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多久,陳丹的電話響了,她一看,竟然是她老爸陳浩打來的,意思很簡單,只是告訴她,海州的事從此交給陳瑜來辦。這更是讓陳丹氣得發狂。

一直以來,她的父親陳浩總是說,他們姐弟倆都是一樣的,如今在家族的繼承權上,陳丹感到了深深的不公。她來到海州這麼久,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接下來,她什麼也不用做,只要等著陳立的失敗就行了,在這樣的時候,因為陳瑜一個電話,就把這事交給了陳瑜,對陳丹來說,這是把她所有的功勞都搶走了。

極品夫妻 「好你個陳瑜,你真是不識好歹,既然這樣,就別怪我心狠。」陳丹狠狠道。

陳丹本來的打算很簡單,把陳瑜當成豬來養,這樣就沒有人來跟她搶家主之位,現在看來,陳瑜已經覺醒,還要把她的家主夢給粉碎,這是她絕不能容忍的。

家主之位,這是陳丹夢寐以求的位置,她絕對不會拱手讓給陳瑜。

陳瑜坐在房間里,他神情自若,臉上帶著勝利者的笑容。

「陳丹啊陳丹,你憑什麼跟我斗?」陳瑜喃喃道。

「吱--」房門打開,巫天啟走了進來。

陳瑜頭也不抬,他緩緩道:「你來得很快,很好,你有兩個選擇。」

說到這裡,陳瑜故意頓了一頓。巫天啟不說話,他耐心地等著陳瑜的下文。

陳瑜停了一會,才慢悠悠地說道:「第一,你可以繼續聽我姐姐的號令,等到我坐到家主之位,恐怕得請您走人了;第二,聽我號令,我保你一生無憂。」

巫天啟低著頭,他自然清楚陳丹的能力強得多,但她畢竟是女的,終有一天要出嫁的。陳瑜雖然不爭氣,但他是男的,擁有天生的優勢,這是陳丹所不能比擬的。 巫天啟猶豫了幾秒鐘,他忽然問道:「少爺是不是一時興起,請恕我……」

陳瑜打斷了他的話:「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我說得再多,也不如切實去做幾件事。選擇權在你手上,看你的眼光了。」

巫天啟是個超級高手,他手上人命無數,無數人都想著取他的性命,如果他離開了陳家這棵大樹,絕對會成為別人追求的目標。現在他戰力十足,他還不是很害怕,等到他再衰老一些,那時候,恐怕絕沒有好下場。

那個時候,就必須要陳家這棵大樹來替他遮陰了,有了米國陳家的庇護,他的仇家也不敢輕舉妄動。

巫天啟想了想,他緩緩道:「跟少爺相比,小姐的能力更強。還請少爺明示,具體要我做什麼?」

陳瑜擺擺手,他什麼也沒解釋,只是說道:「跟我來。」

巫天啟也不多問,他跟在陳瑜的身後。

陳瑜到了陳丹的房間里,陳丹一看到跟在陳瑜身後的巫天啟,她什麼都明白了。

「巫天啟,你真會見風使舵。」陳丹冷笑一聲。

巫天啟低著頭,他鄭重道:「小姐,少爺想做一些事,我只是個保鏢,自然要聽他的。」

陳丹聽得直咬牙,偏偏巫天啟這話說得並沒有什麼毛病,她轉而看向陳瑜。

「好弟弟,真看不出來,你的手段還不錯。」陳丹說道。

陳瑜平靜道:「姐姐,我以前不懂事,所以也不知道到底要什麼,現在我明白了,我想拿回我應得的東西,姐姐你說是不是?」

陳丹聽得暗自咬牙,她為之奮鬥多年的東西,就因為陳瑜幾句話而化作泡影,她萬分不甘。

「行吧,那就提前恭喜你了,但願你旗開得勝,不要讓爸媽失望。」陳丹有些違心地說道。

「謝謝姐姐。」陳瑜假裝聽不出來陳丹話中的酸意。說完,他帶著巫天啟離開了。

陳丹恨得直咬牙,她實在不明白,怎麼一夜之間,陳瑜就像是換了一個人,這也太奇怪了,難不成,這事陳立有關?

