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明他老子已經跟醫院方面談好了,馬上就可以讓白雪依的父母入院,然後立刻查找與白雪依父母匹配的腎源,一有合適的腎源便會在第一時間做移植手術!

到了金源小區之後,白雪依已經帶着父母和妹妹在樓下等候了,二老見到蕭龍之後難免要熱情洋溢的噓長問短一陣才上車,好在破軍的越野車夠大,容納八個人也點不顯得擁擠,來到了醫院之後,辦好了入院手續和交納了二十萬的先期費用,把白雪依父母及妹妹都安頓好了之後,蕭龍已經腦門見汗了!

把白雪依從病房裏拉出來後,蕭龍把一張銀行卡遞交給白雪依,柔聲道“大白兔,這裏是我存的三十萬,你拿着,我得出現幹活了…雪然的事情,等我忙過了一段就想辦法…”

白雪依點了點頭,然而此時的她已經淚如泉涌,一個女人究竟需要的是什麼?金錢?名車?名牌包包?還是豪華的別墅?不是!都不是,一個女人真正所需要的是一個肯爲她奮鬥,肯爲她揮灑汗水的男人,願意與她一起分擔苦難,能爲撐一片天空,那怕只是一塊小小的天空,不再讓她失落,不再讓她愁傷…

沾滿淚水的嬌嘴脣深深的印在蕭龍的嘴脣上,許久,白雪依目光如水般的說道“去吧,我等着你回來,我的男人!”說完白雪依靜靜的回到病房裏,關上了門!

醫院外面,蕭龍神色恍惚的上了破軍的車,剛剛白雪依那句‘我的男人’讓蕭龍整個腦袋一炸,幸福與快樂的感覺瞬間流遍全身,直到越野車開出好遠,汪明輕輕的推了推蕭龍,後者才從沉醉中醒來…


“龍爺,你需要什麼工具?”汪明不能不上心,因爲這關係到他的小命兒!被汪明這麼一說,蕭龍還真想起來了,自己還需要帶些工具,比如六畜牛血和定魂咒,安魂咒之類的東西!

於是越野車又向着蕭龍的事物所而去,到了地方蕭龍獨自一人下了車,帶足了東西之後,一行四人便直奔汪明的住所…

到了汪明家之後,蕭龍才明白什麼叫作財大氣粗,家中六隻血統純正的德國獵犬,這六隻德國獵犬全是吃肉的,而且是頓頓都是生牛肉,單單是這六隻獵犬每月花費都要幾萬大洋,見此情形讓蕭龍還真有點後悔五百萬攬下這活兒了!

巨大的汪家別墅之內,此時裏面已經空無一人了,汪明解釋道“自從昨天晚上這裏鬧鬼之後,家裏的人都不敢在別墅裏待了,全都去另一處別墅暫住去了!”

蕭龍冷笑一聲“呵!汪家還真是有錢吶,怪不得,汪少能輕鬆把各種妹紙推倒!”

“那個…呵呵…龍爺說笑了!”汪明連忙乾笑幾聲,掩飾臉上的尷尬與心虛。

蕭龍懶得跟汪明在這些事情上理論,人家老子有錢也不犯法,汪明能推倒什麼妹紙,那是人家自己的本事,然後問道“汪少,昨天你是怎麼知道來的就一定是趙燕燕的鬼魂?”

汪明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況,冷汗頓時冒出來了,心有餘悸的說道“當時我正在睡覺,突然感覺到一陣冷風,然後我睜開眼就看到趙燕燕面色蒼白,披頭撒發的漂在我房間裏的天花板上面,狠狠的瞪着我,而且她下半身全都是虛無的,只有上半身,並且她還會飛,飛的很快,我躲到那裏她都能找到我,龍爺,我可真沒有騙你啊…” 蕭龍借汪明十個膽子,他也不敢騙自己,按照汪明所述,昨天而來的卻是趙燕燕的鬼魂不會有假,不過從汪明的講述中,蕭龍還是覺得有些怪異,於是問道“你跟趙燕燕分手有多久?”

汪明想了想然後肯定的說道“整整五天了,怎麼了龍爺?”

