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瑤仙子下意識的問道,不過她很快就反應過來,「你是要將鎮天石也給取了」

鹿羽說道:「沒錯。」

鹿羽的眼中閃過一抹異光。

隨著他提升為天乘化靈境,並且擁有了鈺之戒指這種逆天收納之物,他完全可以催動崑崙鏡和鎮天石這兩件法寶為他作戰。

關鍵的是他擁有兩位聖玉,正好可以壓制這兩種法寶中的赤陽能量。這使得他完全可以收服崑崙鏡和鎮天石為己用。

如果是其他人,即便擁有比他高的修為境界,沒有他的鈺之戒指和聖玉,也是不可能催動崑崙鏡和鎮天石的。

崑崙鏡和鎮天石可都是七玄法寶啊,鹿羽才多少的修為基礎,居然就可以動用這等級別的法寶了。

擁有了兩件法寶作戰,他當更好的破滅敵人。

目前拿了崑崙鏡,當然要接著去長生河拿鎮天石。

告別之後,大家都是看著鹿羽離去的背影,卻不想鹿羽忽然回頭,不忘回頭說一句:「池瑤,不要忘記了我的條件。這次你調息好身體,後面好給我好好的駕馬。」

眾人這才想起來,池瑤仙子可是答應過鹿羽的條件呢。如今鹿羽已經成功化解了他們冰魄神光殿的危機,那池瑤仙子自然要遵守自己的承諾,給鹿羽當三年的侍女。

無比高貴的池瑤仙子,就這樣給鹿羽當侍女,而且還是趕車的侍女,這想起來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邊池瑤仙子嬌軀一顫,而那邊鹿羽已是直接出了冰魄神光殿。

他似乎從來就不怕池瑤仙子跑了。

這一次前往長生河,乃是他一人獨行,他也就懶得騎馬獸了,直接就讓躲在他懷中睡覺的蒼冥血鴉飛了出來。

他還是老姿勢,一手抓著蒼冥血鴉的爪子。任由蒼冥血鴉承載著他,第二次飛向長生河。

「血鴉,這才多長時間,你居然就長出了一些血羽毛,你還真是一個野火燒不盡的傢伙。」

鹿羽發現蒼冥血鴉那乾瘦的身體上,赫然有了一片血色的覆蓋,明顯就是血羽毛。

雖然血羽毛還七零八落的,但相信用不了多長的時間,血羽毛就會生長的非常茂密。

「吱呀,吱呀。」

蒼冥血鴉的叫聲中,蘊含著一種無奈。

它一心想死,卻偏偏死不了,而且每時每刻,都在快速的變強……

鹿羽說道:「這次,你不僅是要陪我去冥河,還要陪我前往玄冰海城一趟。」

「吱呀,吱呀。」

在這漫漫長空,只有蒼冥血鴉那噁心的叫聲,回應著鹿羽。

一天之後,鹿羽重新來到了長生河那個老地方。

在長生河那寸草不生的河岸邊上,他深深的看了黃濁的河水一眼,然後毫不猶豫的躍入到河水中。

半個時辰之後,他將鎮天石給取出了長生河。

鎮天石是一塊七彩的石頭,它的體形很正常,就和普通的小石頭一樣,甚至一手都握的住。

如果不是因為石頭上面的七彩色,它看起來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普通石頭。

但是鹿羽卻知道,這鎮天石下,壓死過許多絕世的豪雄。

多少手眼通天的大人物,當年居然都經不起這小小鎮天石的一壓,統統都淪為肉餅。

鎮天石一出,頓時七彩光霞四溢。裡面的赤陽能量,馬上就將周圍地面都燒出了天火。

已經萬年沒出世了,鎮天石似乎顯得有些激動。

鎮天石也是赤陽能量,如果不是這萬年來被長生河鎮壓,早就用天火燒破半邊天了。

而它也讓長生河這條神聖的母親河,變成了一條黃濁的爛河。河岸的兩邊,至今寸草不生。

「好了,以後你也跟著我了。」

鹿羽仍舊是運轉起冰心訣,打出幾道冰流下去,點在鎮天石上。

鎮天石被鹿羽制服,然後讓鹿羽成功收入到鈺之戒指中。

鎮天石也到手了!

