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塵傲然當場,面對強敵無懼無畏:「即便我有罪,也不是你們說殺就想殺的。別忘了,這裡還有武府,還有屬地府衙,難道你們能夠代替武府和府衙的權力?比城主大人的權力還大不成?可以生殺予奪?」

「虧你還知道有城主大人,洛塵你死罪難逃!」連峰雙眼都要噴火,這還是他第一次在青山鎮人前壓制不住狂怒,眾目睽睽之下再次被洛塵躲過攻擊,他殺機更盛。

「什麼?城主大人!」

武府管事和府衙張大人像是猛地感應到了什麼,幾乎同時一個機靈,急忙轉身游目四顧。

與此同時,一道不算響亮的聲音,也傳進了眾人耳畔:「城主大人口諭,洛塵天賦不俗,在青山鎮與連峰可同稱之為武道天才,現有北風城武府特招兩人直接晉級成為精英弟子,兩日後前往北風城武府,不得有誤!」

內院門口,一個身著錦袍的護衛武者,緩步邁入,神色氣息凌厲無比。不是別人,正是曾經將洛塵帶去城主府為徐慧治病的那個城主府護衛。

事實上,洛塵強大的精神感知力,早就察覺到了來人,他並非衝動殺人,而是故意為之。他知道城主徐木風欠他一個人情,即便對方不是來為他做主的,也不會讓他死在這裡。

「連峰,有父親口諭在此,還不住手!」

看到城主府護衛武者,徐慧緊繃心弦也是猛地一松。

有父親這道口諭,相信四族和連峰也不敢造次。只要過了今日,至於其他以後再說。

噗——!

不知道是氣得吐血,還是連番出手失利導致,連峰臉色難堪地張口噴出一口血水,目光冷厲而怨毒。

洛塵如此囂張,偏偏城主徐木風口諭又突然橫插一杠子,明顯要偏袒保護。他殺又殺不得,戰又戰不得,這種鬱結之氣越來越多,簡直讓他發狂。

不過徐慧和洛塵此時卻很清楚,連峰之所以氣得噴血,很大程度上是他的武道之心導致。正常情況下,出現偏差的武道之心要是得不到及時穩固,別說吐血了,走火入魔都有可能。

啪!啪!啪!

不過也就在這時,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個身穿華服錦袍,披著藍色披風的年輕武者,面帶笑容拍著手,出現在城主府護衛武者身旁。

他淡然一笑道:「徐姑娘別來無恙,西門正這廂有禮了。不過小姐千金之軀,怎麼在這地方和這些阿貓阿狗混在一起,還對連峰兄如此呵斥,似乎有失大家風範喲!」

此時此刻,連峰那個氣,緊握刀柄的手爪都因為用力過猛,骨節發出噼啪的力量炸裂聲。

當場被洛塵殺掉四族武者,不吝於抽打四族臉面,更沒將他放在眼裡。甚至現在,城主府這道口諭明顯是萬金油的命令,想要平息淡化這裡的紛爭。

不過看到那藍色披風的男子出現,臉上的怒容當即消散無形,仿似根本沒出現過一樣。

反觀徐慧,臉色卻是一變,錯愕中帶著些許震驚。此時不用說,洛塵也能看出些什麼。

當即冷冷一笑道:「既然是阿貓阿狗待的地方,那你出現在這裡,又算什麼東西?」

這人出言不遜,一開口就將所有人罵了個遍。對於這種人,洛塵從不會給予好顏色。

「放肆!你找死!」

轟地一聲,西門正釋放出駭人戰力,驚人殺機震懾全場。

首當其衝的洛塵,更是猛地一顫,感覺連身體血氣都被死死壓制。

不過西門正似乎並不打算真的出手,恐怖殺機一閃而逝,臉上的憤怒也轉瞬即逝,換做滿面春風微笑著看向連峰道:「家有家規國有國法,既然有城主大人的口諭,連峰兄就讓該死的蠢貨再多活幾日又何妨?」

「西門兄所言極是,城主大人和上級武府之令,作為武府弟子不得不從!」

似乎西門正身份不俗,向來孤傲冷漠的連峰,神色露出前所未有的謙恭。

接著他目光一轉,又看向洛塵冷冷道:「但有些事情,終究是要有個結果的!」

「不錯,我想要的結果,縱是王侯貴胄,也阻擋不了!」洛塵似乎意有所指,對連峰的威脅絲毫無懼,微微一頓后,接著道:「擋我者,殺!」

不過此刻,除了四族人馬的周圍眾人,包括徐慧在內,無不神色凜然。

尤其是武府主事大人和沈家老一輩管家沈林等人,更是連連搖頭,為洛塵的狂言惋惜。

俗話說禍從口出,結怨一個連峰也就罷了。現在洛塵這般回應,無疑將來人也徹底得罪。

來人是誰?

