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吟』片刻,他神『色』恢復了些,低語道「第一個測試,是什麼?」帝狂笑答「你來鐵將族,不是已經在做第一個測試了么?這第一個測試,你需在十年內,成為鐵將族族長繼承人,並且,找到老夫。」

「如此,而已。」銘起轉身便走,只剩帝狂的笑聲在這噬界之中彌『盪』。

走出噬界回到鐵將族族地之中,銘起神『色』如往,只是眼中更多一絲沉重,這便一步踏出,出現在府外,早已等候的眾將見之紛紛跪地,目光一掃,一百二十五人,前番爭鬥,亡命二十一人,將地十七,兩天四人。

「出發。」



七天將,一如風捲殘雲,秋風掃落葉,將這鐵將族七域青族勢力拔出,用時,不過三十日,一月而已。

這便一同歸族,銘起所率百將,除卻五地將完整,其餘將天,將地傷亡半數,回族從那族『門』『玉』階向上而走,個個面帶傷痕,黑甲血跡未乾。

『玉』階兩側,迎將族人,個個神『色』『激』動,幾歲幼童,更是不時送上『花』圈。

「走己大叔,你真厲害。」一名嬌俏『女』子拿著『花』圈掛在銘起項上,這便在他臉上一親,立刻退到一旁。

銘起神『色』冰冷,從應柔被帶走那時,便是一直如此,他回到了一個人,這麼的一個人,再也不必笑,對著任何人笑,由衷的笑。

稍是停頓,又帶著他背後眾將向上行去,一個少年,衝出人群,跪在銘起面前奉上一把長刀,道「走己天將,我鐵三,求入走己將『門』。」

一旁好似是他家人,眼裡帶著期盼,望向銘起,他神『色』冷漠依舊,接過這不過魂級的長刀道「入。」

這便繞過這少年,帶著眾人向上走去。這一月,銘起戰功赫赫,僅僅從滅族之數而言,八族,與刺冰相當,唯獨鐵虹九族當先,其他幾人稍少一些。

這八族足以讓銘起的聲名盛極一時,畢竟他剛入天將,而且這入天將的方式,幾乎不與實力沾邊。

這一次顯『露』,毫無疑問的證明,他,是有天將的實力!

這一行『玉』階,就有百人請求入他走己將『門』,『花』圈掛滿脖頸,不少還是讓背後的地將拿去了。。。。。。。。。。。。。。。。。。。。。。。。。。。。。。。。。。。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歸入府中,有鐵將族的工匠,正在為他府邸擴建,而他的將『門』之下的眾將,也在遷府,在他府院四周建造府院。靖安

