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庄榮毅頭很大,謝然的突然出現讓現在的局勢多了更加難以控制的變化,如果來的只是單純的蘇杭警方,那庄榮毅自信還能應付,但謝然不一樣,謝然是打黑辦的督察,對於陳天和方世川這種地下世界的事情,是最有資格說話和發言的!

只是庄榮毅卻又必須要將陳天帶走,這已經不僅僅是與方世川事件有關了,更牽扯到了中州省警務系統的名聲。

如果被人傳出去,中州省公安廳廳長親自出馬,帶著大批武警跑到江南,結果最後如斗敗的公雞一樣鎩羽而歸,連個人毛都沒抓回來,這樣的辦事能力無疑會讓人貽笑大方,對中州省整個警務系統都是一個抹不掉的大丑聞!

「謝督察,既然你來了,那事情也就好解決了,我們中州省警方懷疑陳天與多起殺人案有關,所以今天來帶他回去協助調查,你應該不會阻攔吧?」庄榮毅決定先發制人,佔據一定的主動,是以開口說。

謝然神色不變,也沒有回答庄榮毅的話,而是扭頭問了問張天佑,「張局長,你是蘇杭市警察局局長,庄廳長來抓人這件事,你知道嗎?」

張天佑搖了搖頭,露出一絲苦笑,「這事要不是謝督察通知我,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呢!」

庄榮毅一愣,心中明白這是謝然故意要拿他沒有通知江南省的警察來說事,雖然有些窩火,但現在的情勢已經不再他的掌控之中,可以說是一觸即發,無奈只好解釋了一句,「這件事我倒是可以解釋,因為事情倉促,行動必須要快,所以還沒來得及通知江南省的同志,不過現在既然大家都已經知道了,那想必張局長一定會派出你們江南的警察,協助我們抓捕犯罪嫌疑人了?」

不愧是堂堂廳長,庄榮毅看似在道歉,話里行間卻又逼張天佑協助他們抓捕陳天,可謂是一舉兩得,既巧妙的轉移了話題,又將難題轉身丟給了張天佑!

張天佑皺了皺眉頭,開口說:「大家都是警務系統的人,既然庄廳長要在蘇杭辦案,我們蘇杭警方自然會鼎立協助,只是你說陳天涉嫌與殺人案有關,不知可有證據,或者是親眼目睹的證人?」

「證人?」庄榮毅想了想,而後雙眼一亮開口說:「親眼目睹的證人我倒是有一個,他是被害人方世川的保鏢,邱天左!」

「我戳!」陳天心中一驚,這姓庄的還真能折騰啊,竟然想讓邱瘋子當證人,看來他不把自己抓回中州是絕不甘心了!

只是就算有邱瘋子作證,他也不能證明說是自己殺了方世川吧?畢竟殺方世川的人已經死在邱瘋子的拳頭之下了!

想到此,陳天剛想開口,旁邊的謝然卻是猛的盯緊了庄榮毅,開口問:「庄廳長說的是證人是邱天左?邱瘋子?」

庄榮毅點了點頭,「對,的確是有人叫他邱瘋子!」

謝然一聽,突然哼了一聲,「這麼說庄廳長是認識邱瘋子了?那你知道他現在在哪嗎?」

「當然……」話剛開口,庄榮毅又猛的停了下來,謝然的表情和說話的語氣,讓他感覺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危險,於是他頓了一下,忍不住問道:「謝督察,不知道你為何這樣問?難道你也在找那邱瘋子?」

「哼。」謝然冷哼,「不僅僅是我要找那邱瘋子,恐怕庄廳長也要找,整個華夏公安部的在職警員都要找。」

謝然這麼一說,庄榮毅登記大驚,「謝督察,你的意思是……」

庄榮毅話未說完,謝然唰一聲從包里抽出了一張紙,白紙紅字,上面赫然寫著三個大字——通緝令!

「通緝令?」庄榮毅震撼,眼珠子差點瞪爆!

不錯,謝然手中拿著的的確是一張華夏公安部的「通緝令」,在下面還貼有邱天左的照片以及身份信息,罪名:殺人犯!

庄榮毅懵了,徹底的懵了!

他自己剛才還說,邱天左可以出面作證,證明陳天是殺人犯,可是這一轉眼的功夫,邱天左自己卻成了被華夏公安部通緝的殺人犯!

