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李修平,這才緊緊只是第一步而以!相信過不了多久,我便會將你踩在腳下!」

看著生死不知的李飛鴻,整個李家門外出現了短暫的平靜,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了一個念頭:「堂堂天元城三大世家之一的李家,完了!」

「啊……你們所有人都得死!」一聲陰冷和悲創的聲音傳來,隨著聲音的傳出,幾道身影帶著恐怖得威壓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

聽到陰冷的聲音,洛天心中一緊,雙拳緊握,一絲血跡順著手掌緩緩的流出,咬著牙低吼道:「李修平!」 婚不由己:強勢總裁離遠點 第十四章李修平

「你們都得死!」陰冷的聲音傳進了所有人的耳朵中。

隨著聲音的傳出,幾道人影瞬間來到不知死活的李飛鴻的身前,一個一襲白衣的青年將李飛鴻抱起,滿臉悲痛之色。

「李修平!」洛天咬牙切齒的看著那個滿臉悲痛的青年,心中有著一絲快意,看著這個毀了自己一切的人,洛天心中長長的舒了口氣,感覺即使今天死在這裡,也值了。

「怎麼?李修平?心裡疼吧?後悔吧,後悔當初沒有直接殺了我!」洛天冷笑著,嘲弄起這個當初高高在上的人。

李修平眼神猙獰的望著洛天,自己當初視其為螻蟻,事到如今,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廢物居然可以翻盤。

「王凡,去將他給我擒下,我要將他碎屍萬斷!」李修平沖著跟自己一起前來的王凡說道,而他自己則是跟著另外一名看起來年紀六十多歲的老者,全力的救治起李飛鴻來。

「好!」王凡遲疑了一下,面帶複雜的看著由於透支過度強撐著的洛天,他不禁想到洛天當初被踢出山門時,那陰冷的眼神和如同笑話一般的豪言壯語。

王凡沒想到,這才短短的幾個月的時間,自己當初都可以隨手捏死的廢物,居然成長到可以讓李家覆滅的地步,他,是怎麼做到的?

一串串的疑問在王凡的心中響起,不過眼下還是將洛天拿下為好,否則李修平那裡也不好交代,想到李修平的恐怖,王凡心中猛的一顫。

「洛天,你還真是讓人意外,不過現在的你虛弱無比,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別讓我親自動手!」王凡走到洛天身前,淡淡的說道。

「想抓我?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洛天眼中露出瘋狂的神色,而手中則是多了兩枚褐色的丹藥。

「爆體丹!」王凡看到洛天手中的兩顆爆體丹,心中不禁冷笑洛天的不自量力。

洛天本就虛弱,之前還服用過一枚爆體丹,如今在次服用兩枚丹藥,無異於雪上加霜,在王凡看來經脈根本就承受不住藥力的衝擊。

然而洛天卻不管不顧,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丹藥扔進了口中,盤膝坐在地上開始煉化爆體丹來,畢竟不同一顆,兩顆爆體丹想要煉化掉還是很困難的。

「哼!想當著我的面煉化丹藥?真是異想天開!」王凡冷笑一聲,身形一閃朝著臉色潮紅的洛天奔去。

王凡探出一隻紅色的手掌,朝著洛天的丹田拍去,如果拍中的話,不說現在的洛天,即使是全盛時期的洛天也脫離不了被廢的結局。

古雲,王鵬飛見到洛天此刻的危機,但卻無能為力,想要幫助,但兩人此刻也是虛弱無比,都有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古雲則是不斷的祈禱著那位前輩在暗中,否則今天不說洛天,即使是古家和王家都會為李飛鴻陪葬。

「碰!」狂暴的火屬性元氣散發而出。

「火木雙屬性體質!」王凡有些難以置信,不敢相信小小的天元城居然還有這種天才,而沒被飛雲門發現。

「千雪!」古雲看到站在洛天身前的古千雪,臉上露出驚喜,此刻他們這邊的高端戰力,唯一個還有一戰之力的也就只剩古千雪了。

「哼,雙屬性天才又如何,區區煉體四重,也想和我斗?」王凡身軀一震,煉體五層的修為散發而出。

「雖然古千雪是雙屬性天才,但是與自己可是煉體五重,而且自己又是在飛雲門的弟子,比起這小小的世家弟子強了不少,想必要壓制住古千雪也不成問題」王凡思量間朝著古千雪奔去。

古千雪經過剛才的激戰,早就已經精疲力盡,而境界上跟王凡又差了一個等級,時間不大便被王凡壓制住。

終於在釋放出一招大落陽掌的時候,古千雪終於有些堅持不住,被王凡一掌拍在了後背之上,嘴角溢血。

王凡走到古千雪的身前,心中暗嘆可惜,本應該是天之嬌女般的人物,此刻卻要隕落在自己這個在飛雲門算是中等的弟子手中。

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之心,王凡的手掌高高的抬起,狠狠的朝著古千雪的頭上拍去。