蕭龍聞言目露疑惑,大馬金刀的坐在汪明家的真皮沙發上,眉頭緊鎖“這就怪了,正常人死後,三魂七魄皆處於遊離姿態,頭七之後纔會凝聚三魂七魄轉化爲鬼,而汪明和趙燕燕才分手了五天,就算趙燕燕是在分手的當天死的,也不會這麼快就化爲兇靈來找汪明覆仇啊?怪…怪…怪…”

聽着蕭龍一連連道三個‘怪’汪明嚇的全身發抖,六神無主道“龍爺,這可怎麼辦啊?七殺哥,軍哥,你們可得救救我啊!”

“讓我打人行,讓我打鬼?你還是去求龍哥吧!”破軍指了指一旁的蕭龍,而七殺則是冷冷的瞪了汪明一眼,說道“再讓你裝B,再你讓得瑟,你妹的,換妹紙比換衣服都快,出事了吧?求我沒用,還是去求龍哥吧,他是這方面的專家!”

“龍爺…我…”汪明此時如驚弓之鳥外加鬱悶小苦B,那樣子讓狗熊看了都會覺得他可憐,蕭龍揮了揮手,理了半天也理不出頭緒,於是說道“這件事情沒有原想的那麼簡單,汪少,你現在馬上去準備細線,越細越好,最好是絲線,然後再買些小銀玲回來,記得一定要純銀的,多買些回來!”

“是!是!是!我馬上去辦!”汪明頭點如搗蒜似的,手忙腳亂的衝了出去!

蕭龍沒有打算放過七殺和破軍,又道“你們兩個現在馬上去買鍋灰,記得取鍋灰的時候千萬不要用你們的手直接觸碰鍋灰,取鍋灰的時候一定要帶上塑料薄膜手套,能找到多少就全帶回來,裝鍋灰的東西一定要能沒有經過人手觸碰過的東西來裝,最好也用塑料薄膜!”

七殺“不是吧?龍哥,需要這麼複雜嗎?不就是鍋灰嗎?”

破軍同樣懷疑道“龍哥,你讓我們跑腿兒這沒有什麼,可是你千萬別晃點兄弟成不?”

蕭龍翻了翻白眼道“你們兩個懂個屁呀,鍋灰又名百草霜,入藥可治百病,但有着另外一種特殊的功能,就是可以用來隱形,鬼的眼睛是無法看到用鍋灰塗摸過的東西!當然這是鍋灰沒有沾到人氣兒的情況下,如果直接用手去觸摸鍋灰,鍋灰就沾到人氣兒了,也就失去能騙過鬼眼睛的妙用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長見識了,龍哥,你先在等着,我們去去就來!”七殺和破軍兩人並肩離開了別墅,一想到今天晚上能跟着蕭龍見到傳說當中的鬼,兩人心裏就有一種無法控制的興奮!

三人都被蕭龍支出去了,蕭龍開始動筆制符,蕭龍的心中總有一種莫名的感覺,趙燕燕沒過頭七就已經轉變成兇靈,事情遠遠沒有想的那麼簡單!

蕭龍平時幾乎都是大大咧咧,一副隨性而爲,沒心沒肺的樣子,但是他一但用功起來,卻十分的認真,只見他筆下生風,意隨筆動,心筆合一,一張又一張的符咒從他筆下完成,一口氣完成精製了一百多道符,成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還多,整整一百零七道符咒順利完成,共有定魂符三十張,破魂符三十張,避魂符十張,炎魂符咒十五張,冰魂咒符十五張,以及七張雷炎咒符!

這此東西都是剋制魂怪的制勝符咒,定魂咒就能將普通兇靈定身的作用!破魂符可重擊兇靈,一般的兇靈能捱上三張破魂符就會灰風煙滅,避魂符具有護身的作用,可以佩帶防身,帶上避魂符之後,兇靈一般無法傷害人類,不過避魂符的維持時間很短,每張只一個小時!

