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葉辰未打通的經脈,都處在了上半身,是以,真氣並未遊走多少時間,就立馬開始衝擊了起來。

轟轟轟~

此刻的真氣是狂猛的,宛如猛虎出籠一般,經脈的淤堵被瞬間破開,一條又一條,直至開啟了近三十條經脈后,真氣的銳勢開始有所緩減。

不過因為升血丹的增補之下,真氣依然保持著細水綿長的姿態,這樣一來衝擊經脈或許要慢上不少,但能持續的時間更長。

……

五分鐘后,葉辰腦門上已經開始見汗了。

而此時,也到了關鍵之處。

胸口附近的所有經脈均已被打通,就只剩下頭部的經脈了。

頭部的經脈,要打通起來,就不能像之前那般橫衝直撞的了,必須要小心再小心!

「真氣的持久度應該夠我打通全身經脈了。」感受了下,體內運轉的真氣,葉辰暗自心道。

小心的駕馭著真氣流,不停的衝擊著腦部的一處經脈來,足足花了近兩分鐘,這經脈才被打通,可見腦部的經脈想打通是何等的艱難!

隨後,又是不停的衝擊著,葉辰感覺若是全身經脈盡通,那麼對自身功法的運轉,就會更加的順暢,真正的形成一個大周天的趨勢。

過了好一會兒,驀地,葉辰的身軀猛的一顫,面上本是緊皺眉頭嚴肅的表情,在這個時候卻是鬆了下來。

顯然,葉辰結束了經脈的衝擊,全身所有經脈俱已在此時打通。

真氣流轉間,全身上下從毛孔內流出了不少的黑色物質,卻是葉辰體內的大量雜質。

葉辰的實力,也在這個時候發生了變化,此刻已邁步到了先天二層通脈境的巔峰。

呼~

緩出一口氣,葉辰睜開雙眼,瞥了一眼自身身上的情況,並沒有大驚小怪,起身進入這護衛艦自帶的浴室,清理了下身上的污漬后,葉辰這才神清氣爽的出來。

滴嘟滴嘟……

一連串的警報聲,突然響了起來。

葉辰頓時一震,面色略帶疑惑的趕忙走出了休息室。

「發生什麼事了?」

葉辰出來,剛巧碰到了一旁休息室出來的董建,不由問道。

「我也不清楚!」

董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隨後兩人連忙朝著護衛艦的控制室趕去。

他倆到的時候,籟玉漱和虞舒倆女都已經在此了。

看到葉辰倆來了,籟玉漱饒有趣味的對葉辰倆笑道:「你們來的正是時候,總算這一路上不會太寂寞了!」

聽籟玉漱這一說,葉辰懵了,不由追問道:「什麼意思?什麼不會寂寞了?」

嘻嘻~

籟玉漱嘻嘻一笑,伸出白皙的手指,朝著控制室內的全息影像指去,笑著對他道:「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葉辰和董建,一同朝著全息影像看去,看到的下一秒,葉辰倆均是身軀大震。

全息影像上,正顯示著一隻震翅約十米的巨大蟲子。

「這是……星際蟲族?」

葉辰遲疑的說出了這麼一句,實在是難以置信,再這樣的貧瘠的星域,居然會碰到星際蟲族。

「沒錯!這正是星際蟲族,是星際蟲族中的一種名為黑曜石甲蟲的蟲類。」一旁的鄧仔陽適時的解釋了一句。

「黑曜石甲蟲?」

對於星際蟲族並不了解的葉辰,對出現在視線中的這一種蟲族,還是很好奇的,湊近些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嘖嘖~

嘖嘖聲自葉辰嘴中傳出,看著全息影像上的黑曜石甲蟲,葉辰很是驚訝。

「這傢伙真是大的不像話啊!啟凡星上的昆蟲,根本比不了啊!」看著黑曜石甲蟲,葉辰那是感慨不已。

「你這不是廢話嗎?」籟玉漱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星際蟲族可不是其他的那些昆蟲可比的,其強大程度,就是一些真元境的武者,都要避其鋒芒~」

