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望不閃不避,在藤子荊一拳打中他的同時迅速出手,將藤子荊的手腕擒住。

「放開!」

藤子荊推動真氣,想要將手臂抽回。

但沈望的五指卻像鐵鉗一樣將他的手臂牢牢鉗住,任憑他如何用力也無法掙脫。

「你不冷靜下來我不會放手……」沈望道。

「放手!」

藤子荊輕喝一聲,左手在腰后一抹,一柄匕首便出現在他手中,跟著向前劃去。

「看來不揍你是不行了!」

沈望一手向前一抓,將匕首鋒刃握住,一把奪了過來。接著左手一扭,將藤子荊的身體翻轉過來,右手化成掌刀,「啪」的一刀砍在他的脖頸后側。

藤子荊只覺眼前一黑,哼都沒哼一聲地倒在了地上。

「這下終於安靜了。」沈望拍了拍手道。

半個月前,藤子荊隨手丟出的一枚匕首都差點能要了他的小命。

半個月後,沈望已經能輕而易舉地將他揍趴下。 陳十一被那飛天一搶挑得向上飛了起來,剛開始的時候因為他是團著身子的,所以,是翻著跟頭的向上飛起來,只見他就像一個車軲轆一般,一路向上翻了兩三丈,身子一展,止住了上翻之勢,忽然聽得身後勁風急起,挺身轉回來一看,只見那飛天已挺著大槍刺了過來,眼看著就到了身前了,情急之下,將手中鐵盾猛然一揮,向那刺來的大槍拍了上來,這一下雖然事起倉促,但是卻也是一股激勁兒,又是救命之擊,就聽

「砰」的一聲巨響,一下子將大槍拍得歪了出去,而陳十一也被這一刺之力沖得身子不由自主的旋了起來。

「嘎嘎」飛天翻了兩個跟頭,止住了身子,只見那飛旋的陳十一已勢弱,身不由已的往下落了下去,這位大槍一挺就要再一次刺過來,忽然背上,大腿上

「砰砰」爆起數篷雷火,原來是陳十木的符卡終於借著這一頓之力追了過來。

那飛天往下一來,陳十木的符卡跟著就打了過來,上官本來已做好了接應陳十一的準備,一見飛天向下,她也連忙跟了過來。

「十一」班長大吃一驚,就準備用玄武去接下陳十一,卻見飛天一道殘影竟然向還向後飛在空中的陳十一追了過來,早已說過,這位這速度都已快的超出了物理定律了,兩翅一搖就追上了陳十一的軌跡,大槍一挺,又向陳十一刺了過來,這一槍來勢超猛,陳十一嚇了一跳,連忙將手中刀一丟,兩手握盾,身子不由自主的一團。

卻說那飛天一看這一招很是有效果,心中大喜,心說干不掉那個主角,幹掉白虎也是一樣的啊,怎麼自己剛才沒想到呢?

所以,這位一個盤旋,又向著正向上飛著的陳十一追了過來。那飛天往下一來,陳十木的符卡跟著就打了過來,上官本來已做好了接應陳十一的準備,一見飛天向下,她也連忙跟了過來。

卻說陳十一,旋起的力道一弱,連忙控制住自己的身子,可是他又沒有翅膀什麼的,怎麼可能這麼一直留在空中?

所以,身不由已的就往下落了下來,卻不想,那飛天著急躲陳十木打來之符,往後一退,剛好退到他的身下不過七八尺,陳十一一看機會難得,想都不用想,一折身子,頭向下就沖了下來,這一下這個快,就像是兩下里故意相撞一樣,陳十一兩手一張,一把掐住了飛天的翅膀的根部。

只見那飛天鬼兩翅一搖,躲開陳十木和符卡和上官端午的功擊,往下一個俯衝,向軒一南掠了過來,手中鬼槍一甩,幾道鬼氣標槍就向其射了過來,但是還沒到了身前,就讓班長的玄武靈給擋了下來。

那陳十一還在旋著身子,剛才那一衝的強大力量讓他根本就控不住自己旋起的身子,但是這邊自己還沒控制住自己的身子,卻又見那飛天折了回來,再一次刺了過來。

一道金色的靈光閃過,一見一隻巨大的白虎出現在戰場之上,這位,將頭搖了一搖,巨掌一拍大地,先來了一聲王者之吼,那真的是王霸之氣側露啊。

卻說陳十一,旋起的力道一弱,連忙控制住自己的身子,可是他又沒有翅膀什麼的,怎麼可能這麼一直留在空中?