「吼!」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聲龍吟之聲響起,讓拍下手掌的王凡略微遲緩了一下。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身影如風一般的來到王凡的身前,一隻布滿五種顏色的拳頭狠狠的將王凡砸飛了出去。

「五,五行體!煉體五重!」王凡顫抖的看著眼前被五色元氣包裹著的洛天。

此刻洛天的周身被五條彩色的元氣長龍包圍,一股煉體五重的氣息自洛天的自身散發出來。

趴在地上的王凡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洛天,他沒想到洛天居然變成了傳說中的五行體。

正在救治李飛鴻的李修平和那個老者看到洛天是五行體,眼中也露出一股不可思議的眼神,不明白洛天是怎麼變成的五行體。

洛天此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強大,他成功的依靠爆體丹的藥力,激發出潛藏在體內龍虎鍛體丹的藥力,進階煉體五重。

雖然剛剛進入到煉體五重,但不要忘了洛天可是五行體,哪裡能是王凡可以比擬的,只是簡單的一拳就將煉體五重的王凡打的倒飛出去。

王凡站起身來,看著洛天,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哼!五行體又如何,不過是剛剛進入煉體五重而已!」

「但是收拾掉你足以!」洛天嘴角冷笑,彷彿一頭人形凶獸,猛的沖著王凡衝去。

「哼!真以為我那麼好對付?雪雨皇印!」王凡不敢小斂洛天,直接用出了自己的武技。

一枚深紅色的印法從王凡的手中飛出,帶著陣陣的波動飛向洛天。

洛天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雙拳緊握,並沒有釋放任何武技,只是低吼一聲,縱身朝著血色大印衝去。

看到洛天如此小瞧自己,王凡臉上冷笑,自己的武技可是黃級中階的武技,他相信即使洛天在變態,也不可能抗的住。

虛弱無比的古雲和古千雪等人則是自信的看著洛天,洛天在煉體四重之時便可憑藉爆體丹將煉體六重的李飛鴻打敗,別說現在面對的只是煉體五重的王凡。

相對於王凡這種小角色,古雲更加擔憂的是在那邊全力救治李飛鴻的李修平和那名老者,那兩人的氣息讓古雲心顫,心中更是升起一股無力感。

就在古雲擔憂的時候,洛天的拳頭已經狠狠的應上了王凡施展的的雪雨皇印。 第十五章兩個年輕人

「碰……」震天的響聲響起。

王凡被眼前的景象震呆了,他自信的武技,居然被人徒手給打破,他怎麼也不相信洛天可以做到這一步。

不等王凡反應過來,洛天化身一道殘影,來到了王凡的身前,布滿元氣的拳頭落在了王凡的丹田之上,另一隻手伸出抓住王凡的脖子,將其提了起來。

「洛,洛天,你要幹什麼?,你不能殺我!我可是飛雲門的人!」王凡驚恐起來。

「哦,飛雲門,反正估計今天老子也要死在這,到不如殺你做個伴!」洛天冷笑起來。

然而不等洛天手下用力,一陣前所未有的壓力,讓洛天漸漸的鬆開了手指。

「結束了!」一襲白衣的李修平,臉上無悲無喜的站在那裡,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語氣平淡。

熟悉李修平的人都知道,李修平顯的越是平淡,心中便是更加憤怒,只有殺人才能平息李修平的憤怒,比如上一次一個世家招惹到了李修平,結果第二天一家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被人滅門了。

「我真沒想到,一條臭蟲也能泛起浪來!」李修平淡的看著洛天,一陣陣的威壓從他的身體中散發而出。

洛天臉上冷汗直流,可卻是在笑著:「現在後悔又有什麼用,老子現在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很顯然現在我是賺的!」

「恩,上次放過你,結果讓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所以,這次我決定這次,你得死!」李修平淡然一笑,只不過這笑容在洛天看來,太過可怕。

