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五月從小就喜歡龍雨雪,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時候他總是流鼻涕,有個鼻涕蟲的綽號,龍雨雪對他很不感冒,總是冷言冷語的。現在大家都長大了,都到了要成家的年齡,江五月的心也就越來越重了,可龍雨雪冷的就像個冰刺蝟,著實是沒有下手的機會。

唐舞麟這才剛來不久,但江五月卻已經敏感的看到,自己一年都未必能見到的笑容,至少已經出現在龍雨雪面對唐舞麟時五、六次了。怎能不大為嫉妒。

「唐舞麟。」江五月沉聲叫道。

「長官好。」唐舞麟立正,向江五月行了個軍禮。

———————————

求月票、推薦票。 ?「行了,不用多禮。我現在不是以長官的身份和你說話,而是以一個男人的身份。」江五月沉聲說道。

唐舞麟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位因何而來,不禁面露苦笑,「那你有什麼事?」

江五月開門見山的道:「我喜歡雨雪很多年了。我要向你挑戰,咱倆單挑。你贏了,我就躲得遠遠地,你輸了,你輸了就……」說到這裡,他撓了撓頭,竟然說不下去了。

唐舞麟本以為他會說,自己輸了就要遠離龍雨雪。

江五月喃喃的自言自語道:「雨雪也不是貨物,這似乎也是不能讓的。算了,反正我看你不爽,我們打一場。先不說別的,我想揍你,就這麼簡單。你敢不敢?我們到對戰室去。」

唐舞麟差點笑出來,這傢伙還真是憨直得可愛呢,「長官,首先我要告訴您一件事,我有女朋友。我和龍長官只是朋友,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其次,長官,如果您真的想揍我的話,也不是不可以,我甚至可以不還手。一拳一百戰功,你看怎麼樣?」

江五月一愣,「你有女朋友了?」但轉瞬間他的臉色就變得獰惡起來,「小子,你不是想腳踏兩條船吧?」

唐舞麟不禁哭笑不得,跟直腸子的傢伙說話還真是辛苦呢。

「行了,長官,我跟你打。不過,不能用龍長官作為賭注,但總不能隨隨便便的打一場,我們賭戰功,怎麼樣?你說個數吧。」

眉毛一挑,江五月道:「戰功?你哪來的戰功跟我賭?」

唐舞麟道:「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後沒有。你看,我以來就被授銜為少尉,證明我至少有一定的潛力。我要是輸了,以後賺取戰功還你就是。」

江五月想了想,道:「好,對戰室的功勛我出,然後我跟你賭一千功勛。你敢不?」

唐舞麟道:「一千啊,有點少吧?」想要從少尉升值為中尉,需要一萬功勛。一萬功勛怎麼算呢?像四抓蝙蝠那種深淵生物,一隻十功勛。殺一千隻就夠了。而巴安那種深淵生物,一個就是兩千功勛之多。如果是多人協同作戰,血神軍團自己有一套專門的系統,根據作戰時的貢獻來分配功勛。

「一千還少?你剛來,兩、三個月都未必積攢的出來。小子,你難道想連內褲都輸了不成?」江五月沒好氣的說道。那天吃飯,唐舞麟一口氣就吃了他三千多功勛,現在想想還肉疼呢。

唐舞麟道:「那好吧。」他也不想欺負老實人。少賺點算了。

江五月的魂力波動大約是在六環左右。同樣是六環的對手,當初真正給唐舞麟帶來麻煩的,就只有個龍躍。因此,對陣江五月,他還是很有幾分把握的。

「走!」

江五月絕對是行動派,帶著唐舞麟直奔血神軍團生活區。

所謂生活區,是一片面積很大的房子,裡面都是連通的,在非作戰和執行任務之外,這裡是屬於血神軍團將士們訓練、娛樂、放鬆的地方。裡面有各種活動設施,當然,也有對戰室這種練習實戰的地方。

