地推銷著自家保險的推銷員,水上隼人用力地拍著手上那份動作分鏡,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你看這份新的設計,瀧谷源治帥吧,帥也帥過了,那就得表現林田惠無敵的實力了,得給觀眾帶來一種壓迫感。」

「你不要看瀧谷源治的每一次帥氣攻擊都被擋住了就覺得自己的形象受到影響了。」

《向陽處的日娛》第三百四十一章收工 蓋頭禁制在路上賀清影要掀沒掀時,已經解了,現在夢尋抬手輕輕鬆鬆掀了蓋頭,眼睛紅紅的看着他。

佼佼烏絲,玉帶珠花,嬌面紅霞襯,朱唇絳脂勻,巧眉杏眼,讓賀清影一時看愣了,特別那雙充滿淚水的大眼睛,亮晶晶的。

夢尋看他表情,猜他可能又想起了自己是神仙這件事,目光在他身上掃了掃,這是他們今天第一次見面,即便手也牽了,人也抱了,卻是第一次看着對方的眼睛,兩個被別人安排的人,第一次對對方表達同情。

好像看對方的眼神都帶着憐憫,她見他膚白如玉,劍眉星目,鼻樑高挺,唇色橘紅,端莊剛正,一身紅衣金線龍紋熠熠生輝,屈膝蹲在自己面前看着她,一隻手搭在屈起的膝蓋上。

即便蹲著一樣絲毫不減威嚴尊貴,倒添加了幾絲煙火之氣,好像天上的神仙下來體驗生活來了,現在對她這個要哭不哭的人很好奇,蹲下來看一看發生了什麼事,並且真的問了句:

「你怎麼了?」

說完又慌了,立了起來,準備找手帕之類的吧,她搖搖頭,制止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