炎魂符和冰魂符皆是可以對帶來附有冰,炎兩種屬性攻擊的攻擊型符咒,製作時需要特製的材料制勝的靈液,蕭龍花了很久的時候才收集材料製成了半杯靈液,今天一下子全用掉了,不過完活之後,五百萬到手,有錢?什麼買不到?

雷炎符對鬼魂精怪的攻擊性非常強大,就連殭屍林紫陽也要膽寒三分!

時間過的飛快,三個小時轉眼間就已經過去了,蕭龍收筆回神,擡看一看,只見汪明,破軍,七殺三人都已經回來了,而且三個皆是驚訝失聲!

“我潮!你們三個踩到狗屎了嗎?呆在門口做什麼?”蕭龍整理製作好的符咒,罵罵咧咧的說道

汪明“龍爺,你剛纔畫符的樣子真的好man…”

七殺“龍哥,剛纔兄弟絕沒有看錯,只見龍哥你混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王八之氣,剛剛兄弟我被深深的被震撼到了…”

破軍“龍哥,你收小弟不?今後就讓我跟着你混成不?兄弟我那怕學不了龍哥,你那無與倫比的王八氣,能練成王八湯也成呀…”

“我潮,你們少拿老子開涮了,剛剛不就是入神了嗎?至於你們大驚小怪的嗎?我就非得一邊跳着太空步,一邊亂塗亂畫的才能合你們的意是嗎?”蕭龍有點氣不順的說道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們就不驚訝了!”三人一本正經,鄭重其事的說道

“我咧個去去的…你們聽好了,凡道者,凝神氣,心神俱,金玉符,歸入紙,心無雜,眼不視,耳不聞,符可成!若是剛剛我有半點分心,製出來的符咒都會變成廢紙,沒有半點用處!”蕭龍金石玉言,難得的說一次實話,然後問道“我讓你們弄的東西,都弄回來了沒有?”

“一斤半的純淨鍋灰,爲了這點東西我跟七殺可費了勁了,這年頭誰家還燒火做飯?爲了弄純淨的鍋灰可把我倆累壞了!”破軍跟七殺的臉上摸的都是一道一道的黑色,看樣子兩人果然取這些鍋灰非常不容易!

相比之下汪明一手提着一個揹包,兩個揹包裏一個裝的滿是純銀製的玲當,另一個揹包裏則是由真絲紡成了透明細線,東西都準備好了,蕭龍擡頭看看天色,天也就快要黑了,開始支使三人! “七殺,現在馬上把汪明帶來的真絲線和銀玲當全都塗沾上鍋灰!破軍跟汪明你們兩把塗沾有鍋灰的真絲線和玲當都串綁起來,記着一定要帶上塑料薄膜手套,如果用手直接觸碰,就全都前功盡棄了!”

“明白了!”三人齊齊點了點頭,見蕭龍轉身往樓上走,七殺皺眉問道“龍哥,我們都在幹活,你這是要去那?”

“我?當然是到上面去睡一覺了,剛剛畫那麼符太消耗精神了!對了,你們別把鍋灰真絲銀玲線拉滿別墅所有空間,儘可能的不要留死角…還有天一黑就記得叫我起來,啊…真是太累了,汪少,你們客房在那裏?”蕭龍哈欠連天,伸腰蹬腿,完全無視,七殺和破軍那要吃人的表情!在汪明伸手指明方向後,蕭龍優哉遊哉的上樓上客房裏睡他的大覺去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眼看着天色越來越黑,驚恐萬狀的汪明非常‘及時’的把蕭龍叫了起來,此時整個別墅所有的空間都拉滿了橫七豎八,如蜘蛛網般的鍋灰銀玲真絲線,蕭龍看着汪明那一臉驚慌,神情不定的樣子,不由揮了揮手,讓他把七殺和破軍一起叫上樓!

客房內,蕭龍躺在舒適的大牀上,看着忙了整整一下午的汪明,七殺,破軍三人,然後淡淡的說道“你們三個現在把上衣脫掉…”蕭龍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們三個就用驚世駭俗的眼光瞪着他!