這樣的情勢逆轉,很諷刺!同樣,庄榮毅心中也是一陣的后怕,剛才要不是他反映警覺,差一點就說出「自己認識邱天左,也知道邱天左在哪」這句話。

雖然華夏律法沒有規定警察不能認識殺人犯,但謝然卻能以此為理由,讓庄榮毅幫忙協助抓捕邱天左。到了那時候,可是真真的鬧出了一個大烏龍,大笑話!

「庄廳長,既然你說那邱天左可以出面作證,我想您是一定能找到他的,而對於邱天左的通緝令你也已經看見了,這是公安部連夜簽發的,所以如果你知道那邱天左的行蹤,還希望你能積極配合!」謝然重新收起了通緝令,開口說。

庄榮毅一聲不吭,簡直要鬱悶壞了,這本來一場抓捕陳天的行動,現在怎麼演變成要抓捕邱天左了?全特么的亂套了!

「嘿,庄廳長果真是辦案風格獨特啊,用殺人犯當證人,嘖嘖……」陳天冷笑。

庄榮毅神色尷尬,怒視著陳天說:「陳天,你也別得意,雖然沒了那邱天左當人證,但你今天一樣逃脫不了,不把你抓回中州,我絕不罷休!」

「嘿。」陳天咧了咧嘴不以為然,「不罷休又能怎麼樣?你真以為你能把我帶回去?實話告訴你,今天你要能把我從這裡帶出去一步,算你有本事。」

陳天的不在乎,這一次徹底激怒了庄榮毅,於是他臉色漲紅唰的掏出了自己的佩槍,槍口指著陳天的腦門,咆哮道:「來人,把他給我銬起來!」

剛剛緩和下去的局勢,一下子又劍弩拔張起來,猶如一個大大的火藥桶,稍微一點火星都有可能將其觸發,跟著便是粉身碎骨的大爆炸!

一旁,謝然皺著眉頭說:「庄廳長,你先把槍放下再說,小心真的走火鬧出了人命!」

「哼!」庄榮毅冷喝,並沒有將槍放下來,「鬧出人命又能怎麼樣?是他拒捕在先,我只是在履行一個身為警務人員的責任!」

「責任?哼,你的責任就是帶著人站在這裡,拿著槍指著咱耍威風?」陳天嗤笑。

一聽這話,謝然不由瞪了陳天一眼,心中忍不住一陣鬱悶,這死犢子簡直是要作死啊,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就不能少說一句?非得把姓庄的給氣炸了不成?

陳天知道謝然的意思,知道這丫頭是在為自己著想,可是他就這驢脾氣,打著不走哄著走,誰要對他好,那他把命賠進去都成,要是誰對他不好,哼,別說跟你走,老子跟你說句話都得把你往死里氣。

很顯然,此時的庄榮毅對陳天不好,不但不好,簡直是相當的惡劣!所以陳天絕不會老老實實的裝孫子,坐以待斃不是他的風格!

庄榮毅此時肺都要氣炸了,見到自己手下的警察沒有上前去銬陳天,乾脆冷哼一聲,一手舉著槍一手拿起手銬,自己走到陳天的面前準備把陳天銬住。

蒼狼哼了一聲,一個錯身將陳天擋在了身後,而隨著庄榮毅上前,他手中手槍的槍口正好抵在了蒼狼的額頭之上!

庄榮毅一愣,用槍狠狠的點了點蒼狼的額頭,吼道:「讓開,你敢妨礙公務,我一槍崩了你!」

而一聽這話,陳天眼珠子一瞪頓時火了,大爺的,欺負老子也就算了,竟然連老子的兄弟也敢動,找死呢!

渾身氣勢猛的爆發,化境強者的氣息頓時將整個美女公寓都籠罩了在內,原本就壓抑的氣氛,頓時變得更加凝重,猶如滾滾巨浪翻騰,莫名的給人一種黑雲壓城城欲摧的錯覺。

「槍王,把槍給老子拿過來!」陳天怒吼! 「砰!」的一聲,牧雲直接便被砸入到地底之中,四周的地面更是瘋狂的炸裂開來,出現了成片的恐怖裂痕,觸目驚心。

「好強大的力量啊,這一擊,我都很難擋住啊……」見到這一幕,有強者不由得驚呼起來,感受到那孤峰之中所爆發出來的能量,都不由得心顫起來。

「牧雲作繭自縛了,太囂張了,終究是沒有好下場的,這一鎮壓下,只怕會被直接砸成肉泥吧。」

「我就說了,牧雲囂張不了多久的,遲早有人會克制他的,你看現在這……」一名修士正在冷笑著,忽然神色便僵硬了。

他看到了逆天的一幕!

