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人忌憚戰神的威力不敢大肆開戰,也清楚有戰神在他們跑不了所以也不離開。

他們偶爾見到重力適合的行星也會登錄輪流稍作休息。

諾亞一直對伊恩好奇不已,問他:「你為什麼一直不出來?」總不會是毀容了吧。

其他人總會想辦法接觸陸地,否則在星空中呆久了,容易產生一種真空恐懼症,讓人對沒有附著的狀態產生抵觸,對機甲戰士實力的發揮有很大阻礙。

反觀戰神里的伊恩,卻一次都沒出來過。


很多人都想看一看駕駛戰神的伊恩的神姿,可惜的是一直沒有那個機會。

諾亞嘀咕道:「該不會長在裡邊了吧。」

時間在一個個小插曲和一次次小型戰役中一天天過去,戰場的形勢一直沒有太大變化。

直到四天之後,一艘行駛速度極快的艦艇沖入聯邦軍中,降落在一顆小行星上。

「這一路可真是驚險重重!」馮洋下了艦艇就對一旁的馮毅說,隨後就撲過去在對方懷裡蹭了兩下,「哥哥,你瘦了。」

馮毅將一個面罩給馮洋帶上,說:「你還指望我在這種情況下會胖起來?」


兩人邊說邊在前邊帶頭,後方有被十幾架機甲保護著被抬出來的大箱子。

他們很快就找到了戰神所在,那個地方太好找,哪裡亮光,哪裡人聚集的最多,就是哪裡了!

見到戰神,馮洋現實出神的眼饞了一會,心想著伊恩駕駛戰神確實比唐宇駕駛更有氣勢的多,更有存在感,他甚至能感覺到從對方身體上散發出的有如實質的威壓。

「感應液送到了。」馮洋簡單道。

「很好。」十多米高的戰神低著頭,看著馮洋。

被伊恩表揚,馮洋心情很好,一雙黑亮的眼睛彎了彎,「那麼,你能告訴我,唐宇在哪嗎?我要將反應式給他。」

「給我就可以。」對方語氣淡淡道。

「……」雖然想討價還價,可一想,眼前是他的偶像,再多的抱怨也說不出口來。

伊恩輕鬆的拎起了那個大箱子,一把抗在肩上,隨後,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一飛衝天,似乎朝著更邊界的地方駛去。I640 戰爭愈演愈烈,原本想要作壁上觀的其他聯邦再也無法保全自身,紛紛派出最強兵力。

時空亂流處在一個多月後時間中,一直在源源不斷向外傳送機甲,可想而知海德人機甲總數會達到一個什麼樣的恐怖程度。

當然,也正是因為這點,讓所有聯邦都意識到,這一次的戰爭,很有可能關乎他們所有人的生死存亡。

這個共識一達成,他們立刻派出重兵,不再留有後手,將全部兵力全部派往德里克及周邊,力爭在最短時間內用最小的損失結束這場突如其來的入侵戰。

讓所有人一直有所疑惑的,是海德人似乎認定了某一個方向,並不全部向外擴散,否則以聯邦最開始的戰力是根本攔截不住的。

而那個方向,目前有戰神進行最後攔截,也就使得所有海德人都無法離開這個範圍。


「你說他們的目的會是什麼?難道這條戰線上有什麼決定性因素嗎?為什麼他們不試試別的地方?」有的士兵不解的問。

「你沒聽希克聯邦傳出的說法嗎,說這條路徑應該是對方最節省能量的路徑。」另一名士兵道。

「哦對,這條線路上的能量場最適合能量補給……」

從兩個人所穿的制服可以很輕鬆的看出他們並不是希克聯邦的士兵。

在戰場輪值下來的期間,士兵們最常討論的就是這些問題。

「哎,說起希克,最近好像很少看到他們,你發現了嗎?」之前說話的人突然道。

「還真是,你不說我都沒注意到,今天之內已經碰到其他所有聯邦的人了,可一個希克人都沒有。」

「我也只遇到了兩名,看起來只是中等駕駛師而已。」

「難道他們的人都派往了前線?」

最前線,由於戰神只在海德人對聯邦產生過大威脅時才會出手,但每次出手都會造成海德人一方巨大損失,少則瞬間損毀十幾架機甲,最令海德人恐懼的一次,戰神一口氣打碎了他們三十四架機甲。

