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狼人的船隻都不大,一艘船上頂多就十幾個人,而且非常的簡陋,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

海狼人的兵器也只有木槍,連弓箭都沒有,可是這種木槍在海狼人的手中,卻比弓箭都可怕,投擲出去,可以穿透厚厚的船幫!

在打劫的時候,海狼人竟然出動近數十艘船,上面有兩三百海狼人,手持木槍,襲擊過往船隻。

他們會先把木槍投擲到對方的船幫上,木槍上拴著繩子,這樣就等於在小船和對方的大船之間連接了一道繩索。海狼人就憑藉這道繩索迅速讓小船靠近大船,然後沿著繩索爬上大船,大肆殺戮!

這些海狼人的身材要比普通人高兩個頭,而且臂粗腰圓,非常的健壯。他們的模樣還保留著狼的樣子,身體卻像是人,習慣直立行走,全身毛髮,會說人話,但是在作戰的時候,卻習慣用狼嚎來傳到訊息。

看著那些海狼人此刻已經退到了島上,正站在礁石上對著船隊耀武揚威的喊叫著,玄寶眼睛一眯,對身後眾人說:「如果用埋雷之法,逼迫海狼人下來,與我們一戰,此法可行?」

陰蛇王臉色一變,看著玄寶說:「帝尊是想單人匹馬上島?可是如果海狼人以我們的兵士做人質,該當如何?」

玄寶也愣住了,嘆息著搖了搖頭。他的確想藉助赤虹流雲和原界,一個人登上狼牙島,將玄雷埋在島上,這樣狼牙島就會發生大爆炸,海狼人在驚慌之中,除了從島上逃離,根本沒有其他的出路!

而到時候,玄軍也可以跟海狼人在海上面對面的戰鬥了!以玄軍戰船的威力,在海上不用懼怕任何勢力,就算是海狼人,也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可是玄寶卻忘了狼牙島上還有自己人,他們被海狼人給劫持上去,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是死是活?誰也說不清楚。

之前已經有翼人想飛上狼牙島,可是差點沒被木槍給射死!所以到現在為止,眾人還是對島上的情況一無所知,這對玄軍是非常的不利!

蛟兒走過來,對玄寶說:「相公,有點不對頭!五姐說過,海狼人並不聰明,而現在從他們的戰術來看,卻非常的狡詐,勢弱而圍之,勢強而避之,這樣的打法不是他們能想出來的?」

玄寶眉頭一皺,看著蛟兒說:「你的意思是說,狼牙島上有高人?」

以前在打京都的時候,玄寶遇到了紅毛怪,那是狽精,那是專門在狼王面前出主意的,狡詐而貪婪。

現在這些海狼人的身邊,難道也有這樣的一個人物?要知道狼雖然多,可是狽卻罕見,這裡就有一個狽人? 海面上很安靜,可是在狼牙島的外面,卻有著近萬玄軍在虎視眈眈,在狼牙島上,還有上萬海狼人在嚴陣以待!

大戰前的寧靜令人難受,有種喘不過氣的壓抑。海狼人縮在島上不敢出來,玄軍現在也進不去,玄寶真的感覺到了心急如焚!

「相公,你乾脆帶開靈天兵上去,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然後你們就帶凡兵利用小船做正面進攻!」蝶軒有些心急的看著玄寶和三位神王說著。

這個僵局必須要打破,上面還有人質,那些海狼人可不是請玄軍上去做客的,他們在上面每時每刻都有喪命的危險!

旁邊的蛟兒搖搖頭說:「四姐,萬莫心急,現在最怕的就是那些海狼人用我們的兄弟做人質,而不是打不過他們!用不著開靈天兵,相公的原界里還有的是人手,可是如果沒有摸清我們的人現在的情況,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玄寶和三大神王全都神情嚴肅的點點頭,這件事的確是目前最棘手的,如果玄軍沖的狠,那些海狼人肯定會殺死人質,這種事對於生性殘暴的他們來說,也是輕而易舉,習以為常!

「稟告皇上,大將軍在下面發現了一些東西,請皇上過去查看!」一名玄兵上來,對玄寶拱手說著。

玄寶點點頭,對眾人招呼了一聲說:「走,咱們都去看看!」

眾人下了箭樓,也不用小船,直接進原界,然後登上了玄威號。這艘船是船隊的主要護衛船,火力強大,僅次於玄福號。

祁海平一直不肯設立帥船,有帝尊和神王在此,他就老老實實的做一名小兵,把指揮權給了仙羊王。

不過在行進的時候,他卻一直是在後面壓陣的,而到了打仗的時候,他卻衝到了前面,首當其衝!

