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暖暖裝出了一幅受傷的樣子,「安寧,你這是什麼表情呀?你是在怪我嗎?你平時不是總說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嗎?我只不過不小心指甲颳了你一下,你為什麼就不能原諒我呢?你一定要這樣跟我斤斤計較嗎?你真是太傷我的心了……」

她一邊說,一邊輕輕咬著嘴唇,眼底還有隱隱約約的水光,纖細的肩膀輕輕的顫抖著。

一幅受了傷,卻依舊堅強的模樣。

沐暖暖原本就長得美,如今眼角含淚的樣子,更是平添了幾分平時少有的柔弱美感。

她以前都是很驕傲的,很少會露出這麼柔弱的樣子。

自然比安寧那種天天裝白蓮花的人,震撼力來得更強了。

旁邊圍觀的人原本還以為是沐暖暖打了安寧,可看到沐暖暖這麼柔弱的樣子,大家看安寧的眼神都變了。

覺得安寧是在不依不饒,咄咄逼人。

甚至還有人帶上了責怪的眼神。

安寧都快要吐血了!

她磨著后槽牙,咬牙切齒地擠出幾個字,「我當然……沒有怪你了!」

沐暖暖的臉上揚起了一抹甜美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不會怪我的,畢竟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嘛!」

她在說著「最好的朋友」五個字的時候,刻意加重了音量。

莫名讓安寧覺得有些背脊骨發寒。

「楊經紀人來了!還有莫總監!」人群中不知道誰喊了一聲,眾人紛紛看了過去。

楊麗君表情嚴肅,緊繃著臉。

莫承佑高山白雪,溫和中又透著疏離。

「大家都站好,我要宣布一件事情。」楊麗君板著臉說道。

安寧心底狂喜,來了!來了!

沐暖暖要被開除了!

她湊到了沐暖暖的耳邊,壓低了聲音說道:「沐暖暖,你要完蛋了!」

沐暖暖挑眉看了她一眼,漫不經心地丟下一句「走著瞧。」

說完,就迅速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再也不理她了。

看著沐暖暖這胸有成竹的態度,安寧莫名覺得有點慌。

她安慰自己,楊經紀人那麼生氣,連莫總監也知道了,沐暖暖這回肯定會被趕出訓練營的。

很快訓練生們都排好了隊,一個個忐忑不已的。

楊麗君犀利的眼神掃過眾人。

當那銳利的視線落在安寧的臉上時,一雙美目陡然變得鋒利。

直到把安寧看得頭皮發麻,才緩緩移開。

安寧更加不安了,難道……和她猜想的不一樣嗎?

莫承佑的視線穿越人群,落在第二排的沐暖暖臉上。

他的眼底深處綻開一抹淺淡的笑意,唇角也小幅度的微微上揚了下。

不過很快就收斂了,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

沐暖暖的水眸和他對上,一顆小心臟撲通撲通狂跳。

好像有一隻小鹿在她的心上蹦得歡快。

沐暖暖有些不自然的微微別開視線。

錯開一秒鐘后,又忍不住偷偷看過去。

卻發現,莫承佑已經若無其事的移開了視線。

啪嘰一聲,她彷彿聽到心上那頭小鹿摔了個屁墩兒!

什麼嘛,這個人……

楊麗君犀利的視線先是一一掃過眾人,繼而緩緩開口說道:「昨天在嗨音上面出現了一首爆紅的歌曲,是從我們訓練營裡面流出去的。」

眾人紛紛一驚。

「有人違反了訓練營的規定,私自將原創歌曲發到了網上!」楊麗君聲音冷然。

來了!來了!

安寧激動的身體都在輕輕顫抖,接下來一定會說把沐暖暖趕出訓練營!

可接著,楊麗君說出的話,卻讓她整個人都如至冰窖!

「安寧,你違反了訓練營的規定,私自發表歌曲到網路,本來是要對你勸退的。念在你是初犯的份上,這一次是警告處理,如果再有下一次,你就不用再留在訓練營了!」

什麼?

她聽錯了嗎?

周圍的人視線齊刷刷的看了過來,安寧成了人群中的焦點。

可這樣的焦點,她根本不想要啊!

「楊經紀人,那首歌不是我寫的啊!」安寧也顧不上其他了,急忙為自己辯解道。

楊麗君的表情很冷,「我知道不是你寫的,但卻是你的賬號發表的。」

「既然不是我寫的,為什麼要給我警告處分啊?」安寧不服氣地說道。

安寧一時情急,抬起手指著沐暖暖,大聲說道:「那首歌明明就是沐暖暖寫的!」 安寧梗著脖子說道:「楊經紀人你不懲罰沐暖暖反而懲罰我,這樣不公平!我不服氣!」

安寧居然敢跟楊麗君叫板,大家不得不敬她是條漢子!