所以,身不由已的就往下落了下來,卻不想,那飛天著急躲陳十木打來之符,往後一退,剛好退到他的身下不過七八尺,陳十一一看機會難得,想都不用想,一折身子,頭向下就沖了下來,這一下這個快,就像是兩下里故意相撞一樣,陳十一兩手一張,一把掐住了飛天的翅膀的根部。

那飛天也沒想到這關鍵時候,這小子還能爆出如此大的力氣,看這小子身板子也不大啊,竟然能撼動自己這一槍,有點力量啊,要知道自己這可是身大力猛,功力深厚啊,所以,它也是吃驚不小,往前沖了幾丈,折身就飛了回來,大槍一挺,再一次刺向陳十一。

23.224.255.18,23.224.255.18;0;pc;1;磨鐵文學23.224.255.18,23.224.255.18;0;pc;1;磨鐵文學這一盾飛來實在是太快太疾,飛天剛往上一挑,只覺得槍身一震,沒咋挑起來,也就是這一震,讓它將那盾飛來之力稍有卸去,再加上一仰及時,只見眼前一道烏光,鐵盾貼著臉就飛了過去,卻也將其一篷飄飛的頭髮削去了。

那飛天也沒想到這關鍵時候,這小子還能爆出如此大的力氣,看這小子身板子也不大啊,竟然能撼動自己這一槍,有點力量啊,要知道自己這可是身大力猛,功力深厚啊,所以,它也是吃驚不小,往前沖了幾丈,折身就飛了回來,大槍一挺,再一次刺向陳十一。

那飛天也沒想到這關鍵時候,這小子還能爆出如此大的力氣,看這小子身板子也不大啊,竟然能撼動自己這一槍,有點力量啊,要知道自己這可是身大力猛,功力深厚啊,所以,它也是吃驚不小,往前沖了幾丈,折身就飛了回來,大槍一挺,再一次刺向陳十一。

23.224.255.18,23.224.255.18;0;pc;1;磨鐵文學飛天鬼在空中一個大盤旋,忽然折向陳十一,大槍一揮就向陳十一掃了過來,這一下子來的突然,誰都沒想到這位忽然就變了方向了,陳十一匆忙之間連忙將盾一擋,只聽

「砰」的一聲大響,陳十一被這一掃一力一下子擊的飛了起來。23.224.255.18,23.224.255.18;0;pc;1;磨鐵文學那飛天鬼正後退,忽然覺得翅膀讓人抓住了,它也嚇了一跳,連忙用力搖起雙翅,就向上飛起,陳十一剛抓住,沒想到這傢伙反應這麼快,差一點沒抓牢,剛好身子也下來了,就用力蹬在飛天的背上。 兩人把藤子荊抬到房間里。

范閑又把文卷打開,仔細地將文卷審視一遍,目光一閃,沉吟道:「這份文卷上果然有問題,還是沈兄機敏。」

「范兄只是太關心老藤,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冷靜一下后,你不也發現問題了。」沈望道。

「文卷上說郭保坤指使下人破門滅家,殺害藤子荊一家老小。但是以我對郭保坤的了解,他並不像是這麼囂張的人。當初他對付藤子荊的時候還是讓府衙先用刑罰定罪,但對付藤子荊的妻小卻這麼明目張胆,前後行事差別如此之在,有些說不過去。」范閑的手掌按在文卷上,對這份文卷的內容產生了極大的質疑。

