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學銘再次叮囑道。

「放心吧,沈少,我早已經把路線刻在腦子裡了。」李猛指著自己的腦袋說。這條路線,他跑的不下一百遍,根本不需要再去熟悉。

「對了,沈少,今天沈小姐真的會過來嗎?」

李猛又問,提到沈小姐的時候,李猛的臉上不自主的浮現出一抹垂涎之色。

「恩。」

沈學銘說:「暑假的時候她受傷太重,一直在醫院接受治療,都快憋壞了,今天聽說你要賽車,打算過來透透氣。」

「太好了。」

「所以你要好好表現,能不能拿下我妹妹,就看你今晚能不能贏了那個叫葉宇的人。」

「放心吧,沈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李猛保證道,心中卻已經樂開了花,這次不但能夠踩死葉宇,還能夠博得沈小姐的眼球,弄不好自己跟沈小姐的關係還能夠更進一步,如果真的能夠發展成為男女關係,以後他們李家在雲溪縣的地位絕對能夠再上一個層次。

「咦,這不是冉亦菲的路虎攬勝嗎?她怎麼來了?」

就在他心中盤算著的時候,猛然看到又有一輛車開過來,不由得皺著眉頭說道。

「冉亦菲?那個冷美人?」

沈學銘慌忙把煙扔掉,回頭看著那輛路虎攬勝說:「李猛,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知道。」

李猛笑著說,在路虎攬勝停下來的時候,他慌快的跑到駕駛室門外幫著開門,冉亦菲從裡面下來,他就賤笑著說:「冉總,哪陣風把你給吹過來了?正好今天沈少也在,他請你過去一起觀看比賽……葉宇,竟然是你?」

李猛的話還沒有說完呢,就看到副駕駛內坐著的葉宇,話鋒猛然一轉道。 「為什麼不能是我?難道不是你邀請我過來的嗎?」

葉宇沖著李猛反問道,一下子就把李猛問住了。

「你他嗎的真有種,竟然敢來。」李猛咬著牙說。

「呵呵。」

葉宇冷笑兩聲,並沒有接話。

對於他來說,李猛不過是個手下敗將罷了,至於賽車,葉宇相信自己也能夠戰勝她。

「你告訴沈公子,我要陪著小宇。」

冉亦菲也沖著李猛說。

李猛興沖沖的來,卻氣沖沖的離開。

「怎麼回事?亦菲那邊怎麼會有一個男人?難道他就是葉宇?」沈學銘沉聲問道。

「對,那個人就是葉宇。」

李猛咬著牙說,「剛剛我邀請冉亦菲過來,她說要陪著葉宇,沈公子,看來你以後有情敵了。」

「情敵嗎?」沈學銘冷笑著道:「他還不配。」

沈學銘又說:「不過今晚如果你輸掉了比賽,以後就別想在雲溪縣混了。」

「我不但要贏了比賽,甚至還要贏了他的命。」李猛陰冷的說,臉上閃過一抹陰霾。

「如此最好。」

沈學銘點點頭,不再理會李猛,而是向著冉亦菲走了過去,「亦菲,多日不見,你又變漂亮了。」

「謝謝。」

冉亦菲淡淡的說,言語之中帶著一股子冰冷之意,明顯是在拒絕沈學銘。

「你就是葉宇吧?」

沈學銘又看向葉宇問。

「我是葉宇,不知道你是哪位?」葉宇見沈學銘看冉亦菲那熱切的目光,自然也沒有給他好臉色看,說話的語氣也非常的冷淡,哪怕他在沈學銘的臉上看到一抹熟悉之色,也抵消不了他對沈學銘的偏見。

「沈學銘。」

沈學銘說。

聽到這個名字,葉宇猛然想到一個人,那是在鎮衛生院見到的受傷頻死的小妹-妹,她叫沈若曦,跟沈學銘一樣都姓沈,應該有某種關係,怪不得讓葉宇覺得見到沈學銘的時候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李猛,現在我已經來了,怎麼才能夠把速考名額讓給我?」葉宇沒有理會沈學銘,在他眼中,跟李猛混在一起的沒有一個好東西,而是沖著李猛問。