楊麗君冷冷地掀起眼皮,「這麼說的話,你是不想給你自己留面子了?」

「我……」安寧心裡暗叫不好。

可要她就這麼咽下這口氣,她又不甘心。

安寧硬著頭皮,繼續說道:「我承認那首歌的確是我發到網上的,可那首歌是沐暖暖寫的,我只是幫她的忙,不想她的才華被埋沒了,所以我才會幫她發到網上去的!」

安寧越說越激動,臉都因為激動而通紅,好像她真的是個處處為了好朋友著想的人。

謊話說多了,連她自己都要相信了。

李沅芷、劉碧娟、雲舒幾個人,都很詫異地看向沐暖暖。

她們和沐暖暖是一個宿舍的,她們怎麼不知道沐暖暖什麼時候寫了歌?

還拜託安寧發到網上?

沐暖暖表情很淡定。

她沒有反駁,也沒有解釋什麼。

就那麼淡然地站在那裡,彷彿安寧說的事情和她無關。

讓劉碧娟幾個人都暗暗為她捏了一把冷汗。

劉碧娟悄悄地拽了下沐暖暖的衣服,示意她快點解釋。

沐暖暖則是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

「既然你這麼冥頑不寧,那就公布真相吧!」楊麗君冷冷地說:「那首歌的確是沐暖暖寫的,可卻是你從沐暖暖那裡偷來的!」

這話一說出來,大家的眼神都變了。

偷來的?

安寧和沐暖暖不是好朋友嗎?

安寧居然偷走了沐暖暖寫的歌?

還說是為了沐暖暖才發到網上?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白靈則是暗暗慶幸,幸虧她多長了個心眼,剛才沒有站隊,否則這次就會被安寧給拖下水了。

安寧漲紅了臉,「我不是偷的,我只是恰好看到了,我看這首歌寫得很好,我不想沐暖暖的才華被埋沒了,所以我才……」

「所以你才不問自取,理所當然的拿走了別人的東西,還屬上你自己的名字對嗎?」沐暖暖微笑著說,只是那笑意並沒有直達眼底。

楊麗君給她看視頻的時候,她就已經看到了,安寧把歌曲署名是她自己。

偷走了別人的東西,還貼上自己的標籤!

還要說是為了沐暖暖好!

還能說得這麼理直氣壯,簡直就是騷操作啊,不服不行呀!

安寧徹底慌了,「暖暖,我真的是為了你好……」

「嗯,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所以你才問都不問就拿走了我寫的歌。你也不是為了虛榮才寫上你的名字,你更是不忍心我的才華被埋沒,你才會偷偷發到網上嘛!」沐暖暖的話字字帶著刺。

明明每個字都是在說安寧對自己好,卻全都是濃濃的嘲諷。

大家又不傻,明明就是安寧偷了沐暖暖的歌,不要臉的說是她自己寫的,還發到網上去了。

最不要臉的是,居然還有臉口口聲聲說是為了沐暖暖好。

之前大家就知道安寧是撒謊精了,現在又知道她偷東西。

安寧在大家心裡的人設,可以說崩得很徹底了。

「安寧,你現在服氣了嗎?」楊麗君冷冷道。

安寧沒話說了,囁嚅著嘴唇,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楊麗君不屑的視線從安寧的臉上移開,看向眾人,鐵面無私地說:「希望大家都引以為戒,以後不要再做違反規定的事情!」

說完后,楊麗君眼神嚴肅地看向安寧,「安寧,你好自為之!」

安寧全身都在輕微的顫抖,她死死咬著牙。

她是真的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明明那首歌是沐暖暖寫的,為什麼沐暖暖什麼事都沒有,她反而要被警告處分?

安寧不由得把視線看向了,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話的莫承佑。

她的瞳孔猛地一縮!

難道……

不,不可能的!

莫總監絕對不可能看上沐暖暖的!

沐暖暖除了長得漂亮點,完全就是個蠢貨。

莫總監怎麼可能會喜歡沐暖暖這個沒腦子的蠢貨!

心底有一個聲音在提醒她,沐暖暖變了,已經不像是從前那樣任由她拿捏了。

這件事情之後,安寧在訓練營里的人緣迅速下跌。

原來跟她關係好的人,像是賀音、白靈,全都開始疏遠她。

和安寧一個宿舍的女孩們,也把自己的東西都收好了,生怕被安寧給偷走了。

她們看向安寧的眼神里,充滿了警惕和防備。

這讓一向心高氣傲的安寧差點沒吐血!

不過,她還是慶幸。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她還是沒有被趕出訓練營。

到底是出於什麼原因,安寧不想,也不願意去深究。

總之她只要在訓練營一天,她就不會放過沐暖暖!

有的人就是這樣,永遠都把錯誤推到別人的身上。

安寧就是這種人。

遇到事情,首先就怪別人,永遠也不會先反省自己。



沐暖暖現在還真的沒時間去搭理安寧。

只要安寧不主動來招惹她,她就當安寧是空氣,讓安寧再蹦躂幾天。

沐暖暖每天要增加三個小時的訓練時間,回到宿舍也不能馬上休息,她還有五首歌的任務。

有時候想想,她還真是想要錘爆莫承佑的狗頭!

五首歌!

他還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沐暖暖把事情經過和李沅芷她們幾個說了,大家都特別生氣。

李沅芷拍著沐暖暖的肩膀說:「以前看你傻乎乎的,成天當安寧的小跟班,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我都懶得跟你說話,總算你現在是醒悟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