洛天從來沒小看過李修平,但沒想到此人不但修為驚人,心智更是可怕,父親被殺,卻還能做到如此淡定,洛天自問做不到。

「以前我視你為螻蟻,現在依舊如此,只不過強壯一點而已!」李修平高高在上,一襲白衣無風自動,一根潔白的手指緩緩的朝著洛天一指。

「嗡……」洛天感覺自己彷彿陷在了沼澤中一般,想要動彈,卻根本無法移動分毫。

冷汗不斷的從洛天的臉頰流淌下來,他萬萬沒想到李修平居然強大到如此地步,洛天估計李修平現在最少也是煉體八重。

李修平緩緩的向前邁了兩步,洛天瞬間感覺到周圍的元氣混亂起來,四周傳來的壓力又是強出了幾倍。

眼看著快要堅持不住的洛天,古雲臉上掙扎了一下,強撐起身軀沖著那名老者喊道:「飛雲門,你們難到忘了規矩?門派不可參與世家的鬥爭!」

「不過是區區天元城的世家而以,居然還敢管起我們飛雲門的事來了,你算什麼東西!」老者冷笑了兩聲,撇了撇嘴。

「那你告訴我,飛雲門又算個什麼東西?區區煉體九重而已就敢如此囂張?」一道霸道的聲音響起,彷彿滾滾的雷鳴一般,而說話的那名飛雲門長老,卻是倒退出去,一絲鮮血從嘴角流淌下來。

在李修平散發的氣勢下,本已經快要堅持不住的洛天,聽到洪亮的聲音,感覺周身一輕,壓力瞬間消失。

洛天口中喘著粗氣,後背已經被汗水所浸濕,疑惑的看著朝這裡走來的一壯一痩兩道人影。

李修平也是眼神凝重的看著兩人,嘴裡淡淡的吐出三個字:「化骨境!」

被震飛的那名長老,臉上並沒有露出怨毒之色,反而是露出一絲恭敬之色,雖然自己是飛雲門長老,但對於化骨境來說,卻是沒什麼震懾力,畢竟這裡不是飛雲門。

在一群人的注視下兩人走近了人群中,輕輕的走到洛天的身前,上下打量著洛天。

人們看著兩人,心中不禁都倒吸了口涼氣,不是震驚兩人的修為,而是震驚兩人的年紀,真是太年輕了。

李修平自認自己是個天才,但碰到到兩人也有些自慚形穢,其中一人一身健壯的身軀,身體中彷彿有一股爆炸般的力量,讓人詫異的是此人四周居然有著青色的元氣緩緩流動。

另一名則是一身黑衣,給人的感覺就是冷,非常冷,黑色的元氣瀰漫在身體的四周,站在那名健壯青年的身後。

「這就是咱們的小師弟?看起來也不怎麼結實嗎!」健壯青年不斷的打量著洛天,對洛天品頭論足起來。

而黑衣青年也是不斷的打量洛天,冰冷的眼神中傳達出一種善意的目光,讓洛天詫異不以。

「那個……不知道二位前來有何貴幹,在下飛雲門長老史泰平,還請不要阻礙我飛雲門辦事!」飛雲門長老看著眼前不停說話的健壯青年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忍不住打斷道。

「滾!」似乎是被飛雲門長老打斷了說話,健壯青年很是不滿,冷冷的說了一句。

健壯青年伸手一揮,剛剛站起身的飛雲門長老便又倒飛了出去。

「你!」飛雲門長老平日里作威作福慣了,哪裡受過這種氣待遇,奈何實力遠不是人家的對手,只能鬱悶到吐血,看著健壯青年與洛天交談起來。

「二位是?」洛天疑惑的問著眼前的健壯青年。

「哎呀,瞧我這記性,忘了介紹了!我們倆個是你的師兄,我叫雷永,這個冷麵鬼叫季晨,我是你二師兄,他是你三師兄。」雷永拍了拍腦袋笑著說道。

「師,師兄?」洛天徹底迷茫了,自己何時拜過師傅?

古雲聽到洛天的師兄的時候,一顆提到嗓子的心終於放了下來,被一名古家弟子攙扶著走到了三人身前。

「洛天,沒錯,你的確有個老師,只不過沒現身而已,我當初收留你也是你那位師傅授意的!」

洛天依然有些迷茫,不過也算明白了,自己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被人家收為了弟子。

洛天心中很是鬱悶不禁大罵了一聲:「這特么叫什麼事啊?」

「哎呀,很複雜,老頭子說他暫時有事不能出來,等到了五行門你自己問就好了!」雷永煩躁的揮了揮手。

雷永的聲音雖然不大,但這周圍的人都是聽的真真切切,當眾人聽道五行門的時候,都是看著雷永和季晨露出尊敬的神色。

而那名飛雲門的長老,更是差點癱軟在地上,李修平也一改之前的淡然,不過很快便消失不見,誰都不知道他在想著什麼。 第十六章動身

人們不得不震驚,如果說飛雲門是在這天元城和附近幾座城中說一不二的話,那麼五行門則是天元大陸整個北部的霸主,在整個天元大陸能夠和其抗衡的門派也數的出來,飛雲門對五行門而言只需要吹口氣,估計飛雲門就得元氣大傷。

