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辦法,秦山海只能通過自己的關係,直接給二人的駕照給辦妥了。至於學車,秦校長親自教,免費教~

「那個,小西啊,你現在也算是咱們s市的名人了,拋頭露面的怕是不好,所以叔叔就自作主張直接把駕照給你辦妥了。

至於學車嘛,我親自教你~」

「唔,太好了秦叔叔,謝謝你哦~不過,其實我是會開車的,只是木有駕照而已啦~而且,我還會漂移呢~」

安慕西拿著駕照心滿意足的的說道,秦叔叔真是大好人,自己才剛剛學會開車,駕校就送來了,真是及時雨,優秀~

「是嘛?你可能不要框我喲~這樣吧,擇日不如撞日,來來來,換你來開,叔叔考教下你的車技~」

秦山海軍伍出身,是個雷厲風行的漢子,當即就把別停靠在路邊,然後下車和安慕西換了位置。

「好吧~秦叔叔,繫上安全帶,坐穩了喲~」

「哈哈!你開你的,多猛的車我都坐過~」

「唰~」

秦山海話音剛落,安慕西直接一腳油門兒轟出,3.2T機械增壓的a6猛然沖了出去。

強烈的推背感讓秦山海閉上了嘴巴,一臉的無所謂已然消失不見了,轉而滿臉驚訝的表情。

他以前覺得自己開車已經夠猛了,沒想到安慕西比他還猛,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孩子,這內心該是有多狂野~嚇死寶寶了。

「人字拖,感覺秦叔叔這輛車調校的不錯哦,比拓海的86還強不少~」

「……!」人字拖木有說話,你丫今天才學會開車,不過是在秋名山溜了五六個小時而已。

幾個小時的駕齡,幹嘛擺出一副特別懂車的樣子~

不過,似乎說的並沒有錯啊,這輛a6的確經過了專業的調校改裝,難道這就是人類所謂的天賦嘛?

本拖除了沉默,還能說啥~

儘管這是在現實,可安慕西感覺,拓海老爹附身時的感覺又回來了,儘管地圖和秋名山不同,儘管車流如織,可安慕西卻跑出了一個人溜秋名山的感覺。

她覺得自己已經是s市車神了~

「卧槽!a6玩漂移啊~完美的入彎,666~開車的一定是個職業車手!哥!要不要追上去飆一把?」

高架橋上,安慕西剛操控著秦山海的a6漂移過彎,後面一輛帶著花花綠綠塗裝的白色Evo里,副駕駛的黃毛青年對著駕駛位的那個短髮青年驚叫道。

「追屁啊,沒看見那是誰的車么~」

面容冷峻的短髮青年依舊沉穩的開著車,儘管眼中有些驚訝和讚歎,但臉上毫無波動的說。

也不知道是太過沉穩還是面癱~

「誰啊?」

「海爺的!」

「秦山海?唔,好像還真是他的,沒注意車牌~難怪敢在市區這麼飆呢,惹不起啊惹不起。

沒想到他車技這麼6~嘖嘖,姜還是老的辣啊~」

黃毛青年嘖嘖讚歎道。

「開車的不是他,好像是個女的~」

「不是吧,女的可以這麼酷~剛才那漂移,簡直是教科書級的啊,好像入彎都沒減速吧~除了藤原拓海,我就服她~」

「不管是誰,絕對不是一般人~咱招惹不起的~」

百達到sl小區,本來要二十多分鐘的路程,安慕西用了八分鐘不到就抵達了。

「秦叔叔!怎麼樣?放心了吧~我車技沒毛病吧?」

安慕西將車停在小區門口,沖著副駕駛上正襟危坐的秦山海得意洋洋的笑道。

「……唔~小…小西啊,你車技沒毛病!」

「嘿嘿,那秦叔叔,我回家了,今天謝謝你哦,改天請您吃飯~對了,要不要跟我回家休息一會兒?我看你像是有點不舒服?」

安慕西看著秦山海臉色有些不對,感覺像是哪裡不舒服的樣子。

「唔…我沒事,小西啊,你回去吧~呵~呵呵…」

「嗯,那秦叔叔再見!」

「再見!」

和秦山海打了個招呼,安慕西懷著愉快的心情朝著大門蹦跳著走去。

「宿主,你駕照忘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人字拖突然提醒道,於是安慕西趕緊折返,卻發現秦山海的車子依舊停在原地沒動。