銘起,刺冰,鐵虹等七名天將,夜裡聚在雲宣王將殿中,不過今日,殿內高座旁,還有兩座,暗金描『花』,雕龍刻鳳,不比雲宣王座差。

七人聚齊,見兩人憑空出現,坐在座上,除卻雲宣,還有兩人,一人渾身血氣散開,好似殿內空氣濃稠如血,一人寒氣盤聚,隨之一坐,一股寒風撲面而來。

血將族,兩大王將之一,血曠,寒將族,三大王將之一,雪巡。

這三名王將同時出現,定無小事。七天將同時起身問禮,禮罷,再坐。

雲宣向兩人各看了一眼,道「青族勢力,已然根除,今日三王相聚,也不再多說客套。」血曠點頭,那雪巡也是點頭。

「我將族因戰而生,若無戰事,將族人一身鐵骨,都怕會銹去了,百年以來戰事雖有,但並不大,將族已是長刀卧鞘,只待『露』鋒。」

「青族小兒,竟圖謀不軌,招惹我將族,如今看來,若不臨兵青族,我將族將威又從何而來?」說時,殿外又陸陸續續走進十數人,向著三位王將行禮后各自落座,雲宣也不斷語。

「三族決定,三日後,由我三大族,領將族將棋,同伐青族,以由本王三人領將,爾等同隨,有人可有意見?」

二十名天將皆閉口不語,片刻后,雲宣道「好,那如此定了,三日之後,三將族族人,血將域西相聚,勿遲了。」說完,三人同時消失,想是去了更高一層的商議。

「三日…」出殿,銘起仰頭看星空,身軀一晃,梭空而去。

待他現身之時,在古州最南,一眼望前,儘是黑漆一片,星辰之光雖弱,依舊有那光明,但面前這一片,卻是無法照亮。

「魔塔。」眼前這一片昏暗,便是魔塔所在,剛出邊境,便有一股魔氣撲面而來,雖說帝狂說是十年,但越是儘早越好。

趁這三日時間,剛好可以闖塔一次,即便敗了,也能大概『摸』清一些魔塔的頭緒。

他一步邁入黑暗之中,當即天幻地變,夜空化為白晝,不過,天空瀰漫這一層黑煙,昏暗就如同黑夜。

腳下,魔沙墨黑,依稀森木也是黑氣瀰漫,魔意森濃。一眼望去,正是一片浩瀚戈壁。

「魔塔第一層…」銘起喃喃自語,這一片天地即是魔塔第一層,浩無邊際,更是不知如何才能上第二層去,柔兒在第幾層,也是未知。

一感四下,除卻魔氣極少有法則之力,這便以極慢的飛行之速前行,一路上消耗,恢復基本持平。

剛過一處山丘,眼前大片『亂』石,『亂』石之中一條黑河流淌而過,黑河長寬百里,長無止,一眼望去便有無數魔魂在長河之中嘶嘯。

地勢極為平坦,但這長河,卻是洶湧澎湃,好似懸山巔之瀑,聲勢甚是驚人。

銘起從其上橫過,立刻覺得身軀沉重萬倍,極速向下沉去,心下微驚,立刻凝出九層殺氣的修羅,隨著沉入黑河之中,魔水立刻拍擊在修羅身軀之上,眼瞅便有侵蝕的黑氣透過修羅染開。

其中無數魔魂借著一刻,在殺氣之中快速向銘起咬來,不過還未近身,自然被殺氣蝕盡,但那黑氣隨著不斷衝擊而來的魔水不斷侵襲而來,銘起修羅四目開,殺氣立刻強盛數十倍,那黑氣紛紛消融,而修羅身周的紅炎,亦是快速將魔水抵擋在外。

「魔河~」銘起一念,徒步向前行去,只是越是前行,魔河越深,河低墨水越是強橫,魔魂魔『性』也越強。

「妖血!」銘起停足之時,抬手一握,握住妖血,其中妖氣立刻瀰漫而出,妖魔相近,同為邪氣的一種,妖氣『陰』寒,魔氣詭邪,隨著銘起一揮出一道妖焚破,這長河被割開一道長口,紅光切散無數魔魂。

藉機銘起快速向前衝去,只是剛行過數里,妖焚破的力量漸弱,黑河再度復回,轉而衝擊在修羅身軀之上的魔河更加強橫,隨著無數魔魂衝擊而來,修羅的身軀快速出現裂口,其中魔氣快速瀰漫。

「開五目怕也無法抵擋這魔河。」銘起心底當即有了判斷,當即破式對著河低揮去,『欲』將魔河地形改變,以此改變魔河。

只是噬力剛凝聚出,炎刃揮出一半,噬力立刻失控,好似受了這魔河的影響,此刻也具有了魔『性』,瘋狂散去。

眼瞅修羅的身子已經崩碎一半銘起目光一凝,低念道「冰塔。」

冰塔第一層塔身立刻從能戒中取出,落入魔河之中,冰塔乃天王所凝,其堅凝程度,足以抵擋低段能天的自爆,不過此刻挪用銘起眼中並不見痛惜之『色』。

整個冰塔第一層落入魔河,當即將魔河阻斷,銘起抓機施展影步,在地面踏過三步,出現在百里之外,僅僅一瞬,冰塔第一層便在魔河之中,變得漆黑,繼而消失在魔河之中,不知其蹤跡。

