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形劍不僅螭龍、鳳鳥造型生動,劍表面的紋飾也不同於一般作品,沒有採用常見的谷紋、蒲紋、乳丁紋,而是採用了勾雲紋,使其與螭龍、鳳鳥的搭配更為和諧,且加工精緻。目前所見的戰國形劍中此件形劍最為精緻。從樣式上判斷,此劍器,佩帶者應具有很高的江湖地位。

青白色,截面為菱形,兩端薄,中間厚,兩面均飾獸面紋。獸面為粗眉、凸眼,鼻以下不明顯,獸面兩側飾勾雲紋。形劍中部有通孔,用以置劍柄。全器邊棱鋒利,發揮極強。

器鏤雕龍形劍璏,戰國末至西漢初。

此件為改形劍,上端為一匍匐前行之龍,下部原有紋飾,部分磨去,並開出矩形孔,變為劍璏。龍面猙獰,張口,瞪眼,呈伺機撲殺獵物之態,足尾勁健有力。絞絲尾,已斷殘。劍璏矩孔的四角處各飾一隻獸面,僅眼部突出,眼下均有淺圓槽痕迹,可能是加工過程中遺留之痕。

虎形劍

形劍身長約二尺半開外,劍體通紫綠,光亮如漆,非金非玉,觸手異常溫潤,隱隱的刻著一個虎頭,栩栩如生,劍身青紫鱗紋,閃閃生光,像是一條青紫綠色的猛虎,耀人眼目。

此形劍經改制后造型十分獨特,劍身雖留下較多的加工痕迹,但因虎的形態顯得生動活潑,精細的拋光使劍氣潤滑光亮。

絞絲尾,已斷殘。劍璏矩孔的四角處各飾一隻獸面,僅眼部突出,眼下均有淺圓槽痕迹,可能是加工過程中遺留之痕。

欲相守,難相望,人各天涯愁斷腸;愛易逝,恨亦長,燈火闌珊人彷徨;行千山,涉萬水,相思路上淚兩行;春花開,秋葉落,繁華過後留殘香;酒意濃,心亦醉,羅衫輕袖舞飛揚;思秋水,念伊人,咫尺天涯媲鴛鴦;前世情,今生債,紅塵輪迴夢一場。

夏國公主林藝雲。

她身著一襲樸素的淡綠長裙。隱約可看見一朵白色桃花,腰間系著一條白色流蘇。她腰配一條淡綠色的玉佩。林藝雲腰如楊柳枝,眸似藍寶石,聲就像鶯回燕轉。她濃密睫毛下,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楚楚動人,惹人憐愛。林藝雲微長的劉海剛剛及眉。

林藝雲盤起半頭的秀髮,留下幾縷青絲在耳前。紫色的耳墜若隱若現。她可愛而不俗氣就如那出水芙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紗幔低垂,營造出朦朦朧朧的氣氛,四周石壁全用錦緞遮住,就連室頂也用繡花毛氈隔起,既溫暖又溫馨。

陳設之物也都是少女閨房所用,極盡奢華,精雕細琢的鑲玉牙床,錦被綉衾,簾鉤上還掛著小小的香囊,散著淡淡的幽香。

微微的細雨,淋濕了蝶的翅,冰冰的風,冷了蝶的心。

當葉子獨自落下的時候:它不僅僅辭離了小樹枝,還辭去了夏日的火熱,那是一份熱情;辭去了一個生命,那是一份熱忱。

它孤獨了……

無所依偎、無所牽絆……

一顆心在風中飄蕩,最終沉寂了、滅亡了。

林藝雲的夢,總是冷冷的。有風,有雨,還有艱難飛行的蝶。

蝶揮灑了翅上的水滴,努力尋找夢的出口,可是,林藝雲又怎肯讓它溜走?夢,被封得死死的。一次無心的闖入,卻被抓住,無法逃脫,該停下?

