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整個身體都是隱藏在寬大綉袍之中的少女,看著傲爽離去的背影,粉眉微皺,輕聲呢喃到:「有實力,很神秘……」

傲爽和蠻濤這一戰,傲爽以驚人的手段,幾次翻轉局勢,最終笑到了最後!而傲爽這個名字,恐怕也會被在場的所有人牢牢記在心中!

———————————————————————————————————

傲爽從風雲城城西離開后,便是橫跨了風雲城,來到了風雲城的東街。傲爽橫跨風雲城,以傲爽的腳程,都是花費了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


而就在這一個時辰的時間內,傲爽也是見到了許多武者發生了爭執,有的只是互相放兩句狠話就過去了,而有的則是兩人氣勢洶洶的都要去風雲城城西一決高下。

傲爽這次和蠻濤的戰鬥,可以說是收穫頗豐,三萬靈石。傲爽今日在那名女神算那裡,便是獲得了兩千靈石,加上原來的四百多顆,現在就是有三萬兩千四百多了。

雖說相比於那些從大宗門中出來的弟子身上的靈石多,但是也夠自己揮霍的了。傲爽現在要功法有功法,要靈技有靈技,還有天階靈器盤龍匕,可以說什麼也不缺。

而傲爽這次之所以來風雲城最為繁華的東街,主要就是為了購買煉藥所需的葯鼎和一些普通的靈草。

而傲爽之所以購買這些東西,則是想要試一試,自己有沒有當一名煉藥師的潛質。如果有的話, 首長追妻一百次 ,也更有把握迎娶劉歌。

古物街上都是一些靈物,而風雲城的東街,則是商鋪最多,最為繁雜的地方。而且風雲城的東街不光白天繁華,就是夜晚之時,也是徹夜無眠,夜夜笙歌。

傲爽知道因此自己修鍊了大魔囚天功,所以靈魂的境界提升的很快。而任何一名煉藥師,都是需要有著強大的靈魂力。

不光每一次煉製丹藥對靈魂之力都有些不大不小的消耗。而且想要煉藥,必須學會控制火焰,而煉藥師控制火焰的能力,也可以配合著強大的靈魂之力,用來對敵。(這倒不是模仿什麼異火,天某人鄭重承諾,靈玉大陸雖說會出現一些焚天滅世的火焰,但絕不是什麼異火。)

「靈草軒……」傲爽看著一座商鋪匾額之上寫著的三個大字,這應該便是出售一些普通靈草的商鋪了,便走了進去。

商鋪中的中年掌柜見傲爽走了進來,也是不敢怠慢,連忙走到傲爽的面前:「公子,請問有什麼需要嗎?在下是靈草軒的掌柜。」

還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便是風雲亂戰了,而這時出現在風雲城中的年輕武者,大多數都是一些大宗門中被派出來參加風雲亂戰的武者。而這中年掌柜也知道,這些年輕的武者很多人都是第一次離開宗門,因此也是出手闊綽。

「購買一些煉製初級靈藥所需的靈草。」傲爽說完,便從空間戒中取出一本叫做《煉藥師入門》的古冊,這本《煉藥師入門》的古冊,傲爽也不知道到底是從誰的空間戒中得到的了,只是那天在整理空間戒之時,偶然發現的。

「哦,好,您說一下所需的靈草和數量,我去給您拿。」掌柜的沒有因為傲爽只是購買煉製初級靈藥所需的靈草而有所怠慢。這名少年雖說面容平平,僅有一絲清秀。但是這中年男子在風雲城中也是當了許多年的掌柜,察言觀色這一方面,自然是有著他的一些見解。

首先,傲爽說話相當利索,並沒有像一些年輕的、剛走出宗門的武者,購買一些東西時,說話都是猶猶豫豫不利索。其次便是傲爽因為靈魂力強大,身體周圍總是有著一股若有若無的縹緲氣息。再然後,便是那眉宇之間的殺伐之氣,總是不經意間透露出來。

「一階靈草:清心草,十株。」

「一階靈草:火焰草,十株。」


「一階靈草:秋風草,十株。」

……

傲爽前前後後一共說出了十餘種一階靈草,而每種靈草,也都是十株的數量。

中年掌柜在傲爽說完后,點了點頭,留下一句:「稍等。」便去靈草堆中,為傲爽去取傲爽所說的十餘種靈草。

沒一會兒,掌柜的便把傲爽所說的十餘種靈草,盡數拿了出來,用算盤算了一番后,對著傲爽笑著說到:「公子,一共是一百二十顆靈石。」

「嗯。」傲爽沒有說什麼,從空間戒中取出一百二十顆靈石后,交到中年掌柜的手中。

中年掌柜接過靈石后,也將百株靈草交到傲爽的手中,笑著問到:「公子,還有半個月的時間便是風雲亂戰開啟之時,而在十天後,青雲城的城南會舉行一場拍賣會。公子那裡有什麼靈草嗎?在下這裡收購,價格絕對讓您滿意。」