他今天來此的目的就是速考名額,其他的和他沒有關係。

「別著急啊,現在還早,再等等。」李猛看了一下手錶說,然後又拍拍手,沖著周圍的人說:「大家先靜一靜,聽我說兩句。」

隨著他的拍手聲,周圍喧鬧的聲音果真靜了下來,看來李猛在眾人心目當中的地位還不算低。

李猛清了清嗓子,裝了一下逼,才開口道:「是這樣的,今天晚上我開盤做莊開一個小賭坊,大家有沒有興趣下注啊?」

「李少要開賭坊?賭什麼?」

「就是啊,李少,你打算賭什麼?怎麼個賭法?給我們說清楚,你的面子我們肯定是要給我的,正好我手中還有十多萬的閑錢,保證會下注。」

「賭的內容非常簡單,就我跟葉宇對賭賽車,車道就是龍泉山路。押我贏,一賠零點一,押葉宇贏,一賠十。」李猛笑著說。

「什麼?你贏才賠零點一啊?這讓我們賺什麼錢啊?不過蚊子腿也是肉,大不了我多押一點,掙個飯錢也是不錯的。」

「對,對,對,咱們可以多押一些,賺的錢晚上去夜場玩玩。」

「李少,葉宇是誰啊?我怎麼從來沒有聽過這麼一號人物呢?」

有人執著於賺錢,但也有人在認真分析李猛開的賭盤,疑惑的問。

畢竟葉宇是一個來至於小山村的人,他在雲溪縣的知名度可以說是零,別人不認識他再正常不過了。

「他是咱們雲溪縣長康鎮劉家灣的人,是一個十足的土鱉,之所以來跟我賽車,是因為他無證駕駛被抓,交警隊需要他拿出駕照來銷號,所以他想從我手中贏一個速考名額。」李猛解釋說,還特意把葉宇的無證駕駛被抓點出來,雖然這是事實,可這個時候點出來,就有點故意抹黑葉宇的想法了。

果真,在聽到李猛如此說完之後,眾人立刻就哄鬧起來。

「哈哈,無證駕駛竟然還能夠被抓,看來開車技術很一般啊,連交警的破摩托都能夠攔下來,李少,這次的賭盤有上限沒有?我想把我全部身價都壓上去。」

有人一聽這話,立刻就明白了其中商機,慌忙說道。

「當然要有上限,不然我豈不是要賠死啊。」

李猛笑呵呵的說:「不過我現在手中還有點零花錢,所以上限還是比較高的,暫時定為每人的上限是一千萬。」

「一千萬?李少,你在羞辱我們拿不出來那麼多錢嗎?」有人立刻就笑著說:「不過我真的拿不出來那麼多,最多兩百萬,全部押上去。」

雖然上限是一千萬,但這跟沒有上限是一樣的。

畢竟這些雲溪縣的公子哥手頭上都沒有那麼多的資金,即便是號稱雲溪縣頭號的公子哥沈學銘也不可能隨隨便便的拿出來一千萬,手中能有個幾十萬,上百萬的零花錢已經足夠這些公子哥炫耀了。

「我也拿不出來那麼多錢,就押一百萬吧。」

「我押五十萬。」

「我押二十萬。」

隨著李猛公盤,眾人都開始下注,當然全部是押李猛贏。

畢竟李猛是雲溪縣公認的賽車第一人,他跟葉宇比賽車,壓根就沒有懸念,押多押少都是贏,自然是拿自己全部身家多贏點零花錢了。

當然,這些人押錢也不會真的拿現金出來,而是口頭承諾。有沈學銘在場,再加上李猛的身份,眾人也不敢賴賬,不過最主要的還是他們始終不認為李猛會輸。

「我想問一下,如果我贏的話,這些錢怎麼分配?」

葉宇舉起手,很突兀的問道。

只是他才說完,眾人立刻就鬨笑了起來。

「你贏?你憑什麼贏?李少也是咱們雲溪縣賽車第一人,你一個小土鱉能贏了他?」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副德行,能夠贏李少,開天大的玩笑呢。」

「你們可以輕視我這個人,但絕對不可以輕視我的車技。」

葉宇紅著臉,氣急敗壞的說:「我今天來就是抱著必贏的決心,絕對不可能輸。」

「哈哈,必贏,你必贏個幾把,有李少在,保證碾壓你到死。」

葉宇的話又引來眾人的嘲諷,但是葉宇並不在意,他只要保證自己的速考名額到手就行。

「葉宇,你不能說我以大欺小,畢竟你今天是賽車手,按照規矩是不能下注的,不過誰讓我現在閑錢多呢,可以讓你贏點回去買菜吃,所以給你留兩百萬的額度,只要你下注押我贏,等比賽結束以後我就能夠賠償給你二十萬塊錢,怎麼樣?」李猛說。