是,蝶就是這樣選擇。它,找到一朵含苞為放的花,停下。冷,它的翅已被凍僵,無法振動。它就這樣停著,不想動,也動不了,就這樣保持靜止的姿態很久,很久……

林藝雲很歡喜,蝶屈服了,停在她的夢裡,不再尋找外界的自由。可是長久的凝望讓她感到不安,蝶如此的安靜,安靜得似乎周圍的空氣都凍結了,令人窒息。蝶,死了嗎?

林藝雲問自己,或許答案是一定的,那麼久的停駐,標誌著生命的逝去,沒有了活力,那花上的也不過是一附軀殼,曾有過靈魂的駐紮。沒有歡心的暢快,蝶雖留在了林藝雲的夢了,可她卻開始傷感。

雨停了,風駐了,夜幕落了下來。潔白的月光打在蝶的翅上,冷,又一陣寒意襲來。蝶沒有了任何的感知,它現在在夢的外面,自由現在屬於它。它在夢裡死掉,卻在生命之外尋得嚮往,開心是唯一的心情。

林藝雲夢裡的那朵花迎著驕陽綻放,終於有人走過去,將已凍死的蝶輕輕地放在手裡,小心地托住,生怕驚醒了這沉睡中的精靈。看著那僵硬而又幼小的生軀,那人不敢相信是自己將這個美麗的精靈毀掉。

她很內疚,這斑斕的翅膀曾經是那樣的有力而快樂,可是,內疚又有何用?這人不禁潸然淚下。有那麼一刻她很開心,但是,之後卻被悲傷所侵蝕,錯了嗎?想要留住美好的事物,難道她錯了嗎?淚珠滑落,打在蝶的翅上,然後散開。蝶,輕輕地抖動翅膀,難道又回來了嗎?

它拍打翅膀飛了起來,回頭望了望那個人,他好像很開心。蝶看到了出口,就在那人的身後,原來他是來為它打開出口的。它在他的身邊飛了幾圈表示感謝,然後頭也不回地飛向那出口。

「啪」,夢結束了。林藝雲擦了擦眼角,竟是如此濕潤。她哭過,在蝶離開她夢的那一刻,她哭了,也許是開心的淚,自由,蝶終於尋到了。

林藝云為何夢蝶?

因為蝶的美麗,因為林藝雲慾望:渴望留住美的事物。可是蝶走出了夢,從林藝云為它打開的出口走掉。也許,當面對別人的慾望時,淡然、寧靜是最好的選擇,讓她明白失去的感覺,然後反思,然後放手。

林藝雲默默地想著蝶,靜靜地念道:「你一定要伴著花香飛翔。」不知蝶是否會知道?

宮殿後院。

林藝雲碧水寒潭之上,出塵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視。一襲長裙臨風而飄,一頭長發傾瀉而下,長裙如花,一劍勝雪,說不盡的美麗清雅,高貴絕俗。

她膚如凝脂,白裡透紅,溫婉如玉,晶瑩剔透。比最潔白的羊脂玉還要純白無暇;她比最溫和的軟玉還要溫軟晶瑩;她比最嬌美的玫瑰花瓣還要嬌嫩鮮艷;比最清澈的水晶還要秀美水靈。

她紅玫瑰香緊身長裙,下罩翠綠煙紗散,腰間用金絲軟煙羅系成一個大大的蝴蝶結。她鬢髮低垂斜插碧玉瓚鳳釵,顯的體態修長妖妖艷艷勾人魂魄。

她折纖腰以微步,呈皓腕於輕紗。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頭上倭墮髻斜插碧玉龍鳳釵。香嬌玉嫩秀靨艷比花嬌,指如削蔥根口如含朱丹,一顰一笑動人心魂。

林藝雲風髻露鬢,她淡掃娥眉眼含春,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若滴。她腮邊兩縷髮絲隨風輕柔拂面憑添幾分誘人的風情,而靈活轉動的眼眸慧黠地轉動,幾分調皮,幾分淘氣。

她一身淡綠長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無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間煙火,果真是絕色佳人!修行起步階段,可以看出修真者的種種跡象,符咒上可以表現出異相。如:飛行,起火,爆炸。體內丹田位置有發光的蓮子形物體發育。

二:開光(煉體丶通智丶脫凡丶開靈)