銘起徑直向前飛去,心思「這魔河強橫,尋常能天根本無法橫度,難怪多年來魔塔一直不為我噬族所控,僅這第一層魔塔就算是天埑。」

行過萬里,終見人煙,一座小小村莊,立於『亂』石之中,銘起身子一沉,落入其中,見來往村人有如常人,不過個個肌膚白凈,髮絲烏黑,雙瞳如墨。

不遠處三個孩童正在一顆魔樹下戲耍,踢動一顆血淋淋的人頭,三個幼童臉上笑容天真無邪,實難與其足下血淋淋頭顱形成聯想。

其中一個孩童一腳,兩者頭顱提到銘起面前,微以目光掃去,一名嬌俏『女』子的頭顱,不過其面上魔紋未退,散發烏黑,雙瞳大睜,口未合攏,七竅血跡已干,極為猙獰恐怖。

「叔叔,能把我們球踢過來嗎?」其中一個孩童對著銘起笑道,銘起那眼瞳深邃如無低黑『洞』,那幼童與他對視片刻,慘叫一聲,連連向後逃竄,不過其臉上依舊不減笑意。

「笑魔。」

銘起低念之際,一腳踢向身下這顆頭顱,殺氣立刻傾注其中,飛過的頭顱直砸向那逃遠的幼童腦袋。

那幼童的腦袋炸開,身軀立刻化為黑霧散開,消失於無,而瀰漫開的黑氣中,便帶一股令人『欲』笑的魔意。

不過還極為微弱,吹拂而來,銘起心若泰山,魔意不過輕風爾。

那顆頭顱,魔紋隨著殺氣侵蝕緩緩散去,這『女』子目口閉回,神『色』詳寧。

另一孩童見狀立刻大哭,眼淚簌簌落地,魔音傳來,銘起眼前一道刀意凝聚殺氣,飛出立刻兩這孩童的身軀切開,「哭魔。」

最後那孩童,滿目畏懼,躲在一旁瑟瑟發抖,銘起目光一掃過,他的身軀已化黑氣散開「懼魔。」

「你這『混』賬,竟敢傷我村人!」一旁一名老叟提起大鏟向銘起拍來,銘起何等修為,只是身周遊離的殺氣,這老叟近身便已連通那大鏟消失,黑氣亦不剩留。

「怒魔。」銘起轉頭望向整個村莊,正聚涌而來的各種魔人,深吸口氣,氣中百魔的魔氣立刻入體,「怒,懼,哭,笑…」

一一念出這些魔的本名,他目光一凝,十里村莊立刻籠罩在殺氣之中,無數慘叫響起,這一片地域,便只剩一片荒石,房舍村人,紛紛消失在殺氣之中。

「雖說殺氣消耗並不劇烈,但終究是有消耗,我需節制,在這魔塔之中回復極為艱難。」

銘起低念之時,兩道黑氣從鼻中吸入,正是這整個村子的魔氣所凝,這所有魔氣入體,銘起肌膚開始變得白凈異常,而他身軀亦不斷釋放出魔氣。

這股魔氣無法影響他心『性』半分,只是一層偽裝,以免諸多麻煩。

行了數千里,終見一名魔地從遠處飛來,他抬手將此人阻下,道「兄台,第二層魔塔如何去?」

對方修為已深,察覺銘起的魔氣與他修為完全不符,立刻便知是外來人,心下警惕萬分,道「去魔聖山,萬魔冢。」

銘起見他目中已有警惕,便懶得與此人廢話,當即掌心一抬,一道紅光『混』入吞噬之力中,那魔地只覺身軀失去自『性』,無法控制地向銘起飛馳而去。

轉眼,那包裹著黑光的大手已經按在他頭頂,不論他是想要化形,還是其他,這黒芒之中的殺氣都緊緊束縛住他的身軀。

轉而又是一團灰『蒙』之氣從那黑芒之中飄出,魔也有魂,雖是魔魂,依舊不離生死,聖元死氣立刻『抽』出這魔地的魔魂,留下一副魔軀,也被銘起吞噬。