原本,那破碎的地面中,那一座神隕孤峰居然緩緩的升騰起來,在孤峰的下方,正是牧雲。

此刻,牧雲一拳抵擋住了那神隕孤峰的恐怖威壓,身軀筆直繃緊,似乎根本沒有受到任何的打擊一般。

剛才,並非是牧雲擋不住那神隕孤峰的進攻,只能說,地面太脆弱了,難以承載兩人之間的極致衝突。

「怎麼會這樣,我不是眼花了吧?」看到這驚艷的一幕,很多修士都直接傻眼了,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眸。

那可是神隕孤峰啊,居然被撐開了?

換做是其他人,必然會在瞬間皮開肉綻粉身碎骨,即便是巔峰天尊都難以抵擋這一股霸道的神威,體魄會破爛開來,根本再無還手之力。

可偏偏,眼前的這牧雲卻居然是毫髮未損,甚至還將那以沉重著稱的神隕孤峰撐開了,一路向上。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小成的仙體都是如此恐怖么,那麼一旦大成之後,這天沉神體將會恐怖到何種地步?

一時間,血骷天辰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感覺到了發自內心的冰涼,當然更多的則是期待和震撼。

他擁有撼天魔體,不過是皇體而已,在尋常人眼中,這已經是極為非凡的體魄了,但是他卻非常的清楚,這撼天魔體究極演化才是天沉神體!

兩者之間,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他拼盡全力的開發體魄,但對方,從一開始卻已經站在了終點。

必須得到!

一時間,血骷天辰的眸光都變得冷冽了許多,他渴求體魄上的蛻變,原本是沒有任何希望的。

即便是以血神骷髏族的無上底蘊都無法得到任何關於那天沉神體的記載,可現在,一個機會出現在眼前,那就是牧雲。

殺了牧雲,奪取秘術,修鍊無上仙體,一念及此,他的心中都狂熱了幾分,露出了一絲狠辣。

「起開……」牧雲長嘯一聲,雙拳猛然爆發開來,一股恐怖的力量悍然衝擊出來,頓時便是一片天地傾覆,天搖地晃。

神隕孤峰被掀開,劇烈的顫抖起來,這讓血骷天辰不由得神色驟變,當即便血氣爆發開來,肆意的碾壓而下。

兩者之間,形成對峙!

「你就這麼一點力量么,撼天魔體被你羞辱了……」牧雲輕鬆開口,不屑的說道。

如此一幕,讓這血骷天辰大受刺激,這撼天魔體乃是他的驕傲,他一度認定自己是天之驕子,方才能夠皇體中成。

但此刻,卻成了牧雲嘲諷的對象,是可忍孰不可忍!嘶吼聲中,血骷天辰猛然移開神隕孤峰,滾滾血氣湧入其中,再次凌空碾壓而來。

「來的好!」牧雲只是微微一笑,雙拳掄動,天沉神體爆發開來,能量沸騰中,他感覺到雙臂之中充斥著一股股爆炸性的能量。

迎面轟出!

這是純粹的力量之間的碰撞,伴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大爆炸響起,血骷天辰整個人都被砸飛出去了,那巨大的神隕孤峰更是脫手而飛。

「砰砰砰……」連綿不斷的碰撞聲響起,血骷天辰被那一股恐怖的力量掀開,整個人在地面上穿行,壓碎了萬里地面,最終轟然沒入地底之中,擊穿了大地,直接沒入到岩漿層中,飛濺出的岩漿噴發開來,絢麗驚人。

何等狂暴的力量?

看到這一幕,眾人幾乎都驚呆了,那牧雲不過就是牛刀小試而已,只是一拳便將其撼動了,那還是血肉之軀么?再其拳頭之中,究竟蘊含著何等恐怖的能量,令人難以想象啊!甚至,大家都感覺到了遍體生寒。

這不由得,讓眾人更加的確信了,牧雲真的就是擁有天沉神體,絕非虛構!否則,如何能夠擋住並且強勢反擊呢?

