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如此之快。

她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對自己之前的事情都想不起來了。

不過瑾初和墨熙都讓自己不要想那些事情,她每次去努力想,她的頭就好痛。

她的心,好像也從來不曾在這魔界一樣。

她好想知道自己的過去,好想知道自己為什麼來的魔界,又為什麼會成為墨熙的未婚妻子呢? 不久之後,瑾初提起了人間。

墨靈很想跟著瑾初去見識見識人間繁華。

「不能去。」

墨熙這樣三個字,打消了墨靈的念頭。

「唉!沒意思。」

墨靈只好留在魔界陪著墨熙了。

瑾初去人間的這段時間裡,墨靈每天無聊到死,墨熙每天都看著自己修鍊。

於是也不能再偷懶了,墨靈稍有差池,墨熙冷冷的一眼看得墨靈寒意頓生。

不過在墨熙的教導監督之下,墨靈的功力總算是大有長進。

墨熙也露出了久違的微笑。

看到墨熙的微笑,墨靈也趁此機會向墨熙提出了要去人間看看。

「求求你了!好墨熙,我真的好想去人間看看呀!」

「那你必須都在我的身邊,不許亂跑。」墨熙與墨靈約定道。

「好的,墨靈一定乖乖聽話。」

活潑機敏的墨靈一直都讓墨熙無可奈何,是呀!從來都是如此,百年之前她和慕容鈺緣盡,他便帶著她的仙靈去了夢竹居,還好有了青荷與白雲川的幫忙,他順利的將仙靈渡給了白蓮的身體內,然後讓青荷好好照顧著她,讓她活過來。

她是活過來了,可是由於毓書用落心毀了白九靈身體里的心臟,那心臟本就是自己給白九靈的,現在毀了,他也得重修一次心臟了。

不過沒有想到,白蓮也沒有心臟,所以她只醒來了一天,就又倒下了,急著了青荷。

沉睡了萬年,白蓮的身體也有所損害。

看來現在需要一顆心,一顆人類的心。

而且還得重新修鍊。

不知道為什麼,青荷竟然讓還有五年生命的慕容鈺知道了,他讓青荷拿走了自己的那顆心臟。

他本不應該把自己的心換給白蓮的,白蓮擁有了一顆人心,而且是慕容鈺的那顆心,墨熙有些害怕了,因為這會讓白蓮和慕容鈺,也就是古傾鈺,永遠牽扯不清,在她離古傾鈺很近的時候,她的內心一定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的,保不準,她會重新愛上他。

於是慕容鈺也死了,天上的古傾鈺天界卻因此修的一個大圓滿,只不過一萬年,一場劫難,卻讓他輕易的修得帝君之位。

墨熙將白蓮帶回了魔界,並給她重新改了名字,並且這一次,他要從一開始,就和她在一起。

不能讓她遇到古傾鈺,不能讓她遇到以前的那些人,她不能想起那些東西。

她,一定會愛上他。

不過,墨熙似乎算錯了這一步了。

「墨熙,你在想什麼? 你的薄情我的深情 ?」

「沒想什麼,靈兒,我們現在就去人間看看吧!也去看看瑾初在幹什麼。」

墨熙帶著墨靈就這樣去了人間。

二人變幻了凡人的裝束,雖然不食人間煙火,但是墨靈卻覺得人間好像更適合自己。

或許第一次來人間,很新奇,所以墨靈到處逛著。

墨熙也只能由著她,默默的跟在墨熙的身後。

「墨熙,這街市裡好多人啊!」

「墨熙,這些東西好好看,好精緻啊!」

「墨熙,這個好好玩啊!」

「墨熙,這個泥娃娃長的好像你喲!」

就像一個凡人一樣,他和她並肩逛街,一起吃東西,一起買東西。 墨熙第一次看到的墨靈如此快樂。

而且也是第一次,墨靈主動拉了他的手,柔軟溫暖的小手緊緊的拽著自己逛著街市,他心裡的這個位置暖暖的,他好像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也好像一個凡人一樣,擁有了最平凡的快樂。