因為此時還是上午,生活區中人很少,只有一些輪休的人在這裡進行些訓練或者是放鬆。

租用作戰室每個小時是五十功勛,這裡所有的一切都要用功勛來換取,目的是為了激勵將士勇敢戰鬥。

江五月用手腕上的金屬手環在作戰室門口刷了一下,他的功勛自然就少了五十。唐舞麟現在也有了這樣的金屬手環。這玩意兒叫做血神環,非常有用。可以記錄戰士自身的資料,同時在擊殺深淵生物的時候,更能直接記錄功勛,非常公平。而在整個血神軍團內部,所有的消費,也都需要憑藉這枚血神環來完成。

血神環同時會和身體狀態相連,一旦受傷或者是出現疾病,都會第一時間通知總部,給予治療或者是幫助。

作戰室的地方著實不小,直徑一百米,在這冰天雪地的無盡山脈中,能夠建造這樣的作戰室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

五十功勛使用一個小時也是價格公道,別的不說,單是內部護罩的能量消耗就相當不小了。

江五月把外套脫掉,走到作戰室內一側,內部防護罩開啟。

唐舞麟也脫掉外套,眼神也變得謹慎起來。無論給予對手怎樣的判斷,他都絕對不會小看自己的對手,這是很多年以來養成的習慣,也是作為史萊克學院學員的優秀素養。

江五月的氣息也同樣發生了變化,之前還憨厚的可愛,可此時一旦要進入作戰狀態,他整個人頓時像是一隻準備撲擊目標的雄獅一般。氣度沉凝,眼神凝滯的看著唐舞麟。

「你準備好了嗎?」江五月向唐舞麟喝道。

「準備好了。」唐舞麟很自然的站在那裡,雙眸緊盯對手。

「叮鈴鈴!」正在這時,一串鈴聲突然從江五月身上響起,他的臉色頓時變得尷尬起來,抬手作出阻止狀,「不好意思,我接個通訊。」

「七月?什麼事?我啊!我在作戰室這邊,跟一個兄弟切磋切磋。……,什麼?你要來?不是什麼好玩的事兒,你別來了。好吧、好吧,小祖宗,我惹不起你,不過,你可要保密啊!」

掛斷通訊,江五月一臉的無奈,「七月非要來看我們打,我惹不起這丫頭,怕她回去給我告狀。不好意思,等一會讓吧。」

唐舞麟不禁有些好笑,這傢伙似乎有點怕他妹妹啊!

時間不長,江七月就風風火火的來了,當她走進對戰室,看到江五月的對手是唐舞麟時,不禁雙眸圓睜,「我說,哥,你行不行啊?人家一個新兵,你挑戰人家?哦,我知道了,你是嫉妒了對不對?有木有人性啊你,要是你把小帥哥打出個好歹來咋辦?」

江五月自己說的時候直白的很,可這話從妹妹嘴裡說出來卻弄了他一個大紅臉,「七月,你小點聲。你放心,我手上有分寸的。而且,是他自己同意的,不信你問他。」

「你同意跟我哥打?雖然我聽雨雪說你挺厲害的,可我哥這個中校可是殺出來的。你不行的。你才多大年紀,你什麼修為?我哥可是被徐叔叔譽為未來血師的接班人。」江七月小嘴像刀子似的,語速非常快。

唐舞麟道:「我是自願的,實戰總要磨練才能進步。」

江七月沒好氣的道:「你這是自己找揍吧。算了,你自己願意,隨便了。我給你們做裁判。」一邊說著,她向外走去。

當她經過唐舞麟身邊的時候,一個低低的聲音隨之傳來,「我哥的武魂是霸王龍,你可要小心了。非常強大的武魂,力量系最巔峰的存在。看在你那天給我省了錢的份上,我也算是投桃報李了,不欠你了。」

說完,她這才走出了對戰室。

武魂,霸王龍?

————————————

求月票、推薦票、打賞。拜謝! ?唐舞麟真的是震驚了,並不是因為對方是龍類武魂會被自己壓制而震驚,而是因為,霸王龍武魂,似乎正常情況下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啊!