仙羊王曾經多次告訴他,自己不過是帝尊的護衛,而戰鬥的指揮權還是在他這個大將軍的身上,可是卻不管用,祁海平依舊是退居二線,凡事都要稟告仙羊王。

玄威號上擺著兩具屍體,穿著的服飾非常簡陋,都是剛才在交戰時,死在弓箭下的海狼人。

見到玄寶眾人過來,祁海平趕緊迎上來,拱手對眾人說:「帝尊、王爺、各位娘娘,你們看,這些人不是海狼人,而是凡人!」

「什麼?」玄寶和眾人大吃一驚,快步走到了屍體旁邊,見兩名兵士用鉤子鉤開屍體身上的衣服,露出了裡面光滑的肌膚。

當然這些人的皮膚並不是真的光滑,可是跟海狼人那全身長毛的外形相比,凡人的皮膚就顯得的光滑細膩的多了!

這屍體從遠處看,是海狼人無疑,臉上的特徵很像海狼人,耳朵變長,嘴巴突出,頭上和脖子上,長滿了粗黃的長毛。

可是他們的脖子下面,就基本上沒有這種長毛了,另一具屍體上的長毛,也是長到胸口,往下就沒有了!

「他們是獸化人,不是真正的半人獸!」畫兒認真的對玄寶說:「他們身上沒有野獸的氣息,還是人!」

藍月兒有些奇怪的問她:「那人就是人,怎麼能變成野獸呢?難道是因為中了魔毒?」

其實獸化人大家也都見過,之前從大草原上追殺魔虎的弟子,那就是一個獸化人,那是因為他中了魔毒才發生的變異。

畫兒搖頭對眾人說:「不是魔毒,如果是魔毒的話,他現在已經是真正的獸化人了!這是妖毒,這些海狼人裡面有妖物!你們看他們的脖子!」

兩名玄兵根據畫兒的提示,馬上去翻查那兩具屍體的脖頸,果然看到上面,赫然有兩個已經結疤的齒痕!

海狼人裡面有妖物,這就可以證明了之前玄寶眾人的猜測,這些海狼人的確已經不是普通的半人獸了!

「我現在知道他們劫走我們的人有什麼目的了!就是想做成半人獸!」蝶軒哼了一聲,氣呼呼的說:「還得什麼,咱們的兄弟都要變成狼了,這豈不是比死還要可怕?」

蛟兒搖搖頭對蝶軒說:「四姐,急不得!我們在島上至少有近千兄弟,如果強行攻島,海狼人很可能會以他們為人質,到時候兄弟救不出來,發而會害了他們!」

連心點點頭說:「要想用妖毒把一個凡人變成半人獸,不是那麼簡單的!你看這些屍體,連面部相貌都有了改變,這不是一天兩天能夠完成的事情!所以,我們不能著急,要想好對策。」

眾人一起點頭,玄寶看著前面的狼牙山,沉默不語。現在最棘手的就是那些被擄上島的兄弟們,怎樣才能在海狼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成功解救出他們呢?

幾名玄兵想著用鐵鉤將屍體扔下海,鐵意卻攔住他們說:「別動!把屍體留在這,你們走吧!」

祁海平有些奇怪的看著鐵意,卻不敢出聲詢問,只是求助的看向玄寶。

見到鐵意就蹲在屍體旁邊,也不顧臟臭,用玄兵手中要過來的鐵鉤,不停的翻查著屍體,看的非常的仔細,雖然不知道她要做什麼,卻還是對著祁海平點點頭,讓他不用去管。

連心蹲在她的身旁,掩嘴看著屍體說:「六姐,你在找什麼?是想怎麼破解妖毒嗎?」

「這個我可不拿手!」鐵意微微一笑,眼睛始終沒有離開屍體,對連心說:「我只是覺得,我可以模仿他們的樣子,就像是這樣!」

說著話,鐵意的身上,開始長出粗黃的長毛,然後眼睛變大,額頭變窄,嘴巴慢慢的凸出來,森白的牙齒變得又粗又尖,很快就變成了海狼人的模樣!

「啊!」眾人看著鐵意現在的樣子,一個個全都驚呼出聲,只有玄寶和小茵兩人相視一眼,微笑著看著鐵意說:「意兒的幻化術精進了!」

前端時間,眾女的神技都有各種各樣的突破,只有鐵意的境界停滯不前,這讓她表面上雖然有說有笑,可是內心卻非常的焦急,也很自卑。

這兩天在海上,經歷了海嘯、風浪,看著大海的喜怒無常,天地間的風起雲湧,鐵意突然感覺,自己之前想的一些東西,偏離了正確的方向!