一品馴獸師:邪王寵妻 從城主府護衛和徐慧的凝重神色不難看出,此人身份背景絕對驚人,否則城主徐木風也不會如此含糊地想要揭過這裡的事情。

此人十有八九就是連家在皇都的勢力後盾,而這也是連峰敢於出手,甚至違抗城主意志攻擊徐慧的砝碼。

少年巫師的煩惱 「有意思,越來越好玩兒了!哈哈,哈哈哈!」

似乎也沒有料到洛塵敢囂張到這般程度,西門正的臉色也是精彩至極。不過他並沒有在多說什麼,而是和連峰一番陰險目光交換后,冷笑離開。

「洛塵,你死定了,絕對死定了!」

隨著連峰離開,四族人馬也蜂擁而去。不過康林在路過洛塵身側時,忍不住冷笑厲言。

他早就聽聞連家和京城西門家族的關係,西門正的身份更是驚人,連北風城主徐木風都不得不禮讓三分的存在。現在洛塵連這人都得罪了,就是有九條命也活不成了。

但是此刻的洛塵,哪裡會將他放在眼裡,他淡然回應道:「快滾吧,曾經和我說這句話的幾個人,全都被我殺死了!」

一句話,平平淡淡,卻聽得康林渾身一個哆嗦,三步並作兩步,快速溜出武府內院!

別人不知道洛塵說的幾個人是誰,但康林卻清楚無比。這次行動中,武向坤和劉振洪,甚至還有連明少爺,全都被洛塵殺死了。

有連峰和強者在場還好,但凡讓他獨自面對洛塵,就有種被一個來自地獄的魔鬼盯上了的恐怖感覺。

不過此時此刻,徐慧和武府張管事等人,無不長舒了一口氣!

事情總算暫時壓制住了,否則再這樣下去,青山鎮非得出大亂子不可。

不過就在眾人鬆了口氣,沈飛也湊上前正要和洛塵說些什麼之際,洛家的小丫頭柳依依突然衝進了武府內院,遠遠地就聲音急促地呼喊洛塵。

「依依,怎麼回事?」洛塵雙眉一挑,心生一道不好的預感。

現在和連家等徹底撕破臉皮,形勢只會越來越嚴峻,發生任何事情都不算意外。但目前唯一讓洛塵放不下的,就只有洛家的族人了。

然而此時此刻,見到小依依突然出現,比洛塵還要擔心的除了徐慧和武府管事之外,還有府衙張大人。

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按照正常情況,他早已烏紗帽不保。現在最怕青山鎮生事的,就只有他了。然而隨著依依開口,他堪堪站起身子的雙腿,又一屁股癱坐到了地上!

「什麼?白蓉被劫持在劉家?還有人企圖焚燒洛家小院?」洛塵大驚,腦袋一陣嗡鳴。

轟!

剛剛壓制平復下去的怒火,猶如火山噴發般,旋即直衝腦門。

他猛地一個轉身,甚至連小依依都來不及多說一句話,直接衝出了武府內院。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鳳有虛頸,犯者必亡!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禁忌,而洛塵的禁忌就是他的親族友人。

殺他可以,任何陰謀陽謀他都不怕。好男兒應自強,當無懼一切阻擋和劫難。

但越過他來對付他的親族家人,那比殺他本人還要惡劣。是以一聽到有人將白蓉擄走,甚至還要燒了他洛家小院,洛塵堪堪壓下的怒火,再次爆發開來。

同一時間,劉家內院!

一個小廝急匆匆衝進後院,一邊小跑一邊焦急大喊:「不好了少爺,是那個,那個洛塵……!」

噗通!

廂房內,剛剛從大鼓聲中平復心緒,正揪著白蓉秀髮將,她,壓,在,身下,目露,淫,光的劉振山,雙腿又是一個哆嗦,再次癱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與此同時,門守在門口的魯罡也是猛地一驚,駭然道:「什麼什麼?你再說一遍!」

「他還活著,他還是活著回來了,呵呵!他會殺了你們的……!」此刻衣衫凌亂,梨花帶雨的白蓉,聞言不由一怔,無助的情緒頓時燃起了希望,冷聲狂笑。

不過她立時遭到了反擊,魯罡三步並作兩步衝到近前,狠狠一耳光將她抽翻:「閉嘴!」

「洛、洛塵,他回來了……!」前去查探消息的小廝,上氣不接下氣地喘息著彙報道。

青雲大鼓被敲響,劉振山立刻便讓他前去武府探查。當打探到洛塵活著從大山深處返回,並且敲響了青雲大鼓時,他和劉振山的反應幾乎一樣。

不過還好,到場時時正好看到洛塵斬殺了幾個四族強者,連峰等人正要以暴制暴誅殺圍攻他。而且看起來,武府管事和府衙張大人,甚至徐慧等人全都驚呆了,並沒有當場阻攔。

「你******,吞吞吐吐的,就不能一次說完嗎?」

獨愛冷心前妻 「哈哈!哈哈哈哈!」

聽到這些,嚇得雙腿發軟的劉振山氣得衝到小廝面前,直接抽了他幾個響亮的耳光。臉色原本陰晴不定的魯罡,也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很顯然洛塵從大山深處逃回一命,想要敲響青雲大鼓將四族行為訴諸武府和官府,孰料結局並不是他想要的,從而惱羞成怒當場殺人。

當場殺人?