「秦叔叔,您還沒有啊,剛好,我得駕照落您車裡呢。」

「唔,給你~」

秦山海從副駕駛車窗將安慕西的駕照遞了出來。

「秦叔叔,您幹嘛還沒走啊?真的沒事嘛?」

「呵呵,沒事兒~我這就走。你回吧~」

秦山海沒下車,直接從副駕駛跨到了駕駛位,從沖著安慕西揮了揮手,緩緩將車子開走了。

安慕西疑惑的皺了皺眉,卻也沒多想,愉快的轉身進入了小區。

秦山海將車子靠著路邊緩緩行使著,直到看著安慕西從後視鏡里消失,才突然打開雙閃,將車子再次停到路邊。

接著,他晃晃悠悠的從車內走出,來到路旁的綠化帶,雙手抱著路燈桿,彎腰!低頭!然後瘋狂的吐了起來~

「唔,終年打雁,今天果斷被啄了~嘔……嘔……嘔~~~眼~」

頭暈目眩的秦山海,吐完木有上車,而是就地坐在了綠化帶的邊沿上,掏出手機,播了個電話~

「喂!代駕嘛?嗯,我在sl小區西側路邊上,嗯,黑色a6,打著雙閃,車牌是……」

秦山海掛斷電話,顫抖的摸出煙點上,深深吸了一口,壓制下繼續嘔吐的感覺,抬頭看著星空,一臉的惆悵~

早知道,就不考教小西的車技了,這簡直比職業車手還……嘔~

明明很難受,可在小輩面前還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哎,瑪德,三十年前,俺也是個包寶寶啊~

寶寶心裡苦~ 我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沒有經過任何大腦的思考。

問完我就明白過來,這具屍體已經落到校方手裏,按照學校的風格,還有校方一貫的處理方法。鐵定會用來解剖做研究,最後將研究資料交到文物局去。

很多古墓裏的屍體,也是會運到我們這裏做各式各樣的監測和鑑定的。

我和宋晴去說這件事情,說屍體有煞氣,會導致靠近它一定距離的人倒黴。這種話說出去,只會讓人當白癡,而且也沒有人願意聽。

別說外人不信了,就連我們的好姐妹顧涼也顯得很莫名,“我真不明白,你怎麼就確定拿東西是屍妖呢?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屍妖這種東西嗎?難道就因爲你爺爺是風水先生嗎?”

剛纔明明就是她最先問的,是不是因爲屍妖的緣故,導致的兩個女生跳樓。

可當宋晴給出肯定的答覆之後,最不能接受的又是顧涼本人。她本來就是個較真的人,對於一些東西一開始可能會抱有疑問,但是到最後必須得出三觀正確的答覆。

這個世界上存在屍妖這種生物,對於很多隻相信科學的普通人來說,那就是三觀不正。

“這件事情並不需要你相信,事實就是擺在眼前,你愛信不信。”宋晴並沒有生氣,她回答的很冷漠。

顯然宋晴的狀態是沒有力氣和顧涼做一番爭執和解釋,她抓住桌子上的手機,坐到了我的牀上,“蘇芒果,我給爺爺打個電話,我問問他怎麼處理。”

“好啊,我陪着你。”我作爲一個懷了陰胎的人,那是很能理解如今的宋晴的。

顧涼就好像看瘋子一樣看着我們,她到底是忘了,當初我們說歐雲被鬼上身的時候。她不也信了,現在纔來質疑這個世界上有沒有屍妖。

但人都是這樣的,一開始承認的東西。事後經過反覆推敲覺得並不正確,也會出爾反爾,推翻自己先前那番言論。

宋晴點了點頭,也沒理顧涼看瘋子一樣的眼神,自顧自的打電話,問了她爺爺辦法。

她爺爺說屍妖就是被雷劈中的屍體,纔會變成妖,那種概率是很低很低的。

屍妖要是被封印了,就好像是這隻穿日本軍裝的屍妖。它就是有高人對付了,只是屍身還是煞氣很重,活人靠的近了就會受不了,運勢也會跟着倒黴,甚至急速的縮減陽壽。

聽說娘娘是小作精 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殺豬匠,用殺豬的辦法把屍妖分解了。

殺豬匠一生殺豬無數,戾氣極重,剛好可以扛得住屍妖的煞氣。用庖丁解牛的辦法把殭屍全都弄成一塊一塊的,最後是可以用陽火給燒掉的。

我嘴角一直在抽搐,感覺很難受,半天才蹦出了一個字,“用得着殺豬匠嗎?咱都是學解剖的,命格肯定夠硬,解剖的屍體也不少。”

我這句話明明只是開玩笑,沒想到電話那頭傳來了宋晴爺爺的聲音,“學解剖的不是每個人命格都硬啊,命格不夠的解剖的屍體多了,陰氣入體也會減少陽壽的。就跟殺豬匠一樣,都是要選能剋死全家的天煞孤星,纔不會短命。”

這話說的有點陰嗖嗖的,顧涼也是學解剖的,她聽到這個只是冷笑了一下。

看來顧涼是不相信這種東西的,我和宋晴卻是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涼氣,問道:“那種殺豬匠哪裏能找啊。”

“你啊,蘇芒,我看你就行。你的命格極爲特殊,你七歲以前發生的事情,我嘗試幫你測算了一下。卻什麼也測不出來,我活了八十多歲,還從沒遇到過。”宋晴的爺爺慢悠悠的說着。

