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不還是對她很不屑的嗎?

莫清檸打小跟在了莫子煦的身邊,跟褚凌宸也算得上是一起長大的了,從花虞入京開始,就對她一直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敵意。

花虞也理解,這若是擱在了現代,莫清檸就是褚凌宸的小迷妹。

她和褚凌宸那麼複雜的關係,莫清檸不喜歡她,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這一位小迷妹,忽然轉了性,鍥而不捨的找了她好幾次,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花虞這麼一想著,便輕聲道:「前不久生了一場病,皇上勒令我在宮中養病,這些個消息,估計都被攔了下來。」

她這不解釋還好,一解釋,莫清檸面上黑了一瞬,她冷眼看了花虞一下,怒聲道:「你這是在炫耀嗎?」

花虞……

天知道,她真的是認真的在給莫清檸解釋。

可惜這位郡主大人的心思,不同於常人,這樣子的話也能夠往那邊想了去。

她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才是,那莫清檸卻已經兀自轉移了話題,面上掛著些許的不忿之色,卻還是道:「你們都下去吧,本郡主有話想要跟她說。」

她身後的幾個丫鬟聞言,皆是應承了下來,盡數退了下去。

而碧衣瞧著這般架勢,卻是看了花虞一眼,瞧見花虞微微頷首,雖說心中有些個擔憂,可她卻也知道,莫清檸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罷了。

真的跟花虞對上了,還不知道誰吃虧呢。

便也沒有多言,跟著莫清檸那些個丫鬟,離開了這個雅間之中。

不過一瞬,這雅間內就只剩下了花虞跟莫清檸兩個人,花虞抬眸,饒有興趣地看了那莫清檸一眼,隨後輕聲道:「人都走了。」

「郡主想要說些個什麼,不妨直說吧。」

莫清檸瞧見她心底就來氣兒,對於她來說,褚凌宸是天底下最為優秀的男人,配上這個花虞,實在是太過於浪費了。

不過這不是最讓她生氣的。 她最為氣不過的就是,她分明不喜歡花虞,可事到如今,卻又不得不求到了花虞的面前來。

說到底啊,她不是生花虞的氣,是生自己的氣罷了!

抱著這樣一個彆扭的心態,那莫清檸面上的表情顯得是越發的古怪了起來,她抬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用一副命令的模樣,看著那花虞。

隨後輕聲說道:「你能讓皇上把我哥哥放出來嗎?」

花虞???

這無頭無尾的,說的什麼鬼呢?

莫清檸瞧著她這一副模樣,還以為她是在裝傻,氣結了一瞬,有些個焦躁地道:「皇上如今根本就不見我父王,父王沒有了法子,偏偏對哥哥又放不下,整個端平郡王府,如今亂成了一團!」

說到了這裡,她似乎是冷笑了一瞬,面上掛著些許的譏諷之色:「讓有些個人,以為自己有了機會,在背地裡,不知道謀划著什麼呢!」

花虞默然,卻聽懂了莫清檸所說的話。

不出意外的話,她話里的某些人,應當是端平郡王的那些個庶子吧。

說來也是,端平郡王是唯一的一個異性王,但是無論如何這也是一個王爵,對於如今的夙夏來說,算得上是頂頂好的一個身份了。

沒瞧見正兒八經的王爺,也只剩下褚墨痕一個了嗎?

加上莫子煦被抓進天牢這麼久了,一點風聲都沒有透出來,皇上對於此事是閉口不提,端平郡王便是有心想要將人撈出來。

可褚凌宸不接腔,他也實在是沒有辦法。

這個時候,就難免讓旁人動了心思了。

莫子煦要是日後都沒有辦法從那天牢之中出來了的話,這世子之位,只怕就要換成別人來坐了。

也難怪莫清檸會如此的焦躁。

不過……

這說來說去也都是端平郡王府內的家事,怎麼莫名其妙的就找到了她的這邊來?還用這麼一種詭異的態度,命令她?

