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眼珠直接化為血色,口中發出一道不似人聲的狼嚎,肉身內骨骼一陣「噼啪」作響,整個身體生生拔高,肌肉高高鼓起,手腳處竟生出了詭異的利爪。

這匈奴國修士,竟是妖物修鍊而成,此刻顯露半人半獸狀態,才能將一身力量爆發至巔峰。強健大腿猛然一踏地面,這半人半獸的匈奴國修士身影如脫膛炮彈瞬間射出,竄入銅鑼台上,利爪伸展如刀,直奔蕭晨撲去。

其速如風,其勢駭人!

但結果,卻是一樣。

蕭晨臉色平靜,依舊是抬手,拍落。

同樣的神通,同樣的動作,腳下依舊在緩緩邁步前行,但在轟隆巨響中,第三名匈奴國修士依舊被拍的口鼻泣血,橫飛砸落台下。

此刻不待蕭晨開口,又有一名匈奴國修士咆哮中沖入台上,其肉身詭異乾癟下去,似乎集中了體內所有的力量,在一拳中轟出。

轟!

一掌拍下。

嘭!

砸落地面。

匈奴國修士已經昏死。

蕭晨從容而行,腳下一步步上前,根本沒有受到半點阻礙,揮手之間,如拍落蒼蠅蚊蟲,將一個個兇悍衝來的匈奴國修士拍落台下,個個泣血傷勢嚴重。

一步一人,短短二十餘步,銅鑼台下匈奴國使團所在,地面上已橫七豎八倒了一地重傷匈奴國修士。

反手一掌,拍飛面前匈奴國修士,蕭晨繼續前行,看向匈奴國使團,緩緩開口,「下一個。」

但此番,卻再沒有匈奴國修士出手,使團剩餘修士,一個個面色慘白,眼眸內有著無法壓制的恐懼。

他們怕了!

蕭晨表現出的恐怖戰力,已經將他們心中的狠辣盡數擊潰,留下的只有恐懼與驚慌!

面對這樣的強者,不論你如何掙扎,都會被隨手拍飛,進而落得重傷乃至修為被廢除的下場,這種彼此實力間的巨大差距,讓人從心中感到絕望。

烏雅思臉色微微泛白,她沒有繼續開口催動麾下修士出戰,看著那稍顯削瘦的青袍身影,平靜的面龐,淡漠的眼神,竟讓她也忍不住生出淡淡的畏懼。

雖不願承認,但這種感覺確實存在,不容辯駁。

這個男人的強大,讓她毫不懷疑,如果眼下不是在薊都中,他可以一個人,將整個匈奴國使團修士殺死!

「若無人應戰,則此番約戰我戎國使團勝。」

蕭晨淡淡開口,聲音遠遠傳開。

烏雅思俏臉僵硬,不過就在此刻,一道讓她心安的聲音突然傳來,「哼!我匈奴國使團,何時受過這般**?莫非道友當真以為我使團無人嗎?」

一道強悍氣息從後方傳來,圍觀修士群身體不由自主向兩側退去,露出其中一名面色陰冷中年修士,邁步而來。

「菲力叔叔!」烏雅思面露喜意,眼中驚懼不安頃刻消退乾淨,「還請叔叔出手,擊潰這戎國修士,捍衛我匈奴國使團尊嚴!」

菲力看清地面昏死匈奴國修士,臉色瞬間變得更為難看,眼神愈發冰冷,拱手開口,道:「聖女放心,若非我與大哥被召入燕皇宮中,憑他尚沒有動我匈奴國使團的資格,臣必然會讓他為自己所為而付出應有的代價。」

烏雅思點了點頭,「一切有勞菲力叔叔了。」

唰!