聽了江七月的話,讓他對江五月不禁刮目相看。武魂變異到這種程度,著實有點意思。

唐舞麟自己就擁有霸王龍魂靈,自然是知道霸王龍有多麼強悍了。如果不是他自身血脈必然會克制對手,他都不敢肯定面對六環魂帝修為的霸王龍魂師,自己能否戰勝了。

「好了,你們準備好了嗎?」江七月的聲音通過喇叭傳了進來。

「準備好了。」唐舞麟和江五月異口同聲的說道。

「開始!」

伴隨著江七月一聲大喝,江五月左腳踏地,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人就如同推土機一般朝著唐舞麟的方向沖了過來。

身體前沖的過程中,江五月的身體就開始飛速膨脹起來。尤其是上半身,只是跨出幾步,整個人的身高就已經超過了七米,簡直就像是一頭人型凶獸一般。上身的肌膚全部呈現出鐵黑色,一塊塊厚重的鱗片就像是金屬礦石一般布滿全身,雙眸也隨之變成了紅色,那強勢的氣息令他身體周圍的空氣似乎都有些扭曲起來。

一圈圈魂環隨之從他腳下升起,四紫兩黑,果然是六環魂帝,而且魂環搭配相當強悍。

獸武魂的極致了,這已經是接近。純粹比拼力量,恐怕原恩的泰坦巨猿都未必能夠比的上他。

要知道,他只是血神軍團一位中校營長,竟然就擁有如此實力,這讓唐舞麟對血神軍團的判斷又高了幾分。

沒有動用魂環的能力,猛的跨出一大步,江五月就已經騰空而起,直奔唐舞麟撲了過來。

唐舞麟的雙眸也在這個時候亮了起來,既然是面對這種純粹力量的對手,那麼,自然是以力量取勝才最能震懾對方。

四圈金色魂環從腳下飛速升起,金色鱗片也隨之覆蓋全身。唐舞麟的氣息也在瞬間拔升起來,金龍王血脈波動毫無保留的向外綻放。

已經飛撲而出的江五月,感受到唐舞麟的氣息時,他原本強橫的氣勢驟然消失了,就連原本七米高的身軀,居然就那麼在空中直接縮小到了六米。血紅色的雙眸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而就在這時,唐舞麟也已經到了他面前,右手金龍爪握拳,和江五月的拳頭轟擊在了一起。

「轟——」

劇烈的轟鳴震蕩的整個對戰室都是一陣晃動,唐舞麟被震的從天而降,而江五月卻被他這一拳直接轟飛出了數十米,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啊——」一聲驚呼隨之從喇叭中傳來,卻是江七月的聲音。

那天握手比拼力量,江五月就輸了。但在江七月看來,那是沒有動用武魂的情況下,以哥哥的霸王龍武魂,一旦釋放,那絕對是力量世界中縱橫無敵的存在,可此時此刻,擺在眼前的卻是另一番景象。

殊不知,唐舞麟此時心中也同樣吃驚。

霸王龍本身就是屬於金龍王血脈後代,雖然不是真龍,但卻直接具備一定的金龍王血脈,但反過來說,他應該受到唐舞麟金龍王血脈的影響也最大。就像當初的霸王龍魂靈,就直接臣服在了唐舞麟的金龍王血脈之中。

所以,剛才唐舞麟在和江五月交手的時候,在他想象中,江五月應該是直接潰敗才對,而一開始的情況看,他的血脈也確實是對江五月影響很大。可真正碰撞時唐舞麟卻發現,江五月手上傳來的力量依舊非常強力,至少也在十萬公斤以上啊!

不是他的血脈壓制效果不好,而是江五月的戰意太強了,憑藉著強大的戰意,抵消了部分血脈壓制的作用。

江五月從地上爬起來,他並沒有受傷,霸王龍本身就是以肉身強橫著稱的,無論攻防都是如此。但剛剛唐舞麟那種近乎無可抵禦的恐怖力量,卻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

在同齡人之中,他還從未遇到過力量能夠超過自己的,那天和唐舞麟握手輸了,他還能自我安慰,是因為大家都沒有動用武魂的情況下,可此時此刻,他已經全力以赴,卻依舊遠遠不是唐舞麟的對手。

更讓他吃驚的是,他一向引以為豪的武魂和血脈,竟然在這個新兵面前被壓制了,剛剛在唐舞麟釋放出金龍王氣息那一瞬,他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血脈近乎凝滯,有種發自內心的臣服感隨之出現。他拼盡全力提升自己戰意,才勉強抵抗住。

金色魂環,他的武魂是什麼?