嘿嘿~

聽她所言,葉辰只是嘿嘿一笑,隨即便又看向了巨無霸一般的黑曜石甲蟲。

而在一旁的董建,關注點顯然不是這個,看著黑曜石甲蟲飛行的方向,他就明白了。

「這隻黑曜石甲蟲的飛行方向?」以詢問的口氣,看向鄧仔陽,想知道答案是否與他想的一樣。

「沒錯!」鄧仔陽面色平淡的點點頭,確認了董建心裡的答案。

「這傢伙的飛行方向正是朝我們而來!」

。 第一百六十八章男女授受不親

一聽七十兩銀子,張揚忍不住皺眉。

「大人,這賬不是這麼算的吧?雖然我們的是七輛車,但糧食卻是一百石,按您的規矩不是該收二十五兩銀子嗎?這七十兩怎麼來的?」

一百石糧食總共價值也就五十兩銀子,這貨竟然收自己七十兩?這塔喵的是搶劫啊。

漢子冷哼一聲。

「規矩?規矩是老子定的,老子說七十兩就是七十兩。」

見對方這麼狠,張揚也冷哼一聲。

「如果我要是不給呢?」

「呦呵……不給?你小子還真敢說,你是不是不知道私通敵國是什麼罪名?你信不信老子現在就砍了你?」

看到漢子這個樣子,張揚一點兒害怕的意思都沒有,而是直接坐在了桌子的對面,笑了。

「別生氣,咱們坐下好好兒談談,錢?好商量。」

看到張揚忽然變了一副面孔,漢子冷哼一聲,直接坐在了張揚對面。

「現在老子漲價了,一百兩,如果拿不出,你就是私通敵國,這個罪名你怕是擔不起吧?」

看到漢子坐好,張揚笑着點了點頭。

「私通敵國的罪名我自然是擔當不起的,不過我很好奇,我這些糧食總價不過五十兩銀子,您收這麼多,您這是不打算和我繼續做買賣了嗎?我可不是只走這一趟關,我這次來北方最低預計要買百匹以上的馬,您這樣就不怕我去其他的關卡嗎?」

漢子冷哼一聲。

「兄弟,既然你說話這麼敞亮,我也不瞞你說,你可能還不知道,朝廷已經派大軍到了山海關,這代表着啥?要打仗啦,你做生意?你也就這一次罷了,一旦打起來,你還做屁的生意?做夢吧你。所以呢,說其他的都沒用,一百兩放下你愛出關出關和我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如果不給錢,這個節骨眼兒上,我說你私通敵國,那你就是私通敵國,懂了嗎?」

「懂了。」

張揚點點頭,把手伸進了懷裏。

以為張揚要掏錢,漢子滿眼放光,可是當看到張揚拿出一個令牌的時候,漢子嚇的渾身一震,噗通就給張揚跪下了。

「青山關守備,吳舟拜見將軍。」

吳舟此時全身都忍不住顫抖,昨天他去山海關迎接張揚的時候,不是說張揚在永平府嗎?還不讓張赫去找他,可是今天怎麼忽然就跑到自己這裏來了?

來就來吧,還假裝做什麼生意?這不是明擺着坑自己來了嗎?

可是這話他也就敢心裏想想,說是不敢說出來的,此時他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大耳光,自己怎麼忽然就嘴賤提出了這麼高的要求呢?如果張揚怪罪下來,自己還能有命在?

