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明看了看齊仁傑,又抬頭看了看遠處的小木屋,不禁喜悅喜於言表,笑道:「嘖嘖,齊少,你的注意真不錯,要是把軍長給幹掉,我們可就立了頭等功了。」

「這是自然……」齊仁傑又有些擔心的說道:「可萬一我們失敗了,貝少可是會怪罪我們的。」

沈言明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起來,齊仁傑說的不錯,萬一失敗了,他們可吃不了兜著走,這可是『獵鷹』特種隊重新組建以來的第一次行動,要是失敗的話,貝悠然饒不了他們,連軍區的幾個老頭也不會饒了他們的。


齊少傑笑看著沈言明,這一點他早就想好了,既然想好了怎麼做,怎麼可能不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呢?

「沈少,你不用擔心,如果你贊成炮轟小木屋,我保證,就算失敗了,貝悠然和上面也不會怪罪我們。」

「真的?」沈言明急忙問道。

「這是自然,萬一我們失敗了,我就說軍長和『獵手』組織的談判破裂,然後他們發生了火拚,為了特種隊的安全著想,我們就立刻撤退了。」

「這的確是個好主意啊。」沈言明的臉上洋溢的熱情的笑意,軍長被炸死,他們就成功了,功勞就是他和齊仁傑的,萬一失敗了,這個借口可以幫他脫身,可樂不為?

「沈少,幹麼?」齊仁傑嚴肅的額問道。

「干。」沈言明斬釘截鐵的說道。

得到了沈言明的決定,齊仁傑的嘴角揚起一絲笑意,只要他們一條心,絕對不會被貝悠然發現的,此時一成,貝悠然在特種隊的地位可是一落千丈,取而代之的一定是他這個立功的副隊長。

齊仁傑立馬叫來了五名隊員,對了保險起見,他要用五門鋼炮,同時向小木屋發射炮彈,一定要把軍長給幹掉。

五名隊員架好鋼炮,設定發射的准心,齊仁傑交代他們一定要打中,他們自然會用心的去瞄準。

全部弄好了,五名隊員的手裡都握著一枚炮彈。

沈言明沖著齊仁傑點了點頭,齊仁傑也回應的點了一下頭,然後把手舉起,大喊道:「放!」

五名隊員同時把炮彈從鋼炮的炮筒放了進去,砰……五架鋼炮同時發生巨大的聲響,炮彈也瞬間飛了出去。

轟……

和之前預想的一樣,五發炮彈準確無誤的打中了小木屋,頓時紅光衝天,濃濃的黑煙籠罩著小木屋。

「歐耶!」沈言明激動的叫了起來,大喊道:「齊少,我們可是立了大功了。」

齊仁傑笑而不語,眼睛一直注視著被黑煙籠罩著的小木屋,在沒有看到小木屋被轟到之前,他的心還是一直懸著的。

砰砰砰……

周圍頓時響起一片槍聲,由於齊仁傑他們開炮,把『獵手』營地的雇傭兵全都吸引了過來,他們紛紛拿著槍向這邊衝殺過來。 沈言明的心裡咯噔一下,看著上千名雇傭兵向他們衝來,他的魂差點被嚇飛了,急忙拉著發獃的齊仁傑,喊道:「齊少,我們趕緊跑吧。」

「等等,我還沒看到小木屋的情況……」齊仁傑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被黑煙籠罩住的小木屋,可他就是無法看清小木屋有沒有被轟掉。

「別等了,再不跑我們就沒命了。」沈言明直接拉著齊仁傑,邊走邊喊道:「給我扯!」

隨即,兩人帶著各自的小分隊向貝悠然的方向跑去。

其實,那五發爆彈的確打中了小木屋,但對小木屋卻沒有一絲的損壞,齊仁傑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這小木屋所用的木材,是非常堅硬的橡木打造的,一般的炮彈是無法轟倒它的。

