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啟天開口道「沒錯,這東西不適合我們,我們的天賦好,只要努力就能到達地武境界!」

這次沒有龍辰等人的摻和很快就結束了這一次的拍賣,最後這三枚上品和武突破丹以二千金幣的價格被拍賣給了一號包廂的客人。

未完待續。 孟天碩點點頭沒說話。

孟少寧卻有些不相信,李廣延只是因為怕耽誤自己名聲,就肯擔了這惡果。

那可是一隻手,不是旁的。

身為一個對皇位有想法的皇子,沒了那隻手,便等於是失了所有的機會。

不過君璟墨既然說的這麼肯定,孟少寧哪怕心中有疑惑,也沒有再去追問,只是開口道:「可是就算是元成帝暫時不追究,他也定然會記在心上。」

「之前你拿了陳王府的那些東西,逼著他一退再退,他就已經積怨在心,如今再加上三皇子一隻手……」

「王爺,你可想好了接下來要怎麼做?」

孟少寧看了君璟墨一眼,沒等他開口就繼續說道:「我不知道王爺有沒有察覺,近來元成帝在軍中的動作越來越多,而且他突然將呂太妃接回宮來,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君璟墨聞言開口道:「呂太妃是我送回宮中的。」

孟少寧和孟天碩都是一愣。

孟天碩皺眉道:「你送回宮的?」

「恩,借了元成帝的口,但是她回宮之前我就已經知曉。」

「為什麼?」

孟天碩不解:「我記得當年元成帝登基的時候,呂太妃就有意回宮,以元成帝生母的身份成為太后,是你一手將這件事情壓了下來,還將她堵在城門之外,強行送去了庵堂。」

「呂太妃算起來應該跟你有仇吧?你為什麼會突然讓她回宮?」

當年那件事情孟天碩也是親身經歷的,先帝駕崩,新帝繼位,呂太妃回宮是順理成章的事情,畢竟自古便沒有一朝太后兩朝帝王的。

可就是因為君璟墨出頭,攔住了呂太妃,態度強硬的保下了太后和太子,硬生生的讓太后依舊是太后,而呂太妃卻在元成帝登基之後,連皇宮都回不了。

照理說,君璟墨和呂太妃應該算是不共戴天了吧,那呂太妃想來也恨極了君璟墨,可是如今君璟墨卻說,呂太妃回宮的事情是他一手安排的,這未免也太不合常理了些。

君璟墨聽著孟天碩的話說道:「我只是覺得,或許我一直誤會了太后和元成帝的關係。」

孟天碩不解。

孟少寧若有所思。

君璟墨手中拿著棋盤上的棋子把玩著,面色冷厲的說道:

「先帝駕崩之後,我就一直護著太后和太子,處處防著元成帝對他們下手。」

「先前我一直顧著朝堂上的事情所以沒有留意,可是上次知道我父兄枉死陽荊谷后,我就細細理了理這些年裡發生的事情,才突然發現,這十年間元成帝不只一次的對太子動手,可是卻從來都沒有出手害過太后。」

孟天碩睜大了眼。

孟少寧沉聲道:「你是說,他沒有動過太后?」

君璟墨揚揚唇:「是不是覺得很驚訝?」

「我剛得出這個結論的時候,連我自己也難以置信。」

「元成帝向來狠辣,也不是什麼會顧念情誼的人,例如先帝,例如太子,還有陳王,但凡涉及到他自身利益的,會影響他手中皇權的人,他從來都不會留手。」 第六十四章,七姐。

七染兒的身旁推了過來一輛銀色的推車,推車上面放置著一塊石頭,這塊石頭和普通的石頭沒什麼兩樣。

台下開始有人議論紛紛,有的人認為這是萬元商會拿一塊普通的石頭來拍賣的。

七染兒開口道「如同諸位所見,這是一塊普通的石頭,但是這塊石頭和其他石頭有著不一樣的關係,你們知道是什麼嗎?」

台下有人喊道「這塊石頭是你摸過的有你的體香對不對?」說完引得所有人哄堂大笑。

七染兒陪笑道「好了,不和大家開玩笑啦這塊石頭看似普通其實不然,我們商會的專家也是無意間在一塊古墓中發現的,這塊石頭內封存了一門戰技。」

七染兒拿起石頭微微激發元力,石頭散發著柔和的白光,柔和的光元力很快就遍布了整個拍賣行。

龍辰的腦海內再次響起了藍的聲音「那個石頭內的戰技必須搞到手!」

龍辰看向拍賣台,七染兒將石頭放到推車上開口道「由於我們不確定這塊石頭內的戰技是什麼類型的,但是通過品階就知道這是一個很強大的戰技!所以拍賣價格為一百金元幣!注意!我們不知道什麼等級可以用請大家再三決定之下在購買!拍賣開始!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十金幣。」