虛空靈光微閃,菲力身影已直接進入銅鑼台,一聲銅鑼嗡鳴,兩人目光瞬間對碰。

蕭晨臉色依舊平靜,目光冷冽落在來人身上,漆黑眼眸如幽深清潭不起波瀾。

菲力臉色陰沉,體外氣息森然如冰,蕭晨一番作為,已激起了他心中殺機,此刻反倒不急於動手,沉聲開口,「本座菲力,乃匈奴國公,手下不斬無名之輩,你是何人?」

「戎國青雲公,蕭晨。」

「竟是國公之身,本座殺你也未曾失了身份!今日折辱我匈奴國使團,便是你殞落之期!」菲力口中獰笑一聲,殺機破體,伴隨著的是那恐怖的力量。

便如一把凶兵降臨於世,銳利氣息衝天而起,殘酷霸道,殺機凌厲!

一步踏出,菲力此人整個身影驟然虛化,銅鑼台上,所剩餘者僅有一隻黑色的詭異長兵。

刀鋒銳利,通體流暢無半點花紋條理,騰騰煞氣散溢而出,必然是斬殺了無數生靈,藉助殺戮才能淬鍊而成。

咻!

刺耳破空聲中,長兵激射而來,刀鋒上散發著幽幽烏光。 以身融刀,虛空造物。

這匈奴國修士顯然修鍊有極為強悍的攻擊神通,將自身力量與寶物完整融為一體,爆發出驚人的攻擊力!

蕭晨眼底生出幾分慎重之色,但眼眸依舊平靜,未曾因對手強大而有半點波瀾。

迎向那激射而來的黑色長兵,他腳下一步上前,袍袖內單掌伸出,握拳向前轟出!

一方拳印驟然出現,手心為白,手背為黑,拳頭之上縈繞著淡淡的青色靈光,向那黑色長兵轟然砸落。

兩者在瞬息間對碰,令人心悸的神通氣息衝天而起,巨大聲浪向周邊席捲,如平地驚雷駭人無比!

地面銅鑼台上,一道道裂縫以兩人交戰一點為核心,在咔嚓聲中向四面八方快速蔓延,激蕩而來的力量,使得守護力量劇烈震顫,如水波般翻騰起來。

奪目耀眼的靈光中,一道身影轟然倒飛而去,直接穿透銅鑼台大陣守護,身影轟入匈奴國使團之中,數名匈奴國修士被生生砸成重傷,整個使團落成一團!

菲力口鼻間血水噴涌而出,眼中儘是不甘與難以置信之意。

他修為在虛創世境,卻因為修鍊神通強悍,若是全力施展,甚至可與熔煉神國進入神通中的創世境修士抗衡。卻沒有想到,面前這戎國修士更強!

那一拳之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浩浩湯湯如江河大浪轟然席捲而來,威能之強,甚至沒有給他任何抵擋的機會,便已被生生擊潰。

這戎國青雲公蕭晨,必然是創世境修士!乃至更強!

蕭晨身體紋絲不動,從那詭異長兵中湧入體內的力量,被他生生壓制下去,眉頭微微皺起,臉色便再無其他的變化。

緩緩抬首看向匈奴國使團,他腳下不停,繼續上前。

體外氣勢並未因體內受到的衝擊而有任何微頓,反而以一種驚人的速度不斷攀升,煌煌如天地之陽,氣勢如虹,沛然浩大不可抵擋。以一種生硬強悍的姿態,鎮壓在匈奴國使團所在,讓他們所有人臉色發白,難掩驚慌。

「匈奴國使團,可還有人出手?」

平淡的聲音在場中傳開,伴隨著他腳步的上前,地面破碎的銅鑼台緩緩融合,最終修復完整。

尚未回過神來的諸多圍觀修士,此刻被這聲音驚醒,臉色盡皆大變。

創世境強者!

目光再看向那青袍修士,便已經多了深深的敬畏。

大千界中,無論在哪一個國度,創世境修士都已算是絕對的強者,會得到應有的禮遇與尊重!

臉色一片凝重,他們眼眸中卻燃燒著熊熊反而興奮烈焰。

今日銅鑼台上,竟能看到創世境強者交手,當真是不虛此行!

