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外面的一眾長老看到第四層的法陣亮起之時,心中都是一驚,「第四層了,這才花了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好小子!」

「這個周澤,不簡單啊!」這些長老早就料到周澤會突破到第四層,之時沒想到會這麼快,「照這麼闖下去,說不定這周澤能夠突破第四層,踏入第五層,當然,想通過第五層怕是不可能,不過這成績,也足以自傲了,不愧是周元的弟弟。」

「就是不知道那陶子軒,雲凡與高旭怎麼樣了,他們的成績估計也不會差。」高旭就是那個天生神力的魁梧少年,他與雲凡、陶子軒一樣,都只有十四歲。

十四歲,本身修為淬體三重中期,同時天生神力,這種實力在這個年齡也算是天才了。

不過在眾位長老看來,他們與陶子軒和周澤還是有不小的差距的,就算是陶子軒也因為年齡的差距比周澤稍遜一籌。這第三輪考核,不出意外就是周澤第一了。

而第三輪考核所佔的比重最大,再加上他的天賦也不算差,如果在加上有了天靈淬體丹的加持,那麼周澤就可以彌補他的短板,考慮到這些,這次考核的第一名無疑就是周澤了。

然而在此時,被眾長老寄予厚望的周澤其實還在第三層苦戰,這兩個武者十分難纏,即使是淬體四重的周澤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幹掉了一個,自己也受了一點小傷。

「該死的,這兩人怎麼這麼難纏,用了大哥教我的絕招才殺了一個,這麼下去,自己想要過第四層的希望越來越渺茫了。」周澤心中焦急,他體內的真元已經消耗掉了兩層。在這幻境之中無法使用補充真元的丹藥,只能靠身體自己慢慢恢復了……

在周澤為真元發愁的時候,陶子軒也不例外,他的真元也消耗掉了近三層,整個人也不禁急躁起來。

在周澤與陶子軒為真元的消耗而焦躁的時候,雲凡也有點憂慮,他現在的修為還沒有到達淬體四重,身體內的真元恢復速度沒有周澤與陶子軒快。

不過,雲凡修鍊的《皓日金烏經》達到了第一重小成,這套功法運轉起來,可以不斷的補充體內消耗掉的真元,雖然雲凡現在還沒有修鍊到生生不息的地步,但也可以大大的緩解他的壓力。

此時,他面前的對手是兩頭一級凶獸—赤尾虎。

一級凶獸有強有弱,那玉牙象算是比較弱的,只相當於淬體三重初期的武者,而這赤尾虎卻相當於淬體四重初期的武者,而且一來就是兩頭。

雲凡的目光變得無比凝重,在此之前,他從來沒有與淬體四重的武者交過手,心中也沒有底,何況還是一對二。

最重要的是,他不能在這浪費太多的真元,也不能受傷。

雲凡深吸一口氣,腦海中開始回憶赤尾虎的資料。

赤尾虎,速度極快,赤尾虎的尾巴赤如火焰,堅硬如鐵,尾巴的力量最高可達到五千斤,這一尾巴抽下去,足以碎石斷金,而且皮毛也極為堅韌,足可抵擋刀劍的攻擊。

「呼!」

雲凡輕吐一口氣,這赤尾虎雖說極難對付,但也不是毫無弱點,赤尾虎的腹部就是全身最柔軟的地方,只要能夠擊中它的腹部,就可以擊敗它。 「你君家鎮守大燕多年,你父兄到死都是忠勇之輩,你難道要舍掉你君家百年清名,就為了跟我賭這一口氣嗎?!」

君璟墨看著氣得胸口起伏,臉色蒼白的呂太妃,淡然道:「本王從不與人賭氣,本王說了,本王要的東西,自己會拿。」

「至於名不正言不順……」

他嗤笑了聲,口中接下來的話讓得呂太妃通體生寒:

「那就讓他名正言順就是。」

「你想幹什麼?!」呂太妃猛的抬頭看他。

君璟墨說道:「皇室無德,迫害忠良,不惜以九萬將士鮮血埋葬我君家忠骨,我君家步步退讓,卻被皇室屢屢迫害,無路可退,只得奮起奪了這天下,改國姓,易皇命,有何不可?」

呂太妃聽著君璟墨的話,瞬間就知道他想要幹什麼。

他竟是想要將陽荊谷舊案重現天日,甚至將當年太上皇、先帝替元成帝遮掩,害死君家上下,迫害將士的事情告知天下。

「你……你不能……」

呂太妃渾身發寒,緊緊看著君璟墨,顫聲道:「你不可以,君璟墨,你不能……」

「本王沒什麼不能的。」

君璟墨恢復了之前的淡漠,對著她說道:

「太妃娘娘,當年本王扶靈回京,太上皇和先帝都曾動過殺念,想要斬草除根,是你和黃雲幾番求情才護下了本王性命,後來本王被困京中,是你開口才讓太上皇准了我回軍中奪權。」

「你對我有恩,所以我不動你,只是皇室和本王的恩怨,本王卻是絕不會放手。」

君璟墨聲音冷淡,不容半絲情面。

「你如果願意留在宮中,我自會奉你終老,讓你以太妃之名同享太后尊榮,你如果不願留下來,本王便命人送你出京,在江南替你尋一個風景秀美之地,讓你頤養天年。」

「至於黃雲,他為官不正,背信棄義,不堪為大理寺中正之位,特黜其大理寺卿之職,貶為奉安郎,克日出京,近親三代之內,不得入仕返京。」

「違者,斬!」

君璟墨站在那裡,看著臉色慘白的呂太妃,直接揚聲道:

「來人。」

葉三一直都守在外面,隱約也能聽到裡面君璟墨的聲音,聽到他開口喚人,葉三連忙推開殿門走了進去:「王爺。」

君璟墨:「送太妃娘娘回宮,命人好生伺候。」

葉三看了眼呂太妃慘白的臉色,低聲道:「是,王爺。」

……

君璟墨走了,根本就不給呂太妃說話的機會。

看著那滿地明黃色絹帛碎片,呂太妃「砰」的一聲委頓在地上,握著那些碎布肩膀顫抖,她低垂著頭,看著絹帛上的字跡,手中抖的不成樣子。

「我不該來的……」

「我不該來……」

葉三聽著呂太妃的低喃聲,沉默了片刻才說道:「太妃娘娘是聰明人,王爺是什麼性子您該知曉,你應該明白,有些事情您來不來都一樣。」

「血債血償,天經地義。」

「若換成是您,有人害死了太上皇,再告訴你你若不報仇,他便送您潑天富貴,您可會放過他?」 ?然而即使知道腹部是赤尾虎的弱點,但是想要擊中這個弱點也是極難的,這赤尾虎不僅尾巴的力量大,而且它的牙齒與爪子也是鋒利無比,要是光想著擊中它的弱點,被它抓了也夠自己喝一壺的了。

想要在激烈的戰鬥中擊中它的弱點,且要保護自己不被抓傷,必須具備敏銳的洞察力,瞬間的判斷力和精確的攻擊。

而這些,恰恰都是雲凡所擁有的,自從修鍊了《皓日金烏經》后,雲凡的感知提升了不止一個台階,因此雲凡的判斷力與出手的精確度可以說是在考生中是最強大的。

「這兩隻赤尾虎,即使是周澤也沒那麼容易對付,正好可以用它們來驗證自己的實力究竟可以達到什麼地步。」

雲凡看著兩隻赤尾虎撲來,心中的戰意開始燃燒。

「呼!」

一隻赤尾虎猛地從地上躍起,鋒利的虎爪發出激烈的破風聲,向著雲凡抓了過來。

赤尾虎這一抓的力量何止千斤,再加上其速度帶來的加成,這一抓之力莫說是一個人,就是之前的玉牙象恐怕也經不住這一抓之力。

雲凡目光一凝,竟然不退反進,他的身體如同一隻燕子一般向赤尾虎的斜方掠去,眼睛看準赤尾虎由於攻擊而露出的腹部,破雲直刺而出,眼看就要擊中之時,赤尾虎的尾巴卻以一個奇特的角度向著雲凡抽來,逼的雲凡不得不改刺為掃,將這隻赤尾虎直接打飛出去。

「可惡!就差一點!」

「吼!」這擊雖然沒有要了它的命,卻似乎激怒了它,它愈發瘋狂的向雲凡沖了過來!