「崑崙鏡和鎮天石這兩件法寶配合起來,不知道在作戰時會有怎樣猛烈的功效。」

鹿羽對此也非常期待。

如今,崑崙鏡和鎮天石都陸續出世,這兩件法寶的氣息肯定是瞞不過玄冰海城那邊的探測的。

玄冰海城那個恐怖的存在,只要還能動,就肯定會來追尋。

卻不知,當發現了是鹿羽執掌了兩件法寶,玄冰海城的人又將作何想象。

反正他要祭出兩件法寶出戰便出戰,是不會有絲毫顧忌的。

玄冰海城的人來找他也正好,他本來也打算前往玄冰海城一趟。

「走了。」

鹿羽拉著蒼冥血鴉繼續飛翔,先離開了長生河。

一到周圍有人的地方,他馬上就聽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一聽到這個消息,他的眼中當即就湧現出無比的殺氣。

烈光宗的李無極出關了!烈光宗的人正聯同著聖曜學院的一眾高手,南下靈岩域,前去攻打蒼靈學院了!

烈光宗和聖曜學院都是雲麓域最為頂尖的勢力,無論是李無極,還是狄景天,也都是巔峰強者。

更何況,還有兩派那麼多的精銳!

如今兩方聯手攻打蒼靈學院,蒼靈學院危矣! 「烈光宗!聖曜學院!」

鹿羽眼中的殺氣越發的猛烈。

烈光宗和聖曜學院太過卑鄙無恥了。

當初學院大比中,皇浦夜和李雲痕聯手對付他就算了,最後被他反殺,也完全符合比試的規矩。

但聖曜學院和烈光宗卻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傾巢而出對付他蒼靈學院!

蒼靈學院哪裡是兩大勢力的對手,本來學院中弟子的水平就普遍要弱於兩大勢力的弟子。

藍明院主傷勢未愈,諸位長老的實力也不是太強。

在兩大勢力的攻打下,蒼靈學院可是要有滅頂之災啊!

鹿羽既然曾是蒼靈學院的一員,那就絕對不會讓蒼靈學院遭受別人的侵犯!

蒼靈學院有他的朋友,藍明院主,雲燕兒,莫師,沐詩雨都在那裡。

關鍵的是,還有那個最重要的人!

他便是傾覆天下,也絕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那個人!

藍古仙子!

雖然他從來沒有接受過藍古仙子的愛,但是美人恩重,藍古仙子為他奉獻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

藍古仙子已經夠可憐了,他絕對不會讓其他人傷害到藍古仙子。

藍古仙子雖是傾世之仙子,目前卻沒有多少的能量可動用。她心魔未滅,聖花仙體卡在最重要的「盛世繁花」的境界上。

似藍古仙子這等情況,連心境都不能再亂下去了。為了不打攪到藍古仙子的心境,鹿羽甚至都不敢和藍古仙子相認。

連心境都不能亂,如何還能承受其他的侵犯?

這次蒼靈學院一旦覆滅,藍古仙子所在的祖廟肯定難以獨善其身!

一個不好,只怕聖花仙體因走火入魔而崩碎,導致香消玉殞。

「李無極!狄景天!若藍古出現半點差池,我鹿羽當滅你們九族!」

鹿羽對天嘶吼。

在知道蒼靈學院危急之後,他馬上晝夜兼程,趕往靈岩域!

「血鴉,不惜一切代價,給我快點趕回蒼靈學院!」

鹿羽給蒼冥血鴉下達了死命令。

他乘著蒼冥血鴉自天空直接飛行,這樣一來速度會更快點。

這一次,他動了真怒!

……

夜晚。蒼靈天峰。

此時的蒼靈天峰已是燈火通明,一片片火光衝天而起,映照了半邊夜空。

蒼靈學院,這一座萬年古院,一代代人仰慕朝聖的地方,已被侵毀的一片狼藉。

自聖曜學院和烈光宗的大隊伍來了之後,便是到處放火殺人。本來整齊高大的房屋,生起了熊熊的大火。地面上到處都可以看到蒼靈學院弟子的屍體。

這些弟子的鮮血,將地面上的土地都給染紅了。

「哈哈哈!」

天峰上回蕩著一聲聲狂笑,那是侵犯者的囂張和放肆。

血腥的味道,深深的刺激著所有侵犯者。在這一刻,他們都變成了殺人的惡魔,變成了從地獄來的魔鬼!