黑煙消散后,鳳王慢悠悠的從裡面走了出來,而軍長和尹月也跟了出來。

「怎麼回事?」鳳王冷著臉問道。

「是『獵鷹』特種隊,他們偷襲我們。」一個士兵跑過來說道。

「下去吧。」鳳王揮了揮手,然後轉身對軍長說道:「軍長大人,我們和『獵鷹』特種隊向來井水不犯河水,這次我估計不是沖著我來的。」

軍長的臉色一陣變換,兩個月前他不是把『獵鷹』特種隊給滅掉了么?怎麼又出現一隻『獵鷹』?而且鳳王說的沒錯,『獵鷹』的成立就是為了對付他們『銀魂』的。

剛才那炮彈準確的打在了小木屋上,一定向炸死他的,只不過失敗了而已。

軍長的臉色稍微的恢復一下。然後嚴肅的說道:「鳳王,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再次把『獵鷹』特種隊給滅掉的,它的存在一直威脅著我們的合作。」

鳳王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希望軍長大人再接再厲,不過,您回去還是小心一點。」

「告辭了。」軍長深以為是的點了點頭,然後帶著他的隊伍向另外一條路前進。雖然有些繞道,但應該比較安全。

貝悠然聽到遠處的炮聲不由得一怔,心中有一絲不好的預感,然後又聽到密密麻麻的槍聲,而且這槍聲越來越近,似乎是什麼人朝著他們過來了。

不一會兒,他就看到齊仁傑和沈言明帶著隊伍跑了過來。


「怎麼回事?拿來的槍聲?」貝悠然問道

齊仁傑急忙說道:「我們隱藏起來監視他們,沒想到被他們發現了,他們來了什麼人來追我們。」

齊仁傑的腦子轉動的好算快。也只有這個理由才能讓貝悠然懷疑。

「對。沒錯。沒想到『獵手』的發偵查能力這麼的厲害。」沈言明急忙的附和著,先把貝悠然這裡給穩住,以後要是軍長被幹掉了。他們再交代他們轟炸『獵手』組織小木屋的事情。

貝悠然的眼中閃出一絲厲色,但很快收斂了起來。他明白,這件事情中一定有蹊蹺,而且一定和齊仁傑有關係。

「算了,既然已經暴露了,就撤退吧。」貝悠然臉色平靜的說道,不怕敵人有多強,就又怕有豬一樣的戰友。

「對對對,後面的追兵馬上就來了。」沈言明立刻喊道,幸好他們跑得快,不然就中槍了。

「撤!」貝悠然揮了揮手,喊了一句,好好的一步棋,就被這兩個二貨給毀了。

估計這次回去,少不了被軍區那幾個老傢伙嘲笑,但貝悠然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林天那張似笑非笑的臉。

……

貝悠然和『獵鷹』特種隊一回到軍區,就受到了全軍區人的關注,紛紛圍了上來,為他們鼓掌喝彩,恭喜這一次『獵鷹』特種隊全員安全的回來,沒有損失一兵一將,看來應該是取得了大勝仗。

貝悠然的嘴角劃出一絲苦澀,這種掌聲是的對他的譏諷和嘲笑,隨即快步的走進總司令辦公室,回報戰鬥情況。

謝大壯他們正在操練場訓練,紛紛停下訓練向路過的『獵鷹』特種隊看去。

謝大壯更是羨慕的說道:「嘖嘖,真不愧是正規的特種隊,特種隊服真他么的好看。」

其他人也深以為是的點了點頭,就連小五、老胡和俞慧他們三個以前的老隊員也很贊同點著頭,因為他們以前穿的都是老式樣的隊服,和這新款的沒得比。

「大壯,你是不是想跳槽啊?去你親娘那,我不攔你。」林天瞪了謝大壯一眼,這不是漲別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么?都是特種隊,羨慕別人的隊服幹嗎?