這種偏離就讓她的境界受到了限制,無法突破,這兩天她終於領悟到,自己應該去想什麼,在修為上應該去朝什麼方向努力!

幻化術的精髓,不是挪用,把這個地方沒有的東西,從別的地方借用過來。這是搬運術,而不是幻化術!

真正的幻化術,在於一個「幻」字上,何為幻?就是空虛的,不真實的。何為幻化?就是奇異的變化,把本來沒有的東西,真實的呈現出來。

現在鐵意就是在本來自己不存在的樣子,變幻出來呈現在眾人的面前。當然,這需要一個示例,就是地上的那兩具屍體。

此刻,眾人的面前就出現了一個海狼人,跟地上那兩具屍體的模樣看不出任何的區別!

眾人一直目瞪口呆的看著鐵意變回自己原來的模樣,一個個搖頭說著:「太棒了!好厲害!」

鐵意走到玄寶的面前,看著他說:「相公,我要去狼牙島上!讓我混進海狼人之中,這樣才能摸清敵人的實力!」

這是目前玄寶最想得到的訊息,只有摸清敵人的情況,這一戰才能打的有準備,有把握!

「可是這樣做很危險,一旦露出馬腳,那就完了!」連心和鐵意從小一起長大,姐妹情深,一聽到鐵意的主意就擔心起來。

蔚兒瞪大了眼睛說:「六姐,你能把我們全都變成海狼人的模樣嗎?我們姐妹一起去,這樣就能彼此照應了!」

鐵意搖搖頭說:「不能!我現在只可以對自己進行相貌上的改變,無法去改變別人!其實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好處,一旦發生情況不妙的時候,就可以隨時隨地的隱藏起來!你們不用擔心我,島上有那麼多的海狼人,我往人堆裡面一藏,誰也不會注意!我們要打仗,就必須要知道敵人有多少人,都分佈在哪裡,我們的人現在哪裡,情況如何?如果連這些都不知道,我們怎麼打?所以,讓我去吧,等我把情況反饋回來,就可以攻打狼牙島了!」

眾人聽到她這樣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玄寶沉思了一會,終於下定了決心,點點頭對鐵意說:「好,那我送你過去,你一定要萬事小心,如果有危險,一切以保護自己為主!」

「我來接應六姐!」一旁的幻姬對玄寶說:「我可以有半柱香的隱身時間,這個功夫應該能夠接應六姐!」

眾人臉上一喜,蛟兒拍手說:「差點把十四妹的這份本事給忘了,由你來接應六姐,那就不會有問題了!」

「不用接應我,只需要把我探明的情況送出來就行了!」鐵意笑著對幻姬說:「有我在島上,就算是在作戰的時候,也能起到裡應外合的作用,我不著急回來的!」

蛟兒看著她說:「現在的問題是,十四妹怎麼跟六姐聯繫呢?島上那麼多海狼人,想要找到六姐就太不容易了!」

眾人一聽,也都點點頭,一旦上了島上,就要隱藏自己的行蹤,不能暴露,這樣的話鐵意就不能對幻姬有任何的提示,那在萬人之中,如何相認?

藍月兒扭過頭,對著小豆芽說:「喂,小板子,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拿出來嗎?要是我把我的給六姐,就剩你的,看你怎麼玩!」

小豆芽撅起了嘴巴,一臉不情不願的從懷裡掏出了一顆鴿蛋大小的靈石,遞到了幻姬的手上,嘴裡說著:「十四姐,這是我的寶貝,它叫傳聲石。你一定要好好保護啊,用完了還要還給我的!」

幻姬莫名其妙的看著手中的靈石,對小豆芽說:「傳聲石?這是用來幹什麼用的?」 傳聲石當然是用來傳播聲音的。

玄寶從海底帶回來大量的靈石,那些原本都是定海石珍的基石,也是正宗的靈石。

藍葉三童原本就好玩,現在有了這麼多的靈石,當然不會放過,於是三個小丫頭就天天湊在一起琢磨著怎麼玩這個靈石最有意思。

有一次三個小丫頭在原界白雲山上,進了小豆芽當初修鍊點金術而變成的那個金洞裡面,被藍月兒的坐騎大蟲給叫了一聲,差點震隆了三人的耳朵,這才發現,原來在這種金洞里,聲音是會被放大,而且傳播的很遠。

於是三童就想著那靈石裡面掏空,做出一個內置的進洞,上面留出幾個小孔,用來說話是不是也能傳播很遠?