「而且,當初他們只是一個小小的衝突,沒必要弄到抄家滅門的地步。若是偏遠之地,也許會有這種目無王法的人,但這是天子腳下,郭保坤行事還不至於如此猖狂。」沈望補充道。

「果然,這份文卷確實有問題……不管如何,先找郭保坤確認一下再說。」范閑道。

入夜。

沈望、范閑和藤子荊三人來到牛欄街。

此時,藤子荊已經冷靜了許多,聽了范閑和沈望的分析后,決定先把事情弄清楚再報仇。

「我找人問過了,郭保坤經常流連於煙花之地,這條街是他前往流晶河的必經之地。」范閑道。

三人潛伏下來。

沒過多久,郭保坤的轎子便出現在街道上。

在郭保坤的轎子經過時,范閑扔過去一顆煙霧彈,只聽『哧哧』聲響起,頓時濃煙四起,頃刻間便將轎夫和郭保坤全部迷暈。

然後三人架起郭保坤,把他綁到了附近的一條暗巷裡。

范閑用涼水把他潑醒,對其審問了一番。

最終確定郭保坤確實與害死藤子荊妻小之事無關。

「文卷果然是假的。」范閑吐了口氣,郭保坤未曾殺害藤子荊一家,與文卷上記載的內容不符。

「監察院的文卷,怎麼會出現如此大的漏洞?」藤子荊皺眉道。

「不知道,得查……你知道王啟年的住處嗎?」范閑問道。

藤子荊點點頭,正要帶他去找王啟年。

剛出了巷子,他們便發現一道人影鬼鬼祟祟地跟在他們身後。

三人殺個回馬槍,將他抓了個正著。

這人正是王啟年!

……

後半夜,沈望和范閑回到了范府。

「忙活了一宿,總算安穩下來了。」沈望伸個懶腰,長長地吐了口氣。

「是啊,一家團聚,合合美美,總算有了個圓滿的結局。沒想到王啟年這個奸滑之徒,心裡竟然還藏著一股正氣。」范閑道。

「不止如此,王啟年還身懷絕技,一身輕功少人能及,一般的九品高手恐怕都追不上他。監察院的書吏就有這種本事,確實出人意料。」沈望道。

超自然事物調查組 聽到他的話,范閑臉上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不想了,天色不早,我先去睡了。」

沈望拍了拍范閑的肩膀,打個哈欠,往客房走去。

次日早上。

沈望一起來就發范閑在廚房裡忙裡忙外,火爐上還熬著一鍋湯藥。「這麼早,弄啥呢?」

「這是我特意給宛兒熬制的清肺祛咳湯劑,已經熬了兩個時辰。宛兒肺癆多年,用藥需要謹慎,我必須親自看著。」范閑樂此不疲地忙活著。

「這還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不用睡覺也這麼精神。」沈望打趣道。

「馬上就好了。」范閑道。

足足一個時辰后,湯藥終於熬好。

范閑小心地把湯劑倒進瓷瓶里,屁顛屁顛地往皇家別院而去。

林宛兒是宰相林若甫的私生女,這件事雖然是一件公開的秘密,但秘密畢竟是秘密,能聽能看能做,但就是不能點破。

因此,林宛兒並沒有住在相府。

除此之外,她還是長公主的女兒,屬於皇家之人,所以住皇家別院。

剛到皇家別院門口,就看到一個紅衣女子騎著快馬飛馳而至。

「葉小姐。」

「你是街上賣藝的那個傢伙?你不在街上騙錢,來這裡做什麼?」

葉靈兒剛剛下馬,一回頭就見到了沈望,面色不善地沖他問起來。

「第一,我不是騙錢的傢伙,我有名字,在下沈望。第二,我沒有騙你錢,一兩一拳,明碼標價,童叟無欺。第三,不是我想來這裡,是他要來,我是跟他來的。第四,這是皇家別院,不是葉家,我們來這裡跟你有什麼關係?」

沈望好像楚雨尋附體一樣,戰鬥力爆表,把葉靈兒懟得葉靈兒啞口無言,只能把目標轉移到范閑身上。

「你是誰,來這裡做什麼?」

「葉小姐好,在下范閑,我是來找宛兒的。」范閑非常客氣地道。女朋友閨蜜是最不能惹的一群人,看在林宛兒的份上,他也要表現的十分禮貌。

「你就是范閑?你來的正好,宛兒不喜歡你,識相的話,最好主動把婚事取消,否則我就揍到你同意為止。」葉靈兒捋起袖子,揚起又白又嫩的拳頭,狠狠地威脅道。

她還不知道林宛兒已經和范閑私下裡見過面,兩情相悅。

「姑娘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范閑眉頭一挑。

「沒有誤會,婚事你退還是不退?」葉靈兒把拳頭握得咯咯作響。

「這個……就算要退婚,也得我跟宛兒親自商量吧。」范閑苦笑道。

「這倒也是,那你們跟我來吧!」

葉靈兒想了想,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於是帶著他們進了皇家別院。

「二公子。」

幾人進入府坻,在前院碰到一個神色驕橫的青年男子,聽葉靈兒稱呼他為二公子,想來便是林若甫的次子,林珙。

「來看宛兒啊。」林珙沖葉靈兒笑著點點頭,神色溫和,然後又向沈望和范閑看去。「這兩位是?」

「哦,他是……」

「我是一名大夫,是來給林小姐看病的。」沒等葉靈兒把話說完,范閑便插口道。

「對,他是個大夫,我帶他來給宛兒看病。」葉靈兒愣了一下,馬上順著他的話接下去。心想,這次的目的是讓他跟宛兒見面,還是先不要讓二公子知道他的身份為好。二公子性子衝動,若是讓他知道這就是范閑,恐怕兩個人就見不到面了。

