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書瑤點點頭,那意思就是,說吧,我聽著呢。就是嘴占著呢!

「過幾天,我想跟我表哥去京城。」

「嗯。。。嗯???」

沈書瑤不吃了!

「你說什麼?你要走?」

盤子也放下了。

這哪還吃得下去!?

藍雲聰站了起來,在屋子裡踱步。

「就是,有些事情要去處理,不得不去。」

「那,還能再回來么?」

「不太清楚,我盡量抽時間回來看你們,好不好?」

沈書瑤那眼淚,刷就下來了。

「別哭,別哭啊!」

雖然同為女孩子,但藍雲聰一直也不是嬌滴滴的類型,又女扮男裝久了,此刻,自己都覺得惹人家姑娘哭,肯定是自己不對了!

從懷裡掏出來一個絲綢袋子,遞給沈書瑤。

「別哭了,大小姐,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你打開看看!」

藍雲聰做了十套珍珠首飾,今天這第一套,算是名花有主了!

沈書瑤眼淚不停,但是手也沒停。

打開了這可愛的袋子,拿出來了那套靚絕當世的粉色珍珠首飾。

頓時,不哭了!

哄女孩子,就得拿「bling~bling~」的玩意兒。

百試不爽。

搖曳的燭光下,粉色珍珠發出迷人的光芒,這粉色,美麗得讓人移不開眼!

「這,給我的?」

藍雲聰點點頭。

「要不要給你戴上試試?」

「嗯。。。」

是個女的,就拒絕不了這麼美的珠寶。

藍雲聰把項鏈卡扣打開,撩起她的髮辮,細心的給她扣上。

耳環她自己戴上,還有戒指,三種首飾,佩戴齊全。

「好美!大小姐,你一定是仙女下凡來了啊!」

藍雲聰不由得看呆了,即使自己是個女人,也愛看美女啊!

說得沈書瑤滿臉羞紅。

趕緊跑回自己屋去照鏡子了。

確實是太美了!

她撫摸著這顆顆渾圓的粉色大珍珠,覺得自己太幸運,遇到了這個喜歡的人,還送了自己這麼美的珠寶。

這是個女子不敢勇於表達情感的時代,不然沈書瑤此刻,一定跑過去直接跟藍雲聰表白了。

可惜,她受的教育不允許她這樣。

想了很久,心情平靜了許多,她才再次回到藍雲聰的值班室。

「確實好看!」

沈書瑤自言自語道。

「仙女,配什麼都好看!」

藍雲聰心想,以後還得多做點新花樣,自己的閨蜜,必須寵成公主!

「以後我去京城了,找全大漆朝最厲害的珠寶匠,給你做更漂亮的步搖,珠釵,手鐲。。。」

「決定好了什麼時候走了嗎?」

沈書瑤問。

「還沒,要看我表哥的安排。說到了我表哥,大小姐,你要好好考慮一下啊,當我表嫂多好,我們一起在京城啊!」

沈書瑤沒有作答。

她心裡此刻哪有白卿風,就算他帥,他高。

可他哪有藍雲聰這般,每天都有意想不到的驚喜,跟這樣的人在一起,這輩子要多麼有意思啊!

「沒事沒事啊,不要你立刻決定什麼,我就是覺得我表哥一表人才,家裡又很有背景,關鍵是他也很孤獨,需要有個知心的人給他。。。」

「嗯,我再考慮考慮。。。」

沈書瑤沒有再說什麼。

都是沒談過戀愛的人。

她覺得這就是藍雲聰在委婉地說,他不喜歡自己。

很多很多失落和傷心。

藍雲聰繼續給她剝石榴,她也沒了吃下去的興趣。但是,不忘把剩下的四個石榴都帶走!

「我回屋了。。。」

沈書瑤抱著四個大石榴,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陸南辛斜了鍾誠一眼,「想太多容易發育不良,影響智商的!」

鍾誠依舊嬉皮笑臉,「不管,反正這事兒我就要一條道走到黑了!」

陸南辛一臉不待見的「嘁」了一聲。

「懶得理你,你趕緊吃,我替你打,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真正的技術!」

鍾誠乖乖的交出電腦,自己則坐在了旁邊吃起來。

陸南辛盯着屏幕,忍不住吐槽。

「瞅你丫選的角色,跟你的形象完全不符嘛!」

「怎麼不符合了?白衣仙人,多符合我清貴儒雅的氣質!」鍾誠不服的言道。

陸南辛眯着眼,嫌棄的伸出手指抹了一下臉,彈了一下手指。

「白衣仙人,您把口水噴到我臉上了!」

鍾誠:……

「咦?你跟人單挑呢?」

「對啊!」

「人呢?」

「一會兒就來,就是隨風走過的路。」

陸南辛眼睛立馬亮了,「就是那個王者大神?」

鍾誠倒有幾分不信,「是不是大神,試試才知道!」

「也對,正好我來試試!」

鍾誠突然抓住她的手臂,「那不行啊,這樣一來,你豈不是就知道我們隊的實力了?不行不行!」

陸南辛失笑,「還挺謹慎!那我去看看他的裝備總行吧!」

「那可以,趕緊去看看,能嚇你一溜跟頭!」鍾誠自豪言道。

陸南辛不信,點開來看。

「我去,他竟然有七彩祥衣?黃金縷靴……我的媽啊,天仇劍第九重……這絕對是個人民幣玩家,妥妥的!」

陸南辛下了斷言,鍾誠自然是不服。

「你怎麼就知道了?人家就不能是世外高人了?」

「全服里,除了天仇劍的專業團隊里幾個大神免費練級的,你見過誰能把天仇劍練到第九重的?」

「呃……是沒有,那可能這哥們就是專業團隊的一員呢,要不怎麼說是王者大神呢?」鍾誠挑了挑眉,一副「你怕了吧」的模樣。

陸南辛冷哼,「你知道一直以來阻止你前進腳步的最大障礙是什麼嗎?」

「什麼?」

「就是,想太多!」

「嘁!」

陸南辛看着那頂配的裝備,忍不住心裏痒痒。

這要是人民幣玩家還好,如果是個真大神,那她豈不是毫無勝算?

不行,她得去探探底。

趁著鍾誠不注意,切換了自己的賬號。

找到了隨風走過的路,請求加好友。

手托腮,等著回復。

一秒,兩秒……

一分鐘,兩分鐘……

直到鍾誠把飯吃完了,陸南辛也沒等到對方的回復。

「哼!還挺拽!」

鍾誠嬉笑,「說我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