能看到常人所看不見的。

三:融合(凝元丶鍛體丶元心丶魂丹)

築基的身體跟修為開始結合在一起,是個能力提升的階段。蓮子生長發育並開花,蓮花清晰的生長於丹田。

四:心動(意欲丶煉骨丶意散丶心煉)

修真的第一個危險階段,心靈出現悸動。蓮花開始結出獨有的心臟,兩顆心的跳躍和對真意的迷茫,是心動期的特點。

五:靈寂(吞噬丶妖丹丶明心丶靈噬)

波動后的平穩,步入真正修真的前階段,符咒等已經頗懼靈驗,可以幻化形體,展現萬千幻想,法術等威力大漲。開始與武術界有本質上的區別。

六:元嬰(魔嬰丶化形丶舍利丶凝體)

蓮花心臟發育成一個本相嬰兒,真正步入修真殿堂。可以使用飛劍飛行。法術道術進入一個嶄新的階段。符咒等已經具備某些實體的性質。

七:出竅(凝魄丶魂動)

類似元嬰性質的神識可以飛出體外,進行諸如觀察,操控物體,影響其他低修為的心志等活動,對物的控制能力進一步加強。

八:分神(離識丶神遊丶太虛丶煉魂)

可以操控分身了,可以同時做兩件以上的事,可以同時對不同的地點施加影響。

九:合體(合體丶淬體丶清靈丶歸虛)

外神與元嬰結合在一起共同修為,分身基本趨近實體化,好象再造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十:渡劫

夏國宮殿後院,萬裡外,東北方向有一座冰冷的谷雪峰,兩道身影。

雪風吹過劍氣,捲起了漫天紅葉。劍氣襲人,天地間充滿了凄涼肅殺之意。陳堅橫反手拔劍,平舉當胸,目光始終不離雨清林的手。

他知道這是只可怕的手!雨青林此刻已像是變了個人似的,他頭髮雖然是那麼蓬亂,衣衫雖仍那麼落拓,但看來已不再潦倒,不再憔悴!

他憔悴的臉上已煥發出一種耀眼的光輝!這兩年來,他就像是一柄被藏在匣中的劍,韜光養晦,鋒芒不露,所以沒有能看到它燦爛的光華!

此刻劍已出匣了!

他的手伸出,手裡已多了柄劍!一劍封喉,例無虛發的萬劍歸宗!

陳堅橫鐵劍迎風揮出,一道烏黑的寒光直取雨青林咽喉。劍還未到,森寒的劍氣已刺碎了西風!雨青林腳步一溜,後退了七尺,背脊已貼上了一棵樹榦。

陳堅橫鐵劍已隨著變招,筆直刺出。雨青林退無可退,身子忽然沿著樹榦滑了上去。陳堅橫長嘯一聲,衝天飛起,鐵劍也化做了一道飛虹。他的人與劍已合而為一。逼人的劍氣,摧得枝頭的紅葉都飄飄落下。

這景象凄絕!亦艷絕!雨青林雙臂一振,已掠過了劍氣飛虹,隨著紅葉飄落。陳堅橫長嘯不絕,凌空倒翻,一劍長虹突然化做了無數光影,向雨青林當頭灑了下來。這一劍之威,已足以震散人的魂魄!

雨青林周圍方圓三丈之內,卻已在劍氣籠罩之下,無論任何方向閃避,都似已閃避不開的了。只聽「叮」的一聲,火星四濺。雨青林手裡的鶴翼劍,竟不偏不倚迎上了劍鋒。

就在這一瞬間,滿天劍氣突然消失無影,血雨般的楓葉卻還未落下,陳堅橫木立在血雨中,他的劍仍平舉當胸。雨青林的劍也還在手中,劍鋒卻已被鐵劍折斷!