沒想到這麼一做,還真做出了一種好東西,三童每人一個小金球,完全裹著靈石,即便是站在百丈之外,小聲的說話,對方也能聽得清清楚楚!

於是三個小丫頭就把這個東西叫做傳聲石,因為自己覺得都是小孩子的玩具,別人肯定看不上,還會恥笑她們長不大,所以不好意思拿出來,想不到現在,竟然能夠派上這樣的用場!

畫兒當場演示效果,她自己跑去了玄福號,讓鐵意留在玄威號,而幻姬拿著傳聲石騎著白馬飛上了天空。

「喂喂,你們在哪裡?聽到了嗎?」鐵意的傳聲石裡面,傳來了畫兒的說話聲,連站在旁邊的人都可以清晰的聽到,眾人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看著鐵意手中的這個小東西。

就好像畫兒鑽進了這顆小石頭裡面了一樣,裡面似乎藏著一個小人,在不停的說著話。

從頭船到尾船,至少有五百丈的距離,居然還能聽得清清楚楚,這也就是說,如果拿著這幾顆小石頭,就算是讓鐵意去了狼牙島上,也能隨時跟大家聯繫!

這樣就大大的加強了鐵意的安全,眾人也就徹底放了心!將傳聲石放好,鐵意完全變成了海狼人的模樣,就像是在外面穿上了一層毛皮,所以並不會有春光外泄的危險。

沒有跟幻姬飛上天空,而是由蛟兒帶著她一起下了海,過了一會,鐵意的聲音就從畫兒手中的傳聲石里傳出來:「我已經上了狼牙島!」

眾人就坐在玄福號的甲板上,認真的聽著。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方法,除非是鐵意主動要求,眾人絕不主動說話,以免聲音被別的海狼人聽見。

這個傳聲石還有個特點,那就是必須對著那幾個小孔說話,才能讓對方聽到聲音,否則即便是周圍天雷陣陣電閃雷鳴,別的人也是完全聽不到!

所以當鐵意不說話的時候,眾人也就失去了對海牙島的了解,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過了一會,鐵意的聲音再次傳來:「我們之前看到的,殺死的,都是狼奴,真正的海狼人在島上,沒有出戰。這裡很可怕,有很多的骷髏!」

即便是從傳聲石里只是聽到了聲音,眾人也感受到了蛟兒的緊張和害怕,看來島上的環境很惡劣,不過想想也不奇怪,海狼人這麼殘暴,就算要擴充狼奴,也不會留下所有俘虜的性命,他們畢竟很喜歡吃人肉,有了俘虜也不會全都留下來,總是要吃掉一部分的!

現在自己的那些弟兄如何?也被他們吃掉了嗎?還是已經中了妖毒?鐵意還沒有說,所以眾人也無從知曉。

要找到那些人,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成功的,就算鐵意現在已經扮成了海狼人的模樣,也不可能在島上肆無忌憚的走動。

半人獸比起半獸人來說,更多的保留了一些野獸的本能。而狼群在野獸之中,也是出了名的等級森嚴,成員各有司職,能與之相比的種群並不多,除了蜜蜂和螞蟻。

所以鐵意必須要小心的去查探情況,儘可能的去接近一些比較私密的地方,才能將整個狼牙島的情況摸透。

一直到了晚上,兩邊都沒有動靜,玄軍沒有進攻,狼牙島上的海狼人也沒有進行突圍。

只不過令玄寶感到震驚的是,當他們派出鐵意深入狼牙島的時候,那幫海狼人竟然也派出了不少人潛入海底,摸查玄軍船隊的情況!

那個妖物的確很聰明,有著超越常人的狡詐,而且戰鬥經驗非常的豐富,有這麼一個對手,玄寶也感覺到了一絲棘手。

不過他再聰明,也不可能像鐵意一樣,擁有幻化術,變成玄兵混入玄軍之中,只是利用海狼人潛入水底,對上面的船隊進行觀察,還曾經試圖進行破壞,被蛟兒識破,放出神獸,咬死了兩個海狼人之後,倉惶逃走了!

這一次海狼人的屍體跟之前的不一樣,全都是真正的半人獸。也就是說,狼牙島上派出來的斥候,全都是真正的狼兵。

這說明一個情況,那些由凡人做成的狼奴,水性並不強,不足以擔任這種偵查的任務!

所以玄軍要打的時候,真正要全力應付的,那為數不多的狼兵而已,這些狼奴其實就是用來犧牲的,用人命來拼!

