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下面兄弟的消息,說是的確有個少數民族的女孩,最近來了臨江,而且就在紅星村的出租房內,而且很反常,一來就是長租,一下交了半年的房租,房東就留意了一下,我們查了,給房東留下的身份信息是假的,而且已經兩天沒回來了。”

“兩天都沒回去?”

“應該是去了其他的落腳點,具體我們還在查。”

“很好,既然知道了紅星村,我親自去查,那裏我比較好說話。”

“老大,接下來就是凌家的事,有些眉目,這次恐怕凌家是要一舉翻身了。”

“怎麼說?”

“凌家這回的聯姻家族是燕京趙家,有人私底下傳,趙家是天家,而且這回還是凌妃煙和趙家獨子趙家銘的婚約。”

“天家?敢這麼稱呼,實力肯定不弱,他們的依仗是什麼?”

“最高長老院中,兩位與趙家沾親帶故,才讓他們如此的囂張跋扈,尤其是身爲趙家獨子的趙家銘,更是不可一世,燕京綽號‘趙公子’,此人手段能力均是上乘,我們查到的,應該都是他想讓我們知道的。”

“有點意思,長老院中的兩席?那就是說這長老院中的兩位是親戚關係?華夏的高層這麼做,哼哼。”葉塵的語氣也是有些意味深長。

“那兩位本無交集,可是這家裏人不安分,所以成了現在的局面。”

“這趙家倒是好手段,先不管這個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但目前這個苗疆之人,一定要找出來,看看還其他有什麼消息,明天我自己去紅星村。”

“是,老大。”

葉塵掛斷電話,凌妃煙啊凌妃煙,你可算是給我找了份好差事。 寂靜的夜,危險,就蟄伏在那漆黑的角落,無從而知。


一場波瀾逐漸揭開序幕,有的人隨波逐流,有的人能掀起風浪,而剩下的人,或許只能屍沉大海。

夜,靜的可怕。

依然像昨天一樣,葉塵跟着凌妃煙一起出了門,在離傾城一公里的地方葉塵下了車,自己走過去。

七點四十五,葉塵到了保安室,只有三三兩兩的人。

“兄弟,我聽說了,你可真是個猛人,我叫張超。”

葉塵一看這人有些面熟,這不是昨天的門衛嘛。“都是自家弟兄,兄弟們給面子,我才能進的來,超哥,我葉塵。”

說這話,完全是葉塵的肺腑之言,那個把腳崴了的哥們給他留下的陰影還是揮之不去,恐怕這會是葉塵少數的幾個噩夢吧。

“文哥。”

看着陸文走進來,保安部的衆人也都打了聲招呼,他們可都記得陸文今天請客的事。

陸文朝其他人也打了個招呼,做到葉塵旁邊“葉塵老弟,這麼早啊。”

“嗨,這不第一天上班嘛,害怕被領導扣工資啊。”

這句話一出,大家都笑了,在場有幾個是昨天和葉塵交過手的自然知道這傢伙,身手極好,爲人也謙和,自然給旁邊的兄弟都傳了傳,一時,葉塵的名聲在保安部倒是極其響亮。

“哈哈哈,你這身手,恐怕也只有凌總來了,纔敢扣工資吧。”陸文爽朗一笑,大大方方的承認了葉塵身手比自己好。

這也是陸文爲什麼能在傾城國際這麼大企業的保安部當部門經理的原因,遴選人員大部分都是退伍軍人,打心裏都有一樣的情結,陸文爲人剛正,不偏不倚,而且身手也算是保安部裏的佼佼者,再加上爲人豪爽敦厚,大家也都服他。

“文哥,你這話捧殺小弟啦,凌總呢,凌總今天來不?”葉塵謙虛一句,把話接了回去。

昨天看凌宵眼裏戰意涌動,估計想和這葉塵過過招,可惜沒機會,今天葉塵第一次上班,他肯定會來,就不知會不會給葉塵一個下馬威啊,陸文心裏思忖,表面卻不露聲色,人情世故,他一個部門經理,縱然是副的,那也得人情通達啊。

“老弟啊,凌總應該會來,哥哥勸你一句,低調點。”這話卻沒有大聲說,只是低聲提醒了葉塵。

葉塵也明白,恐怕這個凌總會給自己這個新人一個下馬威,這很正常,以前自己在深藍訓新隊員的時候,也會給個下馬威,畢竟過剛易折,還是要挫一挫銳氣的,希望這個凌宵能拿捏這個尺寸吧。

這時候保安部已經陸陸續續來齊了,凌宵也走了進來,衝着葉塵點頭笑了笑。

陸文和葉塵都有些納悶,下馬威呢?