台下不斷發出唏噓聲,有的人在猶豫要不要購買,有的人在猶豫結果,強大的戰技還好如果是輔助那就廢了。這些不算上,算上等級的限制,只能天武和地武以上的使用那就更糟糕,有的人已經止步於和武境界了。

龍辰看著趙晴開口道「趙晴幫我的忙,把這個東西拍下來,對我有用!」

趙晴開口道「沒問題。」說完趙晴將外面的小姐叫了進來開始拍賣。

七染兒開口道「三號廂的顧客拍賣價格一百五十金幣,還有沒有顧客要拍賣了?沒有了的話要結束了!」

片刻場下無聲,七染兒開口道「一百五十金幣一次!一百五十金幣二次!一百五十金幣三次!成交!這塊石頭就歸三號廂的顧客了!」

龍辰看著趙晴開口道「謝了,趙晴!」

趙晴開口道「沒事,這一點錢就當是給你的見面禮了。」

七染兒開口道「接下來就是我們本次拍賣會的最後一場,在這之前我們稍作休息,侍女會給大家送上精緻的食物。」

很快就不斷有侍女出現,每個侍女推著銀色的推車,推車上放置著精緻的糕點和漂亮的茶壺。

七染兒開口道「這個糕點名為雲嶺糕,我們通過運輸的方式運了過來,茶葉也是南山特有的,他的名字叫碧螺春!碧螺春的茶味香氣濃烈,清香帶花果香,這和他們的生長環境有關,請大家放心飲用接下來有我們的樂師來給大家演奏一曲高山流水!」

七染兒退去,一位穿著藍色裙子的女子走了過來,一個長長的古箏放在了她的面前,藍色的裙擺拖在地面上。

女子緩緩的坐下,輕輕撫摸著琴弦,接著雙手撥起了琴弦開始演奏。

龍辰喝了一口送來的茶水,開口道「挺香的,裡面蘊含著淡淡的果香。」

趙晴開口道「點心也不錯,看他們吃的多開心。」

龍辰扭頭看去,沐雨萱四人吃的很開心,沙啟天等人也在喝著茶吃著點心。

優美的琴聲忽高忽低,伴隨著香茶以及糯香的點心,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女子悄然退去,七染兒登場了,跟隨她後面有一個大漢,他雙手抬著一個黑色的長尺。

普通一聲放在了地上,大漢離去,七染兒開口道「好了小歇結束了,大家還對糕點和茶葉感興趣吧!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在售後的地方去購買,大家也看見這塊長尺了吧!」

黑色的長尺,寬厚,沉穩。

七染兒開口道「這塊長尺的名字叫做九天玄游尺,這是我們在一處上古遺民的地區挖到的,根據記載這是使用星辰之中的玄鐵所打造的,經過九九八十一天的打造,九天玄游尺,尺重三百斤,我們的人也是經過特殊的藥物才能將它抬起,而且這塊長尺內蘊含著沉睡的尺靈,這九天玄游尺旁邊還放著一本尺法,這套尺法和九天玄游尺相配套,所以價格高,大家選擇自己喜歡的來購買!低價是三千金元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百金元幣!拍賣開始!」

很快一號包廂的顧客開始報價,三千二百金幣。

二號包廂的顧客也跟著叫價,三千三百金幣,一號包廂的顧客也跟著二號包廂叫價,一個人抬價一個人叫價,很快價格就提升到了四千一百金幣了,金幣到了這個價格二號包廂的顧客停止了叫價。