魔魂之中所有記憶被銘起奪取,片刻后,他喃喃自語道「魔聖山,萬魔冢,魔棺。知曉真正同向第二層魔塔是哪一魔棺的魔只有棺魔。以此人記憶所示,每一個棺魔亡命便會又有一個棺魔新生,此刻有三個修為極強的修魔者正在去奪棺魔,棺魔是在**的手機,這**也是第二層魔塔下來的強者,**凹谷,必須先去一趟。」

有了決斷,他能戒之中立刻飄出一瓶靈『葯』,雖說『葯』已不多,但此刻絕非吝嗇之時,他立刻將這靈『葯』服下,填補體內缺失的法則之力。

服『葯』之後,銘起全身魔氣翻湧,一看就似是一修魔者,隨即,其身周空間一扭,便梭空向**凹谷而去。

**凹谷,是魔塔第一層的一處『淫』氣匯聚之地,整一個偌大凹谷,就似一『女』子的『私』處,而谷中有聳起一座千里高峰,又似是男子陽根,可謂天地造化尚且如此,何況其中人物?

凹谷是無數小谷的山體接連組成,銘起落入其中其中一谷,立刻便覺一股『淫』穢魔風撲面而來,體內壓抑多年的邪火竟是有了一絲動『盪』。

谷底兩側,皆是房舍,其中魔人修為不強,他炎眼之下,這凹谷之中強者皆在那中心一道長長凹谷之中,兩側,不過一些**,又或是期盼**之魔居住。

這邊剛入其中,『浪』語『盪』『吟』從兩側房舍中傳出,從未閉的窗閣之中,還可將那兩個赤條條的身軀纏綿在一起。

只見其中那『女』子嬌喘呻『吟』,目帶瘋狂之『色』,似要將背後那男子榨乾了般,分狂扭動腰『臀』前去迎合,而那又帶著『迷』離鳳目看向銘起,一個對視,那『女』子『露』出笑容,從背後男子雙臂中掙脫,快速從房內奔出。。。。。。。。。。。。。。。。。。。。。。。。。。。。。。。。。。 ?定眼一看這『女』子細腰如柳,腹上平坦,身下一團濃密烏黑,還有濕跡,一對偌大白果,櫻桃兩點『艷』

這『女』子媚眼『迷』離配這姣好面容,以這**身軀,甚為『誘』人惹火。

此刻他竟兀自跪在銘起面前,雙手向他陽根握來,只是還未靠近,這『女』子的『玉』手已如受百年歲月侵蝕,快速腐爛。由膚入肌,再是骨,轉爾這一對手已是骨『肉』不剩。

『女』子慘叫之聲,當即『花』容失『色』,連向後逃,銘起目光淡淡鎖定於她,紅光之下,這一副似尚好酮體便立刻消散在空中。

即便這一條小谷內已有人喪命,但那龍鳳『交』『吟』依舊不斷,他向前緩進,越是靠近這小谷盡頭,那條長長幽谷,『淫』氣亦是越發森濃。

「那谷下,又是何等情形?」銘起喃念之際,身軀猛然向前一縱,從這小谷,一步躍直幽谷上方,他徑直下沉而去,轉眼便沒入幽暗谷中。

「**…」炎眼之下,當即察覺到十數股聚集在一起的能天『波』動,這股『波』動與修能者不同,能輕易判別得出。

還有三股隱匿在這十數個天魔四周的天級『波』動,應是那三名修魔者,而棺魔應當就在那**一處。

幽谷極大,自成天地,谷底草木繁茂,『淫』氣森濃,觀樹草生長姿態,竟也成『陰』陽『交』合的姿態。

一望望去顆顆青樹相纏而生,不論大小,新老,種類,遠在千里之外,聳起兩顆巨大老樹,兩樹隱隱已有男『女』之形,正是一副活活『春』宮,即便相距千里,依舊清晰可見這巨木模樣。