「這……」花虞正想要開口說些個什麼,莫清檸卻忽然一下子急了。

她也不等花虞說話,抬腳往前走了幾步,面上有些個緊繃,聲音也有些個發緊:「我哥哥跟、跟那梁旭的事情,你應當也知道了吧?」

花虞遲疑了一瞬,隨後點了點頭。

她看著莫清檸的眼神當中,倒是多了一點什麼,原本以為,這位只是一個不諳世事,被人保護得很好的小郡主呢。

沒想到,卻也有那麼幾分的剔透勁兒。

「父王不同意,不僅僅是因為……因為這種事情,讓人難以接受。」那莫清檸說到了這裡,面上也是一紅。

大概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會喜歡上一個男人。

而且還會為了這個男人,不惜跟她的父王對著干。

還弄到了皇上的面前去,這簡直是……

說起來,也算不上一件什麼好事,她這些個日子,面對自己從前的那些個閨中密友,都難以啟齒。

更容不得那些個人在自己的面前,說哥哥一些個什麼。

卻不知道為什麼,在花虞的面前,可以毫不顧忌的說出口。

想來想去,也是因為上一次在府中,花虞與她共同經歷了的那個事情吧。 「還有就是,端平郡王府這麼大的一個府邸,日後必然是要有人來撐起門庭的,哥哥如此……父王實在是接受不了,俗話說得好,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莫清檸說到了這裡,自己的面上也多了一抹愁緒。

這幾個月來,整個端平郡王府內的氣氛都不是很好。

就是因為莫子煦的一意孤行。

從前莫清檸也不是沒有想過,想要去勸服自己的哥哥。

可一向寵愛她的莫子煦,談到了這個事情之後,就徹底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此前被端平郡王打得那麼慘,卻也沒有能夠阻止得了他。

從那一次之後,莫清檸就明白了,想要阻止這個事情,並沒有那麼的簡單。

而且她也發現……哥哥對梁旭哥哥,真的是有情的。

這難得有情人的道理,莫清檸不是不懂,只是兩個大男人在一起,還是他們家這樣的門庭,實在是太過於艱難了一些。

只是眼瞅著這些個日子以來,父王逐漸消瘦,整個人都變的沉默寡言了許多,府中又亂糟糟的一片。

底下的人蠢蠢欲動的,她就有些個坐不住了。

今日來這邊,除了讓花虞幫忙之外,她自己也想了很多,得出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她思及此,腦海中又浮現了褚凌宸那一張俊秀的面孔。

從前少不更事,她總覺得,褚凌宸就是她這一輩子追尋的太陽,如今經歷了這麼多之後,她卻發現,褚凌宸這張臉,在她的腦海之中,不再是那一副熠熠生輝的模樣了。

或許,這就是長大了吧。

莫清檸咬了咬牙,道:「端平郡王府是絕對沒有辦法容忍,一個不會有后的人,坐上世子之位的。」

這句話說得篤定,但其實花虞和莫清檸心中都清楚,這是實話。

花虞上一次見過了牢中的那兩個人之後,也考慮過這個問題。

她此前試探過了那梁尚書的意思。

其實對於梁家來說,雖說這個事情是不可接受,可到底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加上樑旭這個人,本身就是極其有主見的。

他決定的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因此,梁尚書雖說面色不好看,可到底瞧著,是有些個鬆動的。

畢竟對於梁家來說,這延續香火的事情,不僅僅是落在了梁旭一個人的身上,只是說,他是梁家小的一輩當中,最有出息的一個。

倘若可以的話,梁家也希望他能夠留下點血脈來。

但若是實在不行的話,還有梁巍之這個愣頭,還有梁旭的兄弟們呢。

比較起來,端平郡王府的形勢嚴峻上了許多。

問題就出在了這個爵位之上。

莫子煦這個爵位不讓出去的話,他勢必得要留後,否則這個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世-襲罔替的爵位,就要這麼拱手讓出去。

在他這裡斷了根兒,日後他就算是老了,也無顏面對莫家之人。

但若是就這麼白白地將這個爵位讓出去的話……

莫子煦本身的能力不說,只怕連帶著端平郡王,都不會同意的。

「我那幾個庶兄。」就在這時。 那莫清檸開了口,打斷了花虞的思緒。

花虞抬眼看了她一瞬,發覺她並沒有看著自己,而是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個什麼,話也沒停。

「……倘若他們真的是有些個能耐的,世子之位即便是交出去了,我心中也不會有太多的想法,畢竟,這一切都是哥哥的選擇。」

這話倒是讓花虞有些個意外了。

她從前竟是不知道,這莫清檸竟是一個如此通透之人,她還以為,莫清檸就只是為人囂張跋扈了一些呢!