他靜靜地望著陳堅橫,陳堅橫也靜靜地望著他。兩個人面上都全無絲毫表情。但兩個人心裡都知道,雨青林這一劍已無法出手。

鶴翼劍,急如閃電,就因為劍鋒破風,其勢方急,此刻劍鋒既已折,速度便要大受影響。縱然出手,也是無法傷人的了!常勝不敗的鶴翼劍,此刻竟是有敗無勝!雨青林的手緩緩垂下!最後的一點楓葉碎片已落下,楓林中又恢復了靜寂死一般的靜寂。

兩人飛向雪峰上。

「咻,咻」

兩道劍魂,既橫空旋轉幾秒,鏽蝕的腐味被震飛,散落天空中。剎那間,兩道劍氣,由紫色和紅色緩緩的浮現,漸行漸遠。

瞬間化作虎形和龍形,劍氣沖向天,濺起了滿天的雪粒。而四周長年被雪霧凍結的花草,半刻,被颳起的風雪漩渦,吹飛到幾千里去。

既彼此互相撕殺。

雨青林,谷雪峰上,看向鶴翼劍。

「陳老,你我非要決一勝負?」

「哼!看劍」

此時,陳堅橫手一揮飛向兩把劍之間,握著虎形劍,運用丹田,發出了悶聲。皺著眉頭,眼直前方,深灰色的長袍隨劍氣輕飄,刺向少年。雖然陳堅橫早已渡過凝神初期,卻沒想連眼下的少年都打不過,實在過不去啊,!為何我看不出這位少年實力,難道他是凝神後期?怎麼可能?

雪地,捲起暴風任由劍氣盪動。

曲音響徹雪峰之上,白皚皚的山頂,高處不勝寒。冷風撫面,發已成霜,內力傾瀉於指尖,碰觸琴弦。曲音依然流暢,懸於皓雪峰之頂,連綿不絕……

谷雪峰上早已濃霧籠罩,看不清雪峰上的身影,依稀辨認是二個人.。同樣,雪峰上的二個人相互也看不清,只能憑感覺。

雨青林手持鶴翼劍,緊張臨敵,對面卻是衣服已破爛的陳堅橫。卻從未有過的鎮靜出現臉上,手握一柄鶴翼劍,正閉目聞聲。

雨青林先發制人,伴隨著陳堅橫腕部殺氣頗濃的金鈴響音,劃破濃霧,帶著凜冽寒氣逼向雨青林。

寒氣與濃霧相摩化為白光,陳堅橫只是向其右側輕閃,以劍擋劍,將對方之力彈空,奪其聲勢。

「長虹劍法,以舞為技,輕柔應對,劍聲為曲,只守不攻,若想取勝,非藉助對方聲勢以攻之。」

雨青林似乎聽過這句話,儘管牢記在心,但從未領略。如今只是一試,險些令陳堅橫手中的劍脫手。雨青林穩住心神,知其只用巧勁,故手中卧劍千轉百回。

靜止的空氣被劍氣所迫,化為厲風吹向陳堅橫,長劍未曾出鞘。只因雨青林長虹劍法竟不記多少,只能輕巧閃躲,好似少女舞姿優美至極,不乏剛毅.。

不知時日。

陳堅橫處處為攻,雨青林處處為守,二個不分高下。鶴翼劍乃堅硬水晶而造,反射原本稀少的光芒,使其穿透濃霧,伴著金鈴剌耳的聲音,碎對方心智。

鶴翼劍雖然看起來普通,但雨青林閉已耳目,平自身氣息。陳堅橫動武過久,心浮氣躁,面色蒼白,氣息紊亂。為使對方早些認輸,竟然招招奪命。

果然雨青林躲之不急,被一劍刺傷左肩,血滴流於雪峰上水晶里處皆光滑無痕,血跡順勢而下,落入地面,頓時在地面清水中散開。

陳堅橫見狀便知自己他已無心智,忙從衣袖中搜劍,躍上雪峰頂層,見雨青林受傷不輕,有心無力,連躲閃動作也有些遲緩,還險些跌下雪峰。揮劍直刺雨青林。

「雨青林,拿命來!」

陳堅橫脫手揮出一劍,但叫聲無效。雨青林突然記起長虹劍法招式,連忙拔劍,劍音貫日。承載住鶴翼劍的寒氣,令陳堅橫處於下風.。可惜不過數招再次手足無措,腦海一片空白,略有些呆住。