……

「淘汰了不到五十人,這次的合格者差不多四十多個,還算不錯。」一個長老看著那些被送出玲瓏塔的考生,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

九轉玲瓏塔是一個完全封閉的空間,就算是這些長老也沒辦法知道玲瓏塔內發生的事情他們只能依靠考生被傳送出來時所在的層數來確定考生突破到了哪一層。

若是在第一層就被送出來,那麼就直接淘汰,二層以上的則為合格。到目前為止,考核已經開始有兩柱香的時間了,還在塔中的人自然早就突破了第一層,有的甚至開始衝擊第三層,第四層。

「現在只有五個人還沒出來了。」一個長老話剛說完,玲瓏塔的陣符又亮了起來,又有一個人被彈了出來,他被彈出的位置正好是第三層,顯然是過第三層的時候失敗了。

幾個在就在塔下等著的武者直接上前,將這個已經昏迷的考生接了過來。

這個考生與雲凡一樣都是淬體三重巔峰的修為,在測力考試時打出了兩千五百斤的成績,然而可惜的是最終沒能突破第三層,不過這個成績,也值得誇耀了。

當這個人被彈出來的時候,楊易第一時間就分辨出他不是雲凡,至今為止所有被彈出來的人他都看的清楚,裡面沒有雲凡,這就意味著雲凡還在玲瓏塔中!

「好小子,我果然沒有看錯你!」楊易不禁摸了摸鬍鬚,輕聲感嘆。

現在雲凡還沒有被彈出來,說明他正在突破,甚至已經突破了第三層。若是真的突破了第三層,那便是一大榮耀,在靈霄閣的記載當中,凡是突破了第三層的人,基本上都能達到淬體的巔峰—第七重凝脈期!

凝脈期的武者只要效力於神國便可直接封爵,雖然爵位只是最低的子爵,,但是爵位和官位不同,爵位是可以世襲的。

有爵位便是貴族!在神國之中,貴族這個稱號就是榮耀的象徵,因為一人的榮耀,足以耀及家族,那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就在此時,又有一個考生被傳送了出來,他是在第四重被傳送出來的。

這代表著他已經突破了第三層!

這少年長得身材魁梧,面容歲帶稚氣卻又不乏剛硬,正是天生神力的高旭。他用盡全力,拼著重傷才突破了第三層,剛入第四層基本上沒怎麼戰鬥就被擊敗了。

「這高旭是個好苗子,也值得培養培養。」

「恩,相當不錯,現在就只剩下三個了,雲凡、周澤以及陶子軒。」

「雲凡能堅持到現在已經相當不容易了,說實話,我也沒想到他居然能撐到第四層,他的實力比高旭要強上一些,而且他的武道之心對戰鬥也有幫助,不過想要突破第四關還是希望渺茫……」

「沒錯,別說是雲凡了,就算是陶子軒與周澤想要突破也沒那麼容易。」

……

「噗!」又是一道戟光閃過,血箭飆射而出,雲凡的身子貼著地面躲閃出去,躲開了赤尾虎憤怒的攻擊。

此時,兩隻赤尾虎已經變成的血紅色,完全可以說是赤虎了。雖然它們能夠依靠自身靈活的身體以及尾巴來躲開雲凡的致命攻擊,但是慢慢的雲凡就不在光想著攻擊柔軟的腹部,而是利用自身的力量以及修鍊《皓日金烏經》帶來的獨特真元,慢慢的對這兩隻赤尾虎進行消耗,每次攻擊都能在它們的身上造成創傷,慢慢的這兩隻赤尾虎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血液在不知不覺中流失。雖然傷口不致命,但是失血過多是會致命的,而且隨著大量的失血,她們的速度也越來越慢,而這正是雲凡在等待的。

機會!

左右躲閃中的雲凡敏銳的捕捉到了兩隻赤尾虎因失血過多導致疲憊而露出的破綻,身子瞬間如同伺機已久的獵豹一般一躍而起。

「吼!」赤尾虎四足用力向著雲凡撲了過來,卻被雲凡一閃而過,而在躲避的同時,雲凡手中的破雲直接刺中了赤尾虎柔軟的腹部!

血液四濺,赤尾虎發出憤怒而痛苦的吼聲,而這時雲凡的攻擊還沒有結束,武技《千迴轉》,炙熱的真元順著破雲傳導到赤尾虎的身體之中,讓它享受到了什麼叫做冰火兩重天。

「吼!」

這隻赤尾虎只來得及哀嚎一聲,就直接死亡!