傲爽先是接過掌柜手中的靈草,放入空間戒中后,劍眉一挑:「你是說還有十天,風雲城中便是會舉報一場拍賣會?」

「嗯,因為不是要開啟風雲亂戰了嗎?拍賣會上會拍賣許多對於武者有用的靈物,還有各式各樣的功法和靈技。」中年掌柜緩緩說到:「其中不乏一些地階頂級的靈技和功法,甚至還有地階中級或是高級的靈器,價格同樣也是不菲。」

「四階冰系靈草,冰晶草。給出讓我滿意的價格,我也不墨跡。」傲爽想了想后,直接便是從空間戒中取出那株在段河空間戒中發現的冰晶草取了出來。

當藍色的靈草被傲爽從空間戒中取出來之時,整個靈草軒房間內的溫度好像都下降了少許……

中年掌柜看著傲爽手中那晶瑩剔透的藍色靈草,雙目之中也是透著一絲震驚之色:「這……這是冰晶草?公子,可否給在下看看?」

傲爽沒有說話,直接把冰晶草遞到中年掌柜的面前。


「多謝!」掌柜的沒想到面前的少年居然如此爽快,心中對傲爽也不禁再次看高了一分,接過冰晶草后,只來得及說一句:「多謝!」后,便開始觀察其手中的靈草來。

看著手中這株晶瑩剔透的藍色靈草,感覺這株靈草中不時散發出淡淡的冰冷之意,而自己托住靈草的雙手,也是略微有些麻痹僵硬的感覺。

中年掌柜面露欣喜之色,看著傲爽驚喜的說到:「果然是冰晶草,公子,在下願意出兩萬顆靈石的價格收購這株冰晶草,不知公子可否滿意?」

「兩萬顆靈石么?」傲爽略微皺眉,按理說四階的靈草,也就是一萬七八千顆靈石的價格,中年掌柜給出的價格,還算可以。但是傲爽這一皺眉,會讓中年掌柜認為,傲爽感覺中年人所說的兩萬靈石有些少。

「公子感覺有些少嗎……」中年掌柜略微有些猶豫:「罷了,這冰晶草對我來說有大用,兩萬五!」

「可以。」傲爽點了點頭,其實傲爽剛才皺眉,只是在自己看來四階靈草冰晶草,中年掌柜最多也就給出一萬六七靈石的價格。可卻給出了兩萬的價格,因此傲爽也是略微皺眉,感覺可能這株冰晶草,對中年掌柜應該有些用處。

「對了,我看公子應該是想學習煉藥吧,在本店的旁邊,便是有著出售初級葯鼎和一些初級的火焰。」掌柜的將兩袋子靈石交到傲爽手中后,便將冰晶草放入一個玉盒之中,小心翼翼地保管了起來:「當然,如果公子是火屬性的武者,那也不用購買初級火焰了。」

「嗯。」傲爽點了點頭,接過掌柜的手中的兩個裝有靈石的袋子之後,便走了。

傲爽走後,掌柜的又打開玉盒看了看此時靜靜地躺在玉盒之中的冰晶草,嘆了一口氣:「這麼多年了,雪兒,希望這株冰晶草,能夠適當彌補一些我所虧欠於你的……」 傲爽自然不知道中年掌柜所說,從靈草軒走出來后,根據剛才靈草軒的掌柜所說,來到旁邊的一家商鋪:葯鼎閣。

葯鼎閣的規模,比靈草軒的大了許多。不光是商鋪面積比靈草軒大了許多,就連商鋪中也是請了幾個夥計幫忙,而前來購買葯鼎和初級靈焰的人也是來往不絕。

葯鼎,傲爽只要購買初級的便可。因為傲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煉藥這個方面,有沒有天賦。

畢竟煉藥這件事情,說不清道不明,不一定你在修鍊一途上很有天賦,煉起葯來也會比常人簡單容易。但也許你修鍊的天賦不怎麼樣,可是煉起葯來,也有可能比別人更加優秀。

而包括所有人在內,想要煉藥的話,除了必不可少的葯鼎和煉製靈藥所需的靈草外。還有一個東西是必備的,那就是煉藥所用的靈焰。除了火屬性的武者煉藥時只需要使用自身靈力即可外,其餘的武者想要煉藥,都是需要煉化某種靈焰。

靈玉大陸之上,除了那些能夠焚天滅世的火焰之外,只有三種靈焰。那便是初級、中級、高級靈焰。而這三種靈焰,也是根據所需煉製丹藥的品級所定的,煉製品級越高的丹藥,所要使用的靈焰要求也是越高。