銘起坐於一顆木上,目看前方,卻也不顯焦急,一等,三個時辰過去,終於,那三名修魔者向此處快速『逼』近,不消片刻,聚在那巨木上空。

「**,『交』出棺魔。」為首那兩段魔修底喝道,另兩人亦是長刀在手,一股後天魔氣透體而出。

從此處看,這兩顆巨木,竟有數里高大,轉爾從其中飄出十數團黑霧,紛紛在天空凝聚出魔影。

銘起匿在林中似還沒有出手打算,見他長出口氣,目光后瞥,道「該現身了吧,刺冰。」

這一路他一直避免與人爭鬥,維繫身軀巔峰的原因,就是因這刺冰的存在,從他背後,憑空走出一個絕『色』『女』子,她一現一股寒意瀰漫開,四下這『淫』氣都似寒封盡去。

「你竟能察覺到我。」刺冰略是驚咦,已帶著幾分獰笑看著銘起。

銘起眉宇間透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凝重,卻淡笑道「想要如何?直明道來吧。」兩股罡風已然對撞再一起,百里森木當即消碎。

刺冰眼中已有一絲期待,其白劍握在手中,目光落在銘起身上,道「你的首級。」話及此,已有一道凌厲劍氣從白劍之中『逼』出,徑取銘起面『門』。

「八步巔峰!」這一劍冰寒至極,想是刺冰的劍意便是冰寒,銘起不由驚咦一聲,縱步連退,抬掌一揮之際,一道炎光閃出,立刻將這劍氣消融。

而那刺冰,抬手一揮,八道光幕憑空聳出,立於銘起身周,相形之下,是比當年強橫數十倍。八道光幕之間縫隙凝合,向內塌縮而來,僅聞一聲龍『吟』,一條炎龍直破那光幕衝出,龍嘴之中銘起右手緊握妖血,目光落在刺冰身上。

「葬劍!」那烏亮雲發隨風一『盪』,刺冰這一劍爆發開驚人劍氣,隨之一道白『色』劍芒『射』向銘起,只見白光一絲,劍芒已近身。

望著劍芒,銘起低念道「源力…」這一劍,源力若行出的力銳利,與破式有種不謀而合的銳利,不過破式更追求一個破字,而這一道劍芒則銳利得驚人。

銘起踏從炎龍嘴中衝出,劍芒貼鼻『射』過,咻一聲沒入炎龍之中,轉爾從龍尾透出,『射』去山谷一頭,炎龍登時消潰,再不見蹤跡。

即便是躲過劍芒,銘起臉上依舊留下一道淺淺血痕,就這閃躲之間,刺冰腳踏冰『花』,一念之間出現在他面前,當即是一劍刺出。

這一劍刺出,他立刻覺得走去無數把長劍從四下『射』來,身周退路更是被完全封死,銘起雙眉一沉,道「竟是落入了她的源力之中!」

刺冰出手很是狠辣,毫不留情,這劍氣源力,已然讓銘起大有危機之感,當即月吞一施,其身軀浮現一個黑『色』漩渦,這劍氣源力紛紛如泥牛入海,一去不回,陷入他『胸』口黑『色』漩渦之中。