不過,林天還真的很佩服貝悠然的,出去打了一仗,竟然沒有犧牲一個人,看來他的指揮能力蠻強的。

不行,待會得去向他祝賀一下。

「隊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他們都有新服裝,咱們也是特種隊,是不是也要幾套新隊服啊。」謝大壯問道。

林天一咋舌,說道:「對哦,咱可是以後單挑起西.南軍區的大梁,要是沒有新服裝,還真說不過去。」

「就是啊,我們可是軍區未來的希望,怎麼能沒新隊服呢。」金小四也喊道。

林天點點頭,說道:「你們繼續訓練,別偷懶,我去和總司令商量一下。」

說著,林天大步的向總司令的辦公室走去。

貝悠然來到總司令的辦公室,總司令立即笑著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笑著說道:「悠然啊,你這小子真不錯,還幾天的時間就回來了,是不是打了個大勝仗?我可是聽到外面歡迎你的掌聲了,來,坐坐,說說戰鬥的具體情況。」

貝悠然的臉上浮現一絲尷尬,到哪還是做到了沙發上,淡淡的說道:「總司令,這次我們外出一千零五人,回來依然是一千零五人……」

「哦?看來你的指揮能力很強啊,打了一次大勝仗,竟然一個人都沒有犧牲,難得啊,我一定上報老總,好好的給你們請功。」貝悠然還未說完,總司令就打斷了他的話,開始讚揚起來。

貝悠然一陣愕然,隨即淡淡的苦笑道:「總司令,你誤會了,我們並沒有打什麼大勝仗。」

「沒打?」總司令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了,不明白貝悠然是什麼意思。

貝悠然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然後把整件事情的詳細經過給都告訴了總司令,當然,他並沒有把責任推到齊仁傑和沈言明的身上,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他不想讓特種隊內部出現矛盾。

但如果發現是這兩個做的,他一定不會繞著他們,不管他們是不是大世家的公子哥,在軍隊里,這是很嚴重的違抗軍令,擅自行動。

聽完貝悠然的敘述,總司令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瓜子,真的不敢相信,特種隊這樣興師動眾的出去,而且最後全隊安全歸來,還以為打了大勝仗,沒想到只是出去溜達了一圈,這要是讓其他軍區的人知道,非得笑掉大牙。

「這兩個小子真是太胡鬧了,這麼好的一盤棋就這樣毀了。」總司令板著一張老臉,生氣的喊道:「我一定要好好的處分他們,太不像話了。」

「總司令,你消下氣,事情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樣,或許他們真的被敵人察覺了。」貝悠然立即安慰道,現在回想起來,他也認為是齊仁傑他們動了歪心思,密密麻麻的槍聲之前,他很清晰的聽到了炮聲,而這炮聲他在熟悉不過了,就是他們隊伍中的m-373型號的鋼炮。

看來真的和齊仁傑他們有關係,但沒有十足的證據,貝悠然也不想去懷疑他們,抓人要抓臟,這裡是軍隊,不可以隨便的去懷疑人。

「不要說了,這件事情一定要嚴肅的查處,太丟人了,我這張老臉都被給丟盡了。」總司令用腳重重的躲著地板,活兒這麼大的歲數,怎麼都遇到這些事情?

貝悠然又說了一些好話,才把發怒的總司令安慰下來,隨後便離開辦公室,他的心裡也琢磨著,這件事,十有**是齊仁傑的注意,看來這小子是想搶頭功。

貝悠然仰頭深呼一口氣,對於不聽命令的屬下,他只有除去,不然別想讓特種隊有什麼大作為。

剛出門口,貝悠然便撞見了林天。

「哎呀,貝少,恭喜你打了個大勝仗啊。」林天雙手抱拳,像拜年一樣的恭賀貝悠然。

貝悠然的眼中閃出一絲厲色,冷笑道:「林少,你也要羞.辱我么?我們雖然是對手,但還是蠻欣賞你的人品的,你卻這樣的譏諷我,太夠意思了,我告訴你,思怡是我的女人,你別想搶去。」

林天莫名其妙的眨了眨眼睛,看著貝悠然遠去的背景,不明白這是怎麼了?打了勝仗還生氣?前面的幾句話,他完全沒聽明白,而最後有關於思怡的話,他倒是明白了。

可是,他什麼時候和貝悠然搶過於思怡?于思怡也不喜歡自己,搶了有用么?真是瞎扯淡。

「司令。」林天推開門,笑著走了進來,先恭喜道:「聽說『獵鷹』特種隊打了勝仗,我可要恭喜您老了。」

總司令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通紅起來,怒火有竄了上來,瞪著林天喊道:「你聽誰說的?」 「外面的人都傳瘋了,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林天疑惑的看著總司令,這臉色和貝悠然的差不多,難倒西.南這邊打完勝仗,臉色又是這樣的。