葉宇攤攤手說:「我沒錢。」

「沒錢你玩個犢子啊?」李猛鄙夷道:「要不這樣吧,我聽說你在劉家灣搞了一個什麼種植基地,投資挺不少的,你把合約拿出來押注,只要你贏了,我就把速考的名額讓給你,如果你輸了的話,那個種植基地就是我的了,怎麼樣?」

「沒商量。」

葉宇直接搖頭道:「那種植基地並不是我一個人的,還有其他的股東,我說話不算。」

「你說的不算,那你打算拿什麼跟我賭?」

李猛饒有深意的看著葉宇問。

葉宇想了一下,發現自己還真沒有什麼能夠拿得出手的東西可以作為賭注,除了靈水。

所以他從懷中拿出來一瓶沒有稀釋的靈水說:「我拿這個跟你賭。」

「這是什麼?」

李猛見到葉宇竟然拿出來一個普通的小瓶子,眉頭不由得皺起來說:「裡面裝的是白開水嗎?就這個東西能值兩百萬?」

「速考名額你也沒有賣兩百萬啊。」葉宇反駁道。

「賣給別人可能不需要錢,但賣給你,少於兩百萬肯定沒戲。」

「那我這個藥水送給別人都行,但賣給你至少也需要兩百萬。」

「藥水?你隨隨便便拿出來一個瓶子裝了點白開水就告訴我是藥水,你他嗎的當我腦子被門夾了嗎?」李猛暴跳道,甚至都覺得葉宇是在故意耍賴。

畢竟不是誰都能夠輕輕鬆鬆拿的出來兩百萬。

他說這個數,就是要為難葉宇,讓他出醜,狠狠的羞辱他來報仇。

「這藥水不但可以讓傷口在短時間內癒合,甚至還能夠治療一些沉積的疤痕,你覺得你的兩百萬能夠買到嗎?」葉宇冷笑著說,這可是靈水,如果不是現在他實在是拿不出來什麼東西,還真不捨得就這樣白白便宜李猛。

「有這麼神奇?」

說話的不是李猛,而是沈學銘。

「可以當場做實驗。」葉宇說。

「好。」

沈學銘說干就干,遞給李猛一把匕首說:「李猛,你用這個把手背划傷。」

李猛的臉瞬間就變成了豬肝色,可憐兮兮的說:「沈少,我,我,等會還要開車呢,這把手弄傷的話,影響啊。」

「既然這樣,那就劃在你的臉上吧。」

沈學銘說著。

「沈少,這,這……」李猛急了,他全仗著臉跟錢到處玩小姑娘,這臉也是毀容的話,以後還怎麼慰藉自己的下半身啊。

只是不等他說完,沈少就開口道:「若曦非常需要這種藥水,你不是喜歡她嗎?難道連做個試驗的勇氣都沒有嗎?」 提到若曦,李猛的臉上立刻就露出了掙扎的神色。

沈學銘又說:「若曦這次受傷比較嚴重,你也不想以後娶回家一個毀了容的女人吧?」

「好,我試。」

李猛一咬牙道:「不過沈少,你來幫我划吧,我自己下不了手。」

「叫沈少就見外了,叫我學銘哥吧。」

沈學銘滿意的說。

「學銘哥,你,你輕點,哎吆,疼,我的臉……」

李猛叫學銘哥的時候還一臉的享受,可真當沈學銘用刀劃在他的臉上的時候,李猛又大呼疼。

「別喊了,我只劃了一點小傷口。」

沈學銘皺著眉頭說。

李猛這才停止喊叫,沖著葉宇說:「你把那瓶藥水拿給我實驗一下。」

葉宇說:「拿錢來。」

「我……尼瑪,這還沒實驗呢,你就找我要錢?」

李猛氣的差點暴跳起來。

「廢話,我這一瓶只有一百毫升,你那傷口雖然不大,但最起碼也要用一毫升的量,按照兩百萬來計算的話,你最起碼要給我兩萬塊錢。」

葉宇解釋說。

「我給你出錢。」

沈學銘拿出手機要給葉宇轉賬。

李猛哪能讓沈學銘出錢,慌忙從口袋裡拿出錢包,從裡面逃出兩版錢遞給葉宇說:「給,嗎的,如果不能夠讓我的傷口癒合,老子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弄死你。」

葉宇也沒有看,直接把錢遞給了冉亦菲說:「亦菲姐,謝謝你今晚帶我出來,拿去喝茶吧。」

「謝謝你,小宇。」

冉亦菲接過錢,笑著說。

在她眼中,這就是葉宇送給她的禮物。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