「你是個大夫?」林珙一臉懷疑之色。「京都那麼多名醫都沒能治好宛兒的病,你這年紀輕輕,也會看病?」

「在下師從監察院費介,對於治病還算有些獨門心得。至於能不能治好林小姐的病,還得等在下見過林小姐才知道。」范閑道。

「你是費介的弟子?」林珙有些驚訝。

林家和監察院的人有些不對付,據說是因為陳萍萍看不慣林若甫的為人,曾經當面啐了他一臉口水。

林若甫乃是當朝宰相,百官之首,一之人下萬人之上。在整個慶國,也只有陳萍萍敢當面撩撥他,而陳萍萍也是唯一一個敢跟林若甫作對卻又沒被他整倒的人。

因為這個原因,林家和監察院的人兩看相厭,誰也不搭理誰。

「我想,也沒人敢拿費老的名頭來招搖撞騙吧。」范閑笑道。

林珙點點頭,道:「去吧,若能治好宛兒的病,少不了你的好處。」

「是。」

范閑應了一聲。

幾人來到林宛兒的房間。

一進門,葉靈兒便叫道:「宛兒,我帶了一個人來見你。」

「誰呀?」

「是我!」

林宛兒看到了范閑,范閑也看到了林宛兒,兩個人的目光好像電流一樣嗞嗞地糾纏在一起,眼中除了彼此之外再也沒有別人。

含情默默。

「宛兒,你們……」葉靈兒也發現了氣氛有些異樣。

「得了,你還沒看明白嗎,這兩個人早就對上眼兒了。」沈望酸溜溜地吐了一句,轉身出了房間。

眼不見為凈。

不一會兒,葉靈兒也從房間出來。

她也受不了了。

沈望向葉靈兒看去,葉靈兒也向沈望看來。

對視了數秒后,沈望開口道:「不如咱們……切磋一下,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好啊!」 它的話音剛落,只見一陣颶風吹起,抬頭一看,只見頭頂雲下不知道什麼時候正有一個時空之門在旋轉著,忽然從門裡劈下一道閃電,隨著這道閃電的劈下,只見一金一藍一黑三道光忽然從三人身上飛起,直射出門內去了……

卻說班長時刻為陳十一擔心著,那飛天在天空甩了幾甩沒將陳十一甩出去,卻差點沒讓班長擔心死,這個時候一見飛天竟然向下掠了過來,這豈非正合心意?

原來那飛天一直飛在天上,班長也就一直出不了手,也是挺著急,現在既然往下來,那還等什麼,所以,她也做好了準備。

卻說飛天向下猛掠,快到平地之時,猛然將身子一折,貼著地就向前飛了過來,這樣,既先甩開青龍和朱雀的追擊,再出奇不意的翻身往地上一噌,只用一下子,背上那小子不死也得徹底的廢了,它想的是挺好,陳十一可也怕它來這麼一下子。

就算是自己的身子再結實,那也是肉長的,怎麼能和地上的沙石相互噌上幾噌?所以,他也是拼了命的拉往飛天的翅膀,就像是開飛機忽然遇到前邊有障礙而緊急往上沖那架式一般。

再說了,現在他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個和這飛天鬼近身相搏的機會,當然也不能再放手,那樣的話,只怕是不可能再有這樣的機會了,而不近身的話,根本就跟不上人家的速度,又怎麼可能是人家的對手呢?時間一長,還不是得被人家個個擊破?

卻說班長,見這飛天貼著地飛了過來,她就做好了準備,想在前頭阻下飛天,不過,這飛天衝來之勢何等快疾,陳十一一見班長如此,連忙大叫道;「班長,快讓開……」

「去……死……」飛天惡狠狠的吼了一聲,它已馬上就撞上這個可惡的玄武了,可是……等等,玄武?它剛想到玄武,只見面前藍光一閃,一隻巨大的龜出現在了它的面前,再想剎車,那可就已不太可能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