「確定無疑了,牧雲就是修鍊著九大仙體之一的天沉神體,難怪他的體魄那麼的妖孽,居然是仙體啊。誰若是想要和他比拼體魄,簡直就是自尋死路。」有強者輕聲說道,直到此刻,他們才明白了牧雲的底氣。

仙體啊,萬古以來能有幾個?這可是天地的精華所孕育而成啊,甚至幾個時代都不曾見到任何一個仙體出現。

但這一次,眾人大開眼界了,牧雲居然真的是仙體,並且還修鍊小成了,這也難怪會爆發出這般恐怖的戰鬥力。

仙體,這絕對是值得各大宗門勢力都瘋狂邀請的存在,即便是無法成帝,未來也絕對就是強橫的一塌糊塗的存在。

畢竟,大成仙體可撼仙帝啊!這不是開玩笑的,萬古以來,當真是有過大成仙體和仙帝戰鬥過的案例,被清晰的記載在古籍之中。就算是強大如同仙帝,都不願意輕易的和大成仙體產生戰鬥。

足以可見,仙體的恐怖無敵! 「幸好,牧雲現在還只是仙體小成,若是讓他繼續修鍊成功,一旦仙體大成,誰能夠鎮壓他呢?」有老者面色微變的說道。

「真是羨慕啊,這牧雲居然有如此逆天的運氣,能夠得到上蒼的垂簾,怎麼我就沒有這般的運氣呢?」

「仙體,這幾乎便是立身不敗之地了,但是想要成帝,更是難如登天。諸帝時代以來,仙帝層出不絕,但既是仙體,又是仙帝的人卻是屈指可數。這牧雲,基本上是爭奪天命無望了,我們不必擔憂。」

「的確,自古以來,仙體成帝,更是艱難百倍,這種幾率渺小到可忽略不計。別看現在牧雲囂張,總有一天,他會哭的。」

……

在場的眾人引論紛紛,甚至是酸言酸語,但是從其語氣中,卻不難聽出眾人的羨慕嫉妒情緒。

奪取天命,成就仙帝,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幾乎就是一種奢望。

成就仙帝,遠不如奪取仙體修鍊秘術,將自己的仙體打磨成功,或許對於修士本身而言,能夠更有價值。

至少,在同階的境界中,幾乎就是可以碾壓對手的存在,甚至是可以越階進行戰鬥,這種可怕的程度,何人不期待?

一時間,在場的很多強者都紛紛目光流轉,露出了一絲垂涎的神色,若是能夠將其得到,將會獲益無窮啊。

不僅僅是對於修士本身,對於他們的種族宗門,都將會是一種質的飛躍,比仙帝秘術乃至是帝兵還要逆天。

「噗!」的一聲,就在此刻,地底大爆發,岩漿瘋狂的噴湧出來,化作了一條火龍,呼嘯長空。

無盡的岩漿之中,渾身鮮血淋漓的血骷天辰從中邁步出來,他此刻極為凄慘,渾身的骨骼幾乎都斷裂了。

吞噬能量,快速恢復,在極為短暫的瞬間,他的血氣便全面大爆發開來,骷髏世界更是發光發熱。

能量補充,體魄恢復大半,他嘶吼一聲,大手凌空一抓,便將埋入地底中的神隕孤峰召喚回來,再次落入手心。

「不行,血氣不夠。」抓住神隕孤峰的血骷天辰,不由的眉頭微皺,旋即便再次取出了一顆丹藥落入口中。

丹藥極為晶瑩圓潤,透出一絲絲強大的生機,令人心中震顫,那芳香的氣息快速的流轉開來,天地之間都是一片氤氳的香氣。

「這是何物?」感受到那丹藥中流淌出來的勃勃生機,不少人都動容了。

「帝骨丹!」

有來自帝統仙門的強者忽然開口驚呼起來:「這血神骷髏族又不是帝統仙門,為何能夠拿出帝骨丹?」

「血神骷髏族的底蘊深厚,只怕是他們之前交易而來的,這種東西太過珍貴了,就算是得到,也不會捨得動用啊。看來,這血骷天辰真的是動怒了,不惜損耗任何代價去對抗牧雲,這絕對是一個好事情啊。」有強者輕聲說道。

「嗡嗡……」能量沸騰中,血骷天辰的傷勢快速的痊癒起來,他渾身上下都無比的輕鬆,一股股能量快速的瀰漫開來,加持在身軀之上的骷髏世界,更是沸騰出一片駭人的亮光,變得更加的煞白陰冷,從其骨骼之中,有無數威壓在席捲,氣勢洶洶。

頃刻之間,在場無數強者都紛紛動容了,那血骷天辰的氣場太過強大了,隨著這一枚帝骨丹的煉化,他變得更加的恐怖驚人了。

血氣直衝九重天!