「可你不知道,除了野心可以匹配得上世子之位,他們什麼都沒有,二哥尚且還能夠稱之為一般蠢,三哥實實在在的就是個草包!」

莫清檸說到了這裡,眼底漆黑一片。

花虞……

白誇她了,這性格還是如此,說話絲毫不顧及。

花虞是個外人,她當著這個外人的面兒,也敢這麼說自己的哥哥,倒也是一個極其不同凡響的。

「若是這個爵位交到了他們的手上,別說是讓他們撐起我們莫家的門庭了,只怕是沒過上幾年,就將偌大的家業給敗光了,說不準,還要帶著全家人走上末路!」

花虞瞧著莫清檸面上的決絕之色,沉默了一瞬。

不得不說,莫清檸還真的算得上一個聰明人。

她說的沒錯,莫家那兩個庶子,她曾經讓人調查過,得出來的結論……並不算好。

那老二還算得上有幾分機靈,卻是一個風月場合之上的老手。

眠花宿柳那都是常事,夜夜笙歌,胡作非為的卻也不少。

連帶著戲子也往自己的院子裡面弄,端平郡王沒少為了這個兒子操心。

就這樣沉迷於女色之人,說實在的,想要做出一點什麼事情來,難。

老三就更不要說了,那真的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草包,不僅是凡事不通,而且性格是唯唯諾諾的,在府中經常被那個囂張的老二打壓。

這性子若是做了世子的話……

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才說端平郡王府這個事情,實在是難辦到了極點。

不過。

花虞忽地拿眼,看了莫清檸一瞬。

以前她總是覺得,莫清檸算不得什麼聰明人,只是仗著自己身後的家世,囂張跋扈罷了。

今日聽她說了這一番話下來,倒是讓她對莫清檸有些個改觀了。

旁的不說,起碼在大事之上,莫清檸是一個拎得清的。

不僅如此,掩藏在了她那個嬌蠻性格的背後,是一顆玲瓏心,最為妙的一點就是,她竟是還能夠將家中的人都考慮進去。

心胸也並不狹隘,能夠說出將世子之位交到了那庶出的二人手上的話來,就代表著她跟京城很多的庶女,都不大一樣。

這倒是個意外之喜。

花虞眯了眯眼睛,心底有一個念頭冒了出來,只是如今她尚且還在猶豫著,這個閑事,她究竟該不該管。

說起來,褚凌宸對於這個事情,也是很是頭疼的。

梁旭和莫子煦兩個,算得上是他的左膀右臂了,這二人眼下只顧著談情說愛,待在了那天牢之中就不想要出來了。

褚凌宸許多事情只能夠吩咐底下的人,或者是交給她做。 她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忙呢,哪裡能夠時時刻刻,都顧著這邊這樣子的事情來呢?

因此,在她的心目之中,其實也希望這二人能夠回來的。

可就那兩個人的態度,花虞估摸著,這個時候強迫他們分開,讓他們回來,只怕這二人說不準會一起尋死來給他們看才是。

說到底,這二人也不是什麼好擺弄之人,直接用手段將他們分開,日後說不準成什麼樣。

事情發展到了如今,都是一個死結。

若是她可以將這個結給解開的話,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這其中包括了端平郡王府、梁家,褚凌宸,甚至是她自己。

這一個人當成三個人用的感覺,可並不是那麼美好的好嗎?

也正是因此,花虞在聽完了這個莫清檸所說的話之後,並沒有表現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反而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莫清檸瞧見她沒有說話,倒也沒有著急,她頓了一瞬,咬了咬牙,忽地道:「我有一個辦法。」

花虞有些個驚訝地看著她,莫不是她也想到了?

「我可以,招贅!」莫清檸一字一頓地吐出了這麼一番話來,話說出口,沒有她想象的難受,卻有一種說不出的輕鬆之感。

其實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她對於褚凌宸的感情,並沒有那麼的深吧?

莫清檸比誰都清楚,這個決定做出來了之後,之後無論是選秀也好,其他的也罷,她都沒有辦法再參與到了其中了。

皇家的門,不是她一個決定要招贅的人,可以輕易地進去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