「狗屁,哪有什麼勝仗。」總司令氣呼呼的罵道:「他們那幫兔崽子就給我去越楠轉了一圈,然後就回來了。」

總司令當然不會把貝悠然的計劃告訴給林天,不然,林天一定會到處瘋傳,那樣的話,更加的丟人。

「沒打勝仗?」林天一愣,呵呵一笑,立即明白了剛才貝悠然為啥說自己嘲笑他的,原來自己恭喜錯了,這還真是蠻尷尬的。

可林天又疑惑了,以貝悠然的才能怎麼會把隊伍拉出去轉一圈就回來了呢?他不想那麼大意的一個人,這其中更一定有其他的原因,既然總司令不願說,他也就不問了。

「對了,你找我幹嘛?」總司令稍稍控制住了心裡的怒意,問道。

「我的隊員看著『獵鷹』特種隊都有新的隊服,托我問一下,我們『赤血』特種隊的隊服啥時候到?」林天笑問道。


林天絕對不會說是他向軍區要東西,不然顯得他有點自私,況且,這就是隊員的意思,而且他們特種隊都成立了,還穿老式樣的軍服,顯得太寒酸了。

「要啥隊服?」總司令瞪著林天,說道:「我告訴你,沒有,你這『赤血』特種隊是我的意思,壓根不在編製內,就算我批准了。軍工廠也不會給你製作的,還新衣服?哪涼快哪呆著去……」

一聽林天要東西,總司令的七九不打一處來,本來『獵鷹』特種隊的事情他就夠惱火了。林天居然也來攙和一道。

「卧槽!司令,你這麼做也太不地道了吧,憑什麼『獵鷹』就是親娘養的,我這『赤血』就是後娘生的?這待遇也太大了吧?」林天鬱悶的直翻白眼。當著總司令的面罵罵咧咧的,還以為這隻特種隊很正規,可連編製都沒有,這不是野生的娃沒人要麼?太凄慘了!

「怎地?老總讓你來是打仗的,不是讓你來做太子爺的,軍區的條件簡陋,沒有那麼多資源給你做新隊服,你要是不喜歡就給我滾蛋。」總司令又瞪著林天喊道,他這個人的確很吝嗇。但林天提出的要求真的辦不到。而且『獵鷹』特種隊的隊服是貝家出錢定製的。和他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林天算是認清總司令這副吝嗇的面孔了,不就是七件衣服么?這都捨不得,最可氣的是。他這個『赤血』特種隊無名無分,就算以後有了功勞。功勞簿上只會記著個人的榮譽,而沒有『赤血』這個團體的。

哎,悲哀啊!

可林天又能說什麼?總司令這明白著是在坑他,看來還是親生的好,后領養的沒權利。

「司令,我們特種隊的訓練就要結束了,接下來有什麼任務指示么?」林天淡淡的問道,對於新隊服,他已經不抱有任何的幻想。

總司令見林天不再糾纏隊服的事情,怒意也稍稍的平息,說道:「你們特種隊的成立本來就是個意外,其他的任務,我都交給『獵鷹』特種隊了……至於你們嘛……對了,你是這支隊伍的隊長,所有的戰機都要你自己找,我就不過問了,但有一條你要記住,任何的行動,都要配合『獵鷹』特種隊來展開,協助他們打敗『銀魂』的雇傭軍團。」

「這麼說來,我們『赤血』特種隊就是炮灰咯。」林天的眉頭一挑,問道。

「炮灰?」總司令的眉頭猛地一跳,隨即哈哈大笑道:「別給我扯淡了,就你這七個人,當炮灰都不配,行了,這支隊伍我就交給你了,自己見機行事,我啥也不管,我還是關心我的『銀魂』特種隊。」