我很吃驚,我沒想到會是什麼天煞孤星一樣的存在。

這時候,顧涼已經嚇的嚶嚶的又哭起來了,她一直都是大姐大女強人的形象。可是大概是覺得自己和瘋子住在一個寢室了,所以生生的就給嚇哭了。

哭聲很小,我和宋晴都很尷尬,沒辦法安慰她。

到了凌晨兩點多,我撫摸着自己的小腹,心裏頭還在擔心自己的寶寶爲什麼沒有甦醒。慢慢的就有點昏昏欲睡,宋晴也是心疼我,順手就把等給關了。

沒想到寢室變得黑燈瞎火的一瞬間,就傳來了顧涼崩潰的尖叫聲:“快開燈,快開燈……不要關上,我害怕。”

燈沒人打開,但是我能確定,這個晚上很多寢室都是開着燈睡覺的。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4之彩雲散 宋晴的聲音很冰冷,“你他媽自己不睡,也別妨礙別人睡啊,蘇芒果身體不好,要多休息。你瞎叫什麼?”

她從來都沒有對我們老大說出這樣的狠話,這一說還有點像是小太妹。

反正宋晴給我的感覺,那還是比較大大咧咧,也比較隨和的。

“我不管,我就要開燈。”顧涼崩潰的大叫,卻不敢下牀,聲音都帶着嘶吼了。

我突然發現顧涼有些不對,抓住宋晴的手臂捂住了她的嘴,然後在她耳邊說道:“你沒發現嗎?顧涼的個性好像好像有點不對啊,她以前沒這麼作的。”

宋晴的身子一顫,好像明白過來什麼了。

“能開開門嗎?我睡不着覺,想到你們寢室來一個晚上。”門外踹來了一個慢吞吞,小聲而又幽幽的聲音。 沉浸在擁有駕照的喜悅中的安慕西,並不知道秦山海的慘狀。

進了家門,照例摔飛了高跟鞋,然後光著腳丫踩在地板上,丟掉包包,蹭到鏡子跟前,和鏡子里的自己親熱的打了個招呼。

「嗨,安慕西,從早上一直美到現在,辛苦啦~mua~」

「……!」人字拖已經習慣了,無力吐槽。畢竟以宿主的智商,每天也就是那老套的動作和台詞,毫無新意。

安慕西洗完澡,裹著浴巾從洗手間來,一隻手還在揉著濕漉漉的短髮,水珠四散。

「出水芙蓉~嚯嚯嚯~」

路過鏡子的時候,習慣性的照了照,然後整個人窩進沙發里。

「蒼茫滴天涯是我的愛~」

包包里的電話鈴聲響的飛起~

安慕西不明白,新買的電話自己都還沒設定鈴聲,為毛就出現了這首歌~

不是說南方的農田裡驅趕野豬都放這首音樂嘛…

「龍道一?這麼晚打電話幹嘛?不會是想泡我吧……」

安慕西看著電話顯示的名字,低估了一聲,接了起來。

「歪?」

「喂!安慕西!睡了么?」

睡了么?我要睡了難道是鬼記得你電話喵~聊天都不會聊,怎麼撩妹啊~活該你單身~

「沒,怎麼啦?」

儘管心裡是那麼想的,可處於禮貌,安慕西還是保持著淑女形象,婉約的說道,嗯,聲音好聽極了。

「這樣的,我奶奶今天臨時有事已經回到京都了,她房間里有給你留的餃子,就在冰箱里放著,房門鑰匙在門口的地毯下面。

你記得吃哦~」

電話那頭兒傳來了龍道一充滿磁性的聲音。

「唔,江奶奶回京都了?什麼時候回來啊?」

「額,目前還不好說,不一定呢~有些事情要處理!」

「唔~你給我打電話就是告訴我冰箱里有餃子么?」

「額,不,還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這幾天有個罪犯潛逃到了s市,你要小心~晚上睡覺務必鎖緊門窗,拉好窗帘。」

「啊?罪犯~」

龍道一雖然一直沒說,但安慕西是知道龍道一的身份的。

在元靈之力復甦以前,龍道一就已經算是超人了,當然,不是漫威那個內褲外穿的傢伙,而是實力遠超常人的人類。

如今地球元靈之力恢復了,不少的尋常人都相繼覺醒,安慕西非常清楚,龍道一的實力也會以幾何倍數增長,毫無懸念。

打個比方,以前的龍道一就像一個失去內力的武林高手,而如今,他內力恢復了,同樣的招式,經過內力加持,打出來的傷害,是不可估量的。

而正因為龍道一的身份特殊,才讓安慕西感覺到奇怪,因為她從龍道一的聲音里聽出了嚴肅和鄭重,至於關心嘛,或許有吧~

安慕西覺得,能讓如今的龍道一關注的罪犯,一定不是普通人,普通人交給普通的官府警察就好啦。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