汪明“龍…龍…龍爺?你…你要幹什麼?如果你有那方面的需要,馬上給聯繫最好的牛郎行不?我?你就放過我吧…”

七殺“我潮,沒有想到你是這種人,虧我把你當成人物看待,想讓我束菊就擒,你就是殺了汪明,殺了破軍,我就都不會答應的…”也許是跟蕭龍接觸的原因吧,總是冷冰冰的七殺,慢慢的向着悶騷型轉變了,說起話來也越來越不地道了…

“我…”破軍剛一張嘴,蕭龍就急忙做了個停止的動作,怒罵道“我潮,你們都是什麼思想啊?骯髒!實在是太骯髒了!破軍,你小子是不是想說的話跟七殺,汪明差不多?我…”

wωω⊙ ttka n⊙ ¢ ○

破軍滿臉羞澀,搓搓手道“龍哥,我跟他們兩個不一樣,我是想問,只脫上衣麼?要不要把褲子也脫下來?”

“哇….”

蕭龍,七殺,汪明三人集體撲倒,直呼破軍口味太重,受不了啊…

本想跟他們三人身上加持護身大悲咒的,可是爲了不讓這三個具有超級想象力的傢伙,再胡言亂語毀壞自己的清白,蕭龍決定給他們每人發一道避魂符了事,蕭龍覺得趙燕燕再牛也是五天轉化爲鬼,厲害都厲害到那裏去?恐怕實力還不如一隻兇靈呢!有避魂符已經可以保他們三個平安無事了!

隨後四人一起待在屋子裏,將別墅裏的所有燈都並掉了,整個巨型別墅在一瞬間陷入了悠悠的黑暗當中,恐怖的氣息徒然而升,汪明精神開始慢慢的恐慌起來了,而七殺和破軍則是充滿了興奮與激動!

隨着時間越來越久,整個別墅裏的氣氛都幾乎快要凝固了,汪明的將蕭龍給的避魂符死死的抓在手中,眼看着時間已經就要到十二點了,可是趙燕燕的鬼魂仍然沒有來,而汪明,破軍,七殺三人的避魂符的法力卻都失效了,蕭龍只得再每人發給他們一道避魂符!

突然別墅外面閃現出一摸綠光,緊接着陰風四作,剎那間蕭龍感覺到一股非常特別的陰氣向着別墅襲倦而來,來不及多想,突然聽到房間外面傳來急促的銀玲聲

“來了!”蕭龍眼睛裏閃過一絲精光,下一刻人就已經飛速衝了出去,汪明,破軍,七殺三人懷着不同的心情,緊緊跟隨而出…

別墅一百多平米的客廳裏,鍋灰銀玲真絲線網中,困着一團綠光森然的光團,似乎非常畏懼銀玲聲,困在網中不敢動坦!

“開燈!”蕭龍一聲驚喝,在最後面的破軍突然按開了客廳的所有燈具,瞬間整個客廳裏面一片燈火通明,鍋灰銀玲真絲線網中的綠光團也張現出了她真實的面目,精製的臉此是卻是恐怖的慘白,披頭撒發,目露兇光,下半身屬於虛無飄渺的形態!

“趙燕燕….”汪明用極度恐懼的聲音尖叫出來,如果不是七殺跟破軍在後面堵着,這小子恐怕在看見趙燕燕魂魄的第一眼起就嚇的逃之夭夭了!

“龍…龍哥,這就是鬼?傳說中的鬼?跟電影裏一點也不像啊?” 重生手藝人 ,同樣也有點小小的害怕!

“那些拍電影的導演,那個見過真鬼?這只是個新鬼,所以樣子並不恐怖,等你見到了鬼煞,厲鬼之類的,我保證你嚇的尿褲子!”蕭龍狠狠的打擊了破軍幾句,然後上前幾步走到樓梯口處,直視趙燕燕的魂魄,一副下面人物的派頭說道“趙燕燕,既然你已經輪爲鬼魂,就應該奉守陰界法度,你在陽間的恩怨情仇也隨着你的死而去,你這樣擾亂人間可是不對的哦,來,聽哥哥的話,馬上你該去的地方吧!親,龍哥包送哦…”