「殺!」

狄景天和李無極這兩個指揮者,還在號召著手下的隊伍,毀滅更多的古迹。

不過他們雖是侵佔了蒼靈天峰的大部分地方,還有一小片區域乃是他們暫時還沒有得逞的。

這一次,他們的大隊伍攻入到蒼靈天峰,本來一切都很順利,他們勢如破竹。在他們的絕對優勢碾壓下,蒼靈學院節節敗退,丟下了無數具屍體。

最後藍明院主帶領著蒼靈學院剩下的人退守在祖廟附近,做著最後的殊死一搏。

他們大隊伍便要來上最後一次大衝擊,徹底瓦解蒼靈學院,砍下藍明院主的頭顱。

在這最關鍵的時候,卻出現了一個異變。

蒼靈天峰豎立著一個高達萬丈的通天碑。通天碑乃是蒼靈學院的標誌,但狄景天、李無極等人衝上來的時候,並沒有怎麼將通天碑放在心上,他們覺得通天碑也就是一塊奇大無比的岩石罷了。

誰想到,通天碑在最關鍵時候,忽然灑下一道力量屏障,將祖廟附近的那最後一片凈土給籠罩起來。

本來狄景天、李無極馬上都要帶人斬殺了藍明院主等人的,但因為這力量屏障的阻攔,使得他們硬生生的被阻攔在外。

雖然說藍明院主等人困守在最後一片小小的地方,但他們就是攻破不了這力量屏障!

這讓眾人不得不重新看待通天碑。

通天碑不僅是一塊大岩石那麼簡單,它的氣勢釋放開來,赫然有如一隻天地巨獸。

力量屏障是自通天碑的碑頂釋放出來的,就像是天地巨獸開了一隻眼,顯得十分的神奇。

「該死的通天碑!萬年前藍古仙子到底是哪裡搞來的這麼一個龐然大物!」

狄景天和李無極顯得非常的狂躁。

眼看著就要達成目的了,偏偏受阻於此。

看來藍古仙子當年設下的通天碑大不簡單,很有可能就是專門為守護蒼靈學院而立的。

不過狄景天和李無極就是不信邪,他們誓要攻破力量屏障,讓蒼靈學院最後的那些精英死無葬身之地!

轟!轟!

既然攻破不了力量屏障,那他們又試著去攻打通天碑。

他們全力出手,但即便是狄景天和李無極這樣的丹元境強者,居然撼動不了通天碑半分。

通天碑一直就屹立在那裡,紋絲不動。像是一個滄桑的老者,靜靜的看著底下攻擊著它的眾人,似乎還帶著一絲憐憫。

相比較之下,他們攻打力量屏障,多少還有點動靜,但是攻打通天碑卻連個反應都沒有。

「繼續攻打力量屏障!力量屏障既然在動搖,那就說明我們的攻擊有效!只要我們繼續發力,就一定能夠最終覆滅力量屏障!」

李無極嘶吼著。

他心中的仇恨,是最為強烈的。他要屠盡蒼靈學院的人,為李雲痕報仇。

他要殺的蒼靈學院一個不留,血流成河!

不管是藍明院主,還是諸位長老,統統都逃不過他的屠刀!

狄景天叫道:「沒錯!攻破了力量屏障,我們就能拿下他們了!大家都加把勁!你們難道沒有注意嗎,他們最後退守到他們的祖廟附近,這說明他們的祖廟中,肯定有著寶貝!那是他們蒼靈學院積累了萬年的寶貝啊!攻破了力量屏障,祖廟中的寶貝就是我們的了!」 狄景天的眼力十分的好,一眼就看到祖廟不同尋常。

祖廟中肯定是有著最為重要的東西,不然藍明院主不會帶領著一眾精英,最後死命守護在這裡!

狄景天的話,使得整個大隊伍都沸騰了。

不管是聖曜學院的弟子,還是烈光宗的弟子,眼睛唰的一下就紅了。

蒼靈學院積累了萬年的寶貝,這是什麼概念。他們隨便搞到一件,只怕就能改變自身所在的階層啊!

這怎能不令人亢奮,怎能不讓他們使足了全力來攻打力量屏障!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