常時銘起極少施展噬天之技,主是因噬天極易暴『露』身份,但凡有些修為的修能者見之便能分別。不過此刻在魔塔之中,倒也不必顧忌。

吞下這劍氣源力,其中葬力立刻行出,銘起也是不敢封在體內太久,向後猛退之際『胸』口漩渦再顯,所有劍光逆『射』而去。

但畢竟這源力乃是刺冰所凝,銘起終究不過是封入體內,逆轉個方向反向刺冰而已,此刻只見她『玉』指一按,那劍光紛紛碎開,化為一團雪『花』散開,將銘起籠罩。

當即天幻地變,銘起處進一個冰寒之地,天空灑下大片的冰塊,簌簌下落中,又蘊含某種規則,還未近身,一股刺痛已然鑽心而來。

「炎龍!」銘起掌心『射』出兩個炎星,炎龍化出的剎那盤聚而來,繞在銘起身周形成防禦,天空落下的冰塊落在炎龍身軀之上,立刻發出呲呲之聲,繼而,白霧升騰,但炎龍威凜身姿非但沒有萎靡,其所釋放的灼熱反而是劇烈上升。

天空之中自身黑裙的刺冰冰眸再冷一分,一股寒風捲起,從銘起身周吹來,當即風中傳出叮叮噹噹的碰撞聲,好似這寒風之中充滿無數刀劍。捲風卷在炎龍身周,炎龍的身軀出現大片的破口,隨之炎龍的身軀猛然向上抬起。

銘起在這『亂』風之中,好似受了無數的利刃的切割,肌膚之上立刻出現一道道血線,轉眼他已鮮血淋漓,此刻施展炎人對著源力之風已經無用,他的目光透出一股『陰』冷之芒,鎖在刺冰的身軀之上當即有一團紅炎在瞳中刺冰的虛影上燃出。

她察覺不對時,已有一股炎力將她鎖定,但見其長劍一削,整個冰寒天地向內塌陷,濃郁無數倍的冰力,當即凝聚在她身周,那幾『欲』燃起的紅炎竟生生被『逼』退。

而銘起眼中映折的紅炎燃燒之像也是硬生生被『逼』退,他面『色』一白,雙瞳不由自主溢出鮮血。轉眼,刺冰抬手一按,這片天地又再度恢復,銘起目『露』寒芒,妖血一揮之際,妖焚破當即掃出。

刺冰亦不愧是三族之一的傳承者,眼觀那黑『色』炎刃破開天地削來,立刻察覺出其中妖氣的存在,細眉一凝,低念道「妖氣。」

僅見她白劍白光耀目,一道難以言喻其鋒利的劍光閃出,與炎刃碰撞的剎那,一道紅『色』炎刃從那黑『色』炎刃中脫出,向其削來。

銘起知曉對付刺冰,留力等同尋死,這一刀也是全力施展,雖說此刻殺了刺冰對刺雪血脈會有極大影響,但問題在這他也不知他有無這實力殺了對方,所以這一刀,決計保留不得。

只見紅光一閃而過,銘起本是一驚,得手了?如此簡單取了刺冰的『性』命?僅見在那黑裙之上的紅光漸漸散退,銘起的驚容,立刻凝重下來。那一件長裙,竟有硬擋妖焚破妖破的力量。

「機會!」刺冰目光一凝,在他這分神的瞬間,長劍再度一削,整個虛幻天地的冰力凝聚而來,化為一道光幕,向銘起切來。

這一瞬,整個天地寒氣都只存在了這一道寒光光幕,其銳利,迅猛,很是源力所凝。銘起回過神時,這光幕已撕天裂地緊『逼』而來。

他急連將妖血橫擋身前,光幕幾乎同時衝擊在其上,當即一股葬力透出,銘起『胸』口裂開大片傷口,巨大衝擊當即將他掀飛,衝出千里,這股勁力將他虎口撕裂,全身更是傷口密布。

「破!」銘起全力凝聚出破式,借這衝擊已然勢弱,一刀將其切散,就這瞬間,刺冰從右側舉劍削來,徑取他首級。

「炎龍。」兩個炎星從掌心『射』出,瞬間又有兩條炎龍衝出,兩條炎龍長尾對著刺冰掃去,『逼』她不得不收住沖勢,向上退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