唐舞麟見他爬了起來,身形一閃,就朝著江五月沖了過去,對手難得,尤其是在力量方面能夠勉強抵抗住自己的對手更是罕見。

體內氣血漩渦高速運轉,在他的控制下向下肢流淌過去,力量瞬間傳遞到左腳,當他一腳踏地的剎那,整個對戰室都響起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對戰室外層的防護罩劇烈的震動起來,泛起一片片光暈,分明是已經將防護開啟到最大程度的跡象。

而唐舞麟的身體,也在那恐怖的力量作用下,將身體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那天和魔魅交手之後,在速度方面,唐舞麟深深的產生了忌憚,但他在和牧野學習本體宗能力的時候,牧野就曾經告訴過他,作為一名本體宗弟子,首先要掌控的就是自己的身體,當一個人能夠把身體完全掌控后,在戰鬥的時候,魂師本身的類別就不再重要了。因為本體宗的功法,可以引導著自身魂力與身體力量完全結合,作用在任何地方。

唐舞麟跟隨牧野修鍊的是本體,而不是本體的某個部分。尤其是在他擁有了氣血漩渦之後,這種感覺就越發明顯了。

此時,他只是想要試試,當自己全力以赴的時候,速度究竟能夠達到什麼程度。

氣血漩渦下沉,全部氣血之力都在剛剛那一瞬灌入了左腳之中,在他踏出那一腳的同時,左腳也傳來了微微的酸脹感,顯然是承受了太過龐大的氣血之力導致的。

對戰室外,江七月聽著那震耳欲聾轟鳴的迴響,目瞪口呆的看著對戰室內突然亮起了一道金色閃電,下一瞬,剛剛站起身形,才釋放出自己第三魂技的江五月,就如同炮彈一般被那金色閃電轟擊的飛了出去,一直飛到對戰室另一面的牆壁上,並且牢牢的貼在了上面。

唐舞麟出現在先前江五月所站的地方,低頭看著自己的拳頭。他驚訝的發現,在自己提升到最高速的情況下,連帶著力量似乎都增加了。這應該就是速度和力量成正比吧。高速相當於是為力量的蓄力,如果剛才那一拳,自己不只是用拳頭,而是配合上金龍升天的話。應該會威力更大才對。

江五月的身體緩緩滑落,此時此刻,他口鼻都已經向外溢出血絲,大腦一片空白。就在剛剛那一瞬,他有種自己被魂導高速列車正面撞上的感覺。彷彿整個人都要崩碎了似的。

要知道,他已經用出了自己的第三魂技,霸王龍體。將防禦、力量都由提升了一大截。

此時此刻,對方身上的血脈氣息正在瘋狂的侵襲著他的血脈,體內那種要臣服的感覺也變得越發明顯了。甚至還在迅速的瓦解他的戰意。

他從來沒有如此憋屈過,儘管和一上來小看了對手有很大關係,可是,對方才多大年紀啊!自己身為血神軍團年輕一代的翹楚之一,為什麼就不能小看對手?他的力量怎會如此可怕?

就在這時,外面的江七月看到,唐舞麟身上的第四個金色光環突然亮了起來。

「不好!」江七月心中暗叫一聲,透過擴音器趕忙向裡面大喊道:「住手吧。別打了。」

——————————-

求月票、推薦票。 ?江五月在前面兩下都已經被唐舞麟揍的這麼慘了,而之前他還沒有動用那金色魂環的力量,此時要動用最強的魂環,江五月怎麼可能抵擋得住啊!