「行了,起來吧,小聲點兒,別讓外面的人聽到了。」

張揚倒是沒有責怪對方的意思,畢竟他早就有心理準備。

「吳舟不敢。」

「趕緊給我滾起來,老子有事兒要交代。」

看到吳舟趴着不肯起來,張揚的口氣瞬間變得嚴厲。

吳舟抬頭看了張揚一眼,急忙抬起頭來,只不過跪着的膝蓋卻不敢抬起來。

看到對方能聽自己說話了,張揚也不多做要求。

「看到我是不是很意外?」

吳舟點了點頭,這豈止是意外?簡直是要嚇死人。

「嗯,你也不用害怕,我這次出關是想出去刺探軍情的,而且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懂我的意思嗎?」

吳舟一聽有些着急。

「將軍,如今關外正打的熱火朝天,如果是刺探軍情,咱派些人出去就行了,您何必以身犯險呢?」

張揚墊了墊手裏的令牌,揶揄的看着吳舟。

「我不是來聽你勸的,而是告訴你這是命令,懂了嗎?我出關的事兒不許讓任何人知道,如果讓人知道了,我問你,你放人出關的事兒算不算私通敵國?」

吳舟要哭了,艱難的點了點頭。

「知道輕重就好,記得給我把嘴閉上,好了,我還急着出關呢,你繼續休息吧。」

見張揚站了起來,吳舟有些擔心自己的手下不長眼。

「大人,我送您出關吧?」

「不用了,花點兒小錢就能出去,這個我還是明白的,你要是去送,難免人多口雜,歇著吧,敢出門別怪我不客氣。」

等張揚出了營帳,吳舟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已經被冷汗濕透,好一會兒才轉身看到受到驚嚇的女人。

「給我記住了,今天晚上的事兒如果傳出去一個字,後果你知道的。」

張揚從營帳里出來,榮祥公主急忙來告狀。

「張……少爺,這些人好過分啊,剛才那人竟然收了鳶兒五兩銀子。」

「你沒罵人吧?」

張揚問。

榮祥公主點了點頭。

「你不是交代過了嗎?不要和任何人發生衝突?」

「嗯,記得就行,五兩銀子也不多,算是買路財吧。」

說完張揚招呼車隊,繼續往關口的方向走去,到了關口讓人開門自然少不了再次孝敬二兩銀子。

眾人出了關,看到關口遠了,榮祥公主的氣憤終於壓不住了。

「這些人簡直太過分了,我們這些糧食總共才值五十兩銀子,結果讓人開門就給了十二兩,對了張揚你進去給了那個當官的多少?」

張揚本想說沒給,卻又怕榮祥公主不知道邊關的黑幕,但是要說吳舟開口和自己要七十兩,怕是吳舟到時候小命不保,於是說了一個正常的數字。

「當然是半價了,二十五兩銀子,不都這個價格嗎?」

「太過分了,怪不得庫勒擦兩石糧食就給咱們一匹馬了,十兩銀子,過一次關就讓他們拿走了多一半,想想就生氣,等我回去一定告訴……」

眼看榮祥公主要說漏嘴,張揚急忙打斷了她的話。

「行了,閉嘴吧你,亂說一氣,你告訴你哥哥怎麼了?她不過就是個生意人,還能和邊關的將領討說法不成?」

張揚一開口榮祥公主自知說錯了話,冷哼一聲。

「我就是氣不過嘛,我冷了,我想和你一起騎馬。」

「不行,男女授受不親。」

張揚拒絕的乾脆利落,而王老六和庫勒擦則是好奇的看了一眼榮祥公主,恍然大悟,早就看她不像男的。 葉思黎最後哭得昏睡了過去。

姜唯看着她傷心的模樣,自己心裏也是分外的掙扎。

她也是萬萬沒想到,葉思黎發現真相之後,她和那個小裴之間的情況竟然會如此急轉直下。

雖然之前大概聽着他們的故事時候,她已經覺察出那個男人不是個善茬,但看着他認錯態度也算良好,所以才沒往最壞的方面去想,便也沒告訴葉思黎真相。

卻不想,自己這會兒竟然也成了幫凶。

看着葉思黎睡過去的蒼白容顏,她伸手,替她擦去臉上的濕汗,又悄悄說,

「思黎,對不起,但是我一定會幫你找回生生的。」

說完,她將葉思黎艱難抱起,抱到一旁的床上放下,再替她蓋上被子。

晚上,姜唯做好了一碗簡單的養胃小米粥,端到了葉思黎床前。

「思黎……」她輕聲呼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