要知道,那可是他們將近十幾分之一的戰力,而對方只是一個瞬間的出手……

自那以後,海德人懂得收斂了,堅決不會對聯邦做出太大傷害,打定主意等待援兵到來,除此之外,不想再惹戰神出場。

至於戰神為什麼不一口氣擊潰他們,他們認為這也許是戰神受到了某種限制。

而此時,被海德人深深忌憚的戰神,已經出現在星空中,海德人涉及到的最邊緣的對角方向。

戰神只用了五個小時,就來到了這邊。

他現在距離德里克不是很遠,就在軍營稍遠一些的地方。

再有五個小時,戰神將從這邊再回到之前與馮洋、諾亞他們分開的地方。

屆時他將完成環繞整個海德人所分佈地域一周。

戰神離開邊緣的這段時間,海德人並未察覺,也沒發現戰神並未隨同大部隊追擊他們。

這都要多虧唐宇的計劃。

唐宇設計了戰神的出戰套路,要麼不出手,要出手就讓對方損失慘重,結果對方果然如他所料,不敢做太大動作,怕引出戰神。

正是因為對方的這種避禍心理,使得他們在沒看到戰神時,不僅不覺得奇怪反而很慶幸。

即使有人察覺到戰神一直沒再出現,那時候他們也已經環繞一周,回去了。

戰神的駕駛線路大體上是個橢圓,可卻絕對不是規則的,中間有許多支路,彎彎繞繞,如果星空可以分為上下的話,那麼在遙遠的星空上方可以看出,戰神的運動軌跡組成了一副極其奇異的圖形,圖形就像藤蔓扎進一隻薄殼的雞蛋,又從中延伸出尖細的絲。

並且戰神所經過之處,都會留有一道淡淡的黃紋。

從上空拉近之後,會看到黃紋並不淡,反而散發著耀目的金芒。

在戰神後方極不顯眼之處,還能看到一隻巨大的螞蟻似得獸族,他正沿著每一條「藤蔓」和「細絲」穿梭。

——唐宇,你居然能把我族的傳送陣範圍擴到如此之大,這絕對不可能是你們聯邦人或海德人可以做到的,你到底是誰?

蟬的意念傳遞進戰神中,並被伊恩和唐宇接收到。

除了伊恩,目前大概也只有蟻族才能夠察覺到唐宇的存在,並與他交流了。

——你曾經說『唐宇』並不是我的名字,所以你認為我是誰?

唐宇記得在蟻族空間最後一戰中,蟬曾經用觸角傳遞給他這句話,他一直很在意,因為即使是另一個身體,他的名字也叫『唐宇』,為什麼說他還有別的名字?

——你的名字叫阿瑞斯。聯邦的人一直叫這架機甲為『戰神』,阿瑞斯這個名字又很常見,所以我沒能將你與它聯想在一起。

如果它早知道,唐宇現在也許就不存在了。

唐宇接收到蟬的意念,靜靜的不說話。

如果現在他有身體的話,一定會皺著眉。

他應該是『唐宇』,而不是『阿瑞斯』。

——蟬。

唐宇沉默中,伊恩突然叫著雄蟻的名字。

——何事,戰神的男人。

伊恩挑了挑眉,在蟬的眼中,他居然是依附於唐宇的。不過現在不是探討這個的時候,他的雌蟻體|液不夠了。

——能否再提供一些這種液體,還差三分之一。

——這可不是我們原來講好的。

——或者我現在就去獵殺一隻雌蟻。

伊恩可不是在開玩笑,他不像唐宇那麼好講話,而且他現在也有實力再找到一群蟻族並獵殺其中的雌蟻。

蟬似乎是在思考伊恩所說話語的可行性,當它斷定戰神有那個能力的時候,雄蟻妥協了。

他的身體在星空中可以任意變換大小,為了讓速度更快,它現在的身體幾乎與戰神一樣大。

蟬快速的接近戰神之後,揮舞著巨大的前足,直接將身側的真空劃破,像一個袋子一樣,破口一裂開,立刻能夠看到裡邊的東西。

——我這裡還有一些,但我不會妥協第三次。

在他看來,唐宇等人偷走他的雌蟻,再次見面他沒下殺手,已經是一次妥協了。

伊恩二話不說,直接將對方遞過來的有些乾癟、卻還能看出是雌蟻的物體,塞進他一直提著的那個箱子里。

比原定時間還早了一些,伊恩就已經回到了邊緣。

蟬並沒跟過來,他們只在德里克附近約定了見一面,並且蟬也沒有那個速度跟體力跟著戰神繞如此大一圈。

蟬已經為了接下來的計劃,去了它該去的地方。

將所划的團徹底連接成一個閉環之後,伊恩所經過的所有地方頓時閃耀出一片金光,並像是在發出某種嗡鳴聲一般,跟著一同有規律的閃動。

閃耀的金光最開始並沒引起士兵們和海德人的注意,畢竟在宇宙中,能發光的東西太多,五顏六色也不稀奇。

可當這金光越閃越亮,越來越盛大,慢慢讓人開始無法直視時,兩方人才戒備起來,慌忙的想要撤離這個詭異的地方,卻發現,金光發出來的地方看起來很近,實際上卻遙不可及,完全將他們兜在裡邊。