這樣的罪名別說還想要揭發四族聯手派出殺手對付他的真相了,就是連峰師兄也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斬殺他,四族人馬更不會袖手旁觀。

在武府內被眾人圍攻?動動腦子就能想到那場景和結果!

而且放眼青山鎮即便有人阻攔,也沒有誰能擋得住連峰。也就是說,這次洛塵無路可逃,必死無疑。是以無論是魯罡和劉振山都只感覺是虛驚一場!

不過謹慎劉振山並不是沒有腦子,在他色迷迷撲向白蓉的同時,仍舊不忘指揮小廝返回武府,繼續探查情況。

然而他並沒有料到,武府內的殺機來的迅猛,消失的也夠快。但在他指使小廝再去探查的同時,那消失的殺機再次爆發,而且出現的地方卻是他劉家府邸的正門。

「你說敲響青雲大鼓的人,是不是腦子壞掉了?青山鎮有武府有府衙,敲什麼大鼓啊!」

「呃,我剛剛來守門前,聽人說有不少四族人馬從大山裡返回了武府,你說會不是……?」

「因為洛塵?不會不會,那傢伙必死無疑,人都死了誰還會為他出頭呢?」

府邸正門口的兩個劉家守門大漢,正你一言我一語地閑聊揣測著青山鎮的異樣。平日里,府邸正門並不需要把守,他們兩人也算是個閑職,逛逛窯子,喝喝花酒,自由舒適的很。

但是今天,他們卻被劉家奴才小廝傳信兒,緊急值守府邸,說青山鎮有大事發生,是以才有了上面那一番對話討論。

不過就在他們話音還沒落地的時候,府邸門口猛地捲起了一陣冷呵呵的陰風。而且伴隨著冷風乍起的同時,還有一道勢如奔雷般的迅猛身影,一下子出現。

「大膽!你……!」

「洛……洛……,你是人還是鬼……?」

待看清那人影,兩人幾乎同時猛一激靈,打了個冷顫,下意識地驚聲後退。

依照探聽的消息,洛塵連大山都走不出,正討論時突然出現在門口,這景象也太嚇人了。

「閻羅!」

低沉的聲音仿若來自九幽,伴隨著兩道刺目的刀芒,兩顆腦袋一下子被削掉離開了身體,甚至兩個守門大漢還能清晰看見自己的脖子迸射出駭人刺目的血柱。

此時此刻,突然出現的洛塵,不似生人亦非鬼魂,而像是索命閻羅般,兇猛而暴戾!

砰地一聲,劉家府邸大門應聲崩碎坍塌,洛塵毫不停留,直奔劉家後院衝去。

「誰?誰敢闖我劉家府宅!」

「站住……!找死!」

門口的動靜極大,立時引起了不少劉家武者的注意,紛紛沖了出來。

但是等看到那出現的人影后,一個個同樣仿若見了鬼般,不由自主地後退。

一個必死之人突然出現在這裡,簡直不可思議!

就在不久前,他們劉家少爺還下達命令,讓所有人做好圍攻焚燒洛家小院的準備。

「上,攔住他,你們快去通知少爺……!」

有武者率先反應過來,企圖指揮眾人進行反擊。

但這反應在洛塵面前根本不夠看,連武師戰力都沒有的普通武者,猶如砍瓜切菜般被碾壓轟殺。

不管是撲向洛塵的還是企圖逃走報信兒的,全都無一倖免。來多少死多少,所過之處只留下一條觸目驚心的血路。

四族為了對付洛塵,早已將府中好手調走,哪裡還有人能攔得住他?

剛剛從武府內院離開的四族人馬全都隨著連峰去了連家,不用想也知道是要商量對策。如果其中那些倖存的劉家武者知道洛塵已經殺入了劉府,恐怕要瘋了。

但是現在,劉家人面臨的不是要瘋,而是死!

猶如一個地獄內衝出的魔鬼,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數條人命被收割。

「這還是那個洛塵嗎?怎麼這麼厲害!」

劉家一個長老模樣的鷹眼老頭兒,怒氣沖沖跳了出來,可一見到洛塵,便被下了個膽寒。

雖然他也是武師四階的強者,但從洛塵身上卻感應到了更恐怖的戰力和殺意。

「少爺……,老爺,快走!」

似乎察覺到了來者不善,劉家現有戰力不敵,鷹眼老頭兒倒是機靈,立即大喊傳信兒。

不過洛塵出手速度也更快,眼看對方叫喊並打出劍刃兵器,立時毫不猶豫施展身法,配合三倍暴擊反攻。

現在洛塵心念白蓉安危,一出手就是狂暴殺招。一個武師四階的強者,足以讓他重視了。

然而洛塵並沒料到,這個老奸巨猾的鷹眼老頭兒,一見敵人如此兇猛,並不像其他年輕武者般真的去搏命拼殺,而是虛晃一劍轉身就跑。

轟隆!

刀鋒中衝出的恐怖力量,直接將對方劍鋒打飛,要不是鷹眼老頭閃避及時,這一擊足以要了他的命。

但他躲過去了,另兩個劉家武者卻沒能倖免,恐怖力量直接轟爆了他們的腦袋!

「逃?」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