一號包廂裡面傳出了謾罵聲,二號包廂傳出了笑聲,很顯然這兩家認識而且經常斗這次一號包廂的顧客還吃了虧。

七染兒開始進行最後的拍賣「四千一百金幣一次!四千一百金幣二次!四千一百金幣三次!成交!這一套九天玄游尺就歸一號包廂的顧客了!」

七染兒走到拍賣台正中間深深地鞠了一躬開口道「非常感謝大家參加這次的拍賣會,期待下一次我們的相會!有購買的顧客請來後台處來交款領取東西,我們有專門的雅間給各位顧客提供。」

說完七染兒離開了拍賣台站在包廂外的侍女敲了敲門開口道「三號包廂的顧客請跟我去雅間,等待交易。」

趙晴開口道「龍辰和我去吧,剩下的你們在這裡玩還是回去?」

沙啟天開口道「我們還是回去吧,這裡也沒有我們什麼事情了。」說完沙啟天等人站起身對著趙晴和龍辰點了點頭離開了,沐雨萱四人也跟著離開。

趙晴收起桌子上的錦囊走出包廂,龍辰跟在身後,趙晴開口道「我們走吧!」

侍女開口道「是,兩位請跟我來。」說完侍女帶著兩人去了雅間。

雅間中只有龍辰和趙晴,和一對夫婦,前面有人在交易,他們在這裡等待。

雅間內有之前的碧螺春以及糕點,龍辰慢慢地喝茶茶水等待他們的交易。

一炷香的功夫就輪到了龍辰和趙晴兩人了,這次七染兒主動來到了雅間內,龍辰和趙晴兩人站了起來,七染兒鞠躬一禮。

七染兒身旁跟著的侍女將放著兩枚戒指的托盤放在了桌子上,七染兒就擺手示意她離去。

七染兒將推盤推給了龍辰兩人開口道「這就是你們拍賣的東西,魂玉,石頭,價格是二千三百一十金幣,請驗貨然後交錢。」

趙晴直接拿出一個錦囊遞給七染兒開口道「七染小姐的信譽我們是信得過,這東西就不檢查了,錢你拿好。」

七染兒笑道「趙晴公子您見笑了,這是我們的規矩,那麼錢我就收下了。」

趙晴的眼睛向外看去很快就恢復了原本的樣子,七染兒點了點頭,趙晴開口道「七姐,我拜託你查的情報怎麼樣了?」

七染兒開口道「都查清楚了,焚音谷那邊還沒有察覺,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邪道插足了,你們之前打的邪火門就是其中之一,現在他們接到命令退下了,只剩下焚音谷的人了,而且南蠻帝國那邊太平很快就要發生戰亂了!」

龍辰看這著兩人不說話,趙晴開口道「對了忘介紹了,龍辰這個是從小跟我一起長大的。」

龍辰開口道「七姐你好,我叫龍辰。」

七染兒開口道「恩,龍辰啊,我經常聽趙晴這小子提到你,真是多謝你救了他一命。」

龍辰開口道「七姐見笑了。」

七染兒掏出一個戒指遞給了趙晴開口道「這個你拿著,裡面都是吃的,你們吃的糕點和茶葉這裡面都有就不用去買了,我還有事先走了,待的時間長了不好。」

趙晴站起身開口道「走吧。」

三人出了名,七染兒轉過身微笑道「很期待下次在和兩位發生交易。」

趙晴的前身略微前傾開口道「榮幸之至,期待下次在於七染兒小姐合作,鄙人告退。」

未完待續。 「可是這些年太后處處護著太子,也時時在朝中幫襯我,更是替太子拉攏著那些朝中老臣,可謂是處處和元成帝做對,可是偏偏元成帝卻像是眼瞎了一樣,根本看不到。」

「他曾經為難過我,也暗中下手去害過太子,更曾處心積慮想要將我們二人除之而後快,可奇就奇在,這麼多年裡,他卻一次都沒有朝太後下手。」

君璟墨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眼中有些嘲諷。

這些年太后甚少露面,哪怕是在宮中,她也極少出現在福壽宮之外的地方。

君璟墨受了先帝恩惠,也記著當年君家和皇家之間的情誼,在先帝走後竭盡全力的去保護太后和太子。

他心中一直將太后和太子看作是一體,這些替太子擋下了不少殺招,也曾經抓住了幾次暗殺太子的人,所以他便下意識的覺得,元成帝也不會放過太后。

可是當他這次留心之下,將太后和太子分隔開來。

他才發現,這些年裡無論是刺殺還是暗害,亦或是各種手段,所針對的從頭到尾都只有太子,而太後身邊卻一次都沒有過。

君璟墨可不相信元成帝是因為「母子情誼」,才不對太後下手。

更何況留著太后,就等於是替太子留著另一尊靠山。

元成帝既然都敢對太子動手了,又怎會還差一個太后?