如果眼前的兩個年輕人將自己這些人殺掉,然後扔到飛雲門的山門外,大搖大擺的去敲門說:「我把你們長老殺了!」

估計掌門連個屁都不會放,只因為他們是五行門的弟子。

「你們兩個是五行門的?」飛雲門長老終於忍不住,再次出聲問了出來。

「小師弟,就是這幫雜碎要殺你?」雷永聽到那個史泰平的話,轉過身,指著史泰平和李修平說道。

「恩呢!」洛天點了點頭,心中暗嘆今天的命是保住了。

「初次見面,師兄就將他們抓起來,給你當見面禮了,看你如何處置他們!」雷永腳下一蹬地,閃電一般朝著史泰平奔去,而季晨則是化身一股黑煙,飄向了李修平。

「你!」史泰平沒想到雷永二人說動手就動手,連防備都沒準備好,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雷永制服,封住了修為扔在了洛天的腳下。

「哼!史泰平,屎太平,你這名字起的也滿有個性的的!」雷永無所事事,開始揶揄起史泰平的名字來。

而李修平看到飄向自己的黑煙,眼神中露出凝重,伸手從懷中拿出一把長刀,用力的朝著黑煙劈去。

「黃級武器!」從沒見過黃級武器的洛天不禁有些擔心起來。

黃級武器比起黃級功法和黃級武技更為少見,洛天也沒見過黃級武器,不知道到底有多厲害。

巨大的刀芒飛速的朝著季晨飛去,一道深深的溝壑從刀芒的下方形成。

季晨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冰冷的聲音,從淡紫的嘴中傳出:「井底之蛙,自不量力!」

看到洛天眼中的擔憂,早已經站在洛天身邊的雷永輕笑道:「放心吧,老三的實力,即使是我也有些擋不住,別說只是個小小的煉體八層的修士了,只不過我估計老三已經動了殺意了!」

雷永說的並沒有錯,李修平雖然是天才,但是卻分跟誰比而已,比起雷永季晨這種即使是在五行門中也是佼佼者的天才而言,李修平只是個笑話而已。

刀芒瞬間來到季晨的身前,而季晨彷彿沒看見一樣,一動不動。

「殘影!」李修平暗道一聲不好,但為時以晚,一股冰冷的氣息在他的身後升起,李修平跟本反抗不過來,便被季晨提了起來,封住修為,與史泰平長老一樣,扔到了了洛天的身前。

看著如此戲劇性的場面,周圍的人都有些瞠目結舌,強勢歸來的李修平,本來以碾壓的局勢將洛天逼上了絕路,沒想到半路殺出這兩個煞星來。

洛天看著倒在地上的李修平,輕笑起來:「沒想到你也會有今天!」

「我知道,你會放了我的!」李修平晃了晃頭,雖然沒有了剛才的風采,卻依然淡定自如。

聽到李修平的話,洛天心中殺意涌動,李修平太過聰明了,算到了自己不會殺他而是放他回去,如果自己殺了他,心中永遠便會有心魔,對自己日後的修行不利。

「你走吧!回去告訴陳雲婷和那個執法堂長老一聲,半年之後我會再去飛雲門,一討我被廢之仇,到時候我也會親自將你擊敗!」洛天冷冷的說道。

洛天說完,終於在也堅持不住,兩隻眼睛一翻,暈倒過去。

……

天元城自三十年前便被李,古,王三家掌控,然而讓人們怎麼也沒想到的是,其中最為強勢的李家卻因為一個年輕人而淪落到覆滅的地步。

洛天,這個在幾個月前寥寥無名的的一個年輕人,卻在幾個月後徹底改變了天元城的格局。

此刻古家一座清幽的院落中,一個青年正對一隻殘破的槍尖發獃,而旁邊一個肥碩的胖子在那抓耳撓腮,想上前去打斷,卻明顯有些不太好意思。

「呼……」洛天長嘆了口氣。

「這枚李家的槍尖,到底有什麼用途,為什麼總感覺怪怪的,而且當初發現它的時候,紀元之書也是有些反應!」洛天喃喃自語。

「哎……洛天怎麼還在看這個破玩應啊!放棄吧,你想想,要是寶貝的話,李修平早就拿走了,還能輪的到你嗎?走吧,我爹找你有事」古雷朗聲開口。

「恩,怎麼了?古伯父找我?」洛天輕輕答話,視線離開槍尖,隨古雷朝著會客廳走去。

古家會客廳,此時古家所有的重要人物都坐在那,等著洛天的到來。

古千雪,古家的天之嬌女,站在古雲的身旁,眼睛不自覺的向外面看去,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最近這一陣子,心中總是有個影子在閃。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