天空黯淡,全部都覆蓋在這恐怖血氣的威壓之下,更為驚人的是,從其背後,衝出了一隻火焰狻猊。

天穹變成了殺戮的海洋,火焰狻猊移動在其中,顯得無比的自由自在,血氣強盛的一塌糊塗,令人心驚。

「帝骨丹,妙用無窮啊,這一枚丹藥並不算純粹,裡面還攙著火焰狻猊的骨粉,這才能夠顯化出如此異象。」

「如虎添翼,這一下,幾乎將血骷天辰的實力提升到了真神境界,當真是恐怖莫測啊,令人期待他的表現。」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血骷天辰露面了,他的滾滾血氣湧入到了神隕孤峰之中,將其能量威壓無限放大。

「再來,這一次爆你頭!」血骷天辰嘶吼一聲,雙手掄動出神隕孤峰,迎面便瘋狂的砸落下來。

虛空崩碎,山嶽橫空,瘋狂的鎮壓,無盡的血氣神光傾瀉出來,化作了無窮無盡的殺戮,滔滔不絕的擴散開來。

這一擊之下,只怕一切都會被崩塌了。

然而,面對這種情況,牧雲抬手便抽出了一條地脈,無盡的岩漿沸騰中被凝聚在一起,化作了巨大的冷凝火山。

山嶽對轟,兩人都狂暴了,巨響聲中,無盡的碎石四散開來,紛紛揚揚的散落,煙塵遮蔽了長空。

天宇八方,在這一刻,徹底的動亂了,成片的星辰都被這一股恐怖的能量衝擊波擊潰,紛紛炸開。

絕對的力量,極致的速度下,那隨手凝聚而成的冷凝火山依舊都是堅不可摧的利器,但終究無法和神金打造而成的神隕孤峰正面抗衡,轟然破碎開來。

「神金的優勢,帝骨丹的妙用啊,兩者匯聚在一起,幾乎便是無對手。」有強者看到這一幕,不由得驚呼起來。

血骷天辰,本就是逆天的皇體了,但是在這一次的加持中,他短暫的突破到了皇體大成之中,藉助無盡威壓。

連綿炸開聲音中,牧雲手中的十八座冷凝火山全部都被損耗殆盡了,但是他本人卻依舊如同是頂天立地的山嶽一般,毫髮未損。

就算是被轟擊在其牧雲上,卻都不能造成任何的創傷,這當真是太過可怕了,如此體魄,令人感慨萬千。

這樣的對手,太過難纏了。

「第三十五下硬撼了,這牧雲真是妖孽啊,不,準確來說,天沉神體真是無敵啊!這麼狂暴的進攻,都居然擋住了。」

「小成仙體,堪稱無敵!若是我能夠擁有這仙體的修鍊秘術,一定會逆天而上,成為天之驕子的。」

在眾人感慨的聲音中,那血骷天辰的神色更加的冰冷難看了起來,他已經用盡全力了,但是卻依舊難以滅殺牧雲。

在這持續的數十次進攻中,他的血氣也被損耗了大半,眼看著那越來越強的牧雲,不由得心底產生了一絲慌亂。

「骷髏世界,火力全開!」在這一瞬間,血骷天辰露出了一絲狠辣的神色,猛然抽調體內世界中的能量,頓時那原本都有些黯淡的光芒轟然聲中便爆發到了極致,璀璨奪目的令人不可直視。 能量大爆發,幾乎化作了浪潮一般,在他的體魄之上快速的飛舞,如同是紛飛的蝴蝶一般,絢麗多姿。

威壓驚天宇!在這爆發的瞬間,不少將要入土的老者都紛紛睜開了眼眸,被那可怖的能量所驚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