但是,江七月看到的,是唐舞麟臉上流露出的微笑。

一圈金色光暈從他腳下蕩漾開來,並且快速的向外蔓延出去,唐舞麟一步步向江五月的方向走去,很快,出現在他腳下,似乎有著複雜光紋的金色光暈就將江五月籠罩在了其中。

幾乎是在剎那間,江五月口中驟然響起一聲極其高亢的龍吟聲。他那雄壯的身軀也在瞬間挺直了背脊。

黝黑的厚重鱗甲驟然變成了暗金色,之前所有的臣服與恐懼,剎那間消失的蕩然無存。空白的大腦被極度亢奮所取代。

此時此刻,江五月只覺得自己的血液完全沸騰了,魂力更是幾何倍數的暴增著。他從來都沒有感覺過,自己竟然會如此強大,大有幾分恨天無把、恨地無環的感覺。

「昂、昂、昂——」他口中爆發出一連串的怒吼,身上的暗金色越來越明亮,整個人都彷彿籠罩在了一片暗金的光澤之中。就連他的六個魂環,都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光暈。

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鱗片,原本霸王龍的鱗片是不太規則的,但此時卻潛移默化的發生了一些變化,變得比以前規整了許多,有些像菱形的樣子,而且那暗金色的光澤更具有質感。最讓江五月心中充滿暢快的,是此時全身不斷奔湧出來的力量感,哪怕是現在面前立刻面對一頭巴安,他都有把握將其撕碎。

金龍王封印突破第九層,唐舞麟發現,自己的四個金龍王技能全都進化了,這是之前沒有出現過的。其中最明顯的就是第四魂技金龍狂暴領域。領域範圍提升了超過一倍,效果也變得更強。

江五月的感受和變化之所以如此清晰,那是因為他自身的霸王龍血脈和金龍王最為接近,所以一下實力提升了百分之五十都不止。

從被壓制到反向提升,這一上一下,變化實在是太大了。

金色光環收斂,唐舞麟向江五月道:「長官,到此為止吧。」

突然沒有了金色光環的加持,江五月身上暴增的力量頓時消失,鱗片恢復正常,氣息也隨之降低回來。但先前碰撞時產生的痛苦,也因為剛剛這個光環附加而消失了。

「你、你這是什麼能力?為什麼能讓我感覺自己變強那麼多?」江五月雙眸熾熱的看著唐舞麟。此時他已經完全忘了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傢伙是情敵了。作為血神軍團的一員,崇尚力量的他對唐舞麟產生了極其強烈的好奇心。

唐舞麟微笑道:「可能是因為我們血脈同源的緣故,所以才會如此吧。」他總不能在這個時候把自己的霸王龍魂靈召喚出來,這地方根本就承載不了。

「血脈同源。你的武魂是?」江五月疑惑的問道。

唐舞麟道:「和武魂沒什麼關係,就是血脈的原因。」

江五月一臉的不解,「不對啊!你的氣息應該不止四環,怎麼卻只有四個魂環,還是金色的。」

唐舞麟苦笑道:「這說起來就複雜了。那個不是魂環,是我血脈中的一種能力。我的武魂另有其他。」他顯然不打算再解釋什麼。

江五月道:「你剛才最後那個能力,能夠維持多久?」

唐舞麟道:「半個小時問題不大。」

江五月頓時眼前一亮,半個小時?剛剛那感覺,自己的實力簡直已經提升到他自己不敢想象的地步了。而且,再加上唐舞麟自身展現出的近戰實力,頓時讓他看著唐舞麟的眼神變了。

感受著江五月看著自己的灼熱目光,唐舞麟有點不自在,「長官,你看,那一千功勛……」

「給、馬上給。」江五月一伸手,就摟住了唐舞麟的肩膀,然後把自己的手環抬起來,操作了一下,轉給唐舞麟一千功勛。

「兄弟,之前的事情都是武魂哈。你說你已經有女朋友了,對不對?」江五月一臉親熱的說道。

唐舞麟總不能跟他說,咱們似乎也不是很熟這種話,點點頭道:「是啊!我已經有女朋友了,我們感情很好。」

「那就更是誤會了。兄弟,我覺得吧,特勤處其實不怎麼適合你。不如,你來我這兒得了,憑你這一身本領,積攢軍功不在話下,我在帶著咱們鐵血團一營的兄弟們向你傾斜傾斜,我保證,最多一年,就幫你提升到上尉軍銜,到時候給我做副營長。怎麼樣?而且,你只要過來,我就立刻先安排你做主力連的連長。雖然你軍銜等級差了點,但咱們一營就看本事。你連我都能打贏,誰敢不服?」

一年副營長?似乎距離少校也不太遠?唐舞麟頓時有些動心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