對尋常修士而言,創世境強者已然是他們可以看到的最強修士,這種等級強者的廝殺,更是難以見到,每一次都足以成為他們很長時間內的談資!

戎國使團修士臉上惶然不安盡數散去,臉上露出興奮之色。國公大人果然生猛強悍的一塌糊塗,直接出手,便將匈奴國使團打的落花流水!

誠誠目光略顯迷離望著台上那名男子,心房內瀰漫著淡淡的驕傲自豪,只要他到了,一切事情都能解決。但很快她便低下頭去,以免被人看到她臉上的神色變幻,為他招惹麻煩,明亮的眸子內稍顯黯然。

蕭晨踏足行至銅鑼台邊緣,居高臨下目光冷冽落在匈奴國聖女烏雅思身上,緩緩開口,「若沒有人繼續登台,你便向我戎國夫人道歉吧?」

淡淡聲音傳入耳中,卻讓烏雅思嬌軀驟然僵直,如同嚴冬時的寒風,吹拂而來宛若刀割。讓她清楚感應到了面前這名青袍男子表露出的強大意志!

不容挑釁!不容更改!

烏雅思聖女的尊嚴讓她不願受到這種意志的壓迫,她深深吸了口氣,緩緩開口,「若我不道歉,你又能如何?」

聲音落下,蕭晨眼眸微微眯起。

唰!

靈光一閃,匈奴國使團修士根本未曾做出反應,或者他們已經不敢阻攔,蕭晨身影出現在烏雅思身邊,單手伸出握住她的脖頸,「那我便讓你殞落在此。」

烏雅思俏臉雪白,瞳孔收縮,卻依舊在強自鎮定,「我是匈奴國聖女,此番前來與大燕聯姻嫁與燕皇,你不敢殺我!」

「若你當真為燕皇妻妾,我自然不敢殺你。但現在,你只是匈奴國聖女,即便我將你殺死,也只是對匈奴國的挑釁!你匈奴國雖強,卻尚且無力干涉我戎國!」蕭晨淡淡開口,「道歉,或者你可以選擇嘗試一下,看我是否敢殺你。」

那一雙漆黑的眼眸,平靜不起波瀾,冰冷沒有半點溫度。

看著這樣一雙眼眸,讓烏雅思心中生出一股凍徹元神的寒意,她無法從蕭晨眼眸中看到半點的遲疑!

換言之,此人當真敢殺她!

心中的恐懼越來越強,逐漸壓制住烏雅思對尊嚴的堅守,她臉上沒有分毫血色,沉默半響后強硬抬起的頭顱終於低下,「對不起。」雖然聲音極低,但能夠威壓堂堂匈奴國聖女開口當眾道歉,已堪稱驚人。

「請聖女,向我戎國程夫人道歉。」

烏雅思嬌軀微微顫抖,恥辱感侵襲她全身,可一旦妥協,心中的恐懼大潮便愈發不可抵擋,她嘴唇顫抖著開口,「程夫人,這件事情是我的錯,請您原諒。」

蕭晨目光直視烏雅思,直接傳音進入她耳中,「戎國夫人乃是我親近之人,日後若你再敢與她為難,我必殺你!」低沉嗓音在烏雅思心底直接響起,如同魔咒一般,直接烙印進入她心神之中。

烏雅思心神大亂之際,蕭晨開口,便是在她心中埋下一枚恐懼的種子,讓她日後想要要與誠誠為敵時,心中便會想到他今日所言,進而忌憚恐懼。

只要蕭晨不死,這枚種子便會一直存在她心神之中。

這樣來,想必如今即便進入燕皇宮中,誠誠的安全能多一分保障。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有這麼多了。

蕭晨言罷直接鬆手,轉身退後離去。

烏雅思大口喘息,目光看向那挺拔背影,有怨毒有不甘,但更多的還是那滲入骨髓中的恐懼!