「已經過去兩刻鐘了!」一個靈霄閣的長老看著身邊的沙漏,有些驚訝的說道。

「這三個人已經在第四層呆了不短的時間了。」

此時的玲瓏塔,前三層的法陣光亮已經完全熄滅了,只有第四層還亮著,證明這三個人還在第四層戰鬥。

「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周澤與陶子軒倒是意料之中,只是這雲凡居然也能堅持這麼長時間,真是讓人不敢相信,三品天賦,淬體三重,這份實力能突破到玲瓏塔第四層想必不只天生神力這麼簡單啊。」一個長老微微感嘆道,雲凡的戰鬥力有點強悍的離奇了,無法解釋。

這時,楊易開口了,他緩緩的說道:「老章,有時候一個人的戰鬥力不是用常理可以推斷的,悟性極高的

天才,可是那些檢測天賦的測試石碑可以測出來的。」

「恩,老楊你說的也有道理,確實是有一些戰鬥天才,修為不高,功法武技也一般,但卻可以憑藉出色的戰鬥技巧以及敏銳的戰鬥直覺以弱勝強,不過,這種技巧以及直覺上的優勢終究是有限的,俗話說一力破萬巧,憑藉技巧,最多只能在戰力上提高一個層次,在多就不行了。」

楊易笑了笑,道:「老章你接著看下去吧。」不知為何,楊易對於雲凡這個從他手中買走破雲的小子有著莫名的信心,感覺這小子一定沒有這麼簡單。

一旁的蘇妙依聽著他們的對話,對於雲凡的好奇心也變得越來越大。 葉三問的不客氣,甚至隱隱逼迫:「你可願意放過那些害死你摯愛之人?可願意踩著他們的屍骨享受榮華富貴,可能躺在他們枉死鮮血換來的高床軟枕上入睡?」

呂太妃手心一抖,垂著頭沒出聲。

之前很多事情,都是葉三去查的,包括一些往事,所以他知道呂太妃和太上皇之間的感情,也自然明白她的沉默代表著什麼答案。

「您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又何必來強求王爺,推己及人,王爺對皇室已算仁至義盡了。」

葉三低聲說完之後,招手讓外面的人放岳嬤嬤等人進來。

岳嬤嬤是呂太妃的貼身之人,跟著她數十年,也太過清楚呂太妃的性情,她知道呂太妃的執拗,更知道她這麼多年甘心居於宮外是為了什麼。

她對呂太妃來找君璟墨的事情本就不贊成,在她看來,皇室有愧於君家,無論是太子,皇帝,先帝,還是太上皇,他們沒一個對得起君璟墨的。

若換成是她,這種情況下也不可能原諒,更何況是君家之子。

只是岳嬤嬤根本就攔不住呂太妃。

此時見到呂太妃狼狽的坐在地上的樣子,岳嬤嬤頓時著急,以為她惹了君璟墨厭惡,她連忙快步走了進來扶著呂太妃起身,上下打量著她急聲道:

「太妃娘娘,您沒事吧?」

呂太妃神色蒼白。

葉三說道:「嬤嬤放心吧,太妃娘娘沒事。」

他說完看向呂太妃:

「太妃娘娘,有些話王爺雖然不願意跟您多說,但是您心中應該有數,恕我多嘴一句,王爺做的決定從來無人能改,您還是回去吧。」

「您對王爺有恩,王爺不會虧待您的。」

呂太妃慘然一笑,不虧待又如何,她想要的從來就不是這些。

葉三也沒有跟呂太妃交談的意思,扭頭看著岳嬤嬤說道:

「嬤嬤送太妃娘娘回宮吧,好生伺候太妃娘娘,有什麼需用的,便差人來告訴我,或者宮裡的管事太監就行。太妃娘娘依舊是這宮裡的主子,誰若敢怠慢,力斬不赦。」

岳嬤嬤聽到這句像是保證的話,一直提著的心猛的鬆了下來。

她連忙福身行了一禮:「謝謝葉大人,也請您轉告一聲,多謝王爺。」

葉三應了一聲后。

岳嬤嬤便扶著呂太妃轉身離開,生怕呂太妃再做出什麼惹惱君璟墨的事情來。

呂太妃也沒有反抗,任由她扶著她走到了殿門前,只是眼見著要離開時,呂太妃腳下一停,突然問道:

「那份遺詔,你家王爺什麼時候知道的?」

葉三沒想到她會問這個,不過眼下那寫著遺詔的聖旨已經毀了,就算說了也沒有什麼問題,他便回道:「年節后沒多久王爺就知道了遺詔的事情。」

呂太妃手中一抖,難怪年節之後,她傳訊幾次,黃雲都沒有入宮。

那時候她還以為,是元成帝和太后察覺到了什麼從中阻攔,或者是黃雲害怕驚動了外人,所以才一直未曾回訊。

卻沒有想到,原來在那時君璟墨就已經知道黃雲手中握著遺詔的事情。 ?就在一群長老激烈討論的時候,周澤還在第四層苦戰,他自身的修為是初入淬體四重初期,然而真正的戰鬥力卻比一般的淬體四重中期的武者都要強,可現在他面對的是兩隻堪比淬體初期巔峰武者的赤尾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