此時,陳立正驅車前往城中村,他到達之後,先跟楊興了解了城中村的情況,發現只有最後一家人沒有搬走,也就是說,只差最後一步,整個城中村就被拿下了。

「陳立哥,兩天之內,我一定把這事完成。」楊興拍著心口保證道。

事實上,陳立雖然沒有親自到城中村來,但他通過陳玄的手下,也知道楊興的辦事能力。雖然楊興只在城中村這一帶混,但他的能力還是有的,可以說與張勇差不多,如果培養得好,也能做一些事。

陳立點點頭:「行,我相信你,好好去做,記得方法要溫和。」

楊興笑道:「這幫傢伙不知道交了什麼好運,碰到陳立哥這樣的好人,要是別人,指不定會怎麼收拾他們呢。」

陳立笑了笑,他並沒有過多解釋。事實上,對於陌生人,陳立也沒有那麼濫好心。現在,他是作為開發商,想要收購地皮,自然是平穩過渡的比較好,如果鬧出什麼事來,再被媒體一報道,那麼名聲就壞了,對於他一個生意人來說,影響實在太大。

陳立想要建設城中村,本意是要替東靜地產打響品牌,要是鬧出讓人跌眼鏡的新聞,那就得不償失,又何苦費這麼大功夫呢。

此時,楊興一個手下急忙沖了進來。

楊興皺起了眉頭,呵斥道:「沒規矩,沒看到我跟陳立哥在談事嗎?」

手下挨了罵,還是稟報道:「老大,有個大美女要找陳立哥,她讓我進來通報。」

楊興悄悄看了陳立一眼,不敢說話。既然是陳立的事情,那麼他也沒有插手的資格。

陳立不由皺眉,竟然有個女的來城中村找他,會是誰呢,他一時想不清楚。

難不成是朱泉凌,他來之前,跟朱泉凌說過,自己要來城中村,沒道理朱泉凌又親自過來,再說,有什麼話也可以在電話裡面說。

「讓她進來。」陳立吩咐道。

「收到。」手下得到指示,飛一般衝出去了。

此時,門外一個女子,她黑髮如瀑,白衣如掃,她就像有魔力般,吸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城中村這樣的地方,本來就罕有人過來,更不用說這樣漂亮的女人了。

那手下走了出去,到了白衣女子面前,低頭道:「陳立哥請你進去。」

就在陳立還在思考到底是什麼人的時候,人已經被帶了進去,陳立一看,不由吃了一驚,來人竟然是陳丹。

陳立實在沒想到,這個對頭會忽然出現在城中村,他訝道:「是你?」

陳丹神情平靜,她淡淡道:「有空嗎,聊聊。」

陳立心裡湧起一股古怪的感覺,他竟然在城中村跟陳丹碰面了,這也太古怪了。他明白,陳丹現在來找他,足以證明她對城中村的事不是一無所知。

「坐吧。」陳立擺擺手。

此時,楊興早就看得呆了,他從來沒看到這樣級別的美女,那一種天生的貴氣,可把他迷得不行,他就跟他外面的那幫小弟一樣,看得移不開目光。

「咳咳,楊興,你不是要做事嗎?」陳立提醒道。

楊興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陳立哥,做什麼事?」

陳立見他沒有反應過來,當下沒好氣地說道:「別楞著了,滾出去。」

重生空間:撿個傻夫養包子 「哦,是,我馬上滾。」楊興這才反應過來,敢情他在這裡當了一個電燈泡,他嚇了一大跳,匆匆忙忙沖了出去,差點沒跌一跤。

楊興衝到門外,他嘆了一口氣:「唉,差點犯錯誤。陳立哥果然不簡單,這樣級別的大美女過來找他,真是厲害。」

想了想,他又沖著一旁的小弟發火道:「都識相些,滾遠點,要是冒犯了人家,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楊興想的是,如果因為小弟不識相,誤了房間里兩人的好事,那問題就大發了。

事實上,陳丹和陳立是有血緣關係的,哪怕沒有這一條,陳立也不會對她有什麼想法。

陳立驚訝道:「這樣的地方你也願意來,出了什麼事?」 「少扯沒用的,也許我們可以暫時合作。」陳丹說得很直接。

陳立奇怪道:「原因呢?」

陳丹緩緩道:「陳瑜威脅到了我的家主之位,所以,他得死,你明白嗎?」

「不明白。」陳立搖搖頭,陳丹說得沒頭沒尾的,他故意說不懂。

陳丹冷笑一聲:「你是真不明白,還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陳立也冷冷道:「你想得挺美,讓我做掉陳瑜,然後你名正言順地對我動手,你就可以一箭雙鵰,你當我傻嗎?」