凌宵昨天從堂姐凌妃煙那得知葉塵是自己人之後,下馬威自然就免了,他更想替堂姐試探一下葉塵,他到底是什麼人,可能這也是堂姐把他塞到保安部的原因。

“大家都挺早,八點不到,都到期了,好,開個早會。”凌宵說完開場,就退到了一旁。

“全體都有,立正。背《傾城國際保安部訓詞》。”陸文過來主持早會。

葉塵心裏有些認同,起碼凌妃煙做企業還是有一套的,連最基層的保安部門都要這麼宣傳傾城國際的企業文化,起碼傾城的員工的企業自信應該是沒問題的。

早會的流程都完了,最後陸文說“今天,新同事加入,葉塵,大家歡迎。”

早會在一片掌聲中落下帷幕,大家也都各司其職,反而葉塵,還沒給他安排崗位,爲了陸文,陸文也不清楚,只能讓他找凌宵了。

話說兩頭,各表一枝。

凌妃煙來到辦公室,卻發現平常一直比自己來的早的蘇媚兒沒在,而且作爲閨蜜,兩人昨晚上還打了電話,但卻完全沒有提今天的事,凌妃煙有些擔心。

儘管蘇媚兒沒說,但她一個初戀能掩飾什麼,凌妃煙早就知道了楚佳銘的事,只是不好點破,如今蘇媚兒沒有消息,凌妃煙自然會擔心蘇媚兒,畢竟她不像自己自小習武有身手,蘇媚兒真的是個標準的文靜乖乖女,只是和自己纔會話多一點,當然和葉塵那是葉塵太欺負人了,沒辦法。如果自己閨蜜遇人不淑,那豈不是會有危險。

凌妃煙給蘇媚兒打了過去,電話連上了,但沒通。

再打還是。

凌妃煙心裏有些打鼓,恐怕是真的遇到危險了,決定先去蘇媚兒家看看,自己一個人傷剛好,恐怕要是遇到些麻煩也處理不來,還是叫上葉塵吧,拿起手邊的電話就給凌宵打去。

這邊凌宵剛要接電話,葉塵就過來敲了敲門。

“請進。”對着葉塵一擺手,示意他先坐。

葉塵也就做到了一旁的皮沙發上。

“嗯?好的,馬上就辦。”凌宵放下電話,沒等葉塵開口“麻煩你了,凌總要出去一下,點名說要你跟着。”說完笑了笑。

葉塵一想,凌妃煙叫自己出去,難不成趙家人來了?這麼快?

“好的,我這就去。”

葉塵還沒出辦公室,凌宵開了口“等回來,我們切磋切磋。”

“奉陪到底。”葉塵一笑便出了凌宵的辦公室。

凌宵心裏也清楚,說是切磋,恐怕就是自己學習學習,搖頭一笑,接着看手上的文件。

到了停車場,葉塵老遠就看到了凌妃煙,小跑着過來“怎麼了?”

“是媚兒,打她電話也不接,昨天也沒說今天有事,她可能有危險。”

“她家在哪。”打開駕駛室的門,這時候,還是自己開車快一點。

“蘭亭。”

“名字還挺好聽。”

沒開凌妃煙的那輛歐陸,而是換了一輛穩重一點的奔馳S系,朝着蘭亭駛去。

蘭亭,一個小的仿古牌樓上一塊匾額,蘭亭二字蒼勁有力,一看就出自名家之手。

樑府、蘭亭,現在怎麼都流行這些仿古的東西,可能一個時期一個審美吧。

兩人在地下車庫停好車,就往電梯跑去。

一棟小洋樓,竟然就七層七戶,高檔小區果真是高檔啊。

停車場兩人都看到了蘇媚兒那輛奧迪A8,看來蘇媚兒應該是在家就在遇到事情了,兩人快速上了電梯。

三樓。

凌妃煙叫了叫門,無人應答,凌妃煙乾脆掏出鑰匙開門。

“不是,你有鑰匙,爲啥不直接開門呢。”

“注意素質,不知道禮貌嗎?”