諾亞剛從戰場上下來,此時又立刻翻躍而起登上機甲,並迅速布置所有人員。

「那些金光的目的不明,除了正在參戰的人員,其他人待命后不準隨意移動,不準離開劃定範圍。」

話音落後,諾亞的機甲一飛衝天,向著最近的金光的方向駛去。

那些光芒具有某種欺騙性,諾亞行駛了一會就發現了,因為無論他的速度多快,他都無法接近。

諾亞沒有盲目的衝出去太遠,很快分析起來。

正看向金光的目光卻被一處奇異的點吸引,只見那個金點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戰神?伊恩你回來了!你知不知道那些金光——」諾亞話沒說完,就感覺不太對勁。

戰神正拖拽著金色的『尾巴』朝他駛來,而那『尾巴』正連接在他要詢問的那些金光之上,遠遠的拖拽而來,形成一條耀眼的金河。

兩秒鐘之後,諾亞就明白那些金光是怎麼回事了,那個無邊無際的、散發著閃耀顏色的金光,竟然是戰神弄出來的?

那到底有什麼作用?伊恩想要做什麼?

伊恩說有事要離開十幾個小時,讓他在這裡拖住海德人,竟然去劃了一圈金光回來?

「這到底是幹嘛的?」與此同時,諾亞立刻下令全體無需驚慌,金光不會傷害聯邦士兵。

「很快你就知道了。」伊恩的聲音從通訊器里傳出來。

——伊恩,我不知道我的計算是不是準確無誤,也不知道這股毀天滅地的能量一旦激發出來,能否受控,唯一可以保證的是這個巨型傳送陣可以將海德人傳送出很遠很遠,遠到駕駛機甲的他們有生之年絕對回不來。

海德人的外表看起來與聯邦人沒什麼差別,可他們因為每一個都在精神力或者腦域方面有著特殊構造,所以他求助於蟬,與其共同製造了這個大傳送陣,專門針對所有在範圍內的海德人。

而唐宇還下了個更大的賭注。

他不可能一輩子呆在戰神里,他想要回到原來的身體,必須要有比路納布的箭矢更強大的能量。

而在整個星系乃至他一生所能到達的最遠處,恐怕也不會再有這麼一次絕佳的能量大爆發的機會了。

所以,唐宇打算趁著傳送陣開啟時,回到他自己的身體。

這個想法他之前已經告訴伊恩了,對方一直沒說話。

唐宇知道對方與他一樣很矛盾,但因為他的堅持,伊恩才沒有開口反對,只是在他第二次提起這件事時,對他說:「如果你不回來,那我們第三世再見。」

弗朗哥看著來到德里克的人越來越多,一雙黝黑的雙眼泛起難言的期待之色。

「已經有人察覺到希克的人越來越少了。」奧加文對他說道。

「沒關係了,半個小時之後,我們的人就將發起對其它聯邦的總攻。」

「你說馮洋帶著一個箱子走了,不會有問題吧?」

「只要再等半個小時,一切都將成為定局,一個馮洋、一個伊恩、一個唐宇、隨便任何人,都無法阻止我們了……」I640 ——這個時候,弗朗哥上將應該也有所行動了。

漂浮在星空中,看著整個星空中越閃越亮的金色光芒,唐宇說。

他一直懷疑弗朗哥另有所圖,為了獲得時間,他不惜犧牲海德人與生俱來的能力,如果不是有更大的圖謀,單純說**上一個聯邦女人,唐宇不相信。

他看弗朗哥,絕對不是一個會為了**情而放棄追求強大的男人。

所以唐宇一直在關注弗朗哥的動向,並與伊恩做了各種假設。

伊恩的思路在某些時候,還是更靠近弗朗哥的,然後唐宇就終於發現了弗朗哥的真正目的。

弗朗哥是想趁著海德人入侵時,在其它聯邦都將兵力運往德里克時,一舉攻打其它六大聯邦!

六大聯邦與海德人的實力在這一世基本不分伯仲,因為這些聯邦已經早有準備,並且在海德人入侵之初,就控制住了對方蔓延的步伐,戰鬥起來不會過於分散己方的兵力。

弗朗哥正是看準了這一點,並確定戰爭結束后,兩方不論誰勝出都不可能再有抗衡他的力量,更何況他已經在星際戰爭開展的如火如荼之時,就全線入侵了所有聯邦。

弗朗哥一直有隱藏起來的勢力,這唐宇他們早就知道,之前一直不知道這股勢力對方要用在什麼地方,以為是戰爭時的殺手鐧,現在看來,正是他用來侵略的工具。

唐宇在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將他的想法告訴了伊恩。

當時弗朗哥上將正興緻勃勃的將伊恩派往最前線,牽制最有可能脫離掌控的一部分。

伊恩就將計就計,用其它聯邦的實力空虛做餌,引出弗朗哥的最後一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