「公子,請問你需要什麼?」一名夥計看到傲爽走進了進來,也是不敢怠慢,連忙走到傲爽的身前,鞠躬說到。

「給我拿一個初級葯鼎和初級靈焰即可。」傲爽看著來到自己面前的夥計,淡然的說到。

「好嘞!公子稍等,小的去去就來……」夥計說完之後便是轉身走了,應該是去拿傲爽所說的初級葯鼎和初級靈焰了。

傲爽這時看了看葯鼎閣內的眾人,發現很多人在此時都是面露欣喜之色,看著手中的葯鼎,安然離去。

也有人拿著一個葯鼎氣憤的走進來,大聲喊到:「這是什麼破葯鼎?為什麼老子拿它一顆靈丹都練不出來?」

聽到他如此說,傲爽也是搖了搖頭,心中暗想到:練不出葯來你賴誰啊?你自己沒有那個天分,你能賴誰?

就在這時,另一名武者也是走了進來,看著夥計大聲說到:「這葯鼎不錯,給我再來一個!剛才火候沒控制好,把葯鼎練廢了!」

「好,客官稍等。」夥計看了看他手中的葯鼎后,記住了葯鼎的樣子,便又去給他拿了一個同樣的。

「朋友……」這時剛才說葯鼎破的人來到他的身邊:「為什麼咱倆的葯鼎一樣,我用起來卻不能煉製成功啊?」

「那說明你不適合煉藥唄!」後來的人無所謂的說到。

「朋友這是何意?我煉製不出來丹藥,也有可能是這葯鼎不行呢?你這個人說話怎麼能如此武斷?」先前說話的人似乎很不喜歡別人說他沒有煉丹的天分,因此聽到他如此說,也是略微有些惱怒,面色有些不自然。

總裁大人超給力 那我還怎麼說?」後來的人看到他那不自然的臉色,也是輕蔑的說到:「你就是沒有煉丹的天分,還怪葯鼎不行?真是拉不出屎來賴茅坑!」

「你敢說我沒有煉藥天分!」先前說話的人聽到後來的人如此說,神情變得異常的激動:「你給我出來,跟我去風雲城城西!」

「我還怕了你不成?!走,去試試,我也讓你徹底明白明白!」後來說話的人也是火爆的脾氣,付完靈石后,兩人便氣勢洶洶的向風雲城西走去。這兩人都是中階靈師,真的動起手來,還真不一定鹿死誰手。

就在傲爽看著兩人離去時,身後夥計的聲音響了起來:「公子,這是初級葯鼎和初級靈焰……」

傲爽花費了兩百顆靈石購買了一個初級葯鼎和一種初級靈焰后,便離開了葯鼎閣。靈焰是被裝在一個木製的瓶子內,這種木瓶是由火玄木所制,根本不會被靈焰破壞。而火玄木中散發出的火屬性靈氣,反而還能保養靈焰的效果。

「呼!」傲爽走在街道上,看著已經暗下來的天色,也是吐出一口濁氣。

今天傲爽先是和那名為自己算命的少女較勁,使用了蒼鷹之瞳,而傲爽也是沒想到,使用蒼鷹之瞳觀察武者的體內情況,居然如此消耗靈魂之力。

隨後更是蠻濤硬碰硬,狂戰狂的戰鬥在了一起。蠻濤也是使用了蠻龍力,自己無奈之下,也只能使用赤芒勁。

而使用赤芒勁以後,因為自己修鍊的赤芒勁還只是第一重境界,因此也是三天內不能使用靈力。此時丹田處沒有了往日那渾厚的靈力,傲爽的身體也是異常的空虛。

其實當時蠻濤使用蠻龍力后,傲爽也有好幾種方法可以打敗蠻濤。比如說使用天階靈器盤龍匕,或是開啟龍傲戰紋,或者是嘗試一下,能不能觸髮禁忌領域:瘋魔禁!

可是這幾種方法,都不如傲爽使用赤芒勁。盤龍匕畢竟是天階靈器,貿然使用的話,定會引起某些有心之人的窺探。

而龍傲戰紋,傲爽更是不想輕易開啟,不說龍傲戰紋是傲家最大的秘密。再說僅憑蠻濤的話,還沒有達到能讓傲爽開啟龍傲戰紋的地步。

再說瘋魔禁,傲爽其實真的不想觸發瘋魔禁,但是心中的殺意有時候自己把持不住。而且如果傲爽真的觸發了瘋魔禁的話,恐怕現在的蠻濤,就不僅僅是雙臂斷裂的下場了……

所以傲爽當時想了想,還是使用赤芒勁合適一些。赤芒勁相比於盤龍匕、龍傲戰紋和瘋魔禁來說,還是不太驚世駭俗的。

但是這也導致現在傲爽不僅身體上有些疲憊,就是精神狀態也不是很好,所以傲爽現在只想儘快的回到客棧內,好好休息一番。

「啊!」而就在傲爽走到一條略小的衚衕內之時,一道傲爽聽起來略微有些熟悉的尖叫之聲,也是赫然從拐角處傳來!