船隊沒有去進攻,但是不代表雙方就沒有作戰,地鳶帶著翼人去騷擾了一下狼牙島外的副島,進行了小規模的戰鬥,抓了一個俘虜回來。

這個俘虜就是狼奴,狼毛已經覆蓋到了胸膛,說明他身中妖毒的時間已經不斷了!

離開了自己的隊伍,這個狼奴顯得非常的狂躁,沒有命在旦夕的那種驚恐,攻擊性很強,誰靠近都會齜牙咧嘴的去撕咬。

幾名玄兵把他綁在了一根木樁子上面,讓他動也不能動,小茵帶著姐妹們就站在旁邊,仔細觀察著他的一切行為反應,然後取走一點他體內的血液,放進了五蘊寶盅。

夜幕降臨,沉寂了很長時間的傳聲石再次傳出了鐵意的聲音:「他們晚上要進行夜襲,狼兵會大量參加!你們要千萬小心!我現在已經變成了狼兵的模樣,進入了後山,這裡有幾個山洞,我懷疑我們的人就在裡面,我要進去看看!」

玄寶很想讓她停下來,一般這樣的地方都會有重兵把守,可是他不敢說話,生怕會因此而引起不必要的危險,所以只能把話憋在心中。

海狼人既然保留了大量的獸性特徵,那他們的眼睛在黑暗中要比凡人敏銳的多,所以要想衝破包圍,在夜間偷襲是一個很好的辦法。

玄寶馬上叫來三位神王和祁海平,進行夜間作戰的部署和準備。仙羊王皺著眉頭說:「海狼人的水性之前咱們已經見識過了,的確是非常的可怕,他們在水中可以潛伏數個時辰而不用換氣,如果利用水下進攻的方式,咱們防不勝防!」

「咱們避開不就完了?反正他們的窩就在這裡,他們也跑不了,等天亮了,咱們再回來那就行了!」神鼠王聳了聳肩膀,一臉無所謂的說著。

陰蛇王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說:「那明天呢?你也知道人家的窩在這裡,走不了別的地方,可是人家能耗得起,咱們呢?天天要在這裡對峙?你怎麼知道明天他們就不會殺死我們的人,逼迫我們退兵?」

「這…」神鼠王怔住,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陰蛇王的話是有道理的,要拼耐性,玄軍肯定會輸,這一點毋庸置疑。

玄寶抬頭看著祁海平說:「祁將軍,你有什麼計策?我知道你是從老寅軍裡面走出來的將領,對於海戰,你比我們要熟悉的多!」

「末將無能,實在是想不出什麼辦法!不過皇上只要下令,刀山火海末將都去得!」祁海平一臉慚愧的看著玄寶,彎腰說著。

仙羊王的臉拉了下來,瞪著祁海平說:「老祁,我看你是越活越倒退了是吧?當年跟倭鳥人打仗的時候,也沒見你這麼窩囊啊!怎麼著,我讓你做了一個大將軍,還是瞎了眼了不成?就你現在這種水平,我當初何況把你提上來?」

「末將無能!給元帥丟臉了!若元帥收回成命,削了末將的職務,末將也毫無怨言!」祁海平臉色漲紅,小心翼翼的對仙羊王說著。

這一番話把仙羊王氣的,一腳就踹在了祁海平的身上,嘴裡罵著:「窩囊廢!我告訴你,現在我不是什麼元帥了,本王是玄朝三大王之中的仙羊王,你給我記住了!你們軍中的事情,我可以督戰,但是不直接插手!早知道你如此,我就不舉薦你為將,真是浪費了我的一番心意!你這樣人,就跟娘娘們手中拿著的傳聲石有何二樣?上面下了命令,你來傳話給下面就可以了?這樣的將軍,我玄軍人人都能做得!」

這番話把祁海平罵的頭都抬不起來,只是玄寶的眉頭卻皺了起來,因為他跟祁海平可不是頭一次打交道,以前的祁海平並非是這個樣子的,怎麼現在變成了如此懦弱之人?

「小茵!」玄寶皺眉喊了一聲,等小茵走過來,玄寶指了指祁海平說:「看看他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小茵知道玄寶指的是什麼,也就走到了祁海平的面前。祁海平想著爭辯自己沒有什麼問題,可是看到眾人那一張張嚴肅的神情,終究是嘆息了一聲,老老實實的站著不動,任憑小茵對他的檢查。

旁邊的雀舞微微一笑,對祁海平說:「祁將軍,如果青葉姑娘知道你是這麼一個將領,你猜她是開心還是鄙夷?」

此話一出,祁海平的臉上瞬間變得漲紅,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雀舞說:「娘娘…末將不知道娘娘在說什麼!」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