一眾匈奴國修士,看著蕭晨的背影,卻無一人敢有半點異動。

蕭晨向誠誠微微點頭,伸手攝起道賢,緩緩開口,「你等護送夫人歸返朝聖宮,本公先走一步。」語落駕馭遁光,帶領道賢呼嘯而走,瞬間消失無蹤。

戎國使團修士恭謹應是。

「夫人,請。」

誠誠點了點頭,眼中露出幾分憂色。蕭晨今日如此強硬,是想要展露出力量震懾暗中宵小,但更多的原因,恐怕也是因為道賢的傷勢吧。

希望他沒事才好。

戎國使團一行護送誠誠駕馭六龍鑾駕離去,烏雅思同樣帶領匈奴國使團帶著昏死過去的修士狼狽退走,銅鑼台兩國約戰落下帷幕。

但此戰消息,卻以驚人的速度向整個薊都快速散去。

戎國夫人與匈奴國聖女交鋒。

兇悍死戰的戎國修士。

創世境強者的廝殺戰鬥。

噱頭十足的名號,頓時讓銅鑼台上的戰鬥,成為薊都中無數修士津津樂道之事。

而蕭晨之名,則是瞬間傳開,進入無數修士耳中。尤其最後逼迫匈奴國聖女道歉一事,其強硬態度,更是引得無數修士暗中拍手稱快。顯然,對於蠻橫強硬的匈奴國使團,薊都中沒有太多修士對他們心存好感。

戎國青雲公,一時間聲名大噪!

###########

【晚上還有兩更。】 大燕帝宮。

燕皇於定天殿召見匈奴國。

金碧輝煌,修建奢華,金色蟠龍柱頂起高高的大殿,盡顯大燕皇室威儀。進入殿內,尋常修士瞬間便會被這股氣勢所奪,進而心中生出敬畏。

燕皇身穿金黃九龍袍,身姿如山橫嶺峙,樣貌看去是一中年修士模樣,臉上縈繞著淡淡熒光,自然之間,便有一股問鼎天下,執掌世間一切的恢宏氣度。

這便是燕皇,大燕之主,整個大千世界的角逐者!

殿下一層,紫玉案桌后跪坐著匈奴國,身體魁梧有力,身穿大燕公爵服,以示對大燕的尊重。

「臣奉我國國主令,護送聖女烏雅思進入大燕,與陛下結秦晉之好,此後匈奴與大燕之間永世平和,不起爭端!」匈奴使臣恭謹開口,微微低首以示敬畏。

燕皇面露笑意,點了點頭,道:「匈奴國主能有此念,實乃我兩國臣民之福,朕心甚是安慰。他日阿古達木歸返匈奴,盡可帶去朕的承諾,若匈奴不起兵來犯,朕願永不加兵。」

「多謝陛下,臣必將此言帶至國主面前。」匈奴使臣阿古達木臉上露出恭訓之色,起身向燕皇行禮。

但就在此刻,一名近侍從一側走來,行至燕皇身側低聲稟報,語落恭謹退走。

燕皇目光微閃,露出幾分訝色,目光落在阿古達木身上。

阿古達木心中微動,恭謹開口,「不知出了何事,莫非與臣有關不成?」

「此事與你匈奴使團有關,想必現在已有使團修士在外等待,你出殿後自可知曉一切,且去處理吧。」燕皇言及此處,略微停頓,道:「此事就此為止吧,莫要再生事端。」

阿木古達臉色微變,但舉止間尚未失態,向燕皇行禮,轉身退走。

「參見陛下。」阿木古達離去,從側殿走來一紫袍老者,微微拱手行禮。

燕皇高居九重帝位,眼看此人露出溫和笑意,道:「老師不必多禮,請坐。」

來者,正是大燕帝師樂毅。

樂毅謝恩,轉身在下方落座。即便身為帝師,他也想來謹慎恭謹,對燕皇從無半點不敬託大。也正因為如此,才能一直得燕皇信任,頗受倚重。

「老師,今日匈奴國使臣所言,依你看如何?」

發佈回覆