「這聲音是……那個女騙子?」傲爽略微回憶,身形一躍便落在衚衕兩邊的房檐上,然後便輕手輕腳的向拐角處潛行過去。

傲爽潛行的本領,那可沒的說,就算現在傲爽身上沒有一絲靈力可用。但是僅憑穿越前殺手的經驗,就算是一般的天靈師,恐怕都難以發現。

當傲爽慢慢潛行到了拐角處之時,也是逐漸了解了此時的情況……

此時那名白天給傲爽算命的少女,正蜷縮在一個角落中,神色也是破天荒的略微有了一絲驚慌。看著自己白天為其算命的少年,粉眉倒立,略有不耐的說到:「你到底想幹什麼?我說了!咱倆不合適!」

因為少女第一次傲爽算命沒有成功,所以第二次,少女更是使用了不能使用的秘法。這也直接導致,少女在這五天之內,都不能使用靈力。

傲爽隱藏於黑暗之中,看著少女和少女對面站著的少年。赫然發現,這少年不正是白日里讓少女為其算命,結果最後主動向少女求愛的少年么?

「我實在是太喜歡你了,我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愛之情!我也是五品宗門的弟子,你若是委身於我,你也不虧!」少年神情激動的說到。今天少年被人拉走之後,便一直悄悄的跟著少女,而少女因為不能使用靈力,而且心中一直在想著傲爽,因此也是沒有發現有人在跟蹤自己。

五品宗門? 山村生活任逍遙 ,僅憑自己的身份,別說五品宗門,就是二品宗門,都要掃榻相迎!


可是現在自己身上真的沒有一絲的靈力可用,難道自己保持多年的處子之身,今天真的要交給這個少年?少女輕搖紅唇,心中也是有些慌亂,不知怎的,心中突然想起了那個劍眉如星、嘴唇略薄的少年來。

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逃離,可是我現在一點靈力都不能使用,許多秘法根本都用不出來,而對方則是貨真價實的中階靈師。

少女看著面前的少年,突然眉頭舒展開,看著少年的身後略顯驚喜的說到:「你來了?」

「嗯?」少年聽言也是轉身看去,可是視線之內,空空如也,一個人也沒有。

就在這時,少女雙腳猛然一蹬地面,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向衚衕外急速掠去。而少年在此時也是終於反應了過來:「你別不識好歹!」

說完之後身形一閃便擋在少女的身前!

「呼!呼!」少女大口喘著粗氣,畢竟不能使用靈力,如果能使用靈力的話,剛才自己只需要一眨眼的時間便可以逃離。

「敬酒不吃吃罰酒!嘿嘿!先將你打暈,看你應該還是處子之身吧?今天晚上,也讓你嘗嘗當女人的滋味!」少年在此時神情猥瑣,看著少女的眼神也是淫光大勝!

「你不能給我幾天的時間考慮考慮嗎?也許我會接受你?」少女試圖做出最後的抵抗。

「別裝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看你好像是不能使用靈力吧?要不然你早就反擊了吧?嘿嘿……」少年看著少女那美若天仙的容顏,慢慢走了過去。

「唰!」

一道靈光自少年的手中激射而出!直接打在了少女想要自殺的右手上!

原來少女,為了不被玷污,想要一死!

「清風谷……清風利芒……」少女眼前一黑,意識便要消失……難道我今天真的要被其玷污嗎?師傅!誰能來救救我?就連死,都死不成嗎?

就在少女剛要昏過去時,眼角卻猛然發現,在少年的身後,此時站著一個少年!

這少年,劍眉如星,眼神在此時也是略微泛起赤紅之色!

「是你啊……這是夢還是真的……」少女說完之後便昏了過去,但是嘴角,卻是帶著一絲笑意…… 此時因此少女比較虛弱,所以說話的聲音好似呢喃之聲,少年根本聽不清楚,他剛要去接住少女的身軀,猛然感覺身後一陣勁風,伴隨著一股攝人的殺意,席捲而來!

「不好!」少年頓時驚出一身冷汗,轉身就欲防禦,但是他來不及了!他剛一轉身,還未看清身後的情況,只來得及看清……一道攝人的利芒!還有一雙赤紅色,好像正在燃燒的火焰的眼神!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