特麼你都覺得蘇媚兒有危險了,還跟我談特麼的禮貌,也真是沒誰了。

推門一看,蘇媚兒一身穿戴完好,躺在了門前的地板上。 一看蘇媚兒倒在地上,凌妃煙顧不上脫鞋,趕緊過去看蘇媚兒的情況。

葉塵則是觀察了一下門口,窗臺,並沒有什麼發現。如果是強行入室,那一定是高手,不留破綻,可謂心細如髮。

最強天譴帝皇 葉塵,你來看看,媚兒是不是中毒了?”凌妃煙焦急地叫葉塵過來看蘇媚兒的情況。

葉塵走近一瞧,面色暗紅,嘴脣發黑,耳後暗紫,額頭虛汗,在看後背已經溼透了,看來中毒不淺。

“你把她放平,我把一下脈。”葉塵手往蘇媚兒左腕一搭,眉頭微皺。

凌妃煙現在也顧不上這葉塵還會這樣的中醫,現在就醒蘇媚兒再說,而且蘇媚兒也講過上次葉塵救凌妃煙的時候就是中醫的手法。只是親眼見識葉塵醫術,才更會震驚,神乎其技。

葉塵已經瞭解了蘇媚兒的情況,中毒不淺,這絕對不是一朝一夕能造成的,只是葉塵想不通,蘇媚兒怎麼可能被人下了蠱毒,還是慢性的。

這讓葉塵有些對蘇媚兒的身份起疑。

“她家估計沒有銀針吧?”葉塵似是自言自語的問了凌妃煙一句。


“這個應該沒有,牙籤可以嗎?”自己閨蜜中毒未醒,凌妃煙也是慌了神。

葉塵也知道凌妃煙是真的急了,也就沒再跟她閒扯。

兩指一併,點穴。

倒不像樑楚山那時候,現在這只是蠱毒,點了幾個大穴,應該就夠了,葉塵用獨特的手法在蘇媚兒背後一直摸,啊不對,按摩,推拿。

“不是,人都這樣了,你還佔便宜啊。”凌妃煙看葉塵一直在亂摸,而蘇媚兒一點好轉跡象都沒有,開始數落起葉塵“要是不行,還是趕緊打120吧。”

“別動,馬上就好了。”看凌妃煙要翻動蘇媚兒,葉塵趕緊喝止了,“她中的是蠱毒,醫院可能會耽誤了。”

一聽蠱毒,凌妃煙也有些慌,“怎麼,不是下蠱嗎?怎麼還有蠱毒?”

“下蠱只是一種手段,下蠱可以讓蠱蟲攻擊宿主,也可以釋放蠱毒,讓宿主中毒,甚至致死。”

“那你快救她啊。”凌妃煙聽到致死兩個字,更是慌了手腳,開始對葉塵大吼大叫的。

“好了!別吵了,快好了。”葉塵手一用勁,一口黑血從蘇媚兒嘴角留下了來。

凌妃煙趕緊去拿了杯水,先用紙把嘴角的血擦了,準備給蘇媚兒喂水,但被葉塵擋開了。

“毒血沒排乾淨,現在喝水反而是害了她,好不容易逼出來,不能在讓這毒進了臟器。”葉塵表情嚴肅,這一口水下去,或許真的是要命的。

“那你說怎麼辦嘛。”凌妃煙還是很着急,很着急的喊着。

葉塵沒說話,捧住蘇媚兒的嘴,吻了下去,吮*吸,吐出一口毒血。

凌妃煙也傻了,她也沒想到葉塵會用這種方式,這也太,那是媚兒的初吻啊。“啊!葉塵,你都幹了什麼?你當着我,我的面,吻了別人,那是媚兒的初吻啊!”

顯然葉塵沒注意凌妃煙的說話次序,“救人要緊,再說,他不是有男朋友嗎?怎麼還有初吻啊。”

“你以爲都想你一樣啊,有了男朋友初吻就要沒嘛!”凌妃煙大聲質問葉塵,可能除了對葉塵奪走了蘇媚兒的初吻的事生氣,還有當着自己的面,親了別的女人。

畢竟,你可是我凌妃煙的協議丈夫啊,你怎麼能這樣隨便呢!


這時候,蘇媚兒也悠悠地醒了,凌妃煙趕緊把水遞過來,毒血已經被葉塵全都吸走,現在喝水已經沒問題了。

不要問葉塵是怎麼吧嘴裏的毒血全都吸走的,那些舌頭下面的那些以及等等,只可意會不作贅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