噗…樓上三人集體內傷

趙燕燕鬼魂擡起頭,綠光閃爍的眼睛裏透出濃濃的恨意,冷冷道“汪明…他是狼心狗肺,衣冠禽獸,十足的敗類,人類當中的渣子,他玩弄我的感情,前幾天他還信誓旦旦的說會愛我一生一世,一直到地老天荒,然而他卻爲了別的女人把無情的拋棄了,這樣無情無義的敗類根本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蕭龍咧咧嘴道“趙燕燕魂妹紙,汪明不是人,玩弄女性,這些幾乎都是近人皆知的,當初你當初選擇跟他,就應該知道汪明是個什麼樣的人,也應該早早就知道會有分手的那一天,你們兩個再怎麼樣說也都有牀被之緣了,我看這件事就這樣算了吧,大不了讓汪明天天燒冥幣給你成不?如果你還不滿意的話,覺得寂寞,覺得冷,我可以親手製作幾個猛男紙人燒給你行不?價錢好商量的…” “商量?商量你們妹呀?向來都是我甩別人,汪明他憑什麼甩我?昨天沒有打死他,今天我非讓他脫層皮不可!”趙燕燕的鬼魂開始暴怒起來

蕭龍一副‘我好怕怕’的樣子,道“哎,好話說了這麼多,你怎麼還是不開竅呢?既然如此,有本事你就上吧,汪明就在樓上,不過你還是先出了鍋灰銀玲真絲線網吧!唉…爲什麼總是不自量力呢?何必呢?何必呢?”蕭龍的表情非常猥瑣,讓人看了都想上去給他兩拳!

趙燕燕鬼魂冷冷一笑“哼哼,你真的以爲,我會害怕你的破真絲線網嗎?呀…….”突然趙燕燕鬼魂狂怒發威,其頭髮無風自動,只見她伸出手不是很費力的對着鍋灰銀玲真絲網用力一拉,圍在她周圍的鍋灰銀玲真絲線網徒然自燃,塗有鍋灰的真絲細線瞬間變成灰跡,數辦銀玲花啦啦的統統的掉落到了地上!

“我潮,這是什麼情況?”見趙燕燕鬼魂輕易就破解掉了鍋灰銀玲真絲線網,蕭龍大吃一驚,因爲蕭龍知道鍋灰銀玲真絲線網的威力,一般就算是高級兇靈也敢輕易觸碰的,而趙燕燕充其量也就是一個一打就散的新鬼魂,她怎麼這麼牛釵?時間容不了蕭龍多想,因爲趙燕燕的鬼魂已經飛撲向了樓上的汪明

“媽呀…”汪明見狀撕心裂肺的慘叫一聲,然後調頭就閃,而蕭龍此時已經一個箭步衝了過來,並且手中多了一道定魂符,及時的貼到了趙燕燕鬼魂的後背上,嗖…趙燕燕鬼魂果然被定住了!

“龍哥,V5啊,一出手就搞定了,嚇屎我了!”破軍擦着腦門上冒出的冷汗說道,七殺跟汪明見到趙燕燕鬼魂被定住了之後也同時鬆了一口氣!

“你們以爲龍哥是靠吹牛長大的?龍哥可是正牌兒捉鬼師!”蕭龍上前一步,擺出一個非常威武的‘珀思’,然而隨後從破軍驚訝的眼睛當中,蕭龍問道“喂?龍哥,雖然非常帥氣,你們也用不着這麼誇張吧?破軍?你跑什麼?七殺,你小子把手放進嘴裏做什麼?眼睛還麼驚訝?”

“龍…龍哥!你…你…你後…後面…”

“我後面怎麼了?我後面不是趙燕燕的鬼魂嗎?已經被定住了,你們怕個毛啊?看龍哥把她扒光了,讓你們看看鬼的波波是什麼樣子滴…嘿嘿…啊….”