哪怕他明面上不敢做什麼,可皇宮是他的地方,他下毒總行吧?暗害總可以吧?想要讓太后「病逝」,又不驚動任何人,總會有辦法的。

可是十年,整整十年,他卻是一次都沒有過。

君璟墨想到自己看到那些資料時的心情,冷嘲出聲:「不僅是元成帝,還有太后。」

「太后是先帝的生母,照理說如果元成帝真的害死了先帝,太后斷然不可能與他這般兩廂安好了這麼多年。」

「其實外公或許不知道,在太子十歲那一年,元成帝御駕南巡的時候,大皇子和梁家曾經對他下手,我原是想要袖手旁觀等他們害死元成帝后,讓太子上位的。」

「當時朝中情形已經逐漸明朗,太子也已滿十歲,哪怕還有些年幼,可有太后和我輔佐,再加上那幾個老臣,也足夠在元成帝死後穩住朝局了。」

孟天碩心神一動,猛的開口道:「你是說元成帝南巡途徑臨江,御船沉鑿的那一次?」

「對。」

君璟墨點頭:「我當年曾經答應過我父王,絕不主動對皇室中人下手,但是卻不妨礙我坐壁旁觀。」

「那一次御船沉鑿,又遭悍匪,元成帝幾乎陷入絕境,我也已經在京中準備好了所有的後手,一旦元成帝身亡,太子便以儲君之名處決了謀害元成帝的大皇子等人,然後順勢登基,可是太后卻是背著我讓人將元成帝救了回來。」

「不僅如此,她還拿我父王逼我,說我君家世代忠君,決不可背上謀害聖駕之名,還說太子是儲君正統,絕不能成為謀逆篡位之人…」

孟少寧聽著君璟墨的話,嘴裡瞬間嗤笑出聲。 第六十六章,金焰熾雷槍!

軒轅光明走到軒轅博的寢宮面前,兩名守在寢宮面前的宮女看到皇帝來了,低頭行禮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軒轅光明開口道「平身吧,都出去不要打擾我和太子。」

兩名宮女離開了軒轅博的寢宮面前,軒轅光明推門而入開口道「博兒,走,該干正事了!」

軒轅博禁閉的雙眼睜開了,睜開的瞬間一道雷電從眼中劃過,軒轅博站起身收起了身旁的金藍色長槍。

軒轅光明開口道「博兒,那把長槍是?」

軒轅博將金藍色長槍釋放出來開口道「父皇說的是這把長槍?」

軒轅博的手中出現一柄金藍色長槍,長槍長五尺(按照現在的計算,三尺等於一米,小說裡面五尺定為一米八。)槍刃就佔據了接近一尺的距離。

軒轅光明將金藍色長槍拿在手中仔細的看著。

軒轅博開口道「這個槍的名字叫金焰熾雷槍,是我在一個村莊中得到的,我現在的實力還太弱無法施展出他的全部威力,驅動秘法可以維持五秒。」

軒轅光明拿著金焰熾雷槍比劃了兩下,嘴角微微上揚,眼眸出出現一絲狠辣,下一刻驅動全身元力拿著金焰熾雷槍對著軒轅博捅了過去。

這一刻軒轅博笑了,金焰熾雷槍捅了過去,軒轅博已經從原地消失了。軒轅博再次現身已經出現在了軒轅光明的身後,軒轅博躍起對著軒轅光明的左胳膊踢了過去。

一腳踢了過去,軒轅光明的胳膊發出骨頭的破裂聲,軒轅光明很快就做出反應,右手中的金焰熾雷槍已經向軒轅博捅去。

軒轅博一個后翻,翻到了房間的邊緣,藉此機會踩了房內的柱子一腳,沖向軒轅光明。

軒轅光明的左胳膊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此刻已經恢復了,兩隻手拿著金焰熾雷槍擋住了軒轅博的踢擊。

軒轅博跳到房樑上看著下方的軒轅光明開口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軒轅光明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小子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