陳丹不由失笑:「看來你也不是太笨,我說了,我們可以暫時合作,一碼歸一碼。事情完成之後,我即刻離開海州,再也不跟你作對。」

陳立笑了:「你這是把我當孩子呢。」

陳丹氣得直咬牙,她在來之前,的確已經想好了理由,可是被陳立一打岔,一時間又不知要怎麼說起。現階段,連巫天啟也投向了陳瑜,她已經沒有可以幫忙的人了,所以,她才跑來找陳立。如果陳立不幫忙,她也沒轍。

陳立緩緩道:「我大概明白怎麼回事了,你是女人,想要坐上家主之位,實在很難。也許,你是兒媳婦還簡單些,但是你米國陳家的女兒,家主之位永遠與你絕緣了。」

這話戳中了陳丹的軟肋,她什麼都沒錯,只是因為是女兒身,家主之位就成了她永遠的幻想,這事,成了她心中最深的痛。

「不管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答應。」陳丹說道。

陳立從來沒有想過,他跟陳丹還會有合作的一天,現在,面對這個情況,一時間,他也沒有了什麼主意。

「讓我先考慮一下,一天後再回答你,行不行?」陳立問道。這事關係重大,他必須要好好考慮清楚才是。

「行,一天後再聯繫。」陳丹說完,起身就走。

此時,楊興一直守在外面,他本以為,恐怕要一兩個小時,兩人才會從房間里出來,現在才過了不到十分鐘,陳丹就出來了,這讓楊興覺得不對勁。

等到陳立也走出來,楊興急忙迎了上去,問道:「陳立哥,這麼快完事了?」

「沒有。」陳立不疑有他,隨口答道。他很清楚陳丹是什麼人,跟陳丹這樣的人合作,實在是如覆薄冰,實在要小心再小心,他可不想中了人家什麼套。

楊興看到陳立的表情,更加驗證了他心裡的猜想,他好心提議道:「陳立哥,我認識一位醫生,他在這方面非常有水平,我一會把聯繫方式發給你。」

陳立覺得莫名其妙:「你到底在說什麼?」

楊興訕訕地笑了笑:「陳立哥,有的事,還是早點治的好,早治早好。」

陳立反應過來了,敢情這個楊興完全想歪了,他罵道:「滾蛋。」同時,一腳踢在楊興身上。

楊興忽然挨了一腳,他不由叫屈道:「陳立哥,你不想治就算了,為什麼還打我。」

陳立罵道:「你腦子燒壞了吧,她是陳丹。」

楊興嚇了一大跳,他這才明白,他的想法差得太遠了。

「陳立哥,我錯了,我錯了。」一邊說,他快速地逃得遠遠。

陳立拿他沒有辦法,只好離開城中村,回到了小區的家裡。

朱泉凌本以為,會有好幾天看到陳立,現在看到陳立回家,她驚喜道:「這麼快就辦好事了?」

陳立皺眉道:「碰到麻煩了。」

朱泉凌問道:「什麼情況?」

陳立道:「我正在城中村,陳丹過去找到我,說要讓我和她聯手對付她的弟弟陳瑜,你說好不好笑?他們姐弟倆的事,扯到我這個外人算怎麼回事?」

朱泉凌想了想,說道:「你以為他們是姐弟,事實上,他們之間的關係比仇人還要差。米國陳家只能有一個家主,他們彼此之間就是大敵,現在你知道陳丹為什麼把陳瑜當豬養了吧,就是這個原因。」

陳立道:「陳瑜一死,米國陳家絕對不會放過我。這種事情是解釋不清楚的。」

朱泉凌沉默下去,她知道陳立說的是事實,不管陳丹和陳瑜的真正關係怎麼樣,在外人看來,他們始終是姐弟,要是陳瑜沒命,最大的懷疑對象,那就只能是陳立這個外人。更何況,陳丹姐弟到達海州,為的就是對付陳立。