蕭龍一聲慘叫震耳欲聾,整個人平貼到在了牆壁之上,蕭龍慢慢扭頭看去,只見趙燕燕鬼魂正以要吃人的表情,怒視着蕭龍,冷冷的說道“你比汪明更可惡,竟然要扒我的衣服,看來你是不想活了,我先殺了你….”說完張牙舞爪的向蕭龍撲過來了,蕭龍驚出一身白毛汗,急忙一個閃身,退出十幾步遠的距離,驚魂未定

“什麼情況?竟然連定魂符也不管用?那就別怪龍哥要出重手了,破魂符!”蕭龍急衝上前,手中的破魂符速飛而去,精準的射粘在趙燕燕鬼魂的前胸上,隨之破魂符紅光閃爍,砰…發出巨大的爆炸聲,趙燕燕鬼魂像是被重錘擊中似的,‘卡嚓;一聲,重重的跌落到了樓下,將價值不菲的地板砸出一個大坑,蕭龍也被氣浪吹了個大跟頭!

蕭龍柔柔巨痛無比的屁股走到樓梯邊兒上,罵罵咧咧的說道“我咧個去的,爺爺想和平平息事態,非讓爺爺動火,現在舒服了吧?”

汪明,七殺,破軍見蕭龍重擊了趙燕燕鬼魂,剛剛還調頭就跑的他們,跐溜…三人比兔子跑的還快跑過來圍觀情況!

“咦?龍哥,下面怎麼只有一個大坑,沒有見趙燕燕的鬼魂吶?”七殺兩隻眼睛滴溜亂轉着說道,汪明跟破軍也跟着不住的點頭!

蕭龍一邊柔着屁股一邊說道“不可能,破魂符的威力,足以將低給兇靈打的不能動坦,趙燕燕的鬼魂能強到那去?不會是被直接打的魂飛魄散了吧?不應該呀?”蕭龍滿腹疑惑的湊上前,伸頭向下看去,果然下面除了被砸出的大坑什麼也沒有,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一個冰冷的聲音從他們背後傳來…

“你們是在找我嗎?”

四人心裏同時咯噔一聲,然後同時慢慢的扭過頭去,只見趙燕燕鬼魂正衝着他們陰陰冷笑出來,突然呼的一聲,衝着他們四個露出了陰森的尖牙…

“媽呀….”四人同時尖叫一聲,轟的一聲,同時從樓上摔了下去,四人哼哼嘰嘰的半天都沒有爬起來!

七殺表情無比鬱悶道“龍哥,你的符怎麼不管用啊?”

“是啊。龍哥,你不是趙燕燕的鬼魂不強的嗎?”破軍也隨聲附和


“我特麼的怎麼知道?這小娘皮鬼魂太特麼的奇怪了,銀玲真絲,定魂符,破魂符怎麼對她都不起作用?”蕭龍咬牙切齒的站了起來,這是他自從入道以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由怒意大升“特麼滴,老子今天整不了你,今後還怎麼混?啊….”蕭龍飛奔跳起,手中徒然飛出兩張符,分別是炎魂符,冰魂符,飛射向趙燕燕鬼魂,只見一道劇烈炎流和冰團頓時將趙燕燕鬼魂包圍了,眨眼之間就在她身間炸開了,只見趙燕燕鬼魂轟的一聲,被炸落到了客廳地板之上,然而讓蕭龍等人沒有想到的是,趙燕燕鬼魂竟然沒有傷半點傷,重新站了起來,還露出陰陰冷笑,似乎是在嘲笑蕭龍似的!

“亂了,亂了,全亂了!”突然一個怪異的念頭從蕭龍的腦間閃過,隨後蕭龍面容一整,飛速向前,速度快如閃電,擡手一個重重的耳光抽在了趙燕燕鬼魂的臉上…

啪…清脆的耳光聲格外醒目,趙燕燕鬼魂被抽的連轉了好幾個圈之後才趴到了地上.

驚訝,所有人都驚訝了,符咒不管用?直接抽耳光卻行?破軍,汪明,七殺都有種凌亂的感覺!


趙燕燕鬼魂在地上哼嘰半天才爬起來,只見她用特別驚恐的目光注視着蕭龍,驚訝道“你…你怎麼能攻擊到我?” 蕭龍根本沒有時間理她,對着地上的七殺,破軍,汪明三人大喝一聲道“趙燕燕不是真正的鬼魂,你們直接抽她耳光就成,外面一定有人在作法,讓趙燕燕靈魂出竅,我去捉他回來,這裏交給你們了…別讓趙燕燕鬼魂跑掉…”隨即打開房門“咣”的一聲,蕭龍人已經衝到了別墅外面!