逛累了,他便陪著墨靈坐在船上,在碧綠的湖上靜靜的坐著,船漂到哪裡,他們便去哪裡。

墨靈買了許多吃的東西,她說人間的東西很有味道。

「墨熙,你吃不吃,這個大餅真好吃,太香了。」

墨靈咬了一口大餅,然後又問墨熙。

墨熙搖搖頭,一臉痛苦:「靈兒,這東西,我吃不習慣,你吃吧!」

「哎呀!墨熙大人,您就嘗一口吧!」墨靈撒嬌,把大餅湊到墨熙嘴邊堅持道。

「靈兒。」

墨熙無辜的喊了一聲。

在墨靈的逼迫下,墨熙終於張開嘴,輕輕的咬了一口,慢慢的咀嚼著。

墨靈滿意的看著墨熙艱難的吞下去了,她笑得肚子都痛了。

墨熙則黑著臉無語的看著墨靈。

「不會那麼難吃吧!熙,很好吃呀!」

墨靈知道墨熙是魔君,他是不吃人間的食物的,而自己卻很愛吃,好像自己本來就屬於人間似的。

「你就好好吃吧!」墨熙拍拍墨靈的背,看向了遠處的山水。

突然又道:「靈兒,你一定要聽話,不要離開我身邊。」

「嗯嗯,不會離開,不會離開。」

墨靈漫不經心的回答墨熙的話,眼神有點虛,她每次都這樣回答,可是卻每次都忘記墨熙的話。

「不要跟仙界的人接觸。」

「啊?」

「不要跟仙界的人接觸。」

墨熙再次強調。

「噢!」

心虛的墨靈又回答道。

「乖靈兒,聽話。」

墨熙的語氣極其溫柔,也極其平淡。

卻帶著深深的寵溺之情。

「墨熙,我們去找瑾初姐姐吧!我有點想她了。你說瑾初姐姐一個人來凡間來做什麼呀?」

「那是她自己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你若想她,我這就讓她回來。」

墨熙只需要用法力傳音至千里之外的瑾初,她便能夠知道他在哪裡,立刻能夠趕回來。


「如果她正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是不是很打擾她?」

「她可以做完在來找我們的。」

船很快隨波逐流的漂到了一個小鎮上了。

墨熙帶著墨靈下了船,走到了岸邊。

墨靈在墨熙的身邊蹦蹦跳跳的就像個小兔子一樣。

墨熙的臉上一直都帶著無限的寵溺,那俊美的面容,再加上和墨靈這個像小仙女一般的女子,兩人走到鎮上的街道上,非常引人注目。

「他們是誰?好像不是我們鎮上的。」

「外面來的吧?」

「快看,那個男子好俊,那女子也好美,他們是神仙來的吧?」

一些女子成堆的看著墨熙,一些男子也時不時的看著墨靈。

墨靈還一副天真模樣的跟周圍那些跟自己搭訕的人打招呼。

墨熙拉住墨靈的手,遞給墨靈一個眼睛:「靈兒。」

墨靈便安靜下來了。

她不知道,那是墨熙吃醋了。 墨靈和墨熙,找了一處客棧住著,就像人間的所有人一樣,住在客棧里,體驗這人世間的百態。

不過這是清麗脫俗的一種說法,其實墨靈只是出於好玩罷了。

墨熙的屋子就在墨靈的屋子的旁邊,不過墨熙還是警告墨靈不要偷偷想一個人出去玩。

一定要帶上他。

不過墨靈才不想這樣了,有墨熙在她身邊,她感覺空氣都是嚴肅的。

晚上的時候和墨熙一起吃了一頓飯,墨靈便以困了為由說是要好好休息,早點睡覺。

墨熙不疑有他,對墨靈是深信不疑的。

哪兒知道墨靈關上門之後換了一身衣服,跳窗出去了。

走在大街上一個人,她覺得,很輕鬆。

不過墨靈還是小看了墨熙,沒想到墨熙依然跟在她的身後,這次墨熙倒是不忙著立刻現身,他倒是要看一看這丫頭到底要搞什麼鬼?

此刻墨靈還在慶幸自己的聰明才智竟然能夠瞞過魔君大人。

墨靈去了好吃街吃了很多東西,又去逛了一逛燈會。

她滿心歡喜的以為自己逃出了魔君大人的控制之中,墨熙跟在身後一路上都笑著看著墨靈在做的每一件事。

他發現這丫頭還蠻有趣的,偷偷的背著他跑出來,原來是要吃更多的東西。


他不僅皺了皺眉頭,難道跟自己在一起,她就不能吃很多東西嗎?或許是自己太嚴肅了,讓這丫頭放不開。

是該自我檢討一番了。


但是正當墨熙要離開的時候,卻發現沒墨靈走進了一家傳說中的妓院。

要問他如何知道?很簡單,那便是因為這家妓院門口站著那麼多的姑娘,在招攬客人。

墨靈此刻是男裝,她竟然大大方方的進去了。

她這丫頭,究竟知不知道那是個什麼地方。

墨熙帶著一身的冷氣跟在了墨靈的身後進了這家妓院。

裡面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人,繞的墨熙的眼睛都花了,他一邊要應付老鴇子的胡攪蠻纏,一邊還要四處尋覓,墨靈,這丫頭的身影。

四處看了一看,竟然沒有看到墨靈了。

不允許,他絕對不允許,墨靈一刻沒在他眼前。

他害怕她有危險。

雖然在這個人間,很少有人是墨靈的對手,但是也難保會有人用計謀來傷害墨靈!墨靈這丫頭糊裡糊塗,什麼都不放在心上,只顧著貪玩兒。從來也不知道人間險惡,有時候人比魔更可怕,墨熙推開這些擋路的女子。

卻惹怒了,老鴇子。

「來人啊,把他給我抓住,他是不是來砸場子的?」

墨熙冷冷的回應道:「你最好不要惹我。」

「呸,你是誰?你是地上的皇帝,還是天上的神仙,進了我這煙雨樓,想不花錢來找姑娘,沒門兒!」

「靈兒,你在哪兒?快出來!」

墨熙不想無事生非,若亂人間秩序,你想儘快帶走靈兒。

可是墨熙的呼喊,無疑是沒有效果的。

墨靈哪裡出來了,倒是讓墨熙等來的是老鴇子喊來的一些下人,拿著棍棒向墨熙劈來。

「這是你們逼我的!那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