因抓住時機的陳堅橫輕鬆繞過劍招,揮劍刺向雨青林受傷之處,以斷其臂.,雨青林突然迎向鶴翼劍,鶴翼劍接住一劍,如虹般在陳堅橫眼前環繞,又輕身轉過百陳堅橫身後,以劍柄攻其脖后。

陳堅橫動作剎那間靜止,隨即滾下雪峰,雨青林躍下雪峰,滿懷歉意,詫異間觀望陳堅橫。

雨青林摸陳堅橫手,放下心來,反而安慰道:

「陳莊主,不必多慮,你氣息病怪,又時常心智混亂,多番與他人較量,不見血絕不停手。」

可惜雨青林已經見血,也不見陳堅橫停手。匕首發出的光亮不得不引人注目,自天空劃了個美麗的藍弧,閃回雨青林的懷中。看見此景的雨青林並未驚慌,卻是猛地拉起。

谷雪峰,兩人用氣體護身,這要是沒有修為或者修行還沒到一定的級別,早就凍死在這裡。

兩人打了幾天幾夜。

天下劍閣,坐落旨泊城劍閣縣,傳言是刀劍神域的聖地,為此,渡過境界的人,都會前來挑戰。

縣城與劍門關群峰遠眺。

位於華夏北部,西南部,守劍門天險,「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有「川北金三角」、「蜀道明珠」等美譽。

劍閣縣、劍州、劍門。

劍境大部屬蜀郡葭萌縣,東部屬巴郡閬中縣。

劍地分屬於廣漢郡梓潼縣、葭萌縣和巴郡閬中縣。

新置劍門縣屬始州。

改始州為劍州,「取劍閣為名也」。至此,劍州之名始見於世。 僅僅兩人數天打鬥,數天後夏國大地隨之發生了巨大的洗禮,不知從何處而來異域鐵騎,正狠狠的襲擊趕殺諸夏子民。

天地之間在燃燒,風聲在顫動,滿地的亡靈堆成山,鮮血流成了河流。雨青林看到天地四處,漂浮的濃濃的死氣,那是成千上萬的諸夏子民的屍體。

一片又一片人的廢墟,殘檐斷壁般的支離破碎。倒下的人,眼裡映出妻孩那淺笑著的模樣,隨即成為破滅的灰燼。

而還在揮舞著武器砍殺的殘兵們,只有絕望的呼喊和幻滅在身盼響起。在戰場的中心,雨青林與那異域鐵騎強者殺成閃爍的光影,遙遠的彼方是那崩毀的城牆和地平線。

四面楚歌,想起了吼聲。

沒有人知道這些異域鐵騎是從哪裡來的,沒人知道他們為什麼不停的消滅這個世界,只知道二十年前,這些渾身充訴著濃烈死亡氣息的異域鐵騎憑空而出。在短短數年內,摧毀所有的大地。

而整片大地,這些異域鐵騎的出現,天地動蕩,大地隨之崩塌,摧毀!成千上萬的的亡靈化成枯骨。

而如今,雨青林帶領的就是這個世界最後的武力!

在這片「大地」中央,雨青林帶領著夏國中土的最後一隻大軍,就像浮萍一樣等待著最終的宿命。

經歷了這麼多年的磨練,雨青林以為自己的內心已經磨練的足夠堅強。但是當這註定的一刻來臨,雨青林心中依舊止不住的顫動起來。

悲傷、和痛苦絕望湧上心頭,但不是為了自身,而是為了身邊的兄弟,還有這片和自己血脈相連的夏國大地的最終宿命。

「將軍,請恕屬下先走一步」

「走到這一步不是你的錯,你已經儘力了」

「不必悲傷,兄弟們早有這種覺悟了。我們沒有丟夏國的臉,今生能和將軍作伴,這一輩子值了!」

「異域的鳥蛋們,來吧!讓我們決戰一場,哈哈!」

…………

烏雲在天際嘶鳴著劃破雷電,血紅色的腥味彌散在死寂片刻又喧鬧的廢墟之上。剛剛消散的哀鳴和劍影又在風中綻開,堆積的殘體猙獰而可怖,濃重的氣息讓人幾乎窒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