到時候,米國陳家震怒,以陳立現在的能力,絕對擋不住人家的滔天怒火。

陳立想了想,說道:「目前來看,和陳丹合作,可以最快的解決海州的事。要不然,只有跟他們姐弟倆慢慢的耗下去。」

朱泉凌沒有說話,她思索良久,忽然笑了:「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陳立問。

「我們先把好處說清楚。」朱泉凌笑道。

陳立無奈道:「要什麼好處,現在我們是綁在一條船上的人,還分什麼彼此?」

朱泉凌哼了一聲,說道:「你不管他們姐弟倆怎麼斗,只要你可以把證據抓在手裡,到時候米國陳家追究起來,你也有話說。」

「什麼證據?」陳立的眼睛亮了。

朱泉凌不由失笑:「你呀,能不能不要裝糊塗?陳丹想弄死陳瑜,你拿住證據,那還有什麼好怕的?」

陳立定定地看著朱泉凌,他忽然發現,他對朱泉凌的了解還是不夠,這樣毒的事,她輕描淡寫就說出來了,好像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朱泉凌說得很簡單,只要陳立拿到陳丹害死陳瑜的證據,不管米國陳家事後怎麼追究,這把火也燒不到他的身上。

朱泉凌微微一笑:「最毒婦人心。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吧?」

當著陳立的面,她甚至懶得去掩飾什麼,她想要讓陳立看清楚,她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陳立有些無語,對於朱泉凌的坦誠,他實在意外,但是,她越是這樣說,越見得她合作的誠意,在這件事情上面,她的確是毫無私心。

陳立搖搖頭,把腦海中的那些胡思亂想甩了出去,他再度回到正題上:「我覺得,陳丹不是個簡單的女人,她的把柄,沒那麼容易拿到手吧。」 朱泉凌緩緩道:「人都是逼出來的,如果是平時,陳丹做事滴水不漏,你想要抓住她的把柄,想必是非常難。但你要知道,忙中出錯,人一急,平時的冷靜和智慧就難以發揮出來了。你要做的,就是把陳丹逼到那種地步。」

陳立聽明白了,這是讓他創造機會。現在看來,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太好了,謝謝你。」陳立由衷地說道。

朱泉凌笑了:「你拿什麼來謝我?」

陳立想到早上簡柔請他吃飯的事,不由說道:「要不,我請你吃個飯?」

「好啊,我先換身衣服。」朱泉凌說著,衝進了房間。

等到她再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整個人像是在閃光,照亮了她的四周。

陳立感慨道:「吃個飯而已,要不要打扮得像仙女?」

朱泉凌笑了笑:「你可能不明白,愛美,是女人的天性。」

「哦哦,行吧,走了。」陳立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只好招呼朱泉凌上路。

兩人走進電梯,朱泉凌忽然說道:「如果你先遇到我,你會選誰?」

陳立自然明白她說的是怎麼回事,這話自然是針對唐夢雲來說的,陳立沒有猶豫,他坦然道:「我應該會選你。」

他這樣說,多少有些渣的意思。可是,如果不這樣說,那又是明顯的撒謊,他不得不承認,在美麗方面,朱泉凌無疑比唐夢雲更加耀眼一點。

朱泉凌心裡一甜,她喃喃道:「真遺憾,要是早認識你,那該多好。」

陳立沒有搭腔,他知道,有的事情是說不清楚的,更何況是這樣沒譜的事。

兩人沉默著,一直到電梯門打開,電梯外站著鍾小曼和杭冰。

兩女看到朱泉凌,頓時說不出話來,在朱泉凌面前,連向來自視甚高的鐘小曼,也頓時化身為醜小鴨,她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本來,朱泉凌身著便裝時,已經非常出眾,現在一身盛裝,更是錦上添花,讓人不敢直視。

「老陳,你們出去參加晚宴?」杭冰忽然問道。儘管她在朱泉凌的面前,也是感到壓力叢生,但她沒有鍾小曼那麼多心思,反而放得開一些。

陳立笑道:「不是的,我們出去吃個飯。」

杭冰沖著朱泉凌笑了笑,算是打了個招呼,兩女走進了電梯。

電梯中,杭冰感慨道:「她好漂亮呀,天上的仙女,大概也就這樣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