請魂出竅需要做法事,設壇獻貢,供需大貢,必需要用殺四隻黑狗,用狗頭貢陰神,才能使得出竅的鬼魂不被陰差拿去,蕭龍對着空氣臭了臭了,果然聞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兒,蕭龍清楚請魂出竅這種法事所設的法壇一般都不會遠!

蕭龍順着空氣中的血腥味兒,極速狂奔四百多米,在別墅區後面的一處樹林中發現了情況,只見林中有堆火,火旁擺投着貢品,四顆血淋淋的黑狗頭,狗頭案桌邊上躺着一個人,是一個女人,呼吸非常的微弱,而這個女人就是趙燕燕本人,此時趙燕燕全身赤露着,是用一張白白的牀單蓋着,高高有胸峯異常聳立,修長光滑的長腿多半外露着!

見狀,蕭龍並沒有直接上前,而是冷冷一笑,慢慢的退入黑幕之中,消失了!

林中,一顆聳立的大樹上,日本鬼門實力排行第七,山本野鬼,眼睛之中透射着透骨的寒光,殺人,是山本野鬼此行的目的,而他的目標正是,中國最古老的奇術門派,當代天門門主,蕭龍!

爲了能卻保萬無一失的將蕭龍殺死,而且不讓別人把懷疑引向鬼門,他來進可謂是做了非常精妙的計劃方案,在蕭龍所在的學習當中製作陰靈鬧事的事件引蕭龍出來,然後將其祕密解決掉!看似簡單,卻非常實用,可是山本野鬼發現東南大學之內,遠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剛剛靠近東南大學就差點被學校裏的高手發現!

所以他決定選擇在與蕭龍有關係的人中,製造出鬼靈事件,引蕭龍出現,正巧讓他打聽到了,之前與蕭龍有過節的汪明剛剛甩了趙燕燕,於是他知道機會了,因爲山本野鬼知道天門中人一直以驅鬼衛道爲己任,如果讓他知道汪明被鬼所纏定然會來的,於是山本野鬼主動找到了趙燕燕本人,告訴他自己有辦法幫她報被甩之仇,而胸大無腦的趙燕燕想也沒想就答應了,山本野鬼昨天晚上第一次讓趙燕燕靈魂出竅去到汪明家打鬧,把事情鬧的越大越激烈越好,果然今天汪明一家都沸騰了,更讓山本野鬼沒有想到的是,汪明竟然這麼快就找到了蕭龍,而非後者自己前來的!

蕭龍來的這麼快,讓山本野鬼心花怒放,因爲他根本就沒有把蕭龍放在眼裏,因爲在他得到的情報,蕭龍的實力最多達到力者五級,戰鬥力最多達到八百,而山本野鬼實力卻在九百五十以上!殺掉蕭龍輕而易舉!

山本野鬼知道讓趙燕燕鬼魂出竅的計量一定瞞不過身爲天門之主的蕭龍,等蕭龍發現問題之後,就一定會找到這個地方,屆時就是自己出其不意將蕭龍一擊斬殺的時刻,到時自己將會再次爲鬼門立下新功!

山本野鬼眼睛裏射出野獸般的光芒,靜靜的等待着獵物自己送上門來…

“喂!你是在等我嗎?”

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山本野鬼的身後傳來,正處於精神高度集中的山本野鬼本能迴轉過頭去,然而還未等他轉過頭,就突然感覺到從菊花處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山本野鬼‘嗷’一聲,從樹尖上摔了下來,重重的摔落在地上,激起地面上厚厚的塵土,山本野鬼跪趴在地上,雙手背過來捂着他的菊花,悲慘苦B的發出了陣陣慘嚎…

“鳴~~呼呼呼呼~~嗚呼呼呼呼~~~”一翻慘叫過後,山本野鬼忍着爆菊之痛,半蹲拼腿慢慢的站了起來,眼睛裏都尼馬的痛的流淚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