總司令還是能分清輕重了,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提升『獵鷹』特種隊的士氣,不然接下來的任務他們怎麼完成?至於『赤血』特種隊,就讓它自生自滅去,不過總司令相信林天的實力,一定可以出色的完成任務。

所以,把全部的自主權都交給了林天,相信林天知道自己在什麼時候該幹什麼事情。

林天笑著點了點頭,他就等總司令這句話,只有擁有絕對的自主權,這支隊伍才能充分發揮它的作用。

「多謝總司令。」林天給總司令敬了一個軍禮,然後湊上前,笑著說道:「總司令,我們隊伍就要出發了,看來您這麼照顧我的份上,我給您提供一個好戰機如何?」

總司令眉頭一皺,抬眼打量著林天,從他笑眯眯的眼神中看出一絲狡黠,疑惑的問道:「什麼戰機?靠譜么?」

林天直起身子,一板一眼的說道:「絕對靠譜,不靠譜的話,我說出來有意思么?」

林天拿過總司令辦公桌上的地圖,鋪開,然後指著地圖上越楠的一個位置,說道:「上.龍,越楠南部的一個海灣城市,我最近分析了好多有關『銀魂』雇傭兵團的資料,發現他們每次從非.洲運送雇傭兵都是從上.龍登陸的,而且上.龍就是『銀魂』的一個基地,重要的物資和彈藥都儲存在這裡,軍長每個月都要回上.龍兩次,來補給裝備和彈藥。」


「你的意思是?」總司令疑惑的問道。

「很簡單,就是讓『獵鷹』特種隊去把他們大後方的彈藥和物資給毀了,這樣『銀魂』的元氣大傷,沒有了補給,他們一定會不戰而退的。」林天簡單明了的說道。


總司令聽完林天的話,嘖著舌頭細細的琢磨著,然後眉頭緊皺的說道:「這的確是一步好棋,可惜上.龍在越楠的南部海灣,距離華夏可是有好幾千里,要是特種隊貿然的深入越楠的內部,恐怕很危險啊。」

總司令的顧慮是應該的,先不說能不能達到上.龍.市,要貫穿整個越楠境內,可要穿過好幾十個大大小小的雇傭軍的營地,稍有不慎,就會遭到他們的圍追堵截,到時候,這特種隊又要被全軍覆沒。

林天繼續說道:「走陸地當然是不行了,可以選擇其他的方式,把特種隊給運送過去。」

「除了陸地,就只有空送和海運了,可這兩個方式太危險了。」總司令說道。

「沒錯,這兩個方式的確很危險,走空中很容易被越楠軍的雷達掃到,不過,海運還是值得嘗試一下的。」林天笑著說道:「司令可以申請海軍軍艦,讓他們把特種隊從海上直接送過去,華夏和越楠的海域相鄰,這點應該可以辦到的。」

聽了林天的計劃,總司令越發感覺這個計劃要是成功了,就可以讓『銀魂』雇傭兵團從越楠境內撤回非.洲,這樣一來,『銀魂』對華夏的威脅也就解除了,他這個總司令也就做的安穩了。

可是,這軍艦運送特種隊也是很有危險的,畢竟軍艦要進入越楠的海域,要是被越楠發覺了,少不了會鬧出一些矛盾。

看著總司令猶豫的樣子,林天把地圖給折好放回辦公桌的一角,然後說道:「司令,這只是我的個人看法,你可以不做考慮的,哎,可恨啊,這些年,越楠人太不老實,老是開著軍艦撞沉我華夏漁民的漁船……」

說完,林天便搖著頭離開了總司令辦公室。

總司令被林天最後一句話給怔住了,是啊,最近越楠人太囂張了,他們的軍艦能開到華夏的海域,咱華夏的軍艦為啥就不能長驅直入,殺到它的海灣去?奶奶的,不給他點顏色,還不知道華夏軍人的厲害。

總司令隨即拿起電話,撥通了遠在燕京老總的號碼,這個計劃需要海軍的配合,還是先請示一下老總的意見。

林天回到操練場,謝大壯他們已經完成了訓練,